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加百列的城堡

 
 
 

日志

 
 

[死神同人]迷航5  

2007-12-10 16:46:05|  分类: 死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发现居然有人还在锲而不舍地往这个坑里跳,所以我良心发现,决定更新了〉。。

*********************************************************************************************************

浮竹端坐在书房里,一如往常的平静与安详,他伸出素白而纤瘦的手掌,取来火种,在散发着陈木香味的桌角点燃一支摇曳不停的烛火,然后借着这束温暖的光晕在羊皮纸上签上自己的全名,盖上家族的徽章。

“伊尔佛特将继承我的爵位和领地,以及属于我们家族的全部财产。”他把羊皮纸折好,塞进一个崭新的信封里,然后用红褐色的蜡封口。完成这些事情之后,他凝视着露琦雅墨色的眸子,目光中闪烁着细碎的光辉,似乎在等待着什么。片刻之后,他挫败般深深吸了一口气,从书桌后站起来,从衣架上摘下斗篷,若有所思地系着领口的丝带。

“不去和你的弟弟们告别吗?”露琦雅忍不住小声提醒。

浮竹沉思片刻,然后缓缓地摇了摇头:“倘若惊醒他们,就走不成了。”他的声音仿佛掩藏着极大的痛苦,“更何况,我们早晚都会分别,只不过这次的离别比我预想的要早一些。”

医生早已断定他活不到今年的冬季,好在伊尔佛特已经长大成人,能够明白生老病死乃是无可避免的自然规律,他已经足够坚强,能够像个真正的男子汉一样忍受失去兄长的悲痛,然后尽快从中振作起来,为自己构造崭新的未来。至于冬狮郎,他仍然年幼,或许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无法接受兄长的去世,但是时间会慢慢冲淡这一切,他很快便会忘却这种哀伤的童年回忆,摆脱往昔的阴影,然后在长大成人的过程中走向光辉的明天。

他们的人生还有很长的一段旅途,不像浮竹,不得不停下来固步自封,当身边所有的亲人都在大踏步奔向未来的时候,他却被迫在半途停下来,然后默默地注视着那些继续前行的人逐渐将他遗忘在背后的黑暗中。

如果说死亡唯一能令浮竹感到痛苦的,就是这一点,不过现在又增加了一项,那就是他不会安眠在家族的墓地里,陪伴在父母身边,而是像个默默无闻的影子一样远离冬狮郎和伊尔佛特,孤身一人死在某个陌生的地方——不过这样也好,倘若弟弟们不能参加他的葬礼,他们的悲恸也许就不会那么鲜明而深刻了。

在弟弟们的卧室门口徘徊片刻后,浮竹依次亲吻着伊尔佛特和冬狮郎房门上的浮雕,然后离开了城堡。

夜色深沉,恋次和一角各自牵着两匹马等候在殿门外,浮竹径直走向他们,户外扑面而来的寒气使他不由得裹紧了斗篷。

“大人,”一角难得地行了一个谨慎而庄重的抚胸礼,“请问,我们可以出发吗?”

浮竹再次回头望了一眼沉浸在深沉夜色中的城堡——是错觉吗?伊尔佛特的阳台上出现了一个影影绰绰的轮廓,孤独地扶着栏杆站在那里,肩膀微微地颤抖着,默默地目送着他的离去。在那之后,不知走了多久的路程,每当浮竹的脑海中浮现起这个场景的时候,他都要拼命去想别的事情,或者干脆什么也不想,只是凝视着无垠的星空。

守夜人们也是一路无语,只是偶尔在浮竹身后小声地讨论路程。他们要护送浮竹去守夜人的总部,只有在那里才是真正安全的净土,而且,也只有守夜人的军长朽木白哉的名号才能使觊觎[圣血]的吸血鬼彻底放弃任何蠢蠢欲动的努力。

但是,露琦雅不敢肯定蓝染是否也同意这一点,对于一个拥有了最古老最强大的力量的吸血鬼之王来说,守夜人刚刚20岁出头的年轻军长简直幼稚得如同孩童,而且,那些连真正的银质武器也装配不齐全的守夜人军团在他眼里又算什么呢?

