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加百列的城堡

 
 
 

日志

 
 

死神同人[迷航1]——俺又有灵感挖坑了~  

2007-06-25 16:41:19|  分类: 死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两具尸体直挺挺地躺在小巷口的砖石地上,身上盖着破旧的裹尸布,僵直的手脚从下面露出来,仿佛不甘心自己已经死亡的事实。一名神甫正在绕着他们朗诵悼词,边走边从手中端着的小碗里沾一点圣水洒在尸体四周,他身边聚拢了十几个村民站在一旁围观,他们当中还有人穿着睡衣,满脸惊惧的神色,甚至不敢讨论究竟发生了什么。而且,除了神甫之外,没有人愿意同尸体站的过于接近。

当露琪娅和恋次并肩而来的时候,他们纷纷让开道路,一双双眼睛流露出敬畏和期待的神色。

神甫放下手中的小碗,在衣襟上擦干双手,他轮流端详着露琪娅和恋次,最终确定后者才是地位更高的人,于是便在胸前划了个十字,然后走上前去同恋次叙述整个事情的经过:“汤姆是最早发现尸体的人,”他用手一指人群里某位憨厚的农夫,“他为了去城里卖甜瓜,所以特地起了个大早,结果就在家门口不远的地方发现了这两人——汤姆,你躲什么!”神甫打了个手势,命令往人群里缩的农夫走到前面来,“让两位[守夜人]大人看看你。”

“不是俺干的,”农夫惊慌地挥着手,“虽然俺很想让罗西亚做俺的老婆,但是俺不会逼迫她,更不会杀了她。”

神甫诚恳地对恋次解释道:“不可能是汤姆干的,他人是傻了点,但是心肠却不坏,”然后他严肃地对着村民郎声道,“究竟是什么人杀害了罗西亚母子,[守夜人]自然会弄清楚,因为[守夜人]是上帝派遣到人间的执法者,什么阴谋诡计都瞒不过他们,他们只要一闻就能知道你们这辈子都干过什么坏事!”

恭维话说的真巧妙,这精明的老家伙借此把所有责任都一股脑地推给[守夜人]了。

恋次无奈地对着露琪娅耸了耸肩膀:“我倒希望自己真有那本事,”他小声地抱怨着,“这样我们就不会从商贩那买到掺了铅的假飞镖了。”

那已经是两年前发生的事情了,许多贵族领主纷纷中断支援[守夜人]的经济,害得他们连银质的刀箭都买不起,迫不得已的窘境下,[守夜人]的首领朽木白哉只得亲自去向教皇恳求援助,结果那该死的臭老头儿轻蔑的态度让一向孤傲的朽木白哉终生难忘。但是一想到自己的部下只能用普通的武器同凶狠的敌人做殊死搏斗,朽木白哉觉得自己多少还是能够忍受一些侮辱的,于是不论那个老东西怎样取笑他们的[守夜人]军团是乞丐还是什么别的玩意儿,他都装做自己的耳朵早已聋了。最后,他终于带着一笔充裕的财富返回守夜人驻地,却没想到该死的商人偷工减料,卖给他们不少劣质的武器,有的长剑灌了铁屑,仅在外表抹上一层白银了事,在打斗中一碰就断。

有三名守夜人的兄弟因此丧命,对于朽木白哉来说,这比敌人的獠牙利爪和老教皇的鄙夷不屑加起来还要另人愤恨。

露琪娅蹲在尸体前,动手揭开白色的裹尸布。

这一名遇害者是位女子,她生了一头浓密的褐色卷发,长长的睫毛在苍白的脸庞上留下根根阴影,丰满的嘴唇尽失血色。露琪娅能够看出她生前有多么漂亮迷人,但是死亡却改变了她的容颜,现在的她只是一具残留着生前光影的尸体,而尸体再也不会拥有美丽了。她就躺在那里,双唇微微开启,保持着呻吟或者是呼救的那一刻形状,但是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她的肌肤像墙壁一般惨白,还没有生出尸斑,也没有吸引任何蚊虫,几缕干涸的血液渗进她身下的砖石缝隙里,黑且稠密。

露琪娅判断她遇害的时间应该是在午夜。

恋次在另一具尸体旁蹲下来,有些粗鲁地掀开蒙布,但是他随后吃了一惊,露琪娅把询问的目光投过去,发现躺在那里的是一个孩子。

他最多不超过14岁,头发的颜色是接近于纯银的浅金色,一张稚嫩的脸蛋纯洁无瑕,宛若优雅而安详的天使依偎在云端入眠。他就静静地躺在母亲身边,身上所穿的上衣被撕裂开来,露出青涩的胸口,纤细的脖颈上留下两个丑陋而狰狞的齿痕。看来这个孩子在遇难前一定做过奋力反抗,他的指甲全折损了,露琪娅不禁思索究竟是他在保护母亲呢,还是母亲为了保护他而牺牲在前,不过,现在这一切都不重要了。

“又是吸血鬼干的好事,”恋次皱紧眉头,他握紧蒙布,颇为不忍地盖上少年凝固在死亡中的面容。“在这个畜牲伤害更多无辜的家庭之前,我们必须尽快抓住他,然后送他下地狱!”

这就是守夜人的职责所在,匡扶正义,驱逐邪恶,保护无辜良善。露琪娅在内心默念着守夜人的铭言,不过除了追捕凶手之外,她还有更多的问题需要思考。她脑海重现那个浅金色头发的男孩躺在冰冷的地砖上永眠的画面,以及他被撕裂的上衣。她的直觉告诉她,这个少年才是吸血鬼想要袭击的首要目标,因为凶手使用折断脖子的方法杀害了他的母亲,手法虽然残忍,但却简单而迅速,而且,他并没有吸食她的血液,这一切都显示他对少年的母亲并没有兴趣,只是为了防止她的碍事才狠下杀手。

那么,这意味着什么呢?

这个吸血鬼对美丽的少年有特殊的嗜好?

不对。

她突然联想到最近发生的许多起吸血鬼伤人事件,它们发生的时间和地点各不相同,而且也并非出自同一名凶手之手,但是另露琪雅费解的是,这些事件中的遇害人的年龄都不超过25岁,而且都是拥有一头浅金色或者是银白色头发的漂亮青年,无一例外地,他们的上衣也都被扯裂了。

难道这些吸血鬼在找什么人,或者在他们身上找什么东西吗?

她无法做答。

“我们需要[地狱蝶]追踪凶手的行踪。”露琪娅若有所思地开口,察觉到神甫正惊讶于她悦耳的嗓音——不用说,他压根就没发现她是个女孩,不过话又说回来,有时候连她自己都快忘了这一点了,“恋次,你回守夜人驻地去求援,带上猎网和绳镖,以及擅长肉搏的兄弟,我希望能够尽量活捉这名吸血鬼。”

到时候,她也许可以从他嘴巴里撬出来什么有用的信息。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