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加百列的城堡

 
 
 

日志

 
 

[原创奇幻]好事成双(女性向)  

2007-01-30 13:47:09|  分类: 闲言碎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不得不承认,这是初中时期异想天开的一个短篇故事的改编,还是一个很恶俗的故事.....)

(1)

也许直至最后一秒,你都无法猜透神灵布置下的鬼把戏究竟要何去何从,对此,英吉尔老师有一种更为文雅的说法,叫做冥冥之中自有定数,而他和卡洛斯的事情肯定是那个居高临下的上帝吃饱了撑的没事干,所以精心策划了这么一出恶作剧。

事情的来龙去脉相当的简单,卡洛斯是个人类的弃婴,十八年前的一个冬夜,他的老师炽天使英吉尔正忙着四处奔波除恶扬善,结果在水沟旁的垃圾场里发现了一团包在破布里的皱巴巴的小东西,像只刚出生不久的猫崽,眯缝着小眼睛,冲着头顶无垠的星空挥舞着小拳头嗷嗷待哺,那凄凉的嗓门能让饥饿辘辘的野狗都落下泪来。

于是心地善良的炽天使立刻同情心泛滥如海啸,二话不说就把弃婴捡回去抚养,天晓得把一个茄子大小的玩意儿拉扯长大,成为一名身高一米七八相貌堂堂文武双全的皇家骑士是一件多么艰巨复杂的世纪工程,以至于英吉尔不止一次地在暗地里发誓,下次再碰到这种事情的话,干脆把那个小东西掐死算了,免得日后祸害无穷。

想当年,婴儿版的卡洛斯经常毫无规律地制造生理垃圾,没白天没黑夜的哭嚎,第一次开口讲话就是一个“shit”,8岁时刚刚懂点花拳绣腿就忙不迭地四处找人打架单挑,六年后开始热衷于赌钱,17岁了就学会泡酒馆喝的四脚朝天,而现在.........

“居然敢勾引老国王的独生女儿!”暴怒的炽天使将不肖子弟一拳打飞,决定从此之后展开斯巴达式教育,只用拳头和卡洛斯沟通,“你真是长本事了啊!”

“老师!我和玛格丽特公主可是自由恋爱!”鼻青脸肿的弟子窜到书桌后面,同英吉尔保持一段安全距离,“而且,是她主动追求我的!”

“胡扯!你当上皇家骑士不过一个多月,如果不是你小子动什么花花肠子主动出击,她身为公主怎么可能注意到你这种阿猫阿狗!” 

“这个嘛.......”卡洛斯一脚踏在椅子上,用手背托起下巴作[沉思者]状故作深沉,“所以说,人长得太帅了简直就是一种罪过。”下一秒,他就被扔过来的圣母玛丽亚的雕像砸飞了。

在此还是暂停片刻,让我占用一点篇幅为大家简短介绍一下这对师徒的栖身之处吧:

就像所有孤苦伶仃的流浪汉一样,他们一直住在一间年久失修的小教堂里,院子里的荨麻和蒿草有一人多高,四周长满高大茂盛的榕树和古槐,平时除了一些云雀和夜莺就没有别的访客。从外面看,这座衰败萧条的小教堂完全可以用[废墟]来形容,但是内部却打点得干净舒适,第一层改造成为师徒俩人吃饭喝酒的餐厅,同时兼作[斯巴达教育]的凶案现场,第二层是两间相邻的私人卧室,其中一间摆满书籍清幽整洁,而另一间却乱得像猪窝,每晚夜归的皇家骑士往往在满目狼藉的脏衣服臭袜子空酒瓶中随便扒个坑钻进去就睡,同时对老师下达的大扫除的命令置若罔闻,权当耳旁风呼啦啦地吹过。

大约一个星期之后,他突然破天荒地整理卧室,甚至把积累了N年之久的床单和衣物都洗了,顺便清扫了一层的大厅,摆上一瓶淡紫色的钟铃草。英吉尔大惑不解之余看到一辆豪华的皇家马车停在杂草丛生的院子里,在两名宫女的搀扶下,玛格丽特公主纡尊降贵地大家光临,才恍然大悟明白这小子的辛勤劳动源于何故。

