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加百列的城堡

 
 
 

日志

 
 

诺兰多之歌5  

2007-04-01 11:56:45|  分类: 死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浮竹不知道自己究竟睡了多久,也许仅仅是一个晚上,有时却感觉长达几个世纪。他神志不清,分辨不出哪一部分是现实,哪一部分是梦境,只能疲惫而迷茫地在两者之间游离穿梭。有的时候,他看见母亲的脸,就像小时候那样,她满脸盈溢着慈爱坐在床边,用温暖的手掌轻拂他的额头,那微笑如此清晰而真实,让浮竹难以遏制地渴望着她的拥抱。随后海燕出现了,穿着拖曳到地板上的天鹅绒斗篷,额头上佩戴着摄政王的桂冠,腰间悬挂着[泪海之王]的弯刀。他就像一头困兽一样在室内不停地徘徊踱步,激动地挥动着手臂,大声地诅咒着站在墙角的宫廷医师。

不知过了多久,所有的景象全都变幻消失了,这一次浮竹梦见了一个白色短发的少年,正皱着眉头凝视着他,并且满怀焦虑地紧紧的握着一只苍白而槁枯的手——那是浮竹的手吗?他不敢确定,因为丝毫感觉不到它的存在。

[你必须好起来,]那个少年低声说道,[我专程从秋风平原赶到这里,不是为了亲眼看着你死的。]

浮竹茫然地端详着他的脸——这个少年似乎是维兰德家族的成员之一,但是他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他,但是,他看上去如此熟悉,尤其是那双碧绿的眼睛,骄傲而又矜执,在幽暗的光线中宛若荧荧碧火。

[父亲的画像在哪里?]年幼的冬狮郎突然出现在空旷的走廊里,身上穿着白色的睡衣,他指着墙壁上一块醒目的斑驳空白,转过头指责着自己的兄长,[你为什么把它摘下来了?]

他眼睛里的神情迫使浮竹避开这种咄咄逼人的直视:[这幅画像上的人一点也不像父亲,我不喜欢。]

实际上不管画师的技艺有多么高超都不会讨得年轻的西境之王的欢心,但是在众多安德烈·维兰德的肖像中,浮竹尤其讨厌这一幅:他们把死去的残暴统治者画成了一位圣人,在温暖颜料的调和下,安德烈的双眼流露出慈祥和宽容,他的微笑宛若冬日的阳光那般庇护着西境子民的心,仿佛就要从天国的云端降临人间,亲吻每一个迷茫悲苦的灵魂。

这幅画像给年幼的冬狮郎造成一种可怕的错觉,他一出生就失去了父母,所以只能从画像上描绘他们的形象。在他的心目中任何人都无法取代父母的地位,他们如此神圣而伟大,不论是谁试图诋毁他们的名誉都将成为他的敌人!

[你撒谎!]那个孩子愤怒地后退一步,[我知道你讨厌父亲!所以你命令仆人拿走所有的肖像和雕塑,把它们全都扔到仓库里去!]

[听我说,冬狮郎,]浮竹知道自己必须告诉弟弟事实真相了,[他不值得你的崇拜,你不知道他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

[我不想听!]男孩激动地尖叫起来,[你是他的儿子,非但不感激他的养育之恩反而帮着外人侮辱他的名誉!]他狂怒地拂袖而去,[我不会同你这种人住在同一个屋檐下面!]

从那天起他便搬到自己的领地上去住,再也没有回丽泉宫。浮竹曾经给弟弟写过一封封道歉的信件,但是全都石沉大海,得不到音讯。他也考虑过使用[西境之王]的身份命令冬狮郎回到自己身边,但是,倘若弟弟拒绝传召的话,就会使家庭矛盾化为一名领主的忤逆罪行,而浮竹不想让年幼的弟弟因此在西境范围内丧失信誉。

因此,他们这对兄弟再也没有见过面。

阿德烈·维兰德,你真该死!即使你被埋进坟墓,也可以继续阴魂不散地影响家人的生活!

[你在发什么呆?]一把铁尺狠狠地抽在了浮竹的手臂上,他猛然惊醒,发觉自己正站在父亲的卧室里,房门紧闭,仆人们面色恐慌地躲在角落里。活生生的安德烈·维兰德就坐在一把宽大的扶手椅里,嘴里含着烟斗,手里握着那把漆黑光滑的铁尺,另一只手揪着浮竹的头发。[著名的南境之王塞缪尔都有哪些事迹?他在哪一年迎娶奥斯卡二世的女儿,并且以不忠的罪名把她的脑袋插在枪尖上示众?]

浮竹的脑海中一片空白,他正在生病发烧,所以错过了不少功课。可是,他明明背过这一段问题,但是此时此刻那些答案却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很失望,浮竹,你并没有用功读书。]父亲耸了耸肩膀,然后扬手就打——浮竹听到母亲的尖叫,她披头散发地扑过来死死地搂住父亲的手臂。

[求求你住手!安德烈!他是你的儿子阿,求求你不要这么狠心地打他!]

