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加百列的城堡

 
 
 

日志

 
 

[死神同人]没有结尾的故事——队长  

2008-01-08 22:22:32|  分类: 动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断空]被强烈的刀风劈裂殆尽,被刺中的浮竹身影虚晃几下,然后化成了插在刀尖上的一件外套。

[空蝉]么?”山本一甩斩魂刀,稳若泰山岿然不动,然后在下一秒钟猛然从原地消失不见。紧接着,道场内响起了激烈的兵刃相碰的声响,伴随着两道弧光闪烁,浮竹十四郎的身影复又出现在半空中。

“捉到你了!”

山本如影随形,瞬间出现在浮竹面前,一记雷霆万钧的大力劈斩之后,被迎头痛击的浮竹来不及避闪,重重地摔回到了地板上。

“这死老头!”春水不禁捏紧了拳头。身旁的黑琦擦了擦脑门上的汗水,颇为紧张地注视着道场内的一静一动。

浮竹用斩魂刀撑住地板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咳出一口血水,他擦了一把嘴角,从凌乱的白色发稍露出一双微微有了怒意的眼睛。

“浮竹十四郎,如果不肯竭尽全力地对付老夫的话,下场可不是当不上死神那么简单,而是——”德高望重的山本校长眼神一凛,“死!”

熊熊燃烧的流刀若火瞬间吞噬了道场内的整个防御结界,靠近观看的考官们都不禁向后退了几步。铺天盖地的灵压迎面扑来,浮竹只觉得浑身的骨头都在咯吱作响了,视野里只剩下无穷无尽的火焰和令人窒息的高温,酸涩的汗水从发稍上流进眼睛里,一时间模糊了视线。

就在此时此刻,耳畔剑风鼓动,浮竹横刀挡去,伴随着山本老师的斩击而来的灵压宛若巨锤夯顶,震得他的双臂都麻木了,与此同时,胸口一闷,被踢中的浮竹几乎能听见自己的肋骨折裂的声响。

昏黑的视线中,盘旋交错的巨大生物姿态高傲而轻灵。

[呼唤吾之真名!]

它们在浮竹的身体中汹涌澎湃。

[呼唤吾之真名!]

它们在浮竹的掌心闪烁着冰冷清凉的鳞甲。

[呼唤吾之真名!]

海啸扑卷,雷霆诛天,暴雨袭灭。愤怒的神兽从滚滚云层之中投下寒冷的视线。

斩魂刀举至额前,浮竹睁开了一双凛冽犀利的眼睛:“开解!”

那天真央灵术院的医务室人满为患。

由于防御结界被爆破的缘故,致使不少在场人物被殃及池鱼。春水他们几个眼见山本老头逼人太甚,恐怕会使浮竹有性命之危,所以十万火急地操刀往道场上冲,结果被连累得生不如死,哥们几个在医务室里缠了厚厚的绷带抡起枕头往浮竹脑袋上拍。

没学会始解,到是直接领悟到了开解,一天之内翻天覆地的浮竹总是觉得自己这个十三番队的队长当的有点匪夷所思。不过最初的队长生活实在不堪回首,杀巨大虚的战斗多如牛毛,为了避免自己的队员受伤,浮竹经常本着身先士卒速战速决的念头冲上去就是开解,结果后来队员们都在私底下议论,说别看队长外表上人模人样的一天到晚平易近人,但是实际上他有严重的人格分裂,简直是个喜好杀戮的暴力狂。

不知怎么的这句话就被山本老师听去了,趁着尸魂界天下太平的时候就把浮竹叫到道场里补习始解,后来始解虽然会了,队员们继续窃窃私语说什么双刀阿双刀阿,咱们队长果然有人格分裂的倾向。

为此浮竹真的郁闷了很长一段时间,越是想心平气和地同队员们解释,队员们越是远远地一看到他的笑脸就充满敬畏地绕道走。等事态不可避免地往越描越黑的那个程度发展过去的时候,浮竹心里感到非常窝火,就干脆请病假躺在宿舍里睡觉,或者心烦的时候便去找昔日的舍友们。

至于舍友们什么时候学的开解,什么时候当上的队长,浮竹的记忆表现的有点支离破碎,实在记不太清楚了,虽然明知道对不上号,但是他还是觉得他们宿舍的四个仿佛是一起毕业,一起并肩作战地当了队长。

其实春水他们都是从各队的副官干起来的,浮竹还记得他们曾经一起跑到山本老师那里去请愿,希望能都分在同一个队里做队友,彼此之间也好有个照应。但是却被义正词严地拒绝了,山本老师说浮竹已经是十三番的队长了最好成熟一点,别搞得和小孩子似的还怕生。至于其他三个,除非我脑子抽筋了才会把你们分在一个番队里,一个混世魔王也就罢了,要是三个,还不把那个番队折腾散架。

所以分而治之,春水去了八番队,浦原分到十二番,黑琦则去了三番,彼此之间连开会的时候都挨不上,只能眉目传情。不过这段郁郁不得志的日子似乎相当短暂,不久之后大家便都当上了各队的顶梁柱,一起水深火热头疼心烦。

记得浦原的十二番队队长当的也不是很顺利,他手底下的科学天才们一个赛一个地狂,眼里除了自己的倩影之外根本就容不下其他人,而三番队的黑琦和八番队的春水由于其大贵族的出身而一直受到队员的质疑,再加上他们两人好吃懒做臭毛病多多,很容易就被人落以口实,[靠家族的权利走后门才当了队长]之类的根深蒂固的偏见也风风雨雨地蔓延了很长一段时间。

因此四人聚集到一起,就是唉声叹气地喝闷酒,然后各自打气加油安慰安慰,说面包总会有的,好日子总会来临的,咱们哥们几个都是金子,总会让那帮老王八看清楚他们没有平白无故地侍候本大爷。

后半句话并不是针对山本老师的,那个时候,不仅其他的队长们都是倚老卖老的实力派,就连番队里的队员大多也是积攒了不少战斗经验的沧桑大叔,所以浮竹他们几个年轻的队长做起事绝对不可能一帆风顺,颁布命令下去就像在为难长辈们纾尊降贵地走出房子去买菜一样。

而且,那个时候的副队长同队长也不是一条心,白天左膀右臂地忠心耿耿,但是到了晚上就同其他的队员们挤在酒馆里一起嘲笑队长是菜鸟愣头青痨病鬼人格分裂暴力狂,结果被坐在一墙之隔的隔间喝闷酒的队长撞见了。

好吧好吧,人格分裂就人格分裂,浮竹决定自己就睚眦必报地分裂一次给你们看看,很是痛快淋漓把所有队员全都叫到四番队检查身体,然后心情大好地坐看卯之花烈为他们敲膝盖捏骨头扒眼皮,其间鬼哭狼嚎之声惨呼不止,让人听了牙根都发酸。

第二天队员们就老实多了。望着秩序井然面貌一新的十三番队,春水他们颇为欣慰地拍了拍浮竹的肩膀,说孺子可教也。

  评论这张
 
阅读(1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