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加百列的城堡

 
 
 

日志

 
 

[死神同人]没有结尾的故事——梦境  

2008-01-06 14:17:32|  分类: 死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梦里浮竹悬空在一片黑暗之间,头顶是电闪雷鸣的滚滚阴云,脚下是波涛汹涌的大海,周遭狂风肆虐暴雨倾盆,仿佛整个世界都已重归一片混沌汪洋。

大自然就在他眼前展示出最为狂暴的力量,如此摄人心魄,几乎令渺小的人类不敢抬头仰视,只能下意识地缩成一团。

然后,浮竹隐约看到在那厚重的云层之后有个巨大的身影在翱翔,雄伟而骄傲,优雅而自由,凌驾于所有芸芸众生之上。脚下的墨色洪流中也潜伏游弋

着一股汹涌暗流,逐渐化成同样强大而危险的影子,逐渐上浮,越来越快,就要冲上了水面。

“呼唤吾的名字。”

它们的声音一起响彻寰宇。

刹那间云层旋转水面飞腾,两条身影同时冲破阻隔呼啸而来,一条从天而降一条冲出深海,从浮竹身侧擦身而过,然后在一片雷霆万钧的暴风雨中以浮

竹为核心,缓缓盘旋翱翔。

“呼唤吾之真名!”它们睁大了蛇一样的眼睛,暮然昂首张口长啸,于是一时间上升的海水、倾泻的暴雨和交错的雷电就彻底湮没了整个世界。

俗话说日有所思也有所梦,浮竹醒过来的时候就胆战心惊地琢磨着自己日常生活中究竟在烦恼着什么东西,以至于梦里都充斥着妖魔鬼怪。刚想起床时

便觉得身子沉了,头晕目眩之际就老老实实地栽倒在被窝里等待着恶心的感觉过去。迷迷糊糊之中,一双大手温暖地覆盖在浮竹的额头上,然后耳畔便

响起了一个低沉的声音:

“十四郎,你发烧了。”

听到这个嗓音之后浮竹就隐约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宿舍里的那三只一般都叫他[竹子]或者[浮竹老弟],十四郎的称呼还是极为罕见的。睁开眼睛的

时候便看见了几张不太熟悉的脸——沉默寡言的黑人、大狗、路人甲以及蓝染。

在仔细一看,这根本不是自己的宿舍,也不是自己的床铺。

“东仙,麻烦你去山本老师那里请个假。”蓝染从衣橱里翻出一件厚实的大衣,给浮竹披上之后,然后便背过身子躬下身打算背他。浮竹下意识地谢绝

了,觉得自己完全可以靠自己的力量走到医务室去,但是刚下了床就觉得脚底下像是踩了棉花,差点就跪在地板上给路人甲行大礼,多亏蓝染和狛村眼

疾手快地搀住了,然后不由分说地将人背起来,路人甲连忙跑到前面去拉开玄门,然后用一种宛如瞻仰烈士的目光恭送着他门一步一步地走出宿舍。

浮竹伏在蓝染的背上,不一会便听见对方的呼吸显得有些吃力,又瞥见蓝染的发稍也有些湿润了,心里便觉得十分过意不去。

好不容易到了医务室的病床上坐定,一位陌生的实习护士姗姗来迟,很是熟练地撸开浮竹的袖子,扎皮管,擦药棉,墨色的大眼睛很是温和地冲着浮竹翩然一笑,然后一针头猛戳到底——浮竹疼得到吸一口冷气,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那位女孩子便十分抱歉地对他一鞠躬:“对不起,我是新来的,有点手生。”

取了血样去化验,不一会儿她又换了个更粗的针筒来了,麻利地敲药瓶挤药水,夺过浮竹左胳膊上来就是一砍。蓝染的脸色有点撑不住,而狛村用古怪的眼神瞧了瞧那位一脸从容的见习护士,然后不由得敬畏地往后退了几步。

“对不起,”那位护士重新鞠了个躬,眼睛里都带着深不可测的笑意,“我不小心搞错了,刚才打的是镇定剂,等我换了退烧剂再给你补上一针吧。”

有位崴了脚的同学原本乖乖地坐在一旁的病床上候诊,见了这个架势,慌忙欠着脚本蹦蹦跳跳地逃走了。医务室里的其他病号也纷纷如鸟兽散。等浮竹又挨了一针之后,他便昏昏沉沉地躺在病床上,觉得自己的发烧比起这位见习护士的手段来讲实在是小事一桩。不知道是不是之前的镇定剂的作用,他这一睡就是一整天。

不知道是不是在做梦,他仿佛看到自己躺在病床上,而蓝染和那位见习护士正躲在帘子后面说些什么。

“他的血样有些奇怪,”那女孩子说道,“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寄生型的微型虚,”她取了一个暗红色的血样试管,然后拿一叠化验单一起交给蓝染,“应该是他小时候掉进河里,呛了水,所以那种附着在绿藻上的寄生虚才会随着河水流进肺叶里去的。”

蓝染皱着眉头,面色忧郁:“很危险吗?”

“如果不是他自身的灵力高强,现在早就已经被吞噬了。”

蓝染翻了翻手中的化验单:“有什么办法能根治吗?”

“现在的技术手段只能暂且压制,”那女孩回头瞟了一眼躺在窗上昏睡的浮竹,“我们之前从未见过类似的例子.....也曾经有过寄生型的虚侵占死神身体的案例,因为都是灵体的缘故,所以一旦结合就分不开了,只能用斩魂刀一起净化。至于浮竹同学身上的这种微型虚,还是教科书上鲜有提及的稀有品种,对于它的特性和危害程度,我们到现在为止还不清楚。”

之后的谈话,浮竹模模糊糊的又听不清了,大体上只记得这么一小段。

最后的时候,他又听见那女孩欲言又止地问了一句:“蓝染,你是不是喜欢他?”

“卯之花。”蓝染只是笑了笑,摸了摸女孩柔顺的黑发。

事后浮竹才知道那位卯之花烈是蓝染的女朋友,春水他们几个很后怕地拉着浮竹的胳膊仔细端详着左右对称的一大片淤青,七嘴八舌地哀叹着最毒莫过妇人心之类的。

“现在女协的小册子已经把蓝浮渲染得铺天盖地,你身上还穿着他的外衣,又被他恩恩爱爱地背到医务室,那小妮子就算不信鸡婆们煽风点火的八卦,看到此情此景大概也醋意横生了,”春水率先伸手去拔浮竹的睡衣,“赶快检查一下她有没有把剪刀纱布之类的东西塞到你肚子里了。”

“就是阿,不过浮竹你的酒量这么小,才喝了几杯就稀里糊涂地被人家拐到卧室去了,哥几个快快验明正身,看看这小子是不是被人家就地正法了!”黑琦振臂一呼,群雄激昂,让拼死反抗的浮竹总算见识到了这几个死党都缺德到什么地步了。

打打闹闹之中就看到见习护士卯之花端着药碗走过来,脸上带着如沐春风的微笑面具不变,目光一扫,问:“这几位来探病的同学,听你们的大嗓门像是肝火太旺的症状,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可以为你们诊治一下。”

瞬时间三位豺狼虎豹立刻收敛气焰噤若寒蝉,拉好被子掖好背角,宛若大家闺秀一般温文尔雅地端坐在一边削苹果皮。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