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加百列的城堡

 
 
 

日志

 
 

草稿[bleach 同人]  

2007-09-23 19:36:53|  分类: 死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水倚在窗口,安静地眺望着暮色低垂的庭院。从这个位置,他可以更好地观察加百列的一举一动,由于天使长依旧穿着银白色的长袍,所以他的身影在夜色中显得格外清晰。整整一天的光阴,春水都躲在城堡的阴影里注视着加百列成为人类后所付出的代价和艰辛,由于从未体验过重力为何物,所以,像普通人类一样脚踏实地的行走对于天使长来说就成了一项陌生而痛苦的过程。在这期间,许多渴望摆脱诅咒的吸血鬼从世界各地闻讯而来,汇集在春水的城堡里耐心等待着被救赎的时刻到来,此时此刻,他们同春水一样躲在暗处,看着天使长像个婴儿一样蹒跚学步,在深秋的大地上不断地摔倒,然后倔强地站起来,歪歪斜斜地迈出第二步,努力地协调四肢找到平衡,然后再次摔倒。

整个过程中没有人因为加百列的笨拙而发笑,宁静的夜色中,吸血鬼们默默地肃立在暗处,一双双专注的眼睛凝视着天使长的每一次努力,静默宛如雕像。

行走仅仅是他成为人类之后所要经历的第一项磨难,在那之后,他必须面对的事情将会更为艰巨与痛苦。

晚餐时间过后,春水在客房里找到了天使长。那时加百列刚刚洗浴过,珍珠般闪烁的银发还是湿漉漉的,他的脸颊由于热气的缘故而漾起一层粉红,翠绿的眼眸则清澈明亮,正在好奇地摆弄着酒瓶上的塞子。春水注意到加百列身上穿着他的亚麻睡衣,天使长解释道他所拥有的唯一一套长袍已经在练习行走的过程中被弄脏了,因为春水的身材和他最接近的缘故,所以他便从衣柜里找了一套穿上。

“这件袍子和我原来那件很相似,”加百列耸了耸肩膀,“而且,除了这件之外,你大部分的衣服都是黑色的,麻烦的是我在天国养成的审美习惯不允许我穿那种颜色——”他停顿了一下,有点烦躁地用餐刀去切瓶塞,然后干脆用牙齿咬,“这个东西.....这个东西究竟要怎么弄开?”最后他放弃了,不得不仰起头向春水求助。春水扫视了一下餐桌,在面包上发现了起子,他怀疑天使长把它当作了餐点上的装饰,稍后当他帮忙旋开瓶塞时,天使长对瓶塞和起子的兴趣显然比对酒浓厚的多。他从桌面上拾起软木塞,拿在手里捏几下,然后又放在鼻尖闻了闻。

“这个真有意思,”他笑着问春水,“能送给我吗?”

春水觉得自己不应该鼓励天使长这种胡乱收集东西的嗜好:“那东西一文不值。”他劈手夺过来扔到窗外,无意中看到城堡最高的塔楼顶上伫立着一个灰蒙蒙的人影,如果没看错的话,那是他难得的几位吸血鬼好友其中的一个,名叫蒲原,但是他不明白浦原为什么像个傻瓜一样站在那里,而且还执著地面向东方的天空。

“他在等待日出阿。”加百列的口气里流露出一种由衷的喜悦,“我[赦免]了他,从今天开始,他不用再错过这壮丽无比的美景了,只要他愿意,他想看多久就可以看多久。”加百列扶着墙壁歪歪扭扭地走到窗口,凑在春水身边眺望塔楼,“但是现在刚入夜,离黎明到来还有很长的一个晚上呢。”

“对朝阳的渴望在呼唤他啊,”春水只觉得内心深处有一小块东西融化了,“已经呼唤了几个世纪了。”

