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加百列的城堡

 
 
 

日志

 
 

卡妙的爱情哲学结局  

2007-12-19 22:51: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卡妙到山下去散心的时候,突然看见街道两旁的商店橱窗里摆上了葱郁的雪杉,几个店伙计站在梯子上,手中拿着彩灯和玻璃球等物,正一脸幸福地把它们挂到树枝上去。他一愣,这才发觉不知不觉中已经到圣诞节了,于是心里顿时感觉堵得慌,很不是滋味,尤其是看到擦身而过的一对对情侣时,这种空落落的感觉便愈加厉害。

对面的大教堂正在做彩排,庄严的管风琴配合着唱诗班,在希腊的夜幕中飘飘荡荡地回旋着那熟悉的旋律。卡妙在路边的石砖上坐下,身上淋浴着从教堂的玻璃窗投射出来的烛光,托着下巴静静地倾听。

从古典的《silent night》、《Halleluja》到现代的《White Christmas》和《The magic of christmas》,他们唱了一首又一首,然后,猝不及防地,教堂的大门突然打开了,一群装扮成小天使的孩子们抱着歌谱喷涌而出,欢乐而清脆的嗓门乱糟糟地唱着See the blazing Yule before us. Fa-la-la-la-la,la-la-la-la. ”,连蹦带跳地跑散了,其中还有两三个淘气的孩子把头顶上的塑料光环摘下来往天空抛着玩。看到坐在路边的卡妙时,他们便不自觉地收敛起来,俄明亮的大眼睛好奇地在他身上打量。

于是卡妙很是温柔地报以微笑——两个嚼着口香糖的小丫头见状突然很激动地互相捅着胳膊肘子,神秘兮兮地嘀嘀咕咕:“快看,标准的禁欲受!”“错!强受!”“打赌?”“whowho阿!”

那一刻卡妙的脑子里都是天昏地暗世风日下的巨大抽筋符号,眼见那两个还不满12岁的小女孩本着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架势径直地走过来,他连忙站起来以黄金圣斗士的光速逃之夭夭。

“耶,不见了阿,我们会不会遇到天使了?”临走时他耳朵里还残存着来不及甩掉的余音袅袅,“我和你打赌加百列也是受!”

这世道真是妖孽横生阿!

两个小丫头片子的只言片语就能让卡妙的心情抽搐得一团糟,他没来由地回想同龄人这个年纪的时候都在干什么——脑子里浮现出黑白色的老画面,12岁的撒卡同艾奥罗斯端坐在小板凳上和颜悦色地讲述上一代黄金圣斗士的光荣事迹,底下以米罗和加隆为首的小黄金们敲着饭盆和锅盖狂吼:“我们要看奥特曼,我们要看比卡丘!”

连忙把这段恐怖的回忆枪毙在脑海中,卡妙快进到冰河和埃撒8岁的样子:墨绿色短发的孩子在冰墙上刻了个北极熊的屁股,然后把冻得硬邦邦的鱼干当作飞镖往上扎,金色头发的男孩双臂舒展开来,一丝不苟地练习出拳前那3.7秒钟的芭蕾舞体操。而15岁的自己一不留神在冰辙上滑了一跤,趁着没人注意连忙爬起来,装作什么也没发生一样继续为人师表——不对,记忆中还有个宝蓝色头发的坏小子连滚带爬地从斜坡上滑下来,一路干嚎着撞向卡妙,然后一起惊叫着在光溜溜的冰面上飘移出去几米远。

他想,他儿时的回忆中关于米罗的那部分比自己愿意承认的要多得多。

比如说,小黄金们在圣诞节表演耶稣诞生的话剧时,扮作魔鬼撒旦的米罗见到天使长卡妙出场时,突然抛下等待接受考验的耶稣修罗,以饿虎扑食的架势把站在圣母玛丽亚小鱼身边干巴巴地背台词的加百列扑到,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激动万分大喊大叫:“妙妙你穿的这身好像婚纱阿,长大了你嫁给我好不好?”

