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加百列的城堡

 
 
 

日志

 
 

没有结尾的故事(蓝浮)5  

2007-03-01 13:20:09|  分类: 死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蓝染忽右介就住在对门宿舍,出身于下级贵族家庭,天份极高,在这一届的新生当中已经是声名远播的佼佼者,据说在真央学院创建之前就认识山本老头,因为灵力惊人的缘故而被伯乐慧眼识珠,从流魂街挖了出来,带在身边做弟子。

但是,他从没有因为自己同山本老师的特殊关系而自视甚高,看不起人,相反的,他脾气好,本领又高,连说话都是温文尔雅的,不论身边的同学遇到了什么困难,他一向有求必应,绝对不会表现的不耐烦或者是半途而废,因此,开学不久,同学们就一致推举他当选了学生干事。

但是,对于他的评价,春水似乎并没有像其他人那样有口皆碑,而是把蓝染看作一个古板枯燥的书呆子,有时还用[四眼三好生]来称呼他。不过,浮竹坚持认为这是春水心怀芥蒂的偏见,因为后者喜欢追逐女孩子的恶劣嗜好,身为学生干事的蓝染已经不止一次地警告过他了,因此,他们两个互相看对方不顺眼也就没什么奇怪的地方。

不过,有一点搞不清楚,蓝染不是出身于贵族家庭么,怎么会落魄到在流魂街流离失所的地步?

“小道消息认为他是自幼遭到绑架,被匪徒拐到老巢作人质索要赎金。蓝染的家人倾家荡产地凑够了钱跑去赎人,但是却因为冲动而与绑匪大打出手,结果弄了个两败俱伤死得一干二净,所以,可怜的蓝染少爷就从贵族继承人转眼之间变成了一文不值的下级贫民,”浦原摇了一下小纸扇,喝口茶水继续往下讲,“这是女生当中流传甚广的版本,还有一个更加惊险刺激的,说他老爸是个英姿飒爽的死神,但是在一次与巨大虚作战的过程中不幸牺牲,所留下的财产都被无良的亲戚霸占了,还想把正宗的继承人杀掉以除后患,所以,年幼的蓝染为躲避追杀孤身一人来到流魂街,从此展开了漫长而艰辛的复仇大业——当当当!故事到此为止,欲知后事如何,先把作业本交给在下参考一会儿。”

“不行,你要是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我可以教会你,但是绝对不能让你拿去抄。”

浮竹从床榻上翻身坐起,伸手去摸床头柜上放着的书本:“咦,我的作业本呢?”

心虚的春水用一本杂志蒙住脸,冲着天花板吹口哨。

“原来瞬步不但可以用来追女孩子,还能顺手牵羊。”黑琦从床上探出个脑袋挤眉弄眼,“春水,我们两个是好哥们儿对不对?别忘了有福同享,待会儿借小弟COPY一下,俺的作业一个字都没动呢。”

“去去去,无凭无据的别冤枉人啊!”春水懒洋洋地挥挥手,“像我这样大贵族出身的少爷,连你们的钱包里的金子都不屑一顾,怎么会做出偷作业本之类的无耻行径呢。”

“对啊,浮竹,有些东西你越想找就越找不到,等你不想找的时候,它自己就会出来了。”浦原从上铺跳下来,挡住浮竹的视线,好让背后的春水趁机转移赃物,“话又说回来了,你怎么突然想打听蓝染的事情?”

浮竹原本想说开学第一天的时候差点中暑昏倒,是蓝染一直扶着他直到散场的——但是考虑到这些室友肯定会问他的身体是不是一直都很差,或者感觉到不舒服为什么不立刻去医务室之类的,他决定只说是因为好奇才想打听一下,省的麻烦。

“呵呵,这还真凑巧,蓝染对你也很好奇,昨天晚上的时候还向我询问你的情况呢。”浦原笑得像个狐狸,“依我看,那小子八成是看上你了。”

“什么?”过于震惊的春水猛地跳了起来,一个作业本就从他的衣服里滑了出来,扑嗒一下落在地上。浮竹一个瞬步闪过去抢在手里,拍了拍土皱眉瞪了一眼浦原:“你的冷笑话越来越恶劣了。”

“I`m sorry,baby~”浦原盯着浮竹手里的作业本一脸馋涎欲滴的恶鬼模样,“我帮你引出了小偷,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所以,把这件赃物交给本侦探保存一阵子如何?”

