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加百列的城堡

 
 
 

日志

 
 

[死神同人]没有结尾的故事——毕业测试  

2008-01-07 23:23:32|  分类: 动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浮竹对卯之花烈的第一印象,总结起来就是那双黝黑的眼睛以及寒光闪闪的针头,在一个总是微笑着的漂亮女孩身上,这几种特点结合在一起的效果却

是诡异的令人不寒而栗。不过,既然是蓝染的女朋友,自然有她独特的温柔迷人之处,因为根据浮竹的判断,他认为凭借蓝染的眼光和才干,还不至于

平白无故的喜欢上一位毫无优点而且嫉妒心过剩的大小姐。

蓝染为人宽和,而且细心体贴,同卯之花还真的有点夫妻相。

这么想来想去,蓝染那张温和地微笑着的面孔突然模糊起来,同卯之花眼睛里的寒意逐渐重叠起来,突然变得难辨真伪。

浮竹的心仿佛压上了一块重物,逐渐地沉了下去。不知道为什么,每当他看到蓝染,就想起开学典礼第一天所见到的那名拥有金色兽瞳的男子,那眼睛

里的霸气和城府让浮竹第一次有了不安的危机感,仿佛有一头危险至极的猛兽终于锁定了目标。不可否认,之后的黑色镜框的眼镜的确完美的遮掩了他

的锋芒,以至于浮竹面对一位温文尔雅的朴实同学的时候,他不时地怀疑当初那双眼睛里流露出来的志在必得的野性是否是自己的错觉。

如今见到卯之花宛若同出一辙的笑容,浮竹才感觉出来蓝染这个人仿佛有哪里不对劲。

他们两人的笑容似乎都是冷的。

对于其中的深意,浮竹宁愿自己什么也不去猜想。或许是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吧,而且,还多亏了蓝染把生病的自己背到医务室呢,一想到蓝染

发梢上凝结的汗滴,浮竹就苦恼地觉得自己简直有点忘恩负义,而且疑神疑鬼地有点可恶。

日子风平浪静地继续过,不过在课堂上见到了蓝染,浮竹特地拿了一小包糖果当作谢礼的时候,对方露出的那种笑容让浮竹之前的疑虑一扫而空。

“软糖阿。”蓝染似乎看到了什么极为有趣的东西,笑得暖如冬日阳光。

“是弟妹们拜托管家送来的礼物,不过我吃不了甜腻的零食阿。”

“是吗,真是懂事的孩子呢。”

“才不会,这群小鬼精明着呢,这是在提醒我回家的时候不要忘了要买双倍的礼物阿。”想到家里那群尖叫着[欧尼将]排山倒海地扑过来洗劫的小强盗

,浮竹不禁感到头大如斗。

“期末考核就要到了,十四郎有没有想好去哪个番队呢?”蓝染嗅了嗅糖果的包装纸,然后收到怀里放好了,很是随意地问道。

那个时候,学校当中即将毕业的六回生们都在讨论着死神的事情,听说四十六室正在准备着手创建护庭十三队,从而彻底结束死神们无组织无纪律的游兵散勇状态,现在已经内定了山本校长作一番队的总队长,而其他番队的队长很有可能从学校选拔导师去担任,或者从民间的死神当中抽选——至于副队长和席官,四十六室白纸黑字明明白白地写着要从真央灵术院的学生中挑选,不管是面临毕业的还是刚进校门的,只要功夫过硬就在考虑范围之内。

不过浮竹他们还都是五回生,假如被录用的话,那就意味着必须一边做死神一边继续上学,而且寒假和暑假的时间都不能回家度过了。

不过,算起来最多还有一年的功夫,他们也要从真央灵术院毕业了。虽然谈不上是浑浑噩噩,但是发觉自己的学生时代就要接近尾声的时候,浮竹心里还是隐隐约约地感到有一点遗憾的。六年自由自在的真央灵术院生涯,比想象中的要短暂的许多。

向蓝染要了各个番队的职能介绍,浮竹和宿舍里的室友们围成一圈咬牙切齿地细细斟酌着。

“没有可以随意喝酒追女孩子的番队吗?”春水蔫头耷脑地在一堆番队资料中挑挑拣拣,“这么多的队规,简直赛过坐牢!”
“做了队长就可以重新颁布队规呢!”黑琦叉着腰娃哈哈地狂笑一通,“老子决定了,要去四番队当队长,第一道命令就是让所有的女队员都穿超短裙!美丽的小护士们,你们亲亲的队长大人多么具有人文主义精神啊!”

