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加百列的城堡

 
 
 

日志

 
 

诺兰多之歌4  

2007-03-16 10:28:45|  分类: 死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海燕将伊尔佛特王子[护送]回丽泉宫的时候,在此久候多时的仆人从暴风岛为他带来一个头疼的消息,说[红海盗]从仓库里取走了大半的家产,然后把志波岩鹫掳走,带着他一起出海冒险去了。因此海燕希望立刻赶回自己的领地上去解决这档子差事,为此,当浮竹王子在傍晚时分邀请他在小客厅共进晚餐的时候,他便趁机诉苦,请求对方允许自己返回暴风岛陪伴妻子,并且从[红海盗]手中把年幼的弟弟解救出来。

除去王冠和礼服之后,[西境之王]只穿一件朴素的睡袍,肩上随意地搭着一条茶色的外套,满头银发在烛光的照耀下反射着一层朦胧的橙色光环,并且随着他头部的动作不停地变幻:金黄、淡蓝、银灰,甚至还有一丝肌肤衬托出的粉红,宛若被初生的旭日所映照的云海。

但是他瘦的这么厉害,仅仅两个星期未见,海燕便觉得那些宽大的衣袍简直是挂在一幅骨架上晃荡了。在[后花园]的农夫跪倒在路边拦住[西境之王]的马队,并且哭诉着伊尔佛特的所有暴行之前,浮竹王子刚刚同一心伯爵赛马归来,那个时候他的气色十分安康,一点也看不出会生病的样子。但是,当他得知自己的弟弟多年以来一直在[后花园]忙着狩猎农夫之后,便气得七窍生烟,好长时间内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当海燕奉命去[后花园]传召伊尔佛特的时候,还暗自担心浮竹王子会因为此事被气得病到。如今看来,他所担忧的事情还是变成了现实。

在大厅接见北境使者的时候,他便从浮竹王子脸上看出了隐藏在眉心的病容,在详细询问过宫女之后,他进一步了解到[西境之王]的病情比他看到的样子要严重的多。现在仅仅隔着一张小餐桌近距离地端详,海燕不由得为自己双眼所看到的感到忧虑无比。

[西境之王]的样子简直像一位通宵达旦地熬夜的学徒,他的眸子黯淡无光,眼窝深陷,原本是浅玫瑰色的嘴唇灰白而皲裂。每隔一段时间,他都会下意识地去揉太阳穴,因此海燕知道他正被头部的沉重与疼痛所苦。因为连日低烧的缘故,他十分惧寒,因此命令仆人把小客厅的壁炉烧得旺旺的,并且把桌面上的食物热了一次又一次。大概是食欲不振吧,除了清汤之外,他几乎没有碰任何东西,只是漫不经心地把盘子里的食物翻来覆去地摆弄,直到它们冷却下来,被仆人撤走。

但是,当他从海燕口中得知暴风岛发生的小骚乱,还是提起精神问个究竟,显得很感兴趣的样子:

“曾经的[泪海之王]居然会被海盗入室洗劫,”浮竹王子的表情似乎是听到了一个拙劣的笑话,“这其中肯定有什么隐情,志波海燕,我敢打赌你肚子装了许多不想让外人知道的小秘密。”

“呃......那个,”海燕清了清嗓子,“其实[红海盗]是我的妹妹志波空鹤——请您不要胡思乱想!自从洗手不干之后,我就留在暴风岛老老实实地做我的伯爵老爷了,那个小丫头的所作所为绝非受到了我的唆使纵容!”

浮竹用一种怀疑的眼光盯着他看:“一个女孩子为什么抛下伯爵妹妹的身份,反而跑去自甘贫穷堕落呢,莫非你们家族的海盗习性也是遗传的?”