他们两人凝视着塔楼上执著的影子,谁也没有说话。

夜风微醺,送来田野里成熟的荞麦味道,墨色的橡树华盖婆娑,遥远的地平线上闪烁着村庄的灯火。

春水嗅到加百列身上的香味,被风鼓起的几缕银发轻拂他的耳鬓,痒痒的。于是他忍不住偷眼望去,只见到加百列凝视远方的专注目光,以及他嘴角温暖的微笑,如此安详动人。他似乎又变成了春水记忆中第一次见到的天使长:晨曦般半透明的羽翼扫过天际,在令人头晕目眩的光辉笼罩下,他的容貌娴静温馨,沉寂在仲夏的星光里若有所思。他赤裸着双足在小丘上的草坪漫步,腰挎宝剑,霜雪般洁白的长袍仿佛被月光映亮的薄云,完美无瑕地倒映在春水的心境里。

如今,他已经把这一切全都舍弃了,换来的则是春水的旧睡衣,以及饥饿、伤痛、寒冷,以及死亡。面对人类的生活,他像婴儿般懵懂无知。

第二天的清晨浦原闯进了地下室,欣喜若狂地把春水从棺材里拖了出来。春水注意到好友身上满是阳光的味道和暖意,看来他刚刚欣赏完日出。

朝阳喷薄而出的景色实在太美了,所以浦原感动得像个孩子一样哭得稀里哗啦,这一次他的泪水都有了阳光的温度,烫得春水简直难以承受。

再见到浦原时已经是晚上了,听说那家伙跑出去疯玩了一整天,回来的时候不知从哪里买回来许多乱七八糟的东西,其中大部分都是食物。点上烛光后,他就坐在春水对面以一种毫无优雅风度的粗鲁架势开吃,当春水把一只老鼠的血滴到酒杯里时,满嘴面包和烤鸡的浦原就大声抗议,说春水这样做让他感到恶心。春水拼命忍住把好友掐死的冲动委婉地提醒浦原他昨天还是吸血鬼,而且他昨天的晚餐比老鼠好不了哪去。

“是的,我从没有意识到吸血鬼的进食方式有这么令人作呕!所以你必须趁早戒掉这种恶心的食物!”浦原霸道地扔掉死老鼠和酒杯,然后把一块牛排叉到春水面前的空盘子里,“等你得到赦免回来后,我们就可以一起享受葡萄酒和松鸡了,让你冒着热气的耗子血见鬼去吧!”

春水皱着眉头沉默了片刻。

“[赦免]....究竟是.....什么样的过程?”最后他嗫嘘地问,两眼盯着被烤成黄褐色脆皮的牛排。

浦原撕开面包往里塞樱桃酱,舔了舔手指上的奶油,最后停下来沉思着:“一如吸血鬼以往的丑恶行径。”他挫败一般深深地吸了口气,往椅背上重重地一靠,两手一摊:“很高兴我再也不用那么做了。不过,我很奇怪你怎么不去找他,然后彻底地摆脱这档子事?难道不是由于你倾诉了自己的苦闷和绝望,才促使加百列把自己的翅膀留在上帝那里,然后来到这里帮助我们?”

“我从没有奢求一位天使长的帮助——尤其是以这种方式!”春水猛然站了起来,双拳狠狠地砸向木桌,振得面前的餐具一跳,当他发觉自己无法抑制内心积蓄的愤怒时已经太晚了,“告诉我,浦原!假如你在走投无路的时候遇到一个陌生人,他好心地接济你,愿意倾听你的烦恼,并且在你悲痛欲绝的时候给予安慰——这已经足够了!足够了!浦原!告诉我,倘若他接下来准备牺牲自己,就为了你那点渺小的自怨自艾和微不足道的苦恼——告诉我面对这一切你应该拥有怎样的心情!当他的羽翼再也无法扫过微风吹拂的黎明,而是穿着旧衣服,为了学习行走而在你的庭院里摔得鼻青脸肿:当他再也无法散发光辉了,而是作为一个懵懂的人类,身边没有一个朋友但是却有一群想吸他血的吸血鬼!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