那时米罗才9岁,有点早熟。

不过卡妙的演技虽然很烂,却忠于职守于加百列的角色,当下把撒旦一巴掌拍飞,让反应不过来的圣母眼巴巴地望着幕布上的那个大洞,脑子里的台词忘了个精光。由于撒旦的意外退场使舞台上的一切都随之乱了套,大艾和罗马总督撒加一合计,便提前把耶稣修罗挂在十字架上,然后谢幕了事。没来得及出场的沙加、穆和小艾很是生气,在后台一边喊口号一边把米罗裹在窗帘里往地上摔打。

卡妙对着镜子认真地打量自己的行头——穿着白色长袍,手里还捧着一束百合花,的确像穿着婚纱的新娘子。他这么一想顿时觉得米罗真是可恶至极,为什么偏偏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出来,害得加百列圣洁高贵的形象荡然无存,而迪斯和加隆则追在他身后“新娘子、新娘子”地整整嘲笑了半个月,从而迫使他曙光女神的绝招提前开发并投入使用。

回到圣域时卡妙脑子里乱七八糟的回忆刚好全部贴好标签重新归档,天已黑透了,火钟上齐整地漂浮着一圈蓝色的小火苗。路过白羊宫的时候发现里面是空的,想必有翘班王称号的穆一如既往地擅离职守,跑到沙加那里去神交了。不过金牛宫居然也没人,被当作圣域实际意义上的第一道肉盾的亚尔迪也不在,就这么黑乎乎的一直空到了宝瓶宫。

海界、冥界或者天界那边的基督徒也不少,应该也照常放假了,不至于挑圣诞节的日子来踢馆,因此圣域的家伙们便各自回家乡去度假了。在光速上占优势的黄金圣斗士省了订机票的麻烦,说走就走,半日不见的功夫便走了个干净。

路过天蝎宫的时候卡妙忍不住多看了几眼,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期待着什么,只见同样是黑洞洞的一座空城,心里便满是失望和伤感。真是奇怪,自己不是十几个黄金当中最喜欢清静的人么,怎么如今也害怕寂寞来袭了。

走进宝瓶宫,倾听自己的脚步声回荡在黑暗的走廊里,卡妙推开卧室房门,刚要打算去开床头灯,就凭借第六感察觉到屋子里埋伏——有人从身后猛扑上来抱住他的胳膊,然后一个大麻袋从天而降,卡妙眼前一黑就成了虫茧,下一秒七八只手就把他掀倒在地,然后晃晃悠悠地抬走了。

堂堂黄金圣斗士还怕你们这几个来历不明的小贼不成!卡妙大怒,裹在麻袋里就开始燃烧小宇宙,然后就听见两个很熟悉的嗓门同时喊起来:“教皇幻魔拳/天舞宝轮!”另一个嗓门在旁边嗷嗷叫:“别下手太重!”

一片黑屏。

卡妙醒过来的时候正躺在一间别墅的软床上,门缝透进来明亮的灯火祝酒声和欢快的音乐简直震耳欲聋。他怔怔地爬起来,发现地上放着一双古希腊式的便鞋,再一细看,自己身上穿着一袭新雪一般耀眼的长袍,领口处秀着精致的花纹,金色的腰带闪闪发亮。旁边的衣架上挂着月桂枝编成的冠冕,一只芬芳的百合静静地插在浅蓝色的花瓶里,就摆放在床头的柜子上。

在做梦吧?

