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加百列的城堡

 
 
 

日志

 
 

[霹雳龙剑]礼物——尝试性写啊啊  

2008-02-28 14:28:25|  分类: 霹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两袖清风的道门一向抠门小气到令人发指的程度,而身为道教先天的剑子,也寒酸到了三教顶峰的地步。除了一处家徒四壁的不动产豁然之境外,身上细细属来也就那么四件值钱的东西——宝剑古尘、小金剑、紫金箫和龙头白玉。

前一件防身的兵器是令狐神逸赠送的,后三者都是龙宿给的,简而言之,都是免费得来的,从没有让剑子心疼自己的荷包。

剑子也曾送过一面白玉琴给龙宿,当作庆祝好友成为儒门龙首的贺礼,不过用的是龙宿的银子买的。涵养和耐性都被磨练的越来越好的龙宿用华丽的扇子一遮脸,露出一双琉璃般的眸子无声无息地宰人,说这只能算作我花钱买的,只不过麻烦你顺路捎回来而已,不算,因此好友仍然欠吾一份贺礼。

剑子坐在龙宿的椅子上蹭龙宿的饭喝着龙宿的茶,气定神闲地说[要钱没有,要命也不给],言下之意就是这面白玉琴就是板上钉钉的贺礼,已经送到你手里了,不要拉倒,绝无二家。但是龙宿冷哼一声,随后便命令仙凤撤了餐具,关门送客,让白毛老道回豁然之境去喝他的西北风。

剑子站在疏楼西风怦然关闭的大门外长叹一声,[好友你何必动怒呢,只是欠一件礼物而已么,如此斤斤计较实在有损你华丽无双的名声阿。]

半晌无人搭理。

只有默言歆比往常更加卖力的扫地,扫把刷刷响。

剑子走后,不到两三天的光景便再次登门拜访,这一次手里郑重其事地抱着个包装精美的礼盒,摆在书桌上一层层地拆开来看,发现居然是一套价值不菲的夜光杯,个个光润碧绿,晶莹剔透,在散发着香味的檀木盒子里躺成一排,洁净优美的令人爱不释手。

龙宿内心惊讶不已,心想这寒酸小气的白毛老道这次居然舍得下血本,实在可疑至极。不动声色地询问对方哪来的钱,剑子豁然大方地说这种小事不用好友你挂念,但是目光却躲躲闪闪地透露着那么一丝丝心虚。

往这老道身上仔仔细细地扫描一遍,龙宿终于忍不住勃然大怒,把扇子往桌面上一拍,眼睛里几乎能喷出火来:[吾送给你的那块龙头白玉哪去了!]

于是剑子当下化光飞走,逃之夭夭。

凤仙很快便打听到了那家当铺的名号。

但凡有点眼力的人谁不认识出自儒门天下的东西,更何况是龙头白玉这样有特点有知名度的?当初掌柜的便战战兢兢地不敢收,但是剑子说你放宽心,放你这里存两天而已,儒门的人都是为人师表的孔圣人的门徒,到时候肯定高价赎回去,不会为难你。

龙宿听完凤仙转述的原话,再看看包在手帕里赎回来的白玉,气的紫龙剑在剑鞘里蹦蹦地跳。

在那之后,两人大概有那么几十年没有再联系。

直到剑子估计着龙宿的怒气肯定消的差不多了,才陪着笑脸彬彬有礼地坐在疏楼西风里,下下棋喝喝茶聊聊天。

[啊,原来好友已经帮忙把吾的那块白玉赎回来了,真是劳烦好友了。]手心向上递到龙宿面前,感激之情溢于言表的剑子摆出一本正经的态度讨要,龙宿盯着他大言不惭的厚脸皮,突然觉得太阳穴旁边有一根筋在突突地跳。

[剑子,]龙宿慢慢地抿一口茶,[赎回白玉的银子,你要怎么还我?]

[好友久别重逢,莫要谈及这俗气的黄白之物,你看这疏楼西风的灵气都要荡然无存了。]剑子舒舒服服地吹了吹热茶上浮起的水汽,[好友,要不要杀一盘棋?]