那位公主倒是相当符合鲁本斯油画模特的审美标准,长得一幅娇柔富贵的样子,满头浓密的金发被烫成精细的螺旋状,饰与珍珠和宝石,蓝汪汪的大眼睛脉脉含情,仿佛受尽了天下的委屈似的,总显得闷闷不乐,饱满的双唇恰似熟透了的樱桃,而光滑白皙的肌肤宛若凝脂,吹弹可破,肯定从未受过日晒雨淋。

她头戴王冠,穿一袭华贵的鲸骨裙,就这么轻盈曼妙地飘进了大厅,像个受气的灰姑娘一样坐在寒酸的桃木椅上郁郁寡欢,一连几个小时之内金口难开默默无语,偶尔抬起眼皮羞涩地瞟一眼英吉尔,对上他犀利明亮的目光后似乎吓了一跳,慌忙把头垂的更低。

她给英吉尔留下一种错觉,仿佛这位玛格丽特公主正遭遇一起不幸的绑票事故,而始作俑者就是他的乖徒弟卡洛斯,自己不但是这起事故的帮凶更是幕后黑手终极BOSS。

等她一走,他就把教堂大厅里所有的门窗都打开了,迎来野外的微风吹走室内沉闷的空气,好让自己透口气舒坦舒坦。

“怎么样!您觉得她长得怎么样?”卡洛斯端来一壶美酒,坐在老师对面,与其边斟边饮,“天底下再难找出比她更漂亮的姑娘了!”

“漂亮倒是漂亮,就是有点俗,”英吉尔放下酒杯顿了顿,稍微整理一下自己的思路,“最多只能算作三流美人。”

“噢?”

“这三流的女人像鸽子,没有什么棱角和野性,很适合养在家里相夫教子三从四德,属于人类男子最渴望得到的一件实惠家具。而第二等的美女像山林间的驯鹿,她性格温顺但却难以捉摸,总是留给猎人惊鸿一瞥,不露声色地嘲讽追求者的浅薄无知。最后一种女子智慧超群锋芒毕露,像鹰那般的骄傲,像豹一样的优雅,像独角兽一样的圣洁高贵,没有哪个凡夫俗子能够忍受她眼眸中流露的冷漠光彩,也没有哪种武器能够抵挡她轻蔑的一笑。她的美丽宛如光辉四射的骄阳,而芸芸众生很少有勇气去直视。”

卡洛斯托着下巴静静地沉思着,突然笑了一声:“您所形容的这种美人只能是天上的女神。”随后,他脸上的表情变得恍惚起来,出神地望向虚空中的某处,仿佛喝醉了一般含糊不清地呓语:“不对........仔细想一想,我还真的见过这种灼伤眼睛的太阳。”

“胡扯,”英吉尔往自己的空杯中斟满酒,“倘若真的见过,你就不会对玛格丽特公主那样的鸽子发出赞叹声了,[曾经沧海难为水,忘却巫山不是云],懂吗?”
 
“真的,”卡洛斯的表情前所未有的严肃,抬手一指苏菲尔的鼻尖,“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哇!为什么生气!不要打脸好不好!”

 

(2)

把国王的女儿追到手很难,要想甩了她更难。

没过两个星期,卡洛斯和玛格丽特公主之间的新鲜感就悄然退色了,开始互相看对方不顺眼。卡洛斯觉得她没来由的冷漠浅薄乏味,而对方则受够了他土里土气的地痞习气,即使没有老国王那张满脸皱纹的怒容在一旁刮冷风,他们两个离分手的日子也不远了,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看谁先同破这层窗户纸,把事情挑明。

由于在感情方面,女孩子的尊严要脆弱的多,也宝贵的多,“我把他甩了”总比“他把我甩了”听上去更为骄傲,因此,卡洛斯坚定不移地认为男方绝对不能先提出来分手——可是,眼看着就要到这个月的月底了,玛格丽特公主依旧没有做出快刀斩乱麻的行动。