守夜人早已今非昔比,他们曾经为之骄傲不已的荣耀和战斗力都在漫长的和平时光中退色了,反之,吸血鬼的智慧和力量则随着时光的流逝而逐步增强,不论露琦雅愿不愿意承认,假如蓝染复活的消息属实,那么就意味着光明和黑暗的平衡已经被打破,此消彼长,世界将迎来一个漫长而残酷的凛冬,而且,除了守夜人军团之外,露琦雅再也找不到其他力量去对抗吸血鬼了,他们注定要孤军奋战。现在,她唯一希望的就是兄长朽木比自己想象的更加值得信赖与强大,不然的话,就算转世的天使长加百列被护送到守夜人总部后,蓝染完全可以像捅开鸡蛋壳一样轻而易举地把他掏出来带走。

想到这里,露琦雅忍不住瞟了一样身侧并驾齐驱的贵族领主。直到现在为止,她依旧难以相信整个事件的真实性,他看上去同那些匆匆路过的英国贵族没什么两样,甚至更为真实平凡,根本不像那个画在教堂墙壁上被虔诚的教徒所膜拜的人物。

无论怎么看也无法把这样一个消瘦苍白的病人同神圣得遥不可及的天使长联系起来,而且,更为糟糕的是,倘若连露琦雅对此都没有自信,那么,她又该怎样做才能把这位转世的天使长介绍给兄长,并且取信于他呢?他对此的态度又如何,会认为她是一个大惊小怪,喜欢搜罗异想天开的民间传说的小丫头吗?

毫无疑问,如果没有更确凿的证据表明事态的真实以及危机程度的话,守夜人总部的那些高级军官会把露琦雅他们好好的嘲笑一个礼拜,然后把她们带来的[天使长]当作江湖骗子赶出去——可惜从安全角度考虑,他们不得不杀了抓到的那名吸血鬼,如果能让他当着众军长的面亲口叙述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的话,想必守夜人总部的态度会谨慎许多。

现在,令人头疼的就是应该如何把这位天使长带到兄长面前了。

也许穿上一套白袍子,粘上一对翅膀,手里再拿着一束百合花的话,看上去就像那么回事了。

露琦雅突然觉得自己有点悲观。

就在她为此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感觉到浮竹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仿佛想要说些什么。

“你是一个女孩子,为什么要加入守夜人呢?”

“我一出生就是守夜人,”露琦雅答道,“我们全家去罗马履行的途中遇到了吸血鬼的袭击。他们杀死了我的父亲,令我的母亲在惊恐中死于难产。因此,当守夜人赶到的时候,兄长便抛弃了贵族的领地和头衔,带着刚出生的我,以及名下所有的财产加入了守夜人军团。”

“噢。”浮竹移开目光,注视着前方灰暗的小路,就当露琦雅认为他又会沉默很长一段时间的时候,他复又开口,“我父亲也是守夜人。”

这一次轮到露琦雅惊讶了:“但是,守夜人不能结婚......”

“是的,他决意成为守夜人军团一员的时候已经娶妻生子了,虽然按照守夜人的规定他已经丧失了资格,但是我不知道他用什么方法使守夜人上层通融此事,最后,他们同意他抛弃妻子和孩子,与家庭彻底断绝关系后披上守夜人的黑衣,”浮竹皱着眉头,似乎在尽力回忆当初的情景,“但是,他成为守夜人之后却不能克尽职守,曾经不止一次地回家探望我们.......”

“他传授给你守夜人的知识?”这下露琦雅明白浮竹为何能够判定冬狮郎房间里有个吸血鬼了,如果他能够看到地狱蝶,那么自然便会明白城堡里存在着怎样危险的东西。

“不止如此,他希望我也成为守夜人。”浮竹开始用拉丁语讲述一连串韵律凝重的诗文:“[命中注定我将生下三个孩子,一团迷茫的光,一团血染的火,一团不朽的玄冰。]       [命中注定你们兄弟三人将走上截然不同的道路,一人身为救赎与牺牲,一人身为疯狂与杀戮,一人身为秩序与守护。]”

露琦雅打了个冷战。

“那时冬狮郎尚未出生,伊尔佛特也依旧是母亲腹中的胎儿而已,但是不论是父亲,还是母亲,都十分肯定自己将生下一名男孩,而且还将在几年之后生下第三名男孩。那时,从守夜人驻地偷偷回家的父亲经常会握着母亲的手庄重地背诵那几句拉丁文,另家中的仆人感到恐惧异常。”浮竹把目光投向露琦雅,“但是有一次,有个吸血鬼悄悄跟踪父亲来到了家中.......”他停顿了一下,表情蒙上了一层阴影,“为了保护我,父亲与他同归于尽了。”

他抬起手臂,轻轻抚摸着腕间的六芒星伤疤:“我一出生就带有一个银白色的六芒星胎记,母亲说,就是因为它的存在才给家里招致吸血鬼的炎灾,所以,父亲去世的那一天,我偷偷跑到教堂,用壁炉里的铁铲把它烫掉了。”

“所以,露琦雅,”最后,他的眼睛在黑暗中闪烁着无比悲愤的光辉,“我认为加百列只是个给家人带来不幸的蠢货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