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加百列的城堡

 
 
 

日志

 
 

草稿:卡妙的爱情哲学  

2007-10-01 12:00:53|  分类: 动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明晃晃的阳光晒着卡妙的眼皮,叩醒了从宿醉中逐渐清醒过来的水瓶宫圣斗士。睁开眼睛,迎着窗外投射进来的明亮晨光眨了眨眼睛,卡妙第一个感觉就是头痛目眩,不过,当他试图抬起手臂遮住双目,却愕然地发现自己被麻绳锁链等物五花大绑地捆在床上无法动弹时,他的脑袋就更疼了。

迅速排除被敌人绑架、被同人女逼良为娼、被黑撒打成礼包出卖给米罗等等噩梦般的可能性之后,号称十二宫中最冷静的黄金圣斗士艰难地蠕动了几下,尝试着靠小宇宙挣脱禁锢恢复自由,却一脸黑线地发现捆着他的居然有阿瞬的星云锁链,虽然在卡妙的记忆中这两条仙女座武器的最大优点就是在打斗的关键时刻被敌人弄断从而激发青铜小朋友的小强潜力设定,但是几次努力之下都以失败而告终之后,卡妙愤怒地明白这玩意儿最大的缺点就是在不该派上用场的时候格外牢固——比如说现在这个时候。

阿瞬你究竟在那块砖头上磕破了脑袋以至于吃饱了闲着没事用链子捆我!

环顾室内,卡妙下意识地想找个工具,却再一次头痛欲裂地发现水瓶宫寝室里所有目所能及的地方全都裹上了一层厚厚的冰壳,那规模和厚度仿佛是钻石星辰和极光大爆炸的混合加强版本,因此卡妙不禁怀疑自己的两个乖徒弟是不是在这里搞了一场私斗,不过,他很快就发现了想象中的两个犯罪嫌疑人正冻在门口附近的冰墙后面摆出绝招的姿势,而且,他们两个瞄准的方向毫无疑问的正对准自己。

干什么!冰河你和老师决斗上瘾了想来个昨日重现?而艾撒没干过欺师灭祖的光荣事迹觉得遗憾,所以为了公平起见特地跑来补上一回?

不对,从屋子里的场景来判断,卡妙心理不由得涌起一股很糟糕的预感.....

“有没有人告诉你,你喝醉了酒之后就会出现[加尼米德]人格?”

大约半小时后,全副武装的沙加来到卡妙床边不紧不慢地问道。

“[加尼米德]人格?”卡妙心里的阴影进一步扩大了。

“对,就像撒加有蓝撒和黑撒之分一样,你在喝醉了之后就会变成截然不同的另外一个陌生人,这种现象简称酒醉作用下的人格分裂,俗称发酒疯,”沙加面露温馨的笑容继续解释道,“那时候的你热衷于与人辩论哲学,倘若对方回答不上来就会惨遭毒手变成冰雪艺术品,像小鱼那种外表美远胜于内涵的类型只和你谈了两句话就被杂兵抬出去紧急处理了,后来惊动了积累了200多年学识的童虎老师亲自出马谈判,但是没想到你看的书挺多的,最后居然反驳得恩师口吐白沫。”沙加优雅地摇了摇头,感慨万千。

卡妙当时感觉自己变成了修行中的紫龙站在庐山下面被大瀑布冲。

因此无计可施的战友们只有一个办法可行了——让冰河和艾撒联手把[加尼米德]状态下的卡妙冻起来——不过看看冰墙后面保持着固定姿势的乖徒弟就知道此行的结果了,[加尼米德]不是吃素的,心如铁石毫不手软而且坚决打击放水行为。

不过幸好被误判为[失踪人口]的奥路菲前来圣域觐见女神,靠着他的竖琴和阿瞬的锁链以及众志成城的叠罗汉运动才迫使[加尼米德]乖乖地闭嘴睡觉。这就解释了卡妙清醒过来时所看到的一切种种了。

“奥路菲和阿瞬没事吧?”卡妙忐忑不安地问道。

一时间,沙加的脸上出现了类似于[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的表情,答曰:“排队等着穆把他们俩从冰里凿出来呢。”

一时无语。

半响过后,沙加清凛的眸子波光流转,问道:“你就不问问米罗怎么样了?”

回想起来,昨天晚上仿佛是那个家伙把自己送回来的。

绳索解开后,卡妙活动着酸痛的手臂,目光低垂。

天蝎座的圣斗士身上披着一床厚实的棉被,卸倚着床腿席地而坐,以一副杀身成仁的烈士姿态冻在一层闪闪发亮的冰壳里。

“他守了你一晚上啊,”沙加双臂抱胸,语重心长,“谁劝也不听,他说你身边不能没有人照顾。”

早晨的阳光倾泻在米罗身上,在他的发梢和肩膀上折射出霜雪的细小而凌乱的光辉,那张轮廓英挺的面容上,坚毅的守护在这一刻凝结成永恒。

“真是个傻瓜阿。”卡妙呐呐地说。

手掌轻轻一拂,冰壳发出细碎的龟裂声,然后飞散成一小块一小块星辰的碎片。重新暴露在空气里的米罗呈不倒翁状直挺挺地向后倒去,睁开眼睛,咧着嘴巴肉笑皮不笑,颤抖着乌青的嘴唇哆哆嗦嗦地问安:“妙、妙.......你你你醒了阿.......”

卡妙从橱柜里取来两个干净的白瓷茶杯,冲了些热气腾腾的柚子茶往木桌上轻轻一放,然后转身去了厨房做些简单的早点。大约半小时过后,重新暖和过来的米罗像个松鼠一样手捧着茶杯幸福得直流眼泪:“要是有个儿子围坐在一起吃早餐就好了.......多么温馨的一家三口啊......”

听到这里,卡妙这才想起来冰河和艾撒还在门口戳着呢,刚想把两个弟子放出来一块吃点早饭,转眼一看却没了踪影,瞪着米罗,嘴里叼着面包片的家伙有点心虚地望着指甲盖。跑出房间一看,两个僵直不动的冰雕一左一右地站在水瓶宫大门口,胳膊上还挂着一条恶俗的红底金字的大横幅:

度蜜月中,闲人滚蛋,严禁打扰!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