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加百列的城堡

 
 
 

日志

 
 

[死神同人]诺兰多之歌7  

2007-04-10 19:27:19|  分类: 死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讨伐沼泽之地的叛乱是浮竹不堪回首的第一道人生难关;连日的阴雨使维兰德家族的整支军队全都泡在了烂泥里,不论是贵族还是马车夫都裹着一层肮脏的泥巴铠甲,他们面色愁苦,在坑坑洼洼的沼泽里寸步难行,眼睛里只有萧杀的沉默。每当愁雨骤然降临,他们只能把军旗顶在头上避雨,或者缩着脖子挤到背风的岩石后面瑟瑟发抖,连生火的干柴都找不到。

浮竹能从他们的眼神中读出隐忍不发的恐慌与绝望,因为他自己也感同身受。一连几日,他都牵着马在泥泞中艰难地跋涉,同他的士兵一起睡在潮湿阴冷的草皮上,吃同样生冷发霉的事物。他只有十四岁,但是,他必须让他们明白,率领他们行军打仗的绝非是一名娇生惯养的贵族少爷,而是西境的名副其实的统治者、月神维兰德的后裔,在不久的将来,他必将成为一名不负众望的英明领袖,并且不输给历史上任何一位伟大的国王。

就因为这个原因,那些贵族领主和士兵才没有背叛他逃往敌人的阵营,而是抱着必死的决心陪在他的身边。

但是当他们将沼泽之地的叛军逼到怒江沿岸,双方蓄势待发,准备在小平原展开决定历史命脉的最后决战时,浮竹却在这生死攸关的关头病倒了。

他躺在帐篷里高烧不退,因为剧烈的哮喘而几近窒息,并且陷入了医师们为之感到绝望的深度昏迷,那种痛苦的滋味似乎只有死亡才能平复下来。但是倘若浮竹王子不幸夭折,到那时不仅沼泽之地的叛军会一鼓作气销毁维兰德家族的主力,整片西境也会陷入争夺王位的全面混战。不论最后的胜者是谁,为了斩草除根,他们一定不会放过留在丽泉宫的两位维兰德家族的余孽。

浮竹通晓诺兰多大陆的兴衰史,深知王朝更替中绝无仁慈可言。

瓦尔德家族与非尼克斯家族争夺皇帝的统治权失败后,双胞胎小王子乔治与莫飞仅有六岁,但是不论是心碎的保姆的哀求还是他们惊恐的哭泣都不能使破门而入的敌人饶他们一命。菲尼克斯家族的士兵在走廊里杀死他们的保姆和教师后,在壁橱里找到了恐慌地抱成一团的兄弟俩人,并且将哭嚎不止的小男孩一路拖到城头,把他们活活地插死在矛尖上示众。

一想到自己的两个弟弟也有可能沦落到同样悲惨的命运,浮竹就感到不寒而栗。为此,他绝对不能输,也不能死,更不能在这种时候放弃!因此,即使敌人是死神,他也会奋战到底!

昏睡中他听到号角的长鸣,声音悲怆而凄厉,在三十格里外的怒江沿岸,背水一战的敌军战旗翻飞,沿着雨后的平原一路呐喊着冲杀过来。

[我的宝剑!]

他下意识地摸向枕边,却扑了个空。

[殿下!]朦胧中他听到麾下将领悲苦的声音,[您病的太重了,不能参战。]

[住口!]他挣扎着,同无数双试图将他按回床榻上的手抗争着,[把我的剑拿来!把我的战马牵来!还有绳子——把我绑在马背上出战!我要让那些胆小的家伙亲眼看看一个孩子拥有多大的勇气!]混乱中,他突然按捺不住地哭泣,[伊佛尔特和冬狮郎躲在壁橱里发抖.........沼泽之地的刽子手正在屋内翻箱倒柜地找他们..........想一想他们会怎样对待我的弟弟阿——你们听不到他们的哭声吗?你们听不到吗!!]

“哥哥。”

浮竹的手突然被一双温暖坚定的手掌握住了,一个少年青涩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温柔如同呓语。

“醒过来吧,”冬狮郎将兄长的手放在唇边亲吻,然后虔诚地贴在额头祈祷,“战争早已结束了,现在我已经陪在你身边,直至世界的末日我们也不会分开了。”

这些低沉而温暖的话语宛如魔法的雨露滴落在浮竹的梦境池塘里,荡起一层又一层的涟漪,于是昏沉的纠缠逐渐破裂散去,浮竹微微睁开眼睛,把黎明降至的柔和而朦胧的光线尽收眼底。

他马上就认出了冬狮郎的面孔,尽管幼弟与记忆中的样子早已大相径庭,但是却与他心目中所期待的相差无几:维兰德家族的幼子已经长成一名英俊的贵族少年,举止优雅、气质非凡,身为秋风平原领主的历练使他具备了一种统治者的庄重风范,尽管依旧年幼,但是却已习惯发号施令,并且在无形之中能够令臣民遵从。

但是,他眉宇间的孤僻和冷傲却使他看上去仿佛来自于北方的朽木家族,当浮竹看到幼弟那种难以亲近的眼神时,就明白孤身一人统治秋风平原的孩童究竟遭受了怎样的寂寞,而且,很显然冬狮郎已经习惯了这种孑然一身的孤寂了。

那一刻浮竹真的好想把他抱在怀里,噩梦残留的恐惧依旧撞击着他的心跳,仿佛身披甲胄的士兵此时此刻正在门外的走廊徘徊,拎着淌血的宝剑四处搜寻着躲起来的王子。

[战争早已结束了],他暗中对自己自言自语,[如今我已登基为王,没有任何人能够伤害他们。]

但是,当他费力地抬起羸弱的手臂,颤抖着试图碰触冬狮郎的肩膀时,察觉到他的意图的少年却仓惶地站了起来,然后退到一边。

[没有人能够伤害他们,]浮竹沮丧地垂下手臂,[除了我自己。]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