“不给的话,我就要硬抢了!”黑琦跳起来张牙舞爪,“三对一,你绝对赢不了我们!”

“明天山本老头就要检查作业了,你不能见死不救阿!”春水堵在浮竹身后可怜兮兮地哀求,“无论如何,我还是你表哥呢,血浓于水阿,你就发发慈悲救人于水火之中吧~~”

真是威逼利诱外加软磨硬泡啊。

浮竹陷在包围圈里一脸黑线地想,不知道是哪个缺德的家伙给他安排的这么一群室友。

第二天早晨,[鬼道]过后便是让男子汉忍不住热血沸腾的[剑术]对抗练习,浮竹的室友们早早地领取了竹剑,摆出黑道头子的架势冲着周围的同学面目狰狞地阴笑,让心里没底的菜鸟们一阵阵地发毛,颇有点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味道。

浮竹原本打算同春水他们分成一组练习的,但是在这之前已经有个粗壮结实的家伙找上门来挑衅,名字大概叫做小椿仙太郎,曾经在铁匠铺里做过几年学徒,空有一身蛮力但是对于剑术的皮毛却是一窍不通。

由于贵族出身的孩子按照家族惯例很早便会师从名家学习剑道的缘故,他们在入学之前便积累了一定的经验和技艺,因此,那些从未有机会走进武馆的下层贫民的学生在一开始就已经落后于人,根本不是贵族子弟的对手。通常情况下,每当剑术课开始的时候,贵族和贫民的学生便会不自觉地分为两派,各自寻找身份相同的对手进行切磋练习,显得井水不犯河水。

但是这个仙太郎却是一个特例,他的天资十分驽钝,以至于连极有责任心的老师都失去耐性不再打算在他身上浪费时间。由于他水平最差,下手又偏偏不知道轻重,因此时间一长,即使是同样身为贫民出身的同学都不愿意找他做对手了,每节剑术课上,他都拎着竹剑孤零零地站在角落里等着有人能邀请他练习。

因此,当仙太郎堵在浮竹面前要求切磋剑术的时候,不论是当事人还是四周的同学都显得十分意外。

“别搭理他,”春水轻蔑地哼了一声,“这小子是想当着大家的面打倒一名贵族学生来挽回颜面,之所以找上浮竹表弟,恐怕是因为你长得又瘦又文静,看上去比较容易对付罢了。”

但是浮竹认为这只是一场单纯的同学之间的剑术练习而已,才不会像春水所讲的那么复杂。不过,两分钟之后,当仙太郎无视胜负分明的定局,把点在胸口的竹剑一把挑开,不依不饶地继续进攻的时候,浮竹这才感觉到情况有点棘手了。

后退一步,避开从额头上方呼啸而过的侧劈,这一次浮竹把冰冷的竹剑横到了仙太郎的脖子上,但是对方依旧不认账,一把推开之后就是狠狠地刺杀。

“这小子耍赖阿,”旁观的黑琦义愤填膺地吼了一嗓子,“浮竹,别再手软了,赶快放到他!”

看来也只能这么干了。

等到仙太郎拉近两者之间的距离时,浮竹架住对方的下砍,然后勾住仙太郎支持重心的右脚一摔——“砰”地一声,这名难缠的对手仰面朝天地躺在了地板上,手中的竹剑也摔落了。

接着,一只素白的手拾起了仙太郎的竹剑:像往常一样温和地微笑着的蓝染忽右介直起身,然后使用无可挑剔的姿势礼貌地行礼:

“浮竹君,可否愿意同我练习一会儿呢?”

同山本老师的高徒切磋?

有那么一瞬间,浮竹的确按捺不住自己跃跃欲试的心情,但是,当他眼角的余光扫到蹲在角落里的仙太郎的身影时,那个躲在阴影里沮丧地揪着头发的男孩却让他满心的期待逐渐冷却下来。

“放学之后我们再练习吧,”浮竹认真对着蓝染回礼,“这节课我已经有一个搭档了。”

然后他径直地走回去,对着依旧坐在角落里的仙太郎伸出了右手:

“休息够了吗?”他微笑着问,“有些招数能够克制我刚才使用的那几下子,你愿不愿意试一下它们的效果?”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