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加百列的城堡

 
 
 

日志

 
 

[bleach]迷航4  

2007-07-01 16:47:53|  分类: 死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城堡的领主坐在书房的软椅上,双臂的袖子挽到手肘,一个使女拿着托盘站立在一旁侍奉,另一名则半跪在领主身边,用一根镊子小心翼翼地清理他伤口里的玻璃碎片,露琪娅不时地听到玻璃落到托盘里时叮咚作响的声音。在遇到浮竹之前,她从未见过如此愚蠢而又莽撞的人,居然孤身一人冲进室内同吸血鬼搏斗,而且身上只带着一把普通的宝剑。难道他不怕死吗,还是弟弟即将面临的死亡使他恐惧得忘却了自己的安危?

那阳台的高度足可以令普通人头晕目眩,但是他却从隔壁纵身跳过去,甚至迎着锋利的玻璃破窗而入,并且利用一次有效的攻击所造成的短暂混乱,从吸血鬼眼皮底下把弟弟救走。即使是训练有素的守夜人,也不会在短时间内想出如此轻率但却果敢的办法,尤其是牵涉到自己亲人性命的紧要关头。但是他却做到了,不仅察觉到了弟弟房间里的异样,判断出敌人的身份,派人去向守夜人求援,然后命令城堡里所有的仆人悄悄撤倒安全地方去避难,布置完这一切之后,他居然不等守夜人赶到城堡就开始设法营救自己的弟弟,最要命的是,他居然成功了!

啊!露琪娅原本是想责备他的,但是不知不觉中发现自己竟然对他充满钦佩和赞赏。

而那个年幼的小家伙则蜷缩在兄长身边的软榻上,手里捧着一本《英雄史诗》看得入迷:“......在吸血鬼的包围圈里,[晨星]安迪文毫无惧色地把最后一根银箭搭上弓弦,在那一刻,他掌中的弓箭仿佛突然有了生命,在月光的映照下亮若繁星.....”他轻声念道,童稚的嗓音在安静的书房里轻柔地飘荡,“.....拉斐特在黑暗中绝望地摸索着,他碰到了安迪文心爱的竖琴和弯刀,它们都已被砍成碎片,然后,顺着粘湿的血迹,他终于找到了俊美非凡的[星辰]安迪文.....”

经过这么可怕的遭遇之后,露琪娅认为一个九岁的男孩一定会被吓得不轻,但是看冬狮郎安宁的样子,她能做的也只能惊叹不已了。

夜幕降临的时候,领主在城堡大厅设宴款待守夜人,露琪娅和恋次分别坐在浮竹的左右两侧,这是最为尊贵的客人才有资格享用的位置,从席首向长桌末端,参加晚宴的人的身份依次降低。分别是守夜人、领主的家人、城堡里的重要封臣、次要的访客,以及效忠领主的自由骑手和佣兵,他们的身份最低,因此坐在席末,只有家庭教师珍妮和神甫的座位比他们靠前。此外,仆人和百姓没有资格同贵族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他们是社会的最底层,要馑尊上帝和国王为俗世布下的神圣法令。

在很久以前,加入守夜人的行列曾经是一项无比光荣的行径,只有出身贵族的人才拥有此项殊荣,但是时到如今,只有愁于生计的村民才把无力抚养的孩子送到守夜人的部队中讨口饭吃。恋次和一角都是此项出身,他们对贵族餐桌上的礼仪一窍不通,吃起饭来就像两条野狗,但是没人嘲笑他们。露琪娅毫不怀疑这个城堡里的仆人早就在厨房里笑翻天了,但是他们绝对不敢在领主面前蔑视他的贵客,更何况这些上帝的战士还在今天救了小少爷的命。

只有伊尔佛特在一角从他盘子里抢走香肠的时候恼火地抿紧了嘴巴,但是浮竹一个宽容的眼神就使他恢复了平静。于是伊尔佛特无奈地摇摇头,大度地一摊手,然后继续享用自己的晚餐,只不过这次他把自己的盘子看得更紧了。

伊尔佛特是兄弟三人中最为俊美迷人的一位,当他率领巡逻队归来的时候,露琪娅就注意到了他那闪耀的浅金色长发和宝石蓝的眼睛,当然,不久之后她便发现他的脾气和性格也是兄弟三人当中最为骄傲冲动的,怎么形容呢,就像一束金色的火焰,华丽、优雅,但却危险而致命,能够毫不犹豫地灼伤人们的血肉之躯。

还有一点她不曾忽视——这兄弟三人全都符合吸血鬼想要袭击的目标:浅颜色的头发和俊美的外表,而且全都是青春年华的男性。不过她到此为止还不敢肯定这一点,因为那个吸血鬼的嘴巴严得很,除了脏话之外,他们什么也没问出来。

