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加百列的城堡

 
 
 

日志

 
 

诺兰多之歌5  

2007-03-25 17:46:45|  分类: 死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海燕远远地便看见海天交接的地平线上站着一抹淡紫色的人影,她背对着陆地,满头长发和裙裾被轻柔的海风优雅地鼓动翻飞,犹如一面美丽的旗帜。他走进一些,便看见自己的妻子正在洁白的沙滩上悠闲地漫步,并把赤裸的双脚浸泡在浪花晶莹璀璨的海水中。每当一轮翻滚着雪白泡沫的海浪冲上沙丘,她便忍不住提起裙裾去踢散浪头,然后在漫天飞溅的水珠中咯咯地笑着,就像个童心未泯的孩子。

海燕直到亲眼见到伊莲娜的那一刻才意识到自己有多么想她,这种感觉仿佛是深埋在海平面下的暗涛,看似平静无澜,但是一旦被释放出来便汹涌澎湃,难以抑制。于是他悄悄从背后接近妻子,想一下子抱住她,让她惊喜的笑脸在空中旋转——但是伊莲娜无疑早已察觉外人的接近,待他试图拥抱她的时候,她便毫不客气地给了海燕一个肘击。

“谋杀亲夫了!”海燕捂着胸口夸张地呻吟起来。

伊莲娜这才转过身来,叉着腰一脸的怒意:“我现在是独身!”她瞪着海燕,那样子美丽而且傲慢,“我的前夫已经嫁给丽泉宫,再也不肯回娘家省亲了。”

“哪个混蛋小子趁我不在的时候挑拨咱们夫妻俩的感情?”海燕委屈地耷拉着肩膀搓着手掌,“即使是整个西境的美女都堆在我面前搔首弄姿,也比不上老婆大人的一根头发丝有魅力阿!”

“两年不见,你倒是越来越会巴结女孩子了,看来没少在这方面下功夫呢,”伊莲娜伸出双手去撕他的嘴巴,“老实交待,你在那边养了几个[妹妹]?”

“天地良心阿!”海燕举起右手含混不清地发誓,“我心中只有老婆大人一个!我还哀求浮竹王子放我回暴风岛与老婆大人团聚,否则就在他窗户口上吊自杀!唉呦.......老婆,快松手,不然你老公就变成青蛙了。”

伊莲娜的怒气终于发泄完了。她并非那种不通情理的任性贵族小姐,也深知丈夫职责所在不得不留在丽泉宫协助[西境之王],但是,他们夫妻俩人见面总得有点娱乐节目才行,而且,她肚子里的怨气总不能抛给远在天边的浮竹王子,所以只好请丈夫代劳受苦了。

因此她看到海燕消瘦的脸庞时便心软了,松开手在他的嘴唇上轻轻一点而过——但是海燕却趁机紧紧地搂住她,吻得难分难舍。

一排排的海浪冲刷着他们的脚踝,海风吹拂着渔船上的旗帜猎猎作响,广袤的苍穹上有两三只海鸥震动双翼,在他们头顶上方发出一声声清脆而悠长的啼鸣。

不远处的几艘小舟上传来水手的掌声和流里流气的口哨。海燕知道那是他手下的几个弟兄,当他离开暴风岛的这段时间,他们奉命保护伯爵夫人的安全,不过要秘密行事,以免让伊莲娜感到不安。这么多年过去了,她还是无法适应那群五大三粗的海盗围绕在她周围,即使他们穿了海军的军服也无济于事,因为这群无法无天的混球就是一部脏话词典,他们把打架斗殴当作家常便饭,也不懂得在一位淑女面前袒胸赤膊是多么不礼貌的行为,更糟糕的是,他们热衷于当面询问海燕和伊莲娜的爱情生活传闻好使伯爵夫人难堪得不知所措——对于这群鲁莽的汉子来说,没什么比这个更有意思的消遣了。

