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加百列的城堡

 
 
 

日志

 
 

诺兰多之歌8  

2007-04-20 13:03:19|  分类: 死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露琦娅得知自己即将代表北境之王出使西境的时候,她的心情一半是惊讶,另一半是疑惑。由于战况紧急,兄长麾下主要的封臣皆已率兵奔赴前线,剩下的领主,诸如恋次和龙弦则留在冬宫辅政,而他片刻也离不开他们的协作。因此,除了露琦娅之外,似乎没有其他人有资格担当北境之王的使者了。

但是,她毕竟是位女子阿!而且未满十八岁,还只是一个对政治一窍不通的孩子。虽然她一向喜欢舞刀弄枪,就像个顽劣的男孩子一样,但是政坛上的敌人和练剑的对手完全是两码事,她宁可使用一把生锈的匕首去面对恋次那样的骑士,也不愿意同一群半死不活的老头子、官宦勾心斗角。

“我会委派乔伊和马德拉作你此行的助手,他们两人稳重而睿智,曾经多次出使西境,熟知那里的政坛情况。”兄长白哉伏在书桌后面,一边在各种战报上签字一边说道,“除了向浮竹王子借兵之外,还有一件任务需要你亲自完成。”

说到这里的时候,他丢下手里的羽毛笔,用比平时更为严肃的表情注视着妹妹:“露琦娅,你已经十六岁了,我希望你在明年的这个时候同维兰德家族联姻。”

这句话不亚于晴天霹雳,让毫无心理准备的露琦娅如堕深渊:“我不想嫁人!”这句话脱口而出,“我,我还小呢......”

“芙蕾娅公主在十四岁的时候就已经嫁到西境了,当她像你这么大年纪的时候,已经是孩子的母亲了。”

“但是——”

“够了,露琦娅,”王兄皱起眉头,“你身为北境的公主,就必须拥有觉悟来承担应有的义务。”

露琦娅委屈地看着他,一时间觉得他变得好陌生。

她好想告诉他,她的武艺决不输给男孩,倘若给她机会纵马横枪,她一定会在战场上荣耀朽木家族的荣光,因此,她为什么非得结婚不可——但是,他需要她做的却只是嫁人而已。

一想到自己将要和一名陌生的男子步入婚姻的殿堂,甚至与他同床共枕,把生孩子当作主要的任务,露琦娅的肠胃便开始皱成一团。她一度认为自己无所畏惧,如今才发现自己只不过是个普通的小女孩罢了,北境的公主又能怎样,不论是王冠还是宝剑都不能保护她免遭政治婚姻的威胁。

“恕我直言,公主殿下,”多嘴的乔伊一路上都在努力讨她欢心,“您已经够幸运的了,白哉殿下不是希望您借此机会预先熟悉以下维兰德家族的成员,并允许您自愿挑选一位中意的男子做丈夫吗?那么,您至少不会同一名一无所知的陌生人结婚了,更何况维兰德家族的王子们又是那样的英俊......”

好个[自愿!]

她充满讽刺地想:维兰德家族只有三位王子,除了年龄比露琦娅还小的冬狮郎之外,她只能从西境之王与私生子之间做出决定,如果她谁也不喜欢的话,王兄会允许她继续作个单身的小女孩吗?

“我不反对嫁给浮竹王子,”她恶毒地对乔伊道,“因为整个诺兰多大陆都知道他是个病秧子,恐怕活不了多长时间,所以,用不了多久我就能重新变成一个快乐的寡妇。”

乔伊听了之后就闭上了嘴巴,再也不提任何与婚姻有关的话题。

在边境线上,露琦娅削短了长发,并买了一套男孩子穿的衣服。恋次总是嘲笑她是个假小子,那么,她索性就做个男孩算了。穿上一身银灰色的戎装,披上石青色的斗篷,腰间悬挂着长剑,靴筒里插着一把精钢打制的匕首,当她骑着北境的高头大马穿越丽泉宫前方的广场时,沿途的士兵都恭敬地扶胸行礼,或是持矛致意,而不是亲吻她的手背,并且将她从马背上搀扶下来,仿佛她娇弱得无法自行下马。

他们全都将她错认为贵族少年,而非待字闺中的小公主。于是露琦娅安全地藏在王子的衣饰里暗中窃笑,倘若维兰德家族的成员均有着正常的取向和品味,他们绝对不想同面前的[少女]结婚,到那时,就算王兄热切地希望这桩婚事成功,也只能收获到失望而已。

门卫通报之后,西境之王亲自到宫门迎接北境使者。露琦娅沿着一长串洁白的石阶抬头望去,只见一个银色的人影站在高大的拱门下面,他背后有无数的独角兽旗帜迎风飘扬招展,而他本人仿佛刚从旗帜上走下来一样。

在诺兰多大陆,年轻的西境之王不得不说是一个颇具传奇色彩的存在。露琦娅小时候便从家庭教师那里听闻过他的事迹:年仅十四岁便登基为王,随即亲率大军平定南方叛乱,在小平原决战中,他命令仆人将病重的自己绑在马背上冲锋,一鼓作气摧毁了叛军主力。在象征着月神的独角兽旗帜面前,无数敌军临阵倒戈,或是望风而逃。

“诸神复活!”他们如此惊慌失措地呼号,“诸神复活!”