“恭喜你啊,很有可能会和卯之花烈做队友。”浦原一盆冷水当头浇下,让黑琦一边哆嗦着一边浪子回头金不换。

浮竹听了也跟着摇摇头,说你们该不会以为山本老师当了总队长之后就治不了你了吧?再说了,死神又不是你想当就能当得成的,学校里面这么多人,少说灵压能排前五十名的才有希望吧,要想做队长,至少也要会开解才行啊——话说到这里,就觉得面前的三人很是阴险地相视一笑,浮竹心里顿时跳了一下,心想老天不长眼,该不会是真让这几个无法无天的小子能耐到家了吧。

“开解虽然还未炼成,”浦原得意洋洋地一合小纸扇,然后陪同另外两个死党一起摆了个万众瞩目的雄姿,“始解嘛,早已暗渡陈仓略有小成了。”

这群家伙胆敢摆出如此自恋的姿势,就说明牛皮不是吹的必定所言非虚。

“浮竹,哥们几个当中就数你深藏不露,有什么成果就要和好兄弟们同甘共苦啊。”

面对三张殷切的面孔,浮竹很是真诚地摇摇头,说我虽然死啃书本的本事比你们强一点,但是真的没什么刻意保留的高招:“我还不会始解呢。”

三位舍友面面相觑,然后背过身躲在小角落里一阵子叽叽喳喳,最后一本正经地往浮竹身边一站,道:“走,到剑道馆去,直到把你的始解打出来为止。”

不过好像没多大用处,浮竹倒是把所学的所有鬼道不加重复地从头到尾打了一遍,他心里也知道光凭这点本事是弄不出来始解的,但是手里的斩魂刀根本就是个哑巴,呆呆的依旧保持在浅打的状态。急也没有用,最后浮竹不得不自我安慰一下,只要能做死神就行了,以后有的是时间慢慢摸索,反正他的灵压和鬼道还不至于到了这个水准就是极限。

不过到了正式测试那一天他还是心里打鼓了。

导师们在道场四角布下了结界,防止在打斗过程中力量外泄波及到场外的学生。正对面一溜桌子上端坐着来自四十六室的监察,其余的考官们沿着道场结界边缘坐好,手里拿着个小本本不停地记录着什么。浮竹同其他考生们跪坐在一侧,紧张地握紧膝盖上的斩魂刀,等待着被叫道场内同主考官过招。

一个满脸雀斑的男生在瞬步方面的表现十分出色,大家都认为他铁定会被录取,但是考官们却无动于衷,一个发挥失常的小姑娘哭泣着跑下了场,但是从她的最后打分上看,二番队的刑军当场对她伸出了橄榄枝。还有那么四五个学生还没来得及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就被考官秒杀出局,不过更多的学生表现的百花争鸣。

“下一个,黑琦一心!”

“耶!”黑琦有点兴奋过度地跳了起来,冲着浮竹他们伸出了两根手指,然后大摇大摆地走到了主考官面前,“主考官,本大爷要玩真的了,若有误伤概不负责阿!”然后一举长刀,猛然杀气爆发直冲天花板:“听我怒吼!狂狮!”

“这小子真能抢风头。”浦原小纸扇遮口哀叹一声,充满惋惜地看着被打飞的主考官被抬了下去,在同学们的欢呼声中,黑琦一心一边得意洋洋地四处打躬作揖一边在考官和监察们惊喜的目光中走下了台。

这一次,另外一名看上去更强悍的主考官上了台,不过被点到名字的却是浦原喜助,在“醒来吧,红姬!”的始解语之后,斩魂刀被砍作两半的主考官脸色铁青地下了台。

“喂!”轮到春水时,他横刀一挥,冲着台上的所有考官们道,“叫你们当中最强的出来。”

这群与不惊人死不休的混球。

“花风乱花神啼,天风乱天魔嗤——花天狂骨!”双刀现身的一刹那,整个道场全都沸腾了。就连山本校长都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这群学生人才辈出阿。”四十六室的监察们摸摸胡子交头接耳。

“下一个,浮竹十四郎。”在一片纷乱的嘈杂声中,考官翻翻人名表,念出了下一个名字。

会场一下子重新安静下来。

浮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迈步走到道场中央,礼貌地对考官鞠躬行礼,然后持刀顿立——“等一下。”

山本校长从首席上缓缓站了起来:“这个学生让我来亲自测试。”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