[滚开,蠢女人!要不然我连你一块收拾!]父亲说到做到,待母亲挣扎着从他的拳脚下把浮竹搂在怀里保护的时候,浮竹发现她的脸都被铁尺打肿了,那一刻无边的愤怒宛若火山爆发,他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猛地扑向父亲将他撞倒在地:[你这个畜牲!]他哭喊着,[我总有一天会长大的!我发誓不会再让你打我的母亲!等我成为西境之王,一定要把你这种人渣统统关进监狱!]

顿时,安德烈的眼睛中冒出可怕的光芒,犹如发狂的野兽。他丢下戒尺,从桌面上取来一把裁纸用的小刀:[那我不如趁现在就宰了你!]

浮竹从地上爬起来,从骑士铠甲中抽出一把短剑,待他转过身的时候,骑士雕塑猛然复活了,一把将他卡在怀里,然后堕向万丈深渊。

在一片宁静的森林里,月神维兰德从遥远的梦境中逐渐苏醒,他躺在一株参天的榕树下,身下枕着柔软厚实的蕨草,周遭的空气温暖而芬芳,混合着一股树皮和丁香的味道,令人感到惬意的昏昏欲睡。微微睁开眼睛,枝叶交错的树冠上不断淌下晶莹的露水,在暗夜中滑过一道道短暂的幽光,而后没入昏黑的宇宙洪荒里,再也难觅踪影。

它们象征着片刻也未曾停止悲泣的芸芸众生的泪水,每当微风拂过,那些纷乱的叶片便组成了人类的影象和哭声,在维兰德的头顶久久地徘徊不绝,渗透了宇宙的每个角落每个时空,甚至是他的梦境。

[你又躲到这里打盹了。]无边的黑暗仿佛拥有了生命一般畏惧地向四周流动退却,纤细的草尖被镀上一层金边,榕树的枝干反射着温暖的霞光,整片森林都在阳光的沐浴下散发出金碧辉煌的光彩。维兰德向光源方向望去,看到一位高贵的女士款款而来,浑身上下都散发出无比灿烂的光辉,犹如一团不停燃烧的光的烈焰,如此绚烂而夺目,令人无法直视她的容貌。[躺在草地上,睡在荒郊野外,就像一个野孩子。]她走到维兰德身边,而后爱怜地轻触他的脸颊,[有什么事情令你感到烦恼吗?]

[母亲。]维兰德躺在原地没有动弹,只是在恍惚中向她伸出一只手,[这颗榕树令我的梦境充满悲伤,它何时才能停止哀求不休呢?]

[永远也不可能停止,我的孩子,欢乐和悲伤,这将是宇宙亘古不变的旋律。]

[但是人们无不渴求欢乐,希望摆脱伤痛。母亲,您是这浩瀚宇宙的主宰者,无论是一粒微不足道的灰尘还是恢宏灿烂的星河全都源自于您的创造,那么,您为什么用右手赐予万物欢笑,同时又用左手播下悲哀的种子呢?]

[我的孩子,我可以消除宇宙万物的哀愁和悲苦,并且让幸福和欢笑永驻人间,但是却不能那样做。就像这个世界不仅需要白昼,也许要静思的深夜庇护,生命的历程也离不开痛苦与狂喜的交替。]她抬起纤纤玉手,一颗晶莹的露珠滴落在她掌心,接着又是一颗。[但是,如今众生的悲泣过于绝望而长久了,该是停止这纷乱的冷风的时候了。]

维兰德知道母亲为何而来,也深知她希望他去做什么:诸神已经激战了九天九夜,如今整个世界都在他们的厮杀中发出了痛苦的呜咽,并且濒临灭亡。但是维兰德并没有强大到足以制约诸神的地步,倘若他强行封印族人的力量,自己也将因此而损毁消亡。

因此他忍不住在朦胧中仰望母亲的脸,但是她的面容在夺目的光辉中宛若融化一般,无法看清她的表情。身为主宰着生命与命运的宇宙之母娜阿,她既不残忍,也不会故作仁慈,像她这样伟大的存在早已超脱了一切凡俗的感情,就如同这宇宙本身一样永恒。

[我会终止诸神的纷争,]维兰德的声音逐渐消失在唇边,几乎快要化为模糊的呓语,[我的母亲,在我死后,您是否会像这株榕树那样落泪吗?]

她只是默默地看着他,并未回答。最后,她俯下身,在维兰德的额头留下轻柔的一吻:[睡吧,我的孩子,愿众生的悲泣不再侵扰你的梦境。]

维兰德觉得一颗露水落在了他的脸上,而且如此炽热。

他闭上眼睛,重新回到深沉的睡眠中。等他醒来,诸神即将陨落。

待他再一次苏醒,诸神即将复活。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