仅用两年的时间,西境全境的诸侯便心悦臣服地尊他为王,从此不生二心。五年之后,浮竹王子又收服[泪海之王],并在他的协助下击溃敌国海军,从而一举控制了西方海洋的交通枢纽。在那之后,贫穷而衰败的西境在他的治理下日益富强,除了东境之外,普天之下再也没有第二个国度能与它的富饶昌盛和高度的文明相媲美了。

在露琦娅的心目中,拥有这样杰出功绩的君王肯定是一名不苟言笑的统治者,就像王兄那样居高临下,一露面便可威慑全场。但是当她拾阶而上,在明亮的号角声和仪仗队的致敬中走到他面前躬身行礼时,出乎意料,她看到的却是一双温暖而和善的绿眼睛。

在随后的交谈中,她便察觉出面前的西境之王十分厌恶政治,但又不得不去忍受它,尤其是当中那些勾心斗角的成分。他的骨子里有一种十分固执的幼稚完美主义倾向,容不下一点尔虞我诈以及阴谋诡计,但是要想成为一名杰出的君王,他必须学会不仅勇猛的像狮子,还要狡猾的像狐狸,就像山本皇帝那样既让人爱,又让人怕。

但是,要让浮竹这样的人达到那种标准实在太难了,他永远也不会放下架子去思考一下如何使用心计,因为他既不是蛇也不是狐狸,而是独角兽。

可惜诸神慈悲,从来就不忍心让这种人在污浊的尘世活得太久。

当天晚上他就病倒了,整个丽泉宫都笼罩在阴影里,使女、卫兵和宫廷医师在走廊里惊慌地往来穿梭,许多贵族在得知消息之后便从各地陆续赶来,而空旷的广场则聚满了百姓,他们佩带着白色的雏菊以示哀悼,并成群结队地前往神殿点燃香烛祈祷。

“他们害怕好日子会随着浮竹殿下的驾崩而一去不复返,”马德拉告诉露琦娅,“私生子伊尔佛特残暴不仁,不论是贵族还是黎民百姓都不希望他继承王位,而冬狮郎王子远在秋风平原,他年纪太小,西境的臣民对他所知甚少,深恐这位王子会成为安德烈第二。”

“倘若浮竹王子病逝,你就只能同冬狮郎结婚了,因为伊尔佛特已经被罢免,宫里的侍卫遵从西境之王的命令将他押送到忏悔塔囚禁起来,而你的哥哥绝对不会把北境的公主嫁给一名囚犯。”乔伊插嘴道,“这可真糟糕,明年你就得嫁给那个毛头小鬼做保姆了。”

[那我一定想办法在新婚之夜掐死他!]

露琦娅愤愤地想。

她曾经以北境使者的身份请求探视浮竹王子,但是不久之后便不再去了。因为王子殿下病的实在太重,宫廷医师为他实施了静脉放血疗法也没见他有任何反应,他只是躺在那里一动不动,整日高烧不退,昏睡不醒,偶尔睁开眼睛凝视虚空,但是瞳孔却找不到焦距。她亲眼目睹备受敬仰的传奇是怎样的消亡下去,但是什么忙也帮不上,反而会碍手碍脚。

而且,她再也无法忍受那里的绝望氛围了。

大约半个月后,宫外号角长鸣。露琦娅从窗口向外眺望,看见一队风尘仆仆的人马驶进了广场,打着秋风平原的白狮旗号。

“冬狮郎王子被传召回宫,”乔伊告诉她,“工匠们正在连夜赶制他的礼服,一旦浮竹王子死去,贵族们将在大殿拥护他登基为王,并跪在宝座前向新王效忠。”

“伊尔佛特王子被罢免领主头衔,如今冬狮郎是唯一的王座继承人。”马德拉补充道。

“还是我唯一的丈夫候选!”露琦娅不耐烦地回答。

难道他们真的把她当作一无所知的小女孩?她完全明白眼前的形势,根本用不着什么说明和暗示——假如婚姻成功,她就会成为西境的王后,但是她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倘若王兄逼我嫁给这个小鬼,我宁可逃婚!]她俯视着冬狮郎王子匆匆走进宫门的矮小身影,然后忍不住瞟了一眼乔伊和马德拉,生怕他们看透她的心思,[他们只有两个人,而我有一匹快马和男孩子的装束,这里又是西境,没有人熟悉我的容貌,假如我悄悄溜走.....]

随后她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她必须留在西境作人质,直至一心伯爵从北境归来为止。

北境王室一向视荣誉高于生命,而她立下的誓言必须守住。

想到这里,她轻叹一声,随即在胸前戴上一朵白雏菊,准备去神殿祈祷。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