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加百列的城堡

 
 
 

日志

 
 

片断存档《一束微光》  

2006-10-20 17:27:34|  分类: 魔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就到此为止吧。”格洛芬意识到自己的新学生就快坚持不住了,于是举手示意他们下午的训练已经结束,而这句话简直成了安迪伊佛尔的救命稻草,他立刻丢下手里的武器弯下腰去,撑着膝盖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满脸的汗水从银色的发稍和鼻尖上颗颗落下,在土黄色的地面上滴下一个又一个湿润的斑点。

莱格拉斯——他的双生弟弟,也是此行的练习对手,关切地将兄长扶到一旁的木桩上坐下,低声询问他是否想喝点水,但是安迪只是拼命喘气,点了点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于是莱格拉斯仔细地将两人使用的不开刃的铁剑收起来,抱在怀里走向留在树荫下啃草皮的灰斑马,在它背上的行囊里一阵乱翻。

安迪的肺部总算缓过了劲,他抬起头来,绿色的眼睛透过湿润的睫毛若有所思地观察弟弟的一举一动:“他看上去一点也不累........你们平常的训练一定比今天更为苛刻。”

“不是这个原因,安迪殿下,莱格拉斯很少在导师面前流露出疲惫的神态,据我所知,他似乎把这当作妥协的表现,”格洛芬小心翼翼地寻找着恰如其分的说辞,“再说了,他最近在和我闹别扭,恐怕就更不想服输了。”

“得了,狡猾的诺多,你为什么不敢实话实说呢?”安迪发出轻轻的浅笑,“我的身体素质比不上小莱,就这么回事。”然后,他收敛笑意,摆出严肃的样子,“你越是刻意回避这一点,就越惹我生气。”

“殿下,这个........请您原谅。”格洛芬有点尴尬,脸涨红了,不知该看向哪里。那么一时间,安迪真想趁机好好作弄他一番,但是,格洛芬又没有过错,不应该为他糟糕的身体状况负责,更何况,他还尽心尽力地传授他剑术。

“开玩笑而已,老好人,”安迪摆摆手重新绽放微笑,“我才不像你想象中的那么敏感呢,所以,请你也别把自己的防备神经绷紧的过头了。”

背后传来细沙摩擦的声音,莱格拉斯捧着一把镀银的水壶走了过来,扭开盖子递给坐在树桩上的兄长:“你们在谈些什么?”

“关于秋收宴会的事,”安迪想也不想就开口撒谎,“听说迷雾森林的公主要来参加,我不知道瑟兰蒂尔陛下在打什么主意,弄不好他会把那个女人硬塞给我们两个当中的一人。”

“我才不要结婚!”莱格拉斯条件反射地拒绝,同格洛芬对望了一眼。这一点都没有逃脱安迪的眼睛。

“为什么,小莱?我们两个都到了结婚的年龄了,难道你不想让MIRKWOOD得到一位光彩照人的王后?”

“身为长子,难道你就没一点自觉?MIRKWOOD的第一继承人才不是我呢,如果它需要一位王后,那也不关我的事。”

“我已经决定效法芬罗德王子,终身不娶。想必瑟兰蒂尔陛下已经不忍心再违背我的任何意愿了。”安迪托着下巴,目光涣散,似乎想起了遥远的往事,然后他重重地呼出一口气,扶着树桩慢慢站直身体,“管她嫁给谁呢,就算她要成为我们的继母也吓不到我...........唉,这里的空气闷死了,我想四处走走。不知道那个碧绿的小水潭还在不在,小的时候,我常常到哪里游泳呢。”

“我和你一起去。”莱格拉斯连忙说道,生怕被迫留下来和格洛芬独处。

“不不,小莱,这附近没有蜘蛛,也没有凶猛的野兽,除非我不小心撞倒树上把自己弄伤,否则还会遇到什么危险呢?”他扭过头来,对胞弟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所以,尊敬的骑士,你还是留下来同格洛芬谈一下关于那位公主的问题吧。”