他们两个之间的尴尬程度连英吉尔都觉得难受。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他戳着徒弟的额头谆谆教诲,“我说过多少次了,谈恋爱要用足够长的时间来确定自己是不是一时的迷恋,省得日后用更长的时间去思考要不要分手!你小子就是听不进去!”
“这话应该说给马格丽特听,我都说过了,是她先追求我的。”
“就算事情真的象你所说得那样——你为什么不拒绝她?”
“我为什么要拒绝?她长得很漂亮,举止高雅,而且还是一位名门淑女,像这样的女孩子居然对路边的穷小子一见倾心,我高兴还来不及呢,为什么要拒绝?”
“你就不能舍弃那该死的虚荣心吗!”
“老师,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类阿,你就允许我保留一些小缺点吧。”

英吉尔哼了一声。

不管卡洛斯和玛格丽特的感情进展得如何了,反正人类弟子的房间算是彻底成了垃圾场,英吉尔毫不怀疑自己一旦进门就会窒息而死,不论他怎么摆出愤怒的样子要求卡洛斯马上改善一下生存环境,都被[你就允许我保留一些小缺点吧]否决。

大概到了第二个月,也就是八月一日的晌午,卡洛斯猛然汗流浃背地冲回小教堂里,马不停蹄地开始整理内务。

“又谈恋爱了?”英吉尔皱着眉头看着徒弟不时地扔出窗外的五花八门的垃圾,站得远远地问,“要是只有美女造访的情况下你才肯注重个人卫生,我倒是希望你一天换一个对象。”

“老师,别站在那里说风凉话了,快上来帮我一下!”卡洛斯扑到窗口哀求着,“我一个人根本忙不完!一个小时之后她就要来了。”

“没门!你那屋子我才不想进去呢,会让我的精神受到极限挑战!”

“拜托,就帮我这一次,”狗急跳墙的卡洛斯郑重其事地举起右手,“我发誓,从今往后至少一星期整理一次房间!”
“三天一次!”
“成交!”

........

简直是恶梦啊。帮助卡洛斯大扫除之后,英吉尔觉得自己就要死了,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跳进附近的水潭里,从头到脚地洗一边,然后在心中默念:忘了鞋子里的老鼠窝吧,忘了床单下面发霉的香肠吧,忘了那些四处乱爬的蟑螂和壁虎吧,阿门!

等他镇定下来,换上崭新的衣袍返回小教堂的时候,就看到庭院里的皇家马车和神态高傲的仆人——怎么又是....

“英吉尔老师。”马格丽特公主飘飘而来,脸上带着可疑的笑容,“真高兴又见到您。”

气氛有点不对劲。

卡洛斯交叉着双臂站在一旁,脸色铁青。

“你们吵架了?”英吉尔小心翼翼地问。

“噢,我们刚刚分手。”马格丽特公主温柔地揽住炽天使的手臂,趁机在他怀里塞了一样东西,“三天后,父王会为我举行一场生日宴会,我在此真诚地邀请您参加,希望您能够按时前去。”

“看来,她是看上您了。”等公主一行人走远,卡洛斯就蹲在一边啃指甲,“没想到她这么轻浮——我就说,当初是她追求我的,您还不信呢。”

“你们人类的思维方式真是诡异难测,而好恶态度更是比风向标转变的都快!”英吉尔从怀里抽出公主留下的东西,发现那是一张请帖,里面用异常优雅的笔体写着一行小诗:

我颤抖的手指写下这行稚嫩的诗句,
伴随一盏枯灯,昼夜不息。
从悠远的战歌里面,
谱一曲忧郁的爱情。

每当夜幕低垂,山林肃静,
你漫步于璀璨的星河航路,
我是怎样虔诚地抬起头,
在上帝的光辉中仰望你的面容。

这首诗似曾相识——仔细回想之后,英吉尔不禁脸色大变。

 

*****************************************

这首诗改编自叶芝的《他赠给恋人一些诗句》

[用金发卡束紧你的头发,
束紧每一绺松散的发卷,
我命我心写这些稚嫩的诗行,
昼夜不息,
从悠远的战歌里面
谱一曲忧郁的爱情。

而你,只需抬起手来,
拢起长发,一声轻叹,
便可让所有人疯狂,痴迷;
沙滩上烛火般的浪花,以及
星辰如恒河沙数,都只为了
照亮你经过的脚步。]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