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加百列的城堡

 
 
 

日志

 
 

[原创奇幻]好事成双3-4  

2007-01-30 15:39:09|  分类: 闲言碎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

爱情。

在恶魔的各种甜言蜜语当中,这是最致命的一种毒药。

然而年轻的索非亚却对此中的险恶浑然不觉,当她收到一首陌生的情诗时,便立即被那字里行间流淌出的火一样炽热的倾慕打动了,而且,无论如何也想同那位不知名姓的作者见上一面。

“也许是个老掉牙的牧师呢。”

英吉尔总是拿这句话开她的玩笑。

那时,他还是隶属于加百列麾下的一名骑兵,天天忙着同魔族打交道,在阴云密布的天空战场上杀得你死我活,比起小女孩一时兴起的天真幻想,他有更为重要的事情需要去担忧。因此,当索非亚不再提及情诗的事情,而是重新投入到音乐与美术的即兴创作上去,他便认为小妹已经不再对诗句的作者感兴趣了,或者早已将此事遗忘到脑后。毕竟,活泼可爱的索非亚总是不停地变更自己的喜好,没有一件事物能够对她保有长时间的吸引力,恐怕一首莫名其妙的情诗也不例外。

更何况,像早晨的朝露一般清新明亮的索非亚并不缺乏追求者,这首送上门的匿名诗或许只是那一大票年轻人自以为别出心裁的手法之一,过不了多久,她就会厌烦这种故弄玄虚的猜谜语游戏。

因此,英吉尔就不再关注妹妹的动向了。

然而,某一日的早晨,她就悄然离开了天国,再也没有回来。看守大门的圣彼得说她穿着英吉尔的衣裳,冒充她的双胞胎哥哥,蒙骗过他的双眼之后离开家乡去了人界。

当时英吉尔并没有觉得事态有多么严重,反正这又不是圣彼得第一次出错(真难为他要记清楚这么多天使的长相和名字,更何况他们当中还有不少长得一模一样的),之前也有许多族人偷偷溜出去玩,回来之后被狠狠地臭骂一顿就算完事了,也算不了什么惊天动地的重罪。

“现在的人界和远古时期大不一样了,那里的空气相当污浊,对于我们来说同毒药没什么两样,”当英吉尔拿到正式的批准,准备动身前往人界寻找小妹的时候,圣彼得老爷爷一反常态地郑重其事地告诫他,“以我们的身体来说,最多只能坚持50年,时间一到,不论有没有找到索非亚,你都要回天国来,否则.........”

否则会怎么样呢?

当英吉尔找到索非亚的时候,50年的期限正好走到终点,他唯一的妹妹已经死了,在一个恶魔的怀里化成了一堆光辉的泡沫,瞬间消散无踪。

英吉尔认识那个恶魔,名字叫做凯斯林,曾经在战场上冤家路窄地厮杀过数十次,最近的一次,他砍下了他的一根角,到现在依旧可以看到他额头上的伤痕。

假如当初砍下的是他的头,他就没有机会引诱自己的妹妹,也没有舌头说出蛊惑人心的谎言了。

真是卑鄙,在战场上无法光明正大地赢过对手,所以害死了索非亚进行报复。

那是他如影随形的妹妹啊,在出征前总是把野花绑在他的马鬃上的美丽女孩,在他午睡时把他的头发悄悄编成发辫的淘气姑娘........那个称呼他为“哥哥”的唯一的人。

“您真的要去那个宴会?”

卡洛斯的大喊大叫打断了英吉尔的回忆,他回过神来,对着镜子继续系好斗篷的口子,并把长长的金发从衣领里拉出来:“干什么摆出那么吃惊的样子,难道我就不能谈恋爱吗?”

“这一点我还真的不知道——不对!问题是,马格丽特只是个三流美女,您不是曾经亲口和我说过的吗?”

“以前的确如此,但是,对于我来说,她已经变得相当[特别]了。”

“她只和您讲过两句话而已!”卡洛斯哀号着捂住自己的脸,“这是什么世道阿,我的女朋友才甩了我不过三天,就勾搭上我的老师了!”

