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加百列的城堡

 
 
 

日志

 
 

【宝钻同人】雨花石(费纳芬的孩子们的故事1-2)  

2007-01-30 13:25:34|  分类: 魔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级别:清水级
内容:家庭亲情
说明:人物原型均来自于托尔金的《精灵宝钻》,故事背景发生在北方战役之前,那时的Galadril住在Doriath,同Celeborn恋爱。长兄Finrod是Nargothrond的精灵王,其弟Orodreth把守Sirion通道,而Aegnor何Angrod统治着Dorthonion,他们一家人每隔一段时间便会在Nargothrond团聚一堂。
Artanis是Galadril的昆亚语名字。 

*****************************************************************

“什么!你在谈恋爱?!”Angrod猛然从餐盘后面直起身,第一个吼了出来,“和谁?什么时候开始的?为什么?”

“如果这只是一个玩笑,那么,小妹,不得不说,你[确实]吓到我了。”Aegnor试图表现得冷静而漠然,把盘子里的煎鱼抹上一层厚厚的面包酱,“咱们的刺头公主居然会被某个乳臭未干的小子迷得神魂颠倒,除非Morgoth也愿意结束单身生活娶个黑暗王后,”他对这种荒谬的事情嗤之以鼻,“所以,Artanis,为什么不编一个稍微不那么刺激的笑话——你的确是在说笑的,对吧?” 

如果是平时,Galadriel一定会把手边的橘子皮丢过去,最低限度也要使用十倍于敌人的刻薄话语反击,但是今天不行,今天,她打定主意做个高贵温柔的淑女,不论兄长们对此作出怎样的反应和挖苦,Finarfin最美丽的女儿、Noldor公主的礼仪典范都能够忍受,并且表现得大度得体。 

于是,她只是阴沉着脸,在兄长们忐忑不安的注视下继续皱着眉头切割面包,同时尽量使自己的口吻委婉动听,似乎并没有因为Angrod和Aegnor的冒犯而恼怒:

“噢,我[的确]是在谈恋爱,[绝对]没有把这件神圣的事情拿来开玩笑,[而且],我不想把同样的话重复两遍,OK?” 

Nargothrond的大厅陷入一片寂静,Galadriel知道,她的四位兄长此时此刻全都停止用餐,隔着一长列的盘子和烛火瞪着她,满脸的难以置信。 

“我们需要好好的谈一谈。” 

Galadriel抬起头,发觉Finrod已经离开席首的位置,亲切,但却稍显焦躁地站在身边——之前这种表情只在他脸上出现过两次,其一是Melkor和Ungoliant合力摧毁了双圣树,瓦利诺被无边的黑暗和恐惧所笼罩,他举着一支火把,在Tirion躁动不安的人流中寻找失散的小妹,第二次,当Finrod得知Amarie的决定之后,不得不同她诀别,那时他脸上的神情如出一辙,但却悲伤得多。

“难道我就不能保有自己的小秘密?”Galadriel本能地想拒绝Finrod的提议,但是另外三个却包抄过来,就像劫持一样,一窝蜂地簇拥着小妹挤进了属于她的房间。等她被迫坐在自己的床头,面前就围上来四张严肃或急迫的面孔,其中一张还显得格外愤怒:

“他叫什么名字?是不是Feanor家族的那七个混球当中的某一个?”Angrod抢先发问,握着拳头,“不论是谁,胆敢勾引我们的小妹,我一定会揍扁他!不论是Artanis还是Finarfin家族的王冠,他最好想都别想!” 

“你连Maglor都打不过。”Galadril从肩头上拨开Angrod的手,“而且,我喜欢的人根本不是Noldor。”

“是人类?”原本抱胸而立的Aegnor顿时变了脸色。

“不是!”Galadril不耐烦地翻了一个白眼,而她的兄长们听到这句话之后似乎全体松了一口气,“是Sindar精灵,名字叫做Celeborn。”

 兄长们立刻交换着询问的目光,虽然他们的母亲Earwen是Teleri精灵,同Doriath的Thingol拥有血缘关系,但是由于之前隔绝了整片大海,现在又隔了一个Melian之环,再加上天鹅港的血亲之战,Noldor和Sindar之间交流甚少,即使Finarfin的儿子们曾经拜访过Doriath,Celeborn对于他们来说依然是个陌生的名字。
“莫非是那个引领我们进入Doriath的守卫?”Orodreth不敢确定地比划着,“个头高挑,长着一双锐利而温暖的绿眼睛,模样很俊朗的那位?”

