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加百列的城堡

 
 
 

日志

 
 

好事成双5-6  

2007-02-25 16:28:09|  分类: 原创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猩红色的小提琴衬托出一张苍白的面孔,微合着眼睛,独自沉浸在一曲古老的忧伤旋律中,在他纤长而素白的手指下,银色的琴弦编制出孤独的哀愁,渗透到每一寸空气中,缠绵不休。 

凯斯林爱这凄凉的颤抖的音符。 

一曲终了,余音袅袅,久久地盘旋在阴暗的地下室里,过了很长的时光也未曾消散,恍惚之中,它的旋律复又出现,在头顶上空的某个角落发出模模糊糊的回声,缥缈犹如少女的祈祷。 

收起了琴弓和提琴之后,凯斯林打开一瓶红酒,缓缓注入到一支高脚的玻璃杯中,旋转着,凑近鼻尖嗅了嗅: 

“这并不是最好的年份酿造的,1653年夏季,这个国家的葡萄园降下了过多的雨水,而明媚的阳光变得比黄金还稀有,因此,那个时期的葡萄不太适合用于酿酒。”他蓦然开口,声音有些疲惫的沙哑,“但是,好在100年左右的储藏时光弥补了它的平庸,用它来招待贵客也不会显得寒酸。” 

转过身来,他端着酒杯,优雅地颔首致意:“为你的健康干杯,英吉尔,我们有许多年未曾见面了。” 

“我可一点也不高兴见到你的脸!”双手被铐在墙壁上的炽天使挣扎了一下,但是徒劳无功,“除非你死得一干二净,连渣儿也不剩下!” 

地下室的火把猛烈地跳跃起来,似乎在躲避着看不到的冷风。凯斯林拖曳在后墙上的影子随之扭曲起来,就像一只巨大的怪兽试图冲破牢笼。他的面孔在漆黑的阴影里显得越发苍白,而海蓝色的眼眸深处则反射着跳动的火光,好似烛火倒映在玻璃窗上的影子。 

然而,凯斯林什么也没有做,甚至没有动怒,这实在有点出乎英吉尔的意料。他只是轻叹一口气,缓缓向英吉尔走过来,忧郁地皱着眉头:“你瞧,难道我们就不能心平气和地说两句话吗?” 

“你指使一个深爱着你的女孩诱惑我的徒弟,从他那儿打听我的消息,然后又用卑劣的手法把我引进圈套里吊在王宫的地下室!现在,你居然还指望着我能够和你心平气和地聊天!” 

“你觉得这不公平吗?英吉尔,上帝赐给你强大的力量,但是,我却拥有聪明的头脑来对抗本身的不足之处,就好像这杯葡萄酒,命运注定它要出生在一个糟糕的季节里,但是,它却没有权利去向那些生长在黄金年代的葡萄抗议不公平,而是在漫长的时光里努力增长自己的价值,就像我一刻不停地增长自己的智慧,直到能够战胜你,并且将你吊在这里做俘虏为止。” 

“这根本不一样!凯斯林,你是一瓶变质的葡萄酒!不论再经过多少时光都不会变甜,唯一的方法就是马上倒掉!” 

“那是你的看法。”凯斯林笑饮杯多美酒,“你遵守天国的规范,而我固守黑暗的真理。” 

也许,这就是无休无止的战争继续下去的原因。 

英吉尔垂下头,一滴汗水顺着他的发稍流进了眼睛里,接着,另一滴从鼻尖上滑落到地板上,形成一个小小的斑点。他感觉糟透了,手臂酸痛得像是要从肩膀上掀开,而背部和胸口则像是有一团烈火在燃烧。不晓得马格丽特以“酒醉失态冒犯公主”的罪名将昏迷不醒的他抓起来时,那些对皇室保有忠诚的骑士有没有在义愤填膺之中捅他俩刀,或者揍上一顿,不然的话,他为什么感觉像是在战场上负伤一般的虚弱和窝火呢。 

“很难受吗?”凯斯林眯着那双幽深的眼睛。 

“舒服极了,你不来亲自体验一下真是莫大的遗憾。”英吉尔恶狠狠地瞪回去。 

“我很想把你松开,就像人类的君主一样坐在宽敞明亮的大厅里,一边欣赏音乐一边叙旧,但是,那样做无异于自杀,因为你那脑子里并没有和恶魔友好相处的礼貌模式。” 

“假如你肯放开我,并且把宝剑双手奉还,那么,我保证使用天使的最高礼仪来对待你。” 

“免了,伟大的战士,”凯斯林伸出食指点了一下自己的额头,“这种礼仪我已经领教过了,并且丢了一只角。” 

“在对付你们的各种礼仪中,我最喜欢这种,并且认为它最省时、最有效!”英吉尔的眼眸中锋芒毕露,“我一直在后悔当初没有好好招待你,居然让你的脖子从剑锋下面活生生地跑了!” 

凯斯林的耐心终于被磨光了:“你妹妹的事情纯粹是个误会!我又不晓得天使不能停滞在这个世界过于长久!再说了,那封信根本就是写给你的!天晓得怎么会阴差阳错地落到她手里!” 

“你害死了她!”英吉尔难以遏制地挣扎起来,激动地怒吼,“事后又把所有责任推得干干净净,并且胡编乱造一些瞎话来讽刺我的小妹是个自作多情的蠢姑娘!凯斯林!我鄙视你信仰的真理,并且诅咒你!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就会一直诅咒你直到世界末日!” 

“想不想知道我们的族人使用怎样的礼节对待被俘虏的天使吗?” 