门开了,两个小天使冲进来,忙着把月桂冠冕往卡妙头上戴,然后一左一右地架住他的胳膊就往大厅里拽。

“冰河,艾撒?”他莫名奇妙地喊两个弟子。

“错了,我们是佐飞尔和修必列尔。”两个死孩子一本正经地不认账,簇拥着他一起跑到一个阴暗的房间里。宽大的幕布猛然被拉开了,夺目的光辉中,圣母玛丽亚跪在床头真挚地向上天祈祷。宛如漆黑的深夜一般阴沉的米罗潇洒地一甩斗篷,目光逼人:

“神选中了这个无邪的少女,蒙大恩的玛丽亚,你将为他生下一个儿子,而你的儿子必将为整个世界而流血,”他双手扶住沙织小姐的肩头,嘴唇微启,凑近她的耳边蛊惑地低声私语,“不要把他生下来,纯洁而无辜的玛丽亚,迎接他的只有无比的艰辛与痛苦,而这世界早已腐朽,不值得用你的孩子的生命去拯救。”

“福哉玛丽亚!蒙大恩的玛丽亚!”冰河和艾撒举起手中的魔棒,“你的腹中诞育着如此伟大的希望,生生不息的大千世界里,一定存在着美好的事物值得为之奋战不休。”

“高高在上的天使长又懂得什么?”米罗轻蔑地冷笑一声,“你们除了苍白的正义之外一无所知。”他走过来,优雅地托起卡妙的左手放在唇边亲吻:“这无暇之手的主人,内心是否同岩石一般冷漠无情?”他用充斥着痛苦的眼神注视着卡妙,“究竟需要多少炙热的深情,才能融化他灵魂里的坚冰?这看惯征战,冷视生离死别的眼睛,为何疏远了芸芸众生,安静的令人感到彻骨的寒冷?”

卡妙呆呆地戳在那里,童年时代的台词,他早就一个字也不记得了。

然后米罗张开双臂抱住了他。

“卡妙,记得你喝醉的时候问过我究竟什么是爱情,现在我给你我的答案——爱情就是我心中的那片海,你只有亲自跳进来,才能明白水下究竟藏着怎样一个世界。”他紧紧地搂着他,叹息着,轻声问道,“我已经等了好久了,你为什么还不跳进来?”

米罗身上的气味温暖地包裹着卡妙,卡妙恍然觉得自己就像一粒漂泊了太久的蒲公英种子,终于落在了春天的土壤里。

“见鬼了,米罗,你又不按照台词说!”台下的黄金们纷纷把爆米花瓜子橘子皮等物往米罗身上砸,卡妙瞪着他们,大为吃惊:“你们不是都回家乡去了吗?”

小鱼笑得挺甜的:“回格陵兰岛后才发现,我的家就在这里呢。”

“是啊,从小就生活在圣域,已经离不开了。”大牛憨憨地说。一旁的加隆跳起来精神亢奋地挥着手:“不看了不看了,我们联欢吧!”撒卡把小提琴架在肩上,同坐在钢琴边的大艾点了点头,然后开始合奏一支舞曲。迪斯拽着小鱼,小艾和魔玲,大牛拉着那个送花给他的小姑娘的手率先下了舞池。穆很绅士地对沙加做了个请的动作,但是得到的却是很窘的表情:“我不会跳。”

“没事,我也不会,”穆笑得很是光明磊落,“踩着谁的脚就算谁倒霉吧。”

一辉和冰河都拉着瞬的手僵在那,互相看对方不顺眼。星矢似乎对跳舞没有兴趣,正坐在餐桌后面啃橙子,美惠很是怨恨地瞪着他。春丽和紫龙一幅举案齐眉的小夫妻样子,落单的修罗耸耸肩帮,跑去请沙织小姐下场子,结果被拼酒的史昂和童虎绊了一跤。

卡妙穿着那双古希腊式的便鞋跌跌撞撞地被米罗溜了两圈,其间还被四处争夺舞伴的加隆和米罗夹在中间拔河。

突然间,落地座钟咚咚地敲响了,彩色的灯火瞬间熄灭,人们在黑暗中欢呼着[Merry Christmas],然后卡妙就被一双坚实的手捧住了脸颊。

米罗先是小心翼翼地在他唇上轻啄了一下:“卡妙我爱你,”然后便把他推到墙壁上,吻得天旋地转。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