“我听到了汤姆和托马斯的声音了!”伊莲娜听到笑声后猛地推开海燕,然后狐疑地四处观望,“我敢打赌这两个傻瓜一定藏在某处跟踪我——你就不能挑几个稍微聪明那么一点的兄弟保护我的安全吗?上次他们扮成修女跟着我进教堂,连胡子都没有剃干净,连半瞎的老牧师都能一眼认出来他们是谁。”她把双臂搭在海燕肩头,调皮地作了一个鬼脸,“现在暴风岛的百姓都称他们为[伊莲娜夫人的保姆]。”

海燕闻言放声大笑。他真是太喜欢自己的兄弟们了,太喜欢这个暖洋洋的小岛了,以及这里所有的一切。

当他们夫妻二人挽着手一路步行返回城堡时,沿途的渔夫、面包小贩和腰挎果篮的妇人不时地摘下帽子向他们打招呼。

“海燕伯爵回来了!”一幢房子里的窗口冒出几个小孩毛茸茸的脑袋,他们就像鸟巢里的雏鸟一样推推挤挤,叽叽喳喳地叫个不停,“你什么时候让我们参加海军?”不容回答,另外一个小女孩的尖叫声盖过了所有人,“你答应为我剪一束浮竹王子的头发!”她努力地从兄弟姐妹当中伸出一双渴求的小手,“我现在就像要!”

“糟糕,爱丽丝,”海燕一拍脑门装出一幅十分懊悔得样子,“我把这事给忘了!”看到小女孩失望得要哭的模样后,他便变戏法一般从口袋里拉出一束银色的毛发,然后抛给了欣喜若狂的小女孩。

走出很远之后,伊莲娜忍不住拽了一下丈夫的衣襟:“你真的剪了殿下的头发?”

“怎么可能,卫队长和宫廷侍女会杀了我的。”海燕拼命忍住得意的笑容,“我剪的是马尾巴上的毛。”

“你这个欺骗纯情少女的骗子!”伊莲娜在丈夫的手臂内侧狠狠地拧了一把。就在海燕忙着求饶的时候,一阵苍老悲怆的声音吸引了他们二人的注意力。

“.......众神在天空中激战了九天九夜,星辰因此而崩陨,大地炸裂,炽热的岩浆喷涌向混沌的苍穹,墨绿色的海水咆哮着席卷陆地,而肆虐的飓风则摧毁了所有的山脉和平原。就在世界即将在众神的愤怒中毁减的时候,太阳的儿子维兰德从他的宝座上站起身,化作一道安详而灿烂的白光加入战斗。当他张开第一双翅膀的时候,咆哮不休的飓风就停息了,海水缓缓退回深谷,大地重归平静;当他张开第二对翅膀的时候,乌云散尽了,太阳重新散发出明亮的光芒,甚至比平日里还要温暖慈祥,而星辰的火焰也变得更为美丽而夺目;当他张开最后一对翅膀的时候,众神不约而同地停止了厮杀..........”一位双目失明的老人坐在向阳的墙角里,正在用干枯的双手拨弄着一把破旧的木琴,他瘦骨伶仃的身体裹在一块脏兮兮的袍子里,而花白的胡须则像秋风中的乱草。海燕注意到他脚边的小陶碗里零星地扔了几个硬币,看来在这种太平盛世里,民众对于上古的诸神传说早已厌烦,他们更喜欢骑士和公主之间的爱情故事,或者是一些能让人开怀大笑的小丑表演。

毕竟,谁还会对几千年前的神话感兴趣呢?诸神已死,他们的时代早已终结,即使是吟游歌手的七弦琴也不再流淌着属于他们的诗篇。除了塔楼里的老学究之外,这个世界已经不再提及诸神的名讳,他们的荣耀和威严也随着无数个日升日落而逐渐老去,就像挂满灰尘的蛛丝一样被新的历史轻轻吹落。

这个老人为什么还要反复咀嚼昔日时光的残羹剩饭呢?而且,他还把月神维兰德称为[太阳的儿子]——看来他不仅眼睛已盲,连脑子也糊涂了。众人皆知,维兰德是以美貌而著名的女子,难道夜神倾慕的月神会是一个男人?这恐怕会让天底下的牧师笑掉大牙。