凯斯林的眼睛冒出了寒气,捧起英吉尔的脸,狠狠地吻了下去。 

酒杯坠落在地板上,碎裂一地甘甜的猩红。 

(6)

“真抱歉打扰阁下的雅兴!” 

由于不适应地下室的光线,卡洛斯的脚步显得有些迟疑。他沿着入口处陡峭的台阶一级一级地走下来,一手持剑,另一只手胁持着马格丽特公主。后者看上去很平静,只是发鬓凌乱,脸色苍白,在卡洛斯的剑峰下机械地前行。但是,即使如此,国王的独生女儿依旧不失高雅体面的仪态,仿佛在暴徒面前流露出畏惧与软弱的表情就等同于玷污了王室的尊严,因此,她只是冷漠而轻蔑地仰望虚空,宛如一名无辜而勇敢的殉教者。 

“真是没礼貌的客人。”凯斯林斜过视线瞟了一眼闯入者,然后松开英吉尔的脸,同时转过身去面对着不速之客,“请问,尊贵的卡洛斯骑士为何绑架一名可怜的女孩来这种地方呢?” 
“我既不想放走我的囚犯,也不想妨碍你成为杀人犯。”凯斯林面露微笑,看似悠闲无比地整理着自己的头发,“尊敬的卡洛斯骑士,你曾经向王室效忠,因此成为一名骑士,但是,现在的你背信弃义,居然对王国的掌上明珠横刀相向,这样做的结果只是让你自己的荣誉蒙受损失而已,同旁人无关。因此,至于你究竟打算如何处置马格丽特公主,我并不感兴趣,也不想插手。” 

卡洛斯吃惊地瞪着他:“难道你不在乎自己的学生的死活!” 

“愚蠢的是你!居然指望魔鬼能够心怀悲悯!”凯斯林似乎听到了十分可笑的事情,“难道我该跪下来,痛哭流涕地请求你别伤害一个手无寸铁的弱女子吗?不,天真的骑士,我所作的就是站在这里旁观,做一个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局外人,或者大发慈悲地指点你杀人的手段。现在,你完全可以砍了那个女孩的脑袋当球踢,而我保证不会干扰你的所作所为,事后也不会对外人提起——你应该高兴才对,毕竟像我这样忠诚而高尚的观众已经十分罕见了。” 

难道这个混帐所言非虚?他真的一点也不在乎马格丽特公主的性命? 

卡洛斯紧紧地盯着魔鬼的眼睛,试图从中解读到真正的含义,但是卡斯林的表情无懈可击,一点破绽也没有。不知如何是好的骑士没了主意,只得向自己的老师求救。 

可是英吉尔的状况有点不妙,他低垂着头,被汗水粘湿的发稍随着他的呼吸不停地闪烁颤动。卡洛斯从没看过自己的老师有如此虚弱无助的模样过,看上去,他简直像个羸弱的病人,而且还在微微颤抖。 

“喂!”卡洛斯焦急地喊了一句,“您没事吧!” 

英吉尔抬起了面孔,苍白如纸,虚弱和痛苦清清楚楚地倒映在他暗淡的蓝眼睛里:“凯斯林...”他没有理会弟子,而是对着恶魔的背影微弱地开口讲话,“你曾经说过,那首诗其实是写给我的,对吗?” 

“没错。”凯斯林转过头来,深蓝的眼睛忧郁得宛若一道伤口,“也许你不记得了,许多年前,我被你砍掉了一只角,身受重伤,奄奄一息地躺在战场上的尸堆中动弹不得。那场战役是你们获胜了,到处都是打扫战场的炽天使骑兵,在尸体当中来回巡视,救护自己一方的伤员,并且杀死魔鬼一方的幸存者。 

那时我被一头巨怪的尸体压在下面,既无法逃走,也不能求助,只得躺在那里等死,像个做恶梦的孩子一样恐惧地倾听着四周走动的脚步声。 

然后你发现了我,一手持剑,一手牵着战马,站在那里挡住了阳光,就像光芒万丈的圣人。难道你忘记这一切了吗?高贵无比的神灵之子,你脱下斗篷,盖在我的身上,让旁人误认为我是已经战死沙场的炽天使骑兵,从而放我一条生路活命。 

我们魔族没有可以信仰的神灵,但是,我用自己的血脉向你发誓,光明的英吉尔,从那一刻起,这世界上没有人能够比我更爱你!爱你的高尚和勇气,爱你的忧郁和悲悯,爱你的挚诚和宽容!” 

[难道他们的命运就是自从诞生的那一刻起就必须等待毁灭?] 

刹那间,英吉尔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个惊鸿一瞥的影子,淡漠如水,满怀哀思,在微风中仰望着昏暗的地平线: 

[没有任何生命应当如此绝望的被世界所憎恨。] 

[英吉尔,在战场之外,倘若有机会凝视魔族的眼睛,你要问问自己的内心:他与我们有什么不同,是否必须一死,是否理所应当得到这种结果。]加百列在模糊不清的晨光中叹息着,[倘若能够得到答案,那么我们的战争就可以结束了。] 

当英吉尔在巨怪的尸体下看到凯斯林的时候,他凝视着恶魔那双深蓝的眼睛,从中感觉到的只有恐惧,绝望,以及无边无际的悲伤。 

[他与我们有什么不同,是否必须一死,是否理所应当得到这种结果。] 
[难道他们的命运就是自从诞生的那一刻起就必须等待毁灭?] 

一时间,英吉尔只觉得凄然欲泣。 

他脱下斗篷,盖住了凯斯林那双深海一般蔚蓝的眼睛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