“你说的那个是Beleg Cuthalion。”Finrod轻轻托着下巴思考,很快便找到了属于[银树]Celeborn的一个模糊的影像:优雅而安静,站在Lúthien公主的光辉背后的清秀少年,就像是一颗星倒映在水面上的影子,“那个孩子?”

“他不是[孩子]!”Galadril生气地打断兄长的话,“而且,我也不是!”

“你度过成年礼才两个月而已!”Aegnor瞪着她,“就急着谈恋爱,甚至结婚,生一堆流着鼻涕眼泪的肮脏小孩?”

Angrod做了一个呕吐的表情:“我敢打赌,父亲一定不想这么快就抱上外孙,而且,我宁可接受Morgoth站在这里抛苹果玩杂耍,也无法想象你给婴儿换尿布的场景!”

Galadril抓起床头的枕头砸了过去,接着是一只拖鞋。

“你瞧!”Angrod指着发飙的小妹对众人大叫,“如果她已经结婚了,肯定也会把儿子扔过来!有哪个男人会喜欢这种蛮不讲理的女孩!”

“我是你妹妹!”Galadril气得尖叫,“我需要的是你的祝福,而你却在诅咒我嫁不出去!”

“我们只是不愿意这么快就失去你。”Finrod给她一个哀伤的凝视,“在我们心里,你永远都是那个形影不离的小女孩,而不是依偎在其他男人怀里的妻子。”

这句话平息了Galadril的怒火,但是Angrod却不肯善罢甘休:

“以前的你总是把婚姻当作噩梦,在男孩子面前表现得就像一只骄傲的刺猬,一个轻蔑的眼神就能杀人于无形,天晓得那时的Artanis有多么可爱迷人!”Finrod露出了一个怀疑的眼神,但是Angrod继续说下去了,“现在,你却在害怕自己嫁不出去!哦,维拉阿!难道中州的好男人就这么稀罕,让你压力这么大,以至于烧坏了脑子?”  

“Angrod!”Galadril的眼睛里蓄满了泪水,“我恨你!”  

Finarfin小女儿的眼泪比任何武器都可怕。她的兄长们已经开始后悔了。
 
“Artanis,”Finrod伸手轻抚小妹的后背,用余光示意Angrod道歉,于是后者磨磨蹭蹭地走上前来,嘟嘟囔囔地说了请原谅之类的,但是Galadril抹了一把眼泪,愤恨地别过脸去:

“以前的Angrod永远不会伤害我。”

 “我从未改变,只是你已经变成一个娇滴滴的爱哭鬼了。”

“够了!”Finrod举起右手,“我请你们来Nargothrond,原本是为了让一家人团聚一堂分享彼此的喜悦,而不是让你们把这么宝贵的时间拿来互相挖苦!所以,Angrod,管好你自己的嘴巴,它比orc的刀子更伤人,”然后他转向自己的小妹,温柔地用衣袖擦拭她的泪水,“我们的Artanis,Angrod对你的爱不应当成为你憎恨他的理由。”

“他不爱我!”

“你心里真的这么认为?”

Galadril没有回答,Angrod举目望天,咬着嘴唇,不肯和她对视。

“我们害怕小妹嫁不出去,现在又害怕她这么快就要嫁出去,所以说,做兄长是件相当艰辛的尝试,[尤其是做你的兄长]。”Finarfin的小女儿涨红了脸,用力推了一把Finrod,后者露出微笑,话语轻柔了许多,“还有,麻烦你回Doriath之后给Celeborn捎个口信。”

 Galadril警惕地盯着他,意识到她的兄长们似乎达成了某种共识,脸上带着意味深长的表情。

 “Artanis的兄长们很想见见未来的妹夫,所以,下次团聚,你一定要带他来Nargothrond。”

“真令人期待!”Angrod就像听到了冲锋号一般摩拳擦掌,“相信他很快就会见识到Finarfin家族的热情了!” 