“我们家族遗传下来的恐怕是叛逆的血脉,每一个姓志波的孩子都以不听从长辈的旨意为己任,并且为此感到骄傲。”海燕耸了耸肩膀,“我的父亲是一名以打鱼为生的渔民,倘若我听从他的教导成为一个子承父业的乖孩子,那么,您就会失去一个优秀的伯爵,而是多了一个蹲在菜市场叫卖黄花鱼的小贩了。同样的道理,倘若空鹤能够对兄长的命令言听计从,那么,她早就成为一名窈窕淑女,并且以贵族小姐的身份嫁人生孩子了,可是她现在却成了[红海盗],不仅率领着一群粗鲁的男人洗劫她哥哥的城堡,甚至还教唆最小的弟弟同她一起离家出走同流合污——这只能说明她是一个典型的志波家族后裔。那么,让我们乐观一点吧,说不定她将来的儿子会反抗母亲的旨意来当海军呢。”

“看来,从教导弟妹方面来讲,我们两个都是失败的兄长。”浮竹皱起眉头,苦恼地叹了一口气,然后把盘子和刀叉往桌面上一推,向后一仰靠在椅背上怔怔地出神,“你已经见过我的弟弟伊尔佛特了,说实话,你对他的印象如何?”

“一个被惯坏的贵族少爷而已,自负、浅薄、冷酷,除了漂亮的脸蛋之外一无是处。”海燕试图安慰坐在对面意志消沉的年轻王子,“但是他还没有堕落到无药可救的地步——至少这个孩子没有当海盗的念头。”

“有些贵族的行径比海盗还糟,唯一的区别就是;这个国家制定了法律使贵族能够名正言顺地劫掠农民,并且不停地利用宗教去消磨下层阶级所剩无几的智慧和勇气。同贵族相比,海盗对他们造成的损失简直微不足道。”

海燕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他单手支着下巴略作思考,然后以一种痛心疾首的口气忏悔起来:“如此说来,我过去做海盗的时候就在很仁慈地掠夺农民,现在改邪归正做了伯爵,却依旧在干过去的老本行,而且手段更加卑鄙恶劣?”他一摊手,恍然大悟,“看来空鹤和岩鹫比我善良的多,我再也不会责备他们俩个扔下贵族的行头不要,而是跑到大海上做海盗劫富济贫了。”

这种调侃的说法让浮竹王子忍不住笑了起来:“看来我要向令妹颁奖,并鼓励西境的贵族都以她为榜样,倘若他们的家徽全部更换成骷髅旗,我们也就用不着费脑子去记住那么多乱七八糟的标志了。”

“那样的话,您岂不是成了诺兰多大陆上最伟大的海盗头子?”

这一次,他们两人不约而同地笑出声来,举杯祝酒之后,当话题不可避免地回到伊尔佛特身上时,浮竹王子脸上的笑容又一次消失的无影无踪。虽然海燕一直在努力抚平他眉宇间的忧虑,但是,他一个人的力量实在太卑微了,根本不可能同整个西境的重担对抗。

“你需要好好休息,静心疗养一段时间,”他皱起眉头,有点不安地端详着浮竹王子憔悴消瘦的面庞,“别为伊尔佛特的事情生气了,那个愚蠢的小子根本不值得把西境的统治者折磨成这个样子,不如找个机会揍他一顿,然后彻底忘了他在[后花园]干下的那档子烂事——呃,实际上,我已经代劳了。”

“你动手打了我弟弟?”浮竹瞪着他。

“是的,我不想向你隐瞒——得了,浮竹,别用那种眼光盯着我看,你晓得伊尔佛特究竟有多么讨人嫌,而我一向讨厌某些贵族子弟自以为是的嘴脸!倘若我像个忠诚的仆人一样对他点头哈腰地说[尊敬的伊尔佛特殿下,请问您愿不愿意随我一起回丽泉宫觐见浮竹王子呢?今天的天气不错,倘若您马上动身,一定会欣赏到沿途最美丽的风光的。]我猜您那位高高在上的弟弟知会用一个字回答我:[呸!]”

“够了够了......”浮竹投降似的举起双手,“我不会责怪你的,海燕,但是我记住这次教训了,再也不会把类似的差事交给你去做。”

“你应该庆幸才对,幸亏没有派我去迎接北境的使者,不然麻烦就大了。”窗外墨色的天空已经升起一弯月牙。海燕站了起来,准备向[西境之王]告退。

“我给你14天的假期,时间一到,你就要返回丽泉宫来,”最后,浮竹也站起来,双手撑着桌沿一本正经地道,“最好带上你的妻子,倘若[红海盗]小姐和岩鹫也愿意一路同行的话,我也欢迎他们到[曙光之地]住上一段日子。”

海燕迷惑不解地看着他:“你要让我搬家?”

“不,海燕,我想聘请你做西境的摄政王。”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