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加百列的城堡

 
 
 

日志

 
 

诺兰多之歌2  

2007-03-11 10:10:09|  分类: 死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丽泉宫是一幢全部用白色大理石建筑而成的恢宏神殿,它的美丽和优雅就如同维兰德家族的孩子们一样闻名遐迩,对于那些从世界各地赶到此地的游客来说,仅仅能够从外面瞻仰它的倩影便已经心满意足了。在经过一个星期的长途跋涉之后,伊尔佛特便回到了他度过童年时代的家乡。当他站在那些雕有独角兽的典雅廊柱下面时,那种熟悉的亲切感便油然而生,甚至使他产生了一种朦胧的错觉,仿佛这幢宫殿充满了魔法,能够唤回流逝已久的不老时光。

时至今日,他依旧记得年幼的自己在一排排的独角兽注视下快活地奔跑着,挑开一道道帘幕,在哀愁的圣女和威猛的骑士塑像之间灵活地穿梭,然后找到一个隐蔽的角落藏身其中,屏住呼吸凝神倾听。不久之后,被手帕蒙住眼睛的14岁的西境之王就会出现在月光般恍惚交错的光线里,昂着头,小心翼翼地摸索着前行,嘴里还不住地呼唤着:

[你在哪里,伊尔佛特?]

[我在这里啊!]每次他都按捺不住,从藏身之处一把跳出来将哥哥扑到在地,然后在一片童稚的笑声中把头埋在浮竹怀里,贪婪地享受着发根被柔软的手指拨动的感觉。

但是,当摇篮里的冬狮郎开始拼命哭嚎,徒劳地寻找已经不在人世的父母时,浮竹哥哥就会毫不犹豫地抛下伊尔佛特去照顾幼弟,把他独自一人流在空旷的大厅,陪伴他的只有那些优雅而哀伤的独角兽,以及凄然欲泣的圣女。

直到现在,它们依旧用那种悲悯的眼神注视着他,仿佛几十年的光阴从未流失片刻。而伊尔佛特依旧留在厅门外,孤独而不安地等待着浮竹兄长的召见。

但是他来的时间不凑巧,浮竹王子正在大厅接见[北境之王]的使者,因此暂时无法脱身去拥抱久别重逢的兄弟。于是伊尔佛特悄声从侧门进来,不声不响地同厅内诸臣坐在一起。

[北境之王]的使者是一名年轻的少年,有着朽木家族夜空般深邃的眼睛和柔顺的黑发,他站在苍蓝色雪莲的旗帜下,代表自己的兄长[北境之王]白哉前来此地请求借兵。

他们声称生活在蛮荒之地的[虚族]近日来不断侵犯北境领土,同以往的规模大不相同,这一次他们不但人数众多而且装备精良,在短短的时日内就攻克了北方的防线一路南下,所经之处血流成河哀鸿遍野。这群疯狂的怪物不但会杀光所遇到的每一个人类,甚至连家禽也不放过。由于[北境之王]的边境过长,而他手下有没有足够的兵力去做充足的防守与围剿,因此无奈之中只得期盼[西境之王]能够伸出援手。

“我将召开朝会,与麾下诸臣商议此事。”

维兰德家族的浮竹王子端坐在宝座上,以[西境之王]的身份主持大局。他看上去最多27岁,但是诸神的血脉使他们的寿命远远超过凡人,因此,实际上维兰德家族年纪最小的冬狮郎也已经度过76个春秋了,但是对旁人残酷无比的岁月却未曾在他们脸上留下任何痕迹。

浮竹王子就像传说中的月神一样身穿一袭白衣,但是斗篷的颜色却是银灰色的,上面用银线绣着冬日的莽莽丛林,几颗细小的宝石点缀其中,宛若在树梢闪烁的星辰。他的银色长发轻柔地披散在肩头,如同月光照耀下清澈的溪水,白银打制的王冠上镶有一颗翠绿的宝石,正装饰在他光洁的额头上。

然而最吸引使者瞩目的,还是那张令维兰德家族闻名于世的俊美面孔,但是稍作观察,[北境之王]的使者便从浮竹王子异样憔悴的眼神和灰白色的嘴唇上端详出难以掩饰的病容。传闻[西境之王]的身体一直欠安,当他以14岁的年龄登上王位,并亲率军队平定[沼泽之地]的诸侯叛乱时,南方潮热的瘴气和连绵不断的梅雨便严重地损害了他一生的健康。

而现在的[西境之王]显然正在病中,这一点伊尔佛特也察觉出来了,但是他联想的显然更多:

浮竹王子时至今日也未曾娶妻生子,倘若他因为病重而无力掌管国事,那么就很有可能设立摄政王,由他的两位兄弟之一代替他统治西境。考虑到冬狮郎尚且年幼,且名下还有[秋风平原]需要治理,因此,伊尔佛特就很有可能成为摄政王,代替兄长统治西境。

莫非浮竹将伊尔佛特从千里之外的[后花园]传召回宫,就是为了这方面的打算?