然后他就转身走进丛林,银色的头发在幽暗的光线中逐渐变成一个若隐若现的小白点,很快便被繁华的枝叶吞没了。

莱格拉斯不得不面对格洛芬的热切目光,简直如芒在背。后者主动找了几个话题,但是仅仅开了个头,便无趣地夭折了。最后,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们开始谈论安迪今天的训练。

“我不认为他适合戎马生涯,莱格拉斯,你也看到了,以他的身体条件来讲,做一名战士的话太勉强了。”

“他一直在努力!”莱格拉斯加重了口气,对于格洛芬过早下定的结论而恼怒,“我对他有信心。”

“因为他是你的兄长,所以你不得不抱有信心。”格洛芬看到小精灵眼睛里的神态,连忙转换了方向,“好吧,就算他能成为一名合格的战士,经历这么多不幸之后,你认为瑟兰蒂尔还会让他上战场吗?”

这一次莱格拉斯无法做答了,因为他十分清楚父亲的态度,对于允许安迪习武的请求,他出于怜惜而不忍拒绝,但是永远不会让失而复得的爱子再去面对凶险的战争。“那该怎么办?”他苦恼地咬着嘴唇,“安迪不会善罢甘休的,他从小就梦想成为一名战士。”

可是,比起咆哮的战马和染血的宝剑,格落芬认为安迪更需要的是渡海西去,前往瓦利诺平复伤痛。他能从安迪的眼神里看到灰色的倦意,宛如深秋时节枯萎的灯芯草,倒伏在霜露之中再也没有一丝复苏的绿意。春天早已逝去,等待在前方的只有漫长的凛冬。尽管极力掩饰,安迪的内心已经没有对生命的眷恋了,被战火焚毁的整个埃达世界都倒映在他的眼眸中,化为无垠的灰烬和沙砾。

对于一个如此年轻的埃尔达来说,安迪的灵魂已经过早的衰老了。

在索隆所作的所有恶行之中,格落芬担心这一点对安迪的伤害最深。

“塞希思曾经恳求他这么做,但是安迪断然拒绝了,直到现在都没给他好脸色,”莱格拉斯的脸上显现出一股烦躁不安的表情,从树枝上撕下一片树叶放在手指间揉搓“哥哥误解了塞希思,认为我们在打发他走人。”

格落芬踌躇着,考虑

“那么,他对曼多斯就有兴趣了?”格洛芬注意到小精灵大惊失色的表情,直到自己无意中正中要害。比起身为一名体弱多病的王子前往圣土寻求庇护,安迪宁愿战死沙场,让族人用另外一种方式哀悼他的逝去,从而保有最后一丝的荣耀——这恐怕才是那位重拾刀剑的王子心中所怀的真正希望。

“他真的这么想?!”莱格拉斯慌了神,“他还说决定效法芬罗德——那是因为那位诺多王子预感到自己会死才决定不会娶妻生子的,我还以为是因为哈蒂尔的缘故。”

格洛芬很想把手放在小精灵的肩膀上安慰他,但是忍住了,同时暗自诅咒自己的嘴巴比米斯兰迪尔更像只乌鸦:“放心吧,小莱,你的父亲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的。”停顿一下,他接着开口,“日后,你的处境要比他危险得多。”

埃尔隆大师已经开始召集使者前往瑞文代尔决定中土的命运——至尊魔戒重现了,相应的,被命运选中的人也要随之踏上征程。莱格拉斯一直努力忘掉这件事,因为那意味着必须面对整个世界充满期待的眼睛,它们比他所经历过的全部考核加在一起更糟糕,如果失败了,他不能对索隆说“请再给我一次机会吧,下次我肯定做的更好”。

而且,他和安迪重逢的日子如此短暂,不想再经历一次遥遥无期的分离。

“我会陪你一起去,”格洛芬皱着眉头打断他的思路,“谁晓得预言里的那个[死而复生]的[导师]是不是暗示我呢?恐怕维拉把我从曼多斯放出来就是为了这个,但是他们为什么不选择埃克西利恩?他才是对付次级神的专家呢。”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