但是接下来的诗歌却令海燕的脚步停滞了,因为那个老人开始叙述诸神史诗的末章:

“这时唯一的主宰者法雅从光辉万丈的云端举起了右手,庄严地宣布道:[你们为了争夺统治世界的权力而摧毁了世界,因此,我将剥夺你们的力量,使你们化为凡人去补偿这个世界的伤痛,直到世界被第二次重塑的时候,你们才能从自己的血脉中苏醒,重新决定由谁来担当管理世界的重担,在那之后,你们将会恢复自己的真身重新返回自己的神灵宝座上,而你们留在人间的血脉也将断绝,你们的王国和财富将没有任何后嗣去继承。”

海燕也知道这是[众神回归]的内容,但是,他从未听说过神灵的血脉也因此而断绝。

这可不是一个令人开心的苗头,因为海燕就是七神之一的海神瓦尔德的后代,而他的先祖之一就是瓦尔德家族的某位王储在一位渔家女子的肚子里留下的私生子,当瓦尔德家族在争夺皇帝的宝座中失利,因而被斩草除根之后,志波家族的渔夫就成了海神唯一的后人,但是他们从未从中得到任何形式上的好处,因此时间一长,连海燕都不愿提及自己的神灵血统,因为令他感到骄傲的是[泪海之王]的名号,而不是几百年前的某位贵族因为一时兴起而爬上了曾曾曾祖母的床。

“这老头自诩为世界末日的先知,”伊莲娜压低了声音,“几周前他坐船来到暴风岛,尽讲一些[诸神回归]的东西,说什么世界被第二次重塑的时间即将来临,远古时代的神灵都将在自己的血脉中苏醒,并且展开第二轮的较量。这里的牧师都不喜欢他,他们只是出于可怜他才没有赶他走。”

那老头似乎听到了什么,把没有眼球的空眼眶转向这边,裂开空瘪的嘴巴沙哑地笑起来:“神灵在惩罚我,他让我洞悉未来,却不让任何人相信,连小孩子都认为我是一个散布谎言和恐慌的骗子。但是我宽恕你们,只可惜当你们能够亲眼验证我的预言的时候已经太迟了。”他哆哆嗦嗦地站起来,在地上摸索着小陶碗和拐杖,打算离开这里了。

海燕掏了掏口袋,但是他并没有随身带钱,这时候伊莲娜把几枚金币放进了老人的掌心里,然后帮他拾起了拐杖。

“真是个好心的姑娘,”老人沉默了一阵子,然后蓦然开口,“我为你的丈夫感到惋惜。”

这一次,海燕油然感到一股恶寒,他脚下的阴影似乎变长了。

也许他不该杞人忧天地胡思乱想,但是,那个老头昏黑的眼眶一直出现在他的睡梦里,不停地告诫着[诸神回归]。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和伊莲娜结婚多年也没有孩子,而各大诸侯王储也同样。西境之王因为身体羸弱而没有在近期结婚的打算,北境和东境的统治者也不知出于什么原因而保持独身,南境之王虽然在十年前就迎娶山本皇帝的长女花烈公主为妻,但是他们同样膝下无子,迫于无奈只好收养了一个小姑娘作为继承人。

所有与诸神有瓜葛的古老家族,他们最近的新生儿也是半个世纪之前的事情了,也就是年幼的东狮郎降生到人世的时间。在这之后,各大家族连私生子都未曾产生过。

该不会是巧合吧。

就当海燕为此事心烦意乱的时候,伊莲娜走进卧室,带来个拇指大小的竹筒——这是信鸽带来的密信,除非事情万份紧急,否则的话,贵族之间绝对不会使用这么不安全的书信往来方式,因为西境的鹞鹰很多,极少有信鸽能够安全抵达目的地。

难道是丽泉宫出了什么变故?海燕连忙揭开竹筒的盖子,把一张紧密卷起的小子条展开察看,几分钟后,他满面愁云密布,然后眉头深锁地注视着地平线上咆哮的大海。

浮竹王子病危,卫队长请求摄政王立刻返回丽泉宫,辅佐东狮郎王储处理国事。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