一想到这种可能性,伊尔佛特对于接下来的会见所怀有的不安和恐惧便在一瞬间烟消云散,即使是几个告状的农夫也无法使他的注意力从兄长的王冠上转移了。

“三天之后,一心伯爵将率领五千骑兵北上听候朽木家族调遣,协助[北境之王]将入侵者赶回蛮荒之地。”会议结束之前,浮竹王子如此答复使者,“祝愿诸神早日见证你们的胜利。”

“[北境之王]将永远记住您的友谊。”年轻的使者真挚地抚胸行礼。然而就在此刻,伊尔佛特觉得自己有必要说些什么好引起众臣的注意:

“等一等,”他从座位上站起来,顿时感觉到整个大厅的目光全都汇集到自己身上,连浮竹王子也从宝座上投来疑惑的目光,并且微微地皱着眉头——这是一个拒绝的信号,倘若伊尔佛特足够聪明的话,就应该明白自己在这种时候发言有多么欠妥:

整个丽泉宫都明白他是为了什么才被召回来的,在众人心目中,此时此刻的伊尔佛特是不名誉的戴罪之身,他不仅没有权利在重大会议中发言,甚至没有资格参加这次的会议。假如他毫不在乎这个,而是理直气壮地在众臣云集的大厅中款款而谈,那么毫无疑问,这位维兰德家族不受欢迎的私生子对于自己的过错毫无愧疚之情,而且从没想过要向西境的统治者认罪,对于他来讲,浮竹王子的传唤只是家庭内部的一次私人聚会而已,他从遥远的[后花园]赶到丽泉宫,绝对不是为了前来忏悔,而是闲暇之余前来探亲度假的。

“伊尔佛特,”浮竹从宝座上抬起右手示意,“你刚刚抵达曙光之地,应当留在房间里好好休息,现在退下吧,让仆人好好照顾你,晚餐之后,我将在小客厅召见你。”

“陛下,在那之前请先允许我把话说完,”伊尔佛特转身面向北境的使者,微微欠身鞠了一躬,“请恕我直言,五千骑兵并不是一个小数目,并非我对一心伯爵的忠诚有所怀疑,但是,谁又能保证[北境之王]在虚族败退后不会把这支军队占为己有,甚至调转枪头反过来对付我们呢?”

此言一出,众臣哗然。北境使者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伊尔佛特,[北境之王]因为其言出必行的性格而受到臣民尊敬,”浮竹的脸色也好不了哪去,“而且,当[沼泽之地]的领主举起叛旗的时候,我很有可能被入侵的虚族与南方叛军两面夹击,就在西境面临举步维艰的困境时,北境的白哉王子派出三千骑兵将虚族阻挡在距离丽泉宫仅20格里的山脉,死战不退,才使我能够集中精力平定南方的叛乱,现在则是我回报白哉王子友情的时候了。”

“俗话说,人心隔肚皮,”伊尔佛特坚持己见,“陛下,历史上尔虞我诈的例子也不算少了,在兵戎相见之前,他们同样装的比兄弟还亲,但是倘若翻起脸来则比谁都快,而且绝不手下留情。”

“够了,身为王者,必须信任自己的臣民,”浮竹以一种毋庸置疑的口吻表示对于北境的争论到此结束,“据我对一新家族的了解,他们宁可用长矛刺穿自己的胸膛,也不愿意背叛西境,用它来残杀自己的同胞。所以,伊尔佛特,你的担心是多余的,但是我依然要感激你的好心提醒,现在,我已经听完你的全部进言,并且允许你告退,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去了。”

“请允许我打断您的话,尊敬的[西境之王],”北境的使者面无表情地再次行礼,“伊尔佛特殿下的怀疑并非毫无道理,而是出于谨慎和对家乡的爱,”当他直起身来的时候,眉宇间的高傲和肃然使他看上去宛若一名高大的勇士,“但是我的兄长的名誉却遭到了指责,这将是朽木家族难以忍受的耻辱,为了证明[北境之王]的高尚不容置疑,我将以人质的身份留在这里做客,直到一心伯爵率领兵马返回西境为止。”

丽泉宫大厅里重新陷入了沉默。伊尔佛特带着胜利的微笑离开了众臣。

他知道自己将是一名出色的摄政王。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