(2)

Finarfin家族成员的第二次团聚发生在数年之后的一个凛冬,最先抵达Nargothrond的是来自于Sirion的Orodreth,其次是Aegnor与Angrod两兄弟。他们脱下粘满雪花的斗篷和笨重的靴子,围坐在暖烘烘的火炉旁传递着酒杯,一边酌饮烫过的美酒一边亲密无间地聊天,分享他们积攒了不少时日的见闻和玩笑。

Angrod特别强调了一项意义重大的民间风俗,据说,蓝色山脉附近的矮人在结婚之前都要怀抱爱人走过一条铺满炭火的通道,并且要赤裸双脚,只有他们在亲友的见证下坚持走完全程,才能得到认可,在族人的祝福下完成婚礼,否则的话就没资格成为新郎,甚至会失去男人的尊严变成小孩子都会耻笑的懦夫。

Orodreth认为这很野蛮,但是Angrod却坚持认为这种风俗不仅有趣,而且伟大,然后Aegnor告诉大家几年来Angrod都在兴致盎然地收集有关婚庆方面的风俗,越古怪的越能引起他的注意,而且,他这个毛病是自打上次的家庭团聚之后才开始的。

“在这之后我发现了一个可悲的现实:我们爱尔达精灵的婚庆场面实在无聊透顶,唱唱歌,跳跳舞,献上鲜花和美酒,说几句千篇一律的祝词,等新郎新娘交换戒指亲吻对方之后就没什么值得期待的大场面了。”Angrod的眼神充满邪恶的期待,“也许,我们应该在贝尔兰平原进行一场改革,学学人家矮人,送给未来的妹夫一条铺满炭火的通路做见面礼物......”

“你最好打消这个念头,Angrod,”Finrod一票否决,“我们今天的目的是想认识一下Celeborn,而不是捉弄他,更不是谋杀他。”

“那么,你不反对我们稍微的‘测试’一下他的可靠程度吧?”Angrod很不情愿地表示妥协,“别告诉我,你的内心深处并不渴望这么干!”

“很遗憾,我比你想的要正直的多,”Finarfin家族的长子看到兄弟们充满恳切的目光后稍微停顿了一下,“好吧,如果你们真的想挑衅Artanis最心爱的知己,那么,至少要保证事后不需要我来收拾烂摊子,而且,不要在Nargothrond玩过份危险的游戏,我会一直盯着你们的。”

三位王子冲他们的兄长举起了酒杯,互相交换着坏笑。

等他们期待已久的贵客抵达Nargothrond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由于室外大雪纷飞,光线阴霾,几乎察觉不到时光的流失,待到走出大门的时候,Angrod发现纵深的峡谷已经闪烁着星星点点的烛光,而纳戈隆河的对岸则点起了火把,仿佛是移动的火蛇。

在山河冻结,肃穆的森林托满积雪的背景下,Doriath金绿色的旗帜宛如在风中拍打翅膀逆流而上的水鸟,骠悍的骏马在迷茫的飞雪中喷出一股白烟,不停地甩动鬃毛上的冰碴,马背上的骑手清一色的银灰色斗篷,但是外套和靴子都是白色的,连他们的弓箭和刀鞘都不例外。

Nargothrond的哨兵划过木船,将这队人马引渡过纳戈隆河,Finrod和他的兄弟们一边走下长长的石阶,一边猜测着哪位才是Celeborn。

他们的小妹Artanis第一个踏上彼岸,结果不小心在结冰的鹅卵石上滑了一脚,她身后的骑士及时地握住了她的手臂,然后再也没有松开,同她并肩走向Finarfin家族的皇室成员。

“哥哥!”距离不到5米的时候,Artanis加快了脚步,给Finrod来了一个异常激动的拥抱,差点把Nargothrond的统治者撞得倒下去,“不要让他们欺负我的Celeborn!”她压低声音耳语,然后一脸亲热地去拥抱其余的兄长。

最后,她拉住身后骑士的手,把他引到家人面前。

“Elmo之子Celeborn。”他掀下兜帽,礼貌地扶胸行礼,满头银发流光溢彩,波光水影,等他抬起头之后,一双清澈真挚的绿眸子温柔而笃定,嘴角的微笑挂着几分羞涩,但却给人一种平和的亲近感。

[银树]Celeborn,Finrod端详着他的一袭白衣,心想这个名字绝对恰如其分。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