对面的一角正在夸大其词地吹嘘自己在守夜人部队中创下的伟大功绩,似乎上古的著名英雄[霜剑]拉斐特和[星辰]安迪文同他相比也彼此彼此。他曾经从一名吸血鬼手中救下一位动人的少女,为了感恩,她甚至愿意以身相许,但是守夜人的规定是不能娶妻,也不能接受任何封地和城堡,所以他只能遗憾地同她挥泪告别;他还在一次恶战中陷入三名吸血鬼的围攻,但是他血战而退,补充了足够的武器之后又杀回来把他们消灭干净;还有一次,他在睡梦中猛然惊醒,发现一条水桶般粗壮的巨蟒悄悄地游进卧室,把三角形的头颅对准他的脑袋。

年幼的冬狮郎听得入迷,两个眼睛瞪得溜圆,连饭都忘了吃了。

“就算是蓝染复活,”最后一角威武地拍了拍自己的胸膛,“我也能把他送回地狱去。”

“蓝染?”冬狮郎有点激动,“那个袭击我的吸血鬼曾经说过这个名字,他似乎在为蓝染寻找一个生有一头银发、或者是浅金色长发,并且身上带有[上帝指纹]的男孩,”冬狮郎放下手里的餐刀说道,“他把那个男孩称为[美丽的大天使]——谁是蓝染?[上帝的指纹]又是什么意思?是某种珠宝吗?”

露琪娅和战友们彼此之间交换着震惊的眼神。

“小子,[蓝染]是远古传说中第一代吸血鬼之王的名字,”恋次答道,“他被上帝宝座边的奇迹天使长加百列打入地狱,永世不得超生——不必担心,这些故事都是古人胡编乱造的,根本就不存在什么吸血鬼之王。”

“上帝也是传说中的名字,难道他也不存在吗?”冬狮郎不满地追问着,“还有[霜剑]拉斐特和[晨星]安迪文,他们也是古人凭空杜撰的吗?”

“这孩子真倔。”一角耸耸肩膀,“蓝染就算确有其人,也早在地狱里烂成灰了,怎么可能.....”

“我弟弟从不撒谎,”领主浮竹严肃地发问,“那个吸血鬼所说的[上帝的指纹]指的又是什么?”

“守夜人习惯把[神圣六芒星]称为[上帝的指纹]。”露琪娅忍不住开口讲话,结果看到满席宾客不约而同地把惊奇的目光投向她。

“你是女孩?”冬狮郎脱口而出。

“我名叫露琪娅,”她沉着脸,“的确不属于你们那一半的性别。”

“他们寻找身上带着神圣六芒星饰物的男孩做什么?”伊尔佛特也开始感兴趣了。

“我们也想知道,”露琦雅叹了一口气,“但是那个吸血鬼是个硬钉子。”

谈话到此告一段落,冬狮郎要求一角多讲一些守夜人的故事,但是不知为什么,一角已经没心思再自吹自擂了。恋次也闷头不言,自顾自地啃着鸡腿,而露琦雅则沉思在自己的疑问中。

时隔几个世纪之后,居然从吸血鬼口中再次听到蓝染的名字不禁令她心烦意乱,这不祥的神话传说究竟在预兆着什么呢?她尽量不往最坏的地方推测。那些吸血鬼要寻找的男孩同蓝染又有什么特殊的联系呢?他们为什么要找他?

这件事应该上报给守夜人总部的白哉大人吗?

“伊尔佛特?”她突然听到领主的疑问,“你要去哪里?”

浅金色长发的年轻贵族从座位上站起来,举起酒杯向兄长请求告退:“外面下起雨来了,”他心事重重地望向大门口,“我要去检查一下马夫有没有把坐骑牵回马厩去。”

得到允许之后,他便穿上风衣离开大厅,拎着一根马鞭走进室外的雨夜中去了。

“伊尔佛特阁下经常在身上佩戴六芒星吗?”等他的身影消失在黑暗中之后,露琦雅就低声询问冬狮郎。

“不,他讨厌那些繁琐的饰物,”贵族少年摇摇头,“而且我们家里也没有哪种像是从教堂偷来的东西。”

看来这兄弟三人都不是吸血鬼要找的目标。

露琦雅刚刚松了一口气,身边的一角就用手肘捅捅她的腰:“看,”他紧张地压低声音,“那位领主的手腕。”

露琦雅迷惑不解地抬头望去,此时恰逢领主举起酒杯祝酒,在大厅昏暗的烛光映射下,她万分惊愕地在浮竹左手松散的衣袖下看到一块异常显眼的纹路:一个银白色的正三角形,重叠着一个红色的倒三角形。

“上帝的指纹!”恋次倒吸一口冷气。

冬狮郎猛然抬起眼睛,望向兄长的手肘:“哥哥,”他惊讶地指着那块六芒星,“那是什么时候有的?”

“什么?”领主茫然地压低眉头,然后低头打量着自己的手腕,然后连自己也吃了一惊,“白色的那个是我小时候被教堂的蜡烛烫伤时所留下的疤痕,”他迟疑地开口,“红色的那个......是刚才撞窗子时被玻璃划伤的——”

露琦雅立刻明白伊尔佛特也看到了这个标志,他才不是外出检查马厩,而是去逼问那个吸血鬼俘虏了!

“糟了!”她推开椅子冲向雨夜。

万一那个吸血鬼看穿了伊尔佛特心中所想,那么全世界的吸血鬼都会蜂拥而至。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