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加百列的城堡

 
 
 

日志

 
 

一束微光草稿 碎花瓶  

2007-11-18 12:59:28|  分类: 魔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他们都喜欢自欺欺人,认为时间会冲淡心灵上的伤口,而不遗余力的补偿则会使它愈合。因此,很长一段时间之内,莱格拉斯和父亲对发生在过去的不幸都充满默契地闭口不谈,在一片情感的废墟上,他们埋头苦干,努力耕耘,连回头的勇气也没有。

莱格拉斯不知道哥哥对他们的努力是怎么想的,微笑对于安迪来说已经成为一套彬彬有礼的铠甲,而外人很难穿透它去碰触他真实的感受,只是偶尔的时候,他凝视旁人的暗淡眼神会流露出一种倦怠的无动于衷,仿佛包裹在那具躯壳里的是一个对世界的变迁早已麻木到极致的老人。

格落芬曾经说过,恐怕安迪的灵魂已经过早的衰老了,对于一个如此年轻的年轻精灵来说,他眼睛里的神情宛如静默在曼多斯神殿里的上古灵魂。格落芬曾经充满绝望地看见类似的眼神出现在许多饱受折磨的亲友脸上,他们生无可恋,甚至不愿意接受神灵的恩典再一次转生在世界上。

他说安迪的眼神与他们如出一辙。

仅仅虚度了500个春秋的年轻王子宛如一堆即将在黎明的暮色里熄灭的篝火,他的灵魂已经燃成灰烬了,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还在继续衰退下去。

“别让他长时间独处,”格落芬忧心忡忡地警告莱格拉斯,“陪在他身边,帮他一点一滴地找回希望。也许连他自己都没有发觉,他已经连伸出手求助的力气都没有了。”

但是莱格拉斯并不知道该如何去做。长久以来,安迪对身边的每个人都保持着彬彬有礼的隔膜感,在公共场合,他对莱格拉斯和父亲似乎表现的更亲密一些,但是有限。但是其实际上,不论是谁主动靠近安迪的身体时都会使他不自觉地后退,当父亲出现时,他甚至试图在被发现之前掉头走开。

他变得越来越厌倦与别人交谈,即使是只有莱格拉斯与他共处一室的时候,突然的起立和响动也会吓他一跳——那一刻他瞪大的眼睛中渗透出莫名的惊恐,仿佛再一次变成了那个痴癫的小疯子,浑身僵硬地死盯着莱格拉斯的下一步举动。

于是莱格拉斯明白安迪在内心深处从未真正信任过他,即使是他最密不可分的胞弟,安迪仍然在害怕会受到突如其来的伤害,并为此而时刻防卫自己。

他们小时候抵足而眠的甜蜜和温馨再也回不来了。

他们的家也是如此。

就像小时候不慎打破了的花瓶,因为害怕父亲的责罚而使用胶水重新把它粘起来放回原处。可是,他们都很清楚,它如此脆弱不堪,只要一次轻微的碰触就会使它再一次地灰飞烟灭,所以,从那之后,他们每个人无时无刻不在提心吊胆的保持小心翼翼,连大声说话都不敢,更不要提肆意的欢笑。

那种窒息般的沉闷和痛苦如同乌云一般沉甸甸地笼罩在MIRKWOOD上空,逼迫莱格拉斯离开宫殿,把更多的时间花费在野外的清新空气里。他似乎开始明白安迪的想法了,也开始理解他为什么那么想离开MIRKWOOD那幢有无数双怜悯和担忧的眼睛日夜关注的宫殿。

作为预言中的战士,整个中土充满期待的视线不分昼夜地紧紧缠绕着莱格拉斯,这要比所有苛刻艰苦的训练和索隆的黑塔楼加在一起更要令他感到痛苦,它们没有形体,但是只有亲身感受过的人才知道它们究竟有多么沉重。

但是,倘若这些充满尊敬和期待的目光转化为全然另外一种形势——变成深切的怜悯、忧虑或者不安又会怎样?

对于必须忍受这一切的安迪的感觉,莱格拉斯简直不愿意去想象。

于是,在一个日落黄昏的傍晚,他在MIRKWOOD北方的瓦尔登湖畔看到了一个人独处的安迪。

他坐在一块岩石上,抱着膝盖,宽大的袍裾遮盖着赤裸的脚面,一旁的草皮上摆放着被脱下来的鞋袜,仿佛是一个走了很长很长的旅途的孩童。他就那么呆呆地凝视着墨色的湖水,久久地,心甘情愿地地化为一抹安静而凝滞的影子,直至苍冷的晚风从湖对面的森林中徐徐吹来,荡起层层青草,鼓起安迪白色的衣袍和水一样的银发。

这幅画面如此安宁,仿佛早在这世界刚刚成型的时候,安迪就已经坐在那里了。

他本身似乎就是一棵树,一根芦苇,一块岩石。

千百年弹指一挥间,时光匆匆如同浮光掠影擦身而过,安迪仍旧安然地坐在那里,整个人似乎比他身下的岩石还要古老。

他让莱格拉斯的脑海中浮现起星辰之子的祖先,他们在觉醒湖畔第一次睁开眼睛凝视展现在面前的世界,如今,他们仿佛返璞归真,又要在湖畔回归沉睡了。

而这一次,那个花瓶并不是哥哥打碎的,他并不在乎由谁来负责重新把它拼回去粘好,更何况在他心里,这个名叫mirkwood之家的花瓶甚至从未属于他。

哥哥并不是一个容易自暴自弃的人,那个时候,他先后三次试图从奥克斯手里逃出来,就算他们折断了他的双腿,他也没有放弃的念头。回到mirkwood之后,他又开始使用同样的毅力拼命学习弓箭、马术、摔跤、文学和剑术,直到格罗芬告诉父亲以他的身体状况来说不可能再做一名战士为止。

这一次,哥哥的眼睛里真的什么也没剩下了。

我想他也不知道答案。

他希望我们之间聊些什么呢?

但是莱格拉斯不知道该如何去做。

不论别人说什么,他总显得心不在焉的样子,天气、景色、战争、骏马、泉水和盛开的丁香再也无法引起他交谈的兴趣,同他呆在一起的时间越久,我就越觉得自己的语言变得贫瘠苍白。

  评论这张
 
阅读(1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