英吉尔没心情理会卡洛斯的感受了,他把宝剑挂在腰间,然后注视着镜子里的自己,深深吸了一口气。

这次,绝对不会再让他逃掉了。

 

(4)

有点头晕。

英吉尔刚出一堆散发着浓烈香料脂粉味的贵妇人当中逃出来,下一秒就被包围在刺鼻的香烟味和酒精味儿当中——呕呕!还有生牛肉和酸牛奶的无敌组合,他最恐惧的味道,简直和卡洛斯的臭袜子不相上下。

真难以理解,人类的宴会就是这个德性!被一群宫廷女士调戏,或者是一群眼睛长在头顶上的贵族老爷当作乡巴佬蔑视—— 他的确不知道对仆人说“谢谢”是件有失身份的事情,也没听过当红的女演员演唱的歌剧有多么多么高雅动人,所以,这就成了他们取笑他的最好的理由。

他似乎明白卡洛斯的怪癖性格是从哪里传染的了,在这种交际圈里呆久了,要么就被同化,要么就开始变态——真后悔让他进宫廷做皇家骑士。

“您看上去不太习惯热闹的场合呢。”

前来解围的马格丽特公主优雅地抬起一只手臂,“怎么,不请我跳舞吗?”

“抱歉,我只会跳几种老古董的舞步——都是失传了几千年的,恐怕早就过时了。”英吉尔耸了耸肩膀。

“您把自己形容得就像是一个两耳不闻窗外事的老头儿。”公主抿嘴一笑,“卡洛斯曾经说过,当他还是一个婴儿的时候,就是您收养了他,直到他长大成人——这么说,您至少也有40岁了,可是看上去一点也不显老。”

哼哼,说出来吓死你,一千五百四十二岁,够老的吧!

“可能是上帝格外的恩惠吧,公主,有些人的苍老从表面上看是看不出来的。”

“听上去像是一句哲理呢。”

马格丽特公主露出一个意义不明的笑容,揽住英吉尔的手臂,同他一起离开宴会大厅,在月色如水的花园里慢慢踱步。

满天星辰闪烁着困倦的眼睛,明亮的月光映得大地一片雪白,茂盛的灌木在无风的宁静中投下静止不动的影子,野外的空气清爽宜人,稍许有些凉意,远远的地方传来小提琴如泣如诉的独唱。

英吉尔感觉好多了——假如马格丽特公主没有喷一种过于浓烈的香水,那么一切都很顺心如意。

“我对您相当好奇呢,”公主依偎得更紧了,“您不想说说您的身世吗?我很想听。”

“我曾经当过骑兵,为某个伟人服务了很长一段时间,后来家中遭遇变故,不得不背井离乡寻找一位熟人,在此期间,在路过您的领地时凑巧捡到了卡洛斯,所以暂时安定下来照料他,等他娶妻生子,不再需要我的时候,我便会继续上路,离开这里,假如能找到那位熟人,并且办完私事之后,我就返回家乡去,恐怕不再回来了。”

“那个熟人是您的朋友?”

“是仇人。”公主搂得太紧了,被熏得头昏脑胀的英吉尔开始考虑要不要推开她,“关于那首诗......”

“什么诗?”

“写在请柬后面的。”

“噢,那是我的家庭教师凯斯林写的,他就在不远处的别墅里。”公主笑得让英吉尔一阵发冷,“您很快就能见到他了。”

凯斯林就在附近?那怎么可能,完全感觉不到他的气息阿!

——等一等,视线有一点模糊。

英吉尔猛然推开马格丽特公主,摇晃着寻找平衡:“你对我做了什么!”

“[迷梦之吻]。”女孩从怀里掏出一小瓶淡紫色的液体,“传说只对灵体生命起作用的强效迷药,比如恶魔、精灵、独角兽,以及——天使。”

英吉尔握住宝剑的剑柄,却发现没有力气把它拔出来,他跪倒在地上,拼命同涣散的意识搏斗着:“是...是他.......指使你.......”

月光下的人类公主冷漠而迷人,她慵懒地撩拨着长发,目光就像夜空中寒冷的星辰:“我怎么可能爱上卡洛斯,亦或者是你,从头至尾,我所爱的只有凯斯林老师一人而已。”

话音刚落,英吉尔的世界降下一片混沌的迷雾,金发的炽天使倒在草坪上,昏睡过去。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