方寸江湖,楚河汉界。冥冥之中龙宿去拾棋子的指尖一凉,侧目看时,发现一颗晶莹的雨珠落在自己的指甲上面,抬头眺望外面昏暗的原野,这才发现不知不觉中已经开始淅淅沥沥地下起了秋雨。

煮了梅酒,龙宿横在软榻上面,懒散地遥望俗世里嘈杂不休的斜风细雨,炉灶里噼啪地爆裂出几颗火星,烧得正旺的炉火映得他的面容给人一种暖洋洋的感觉。

剑子从棋盘间交错纵横的黑与白之间回过神,无意识地用手指敲着一颗闲子,目光投向躺在软榻上目光涣散一脸慵懒的龙宿。那份无所事事的安然似乎也随之感染了剑子,他突然有了一种十分怀旧的感觉,于是轻叹一声,抽出紫金箫凑在唇边幽幽地吹。

剑子原本是来要回龙头白玉的,并且顺便请龙宿出山,陪同他和佛剑一起到玄空岛走台亮相。但是眼见如此游弋于世俗的浮云之上的龙宿,剑子突然觉得自己有点过份。自己皮糙肉厚地趟浑水也就算了,何苦拖累好友跟着自己沾染这风雨。

不过,三教先天的名声又不能缺了疏楼龙宿,更何况,以当时嗜血者祸乱天下末日降临的架势,剑子觉得他们此时不出山,而是在世人哀鸿遍野的时候心安理得地做自己的逍遥神仙,那么肯定会因为人品问题被天打雷劈。

不过,江湖风雨犹如小马过河,你只有亲自下水才知道深浅。

入世之后,剑子才算亲身体验了这尔虞我诈水深火热的风浪也有三位先天顶不住的那天。

在那之后,剑中破真相,三人撕破脸,剑子胸口上插着小金剑,被正义的花岗岩脑袋傲笑红尘一路护送着去找圣踪求医,而佛剑中了邪兵卫,身不由己地追着剑子pk,焦头烂额之际,想一想被北隅王朝的虾兵蟹将呛声的龙宿,剑子突然觉得他们就像那个要过河的小马,在走到河心的时候却突然被老天爷变成了松鼠。

到了水淹脖子的关头,就算你再拼命,有些事情也由不得你做主。

这江湖就是个泥沼,不是你想抽身而退就可以退得了的,再一次注视着龙宿那双嗜血化的暗红色眸子,剑子知道那就是粘在这尾心高气傲的紫龙身上,永远也洗不掉的泥泞。

[好友,吾还欠你一份礼物。]剑子呵呵地笑,说,[等吾让邓九五破了财,就把《宁暗血辨》夺过来送你。]

龙宿用那双暗红色的眼睛瞅瞅他,不吭声。

剑子便自顾自地说下去:[要想从媳妇脸的蝴蝶君那里得到《宁暗血辨》,吾还需要一个帮手暗渡陈仓。]不由分说地揽住龙宿的胳膊往门外拖,[好友事不宜迟,免得夜长梦多,我们赶快出发吧……]

事情的结果就是好不容易抢来的《宁暗血辨》变成了煮熟的鸭子,从剑子的怀里扑拉拉地飞走了。肝火上升的龙宿在疏楼西风上挂了[歇业]的牌子,然后带着仙凤找个偏僻安宁的角落往剑子的画像上涂墨水。

突然有那么一天,外出打探消息的仙凤带回来一个人。

饶有兴趣地欣赏美人的药师慕少艾递上一张单子,说这是剑子仙迹欠下的巨额医药费,麻烦病人家属马上结账偿清。

龙宿强忍住肚子里的火气,一边在剑子的脸上打叉叉,一边充耳不闻地说:[剑子仙迹是谁?吾不灾阿。]

[呜呼呼,]慕少艾眯着一双笑盈盈的眼睛,[龙首阿,药师我辛辛苦苦地赚点血汗钱养活小阿九,见到剑子前辈从天而降,还以为这是老天爷可怜我们孤儿寡师,大发善心让伤患自动送上门来,药师我呕心沥血地抢救他不说,结果你们家的那只白猴耗光了我库存下来的珍稀药材之后,没等养好伤就逃了,害得药师我血本无归啊。]拿烟杆敲敲头,叹气,[这年头世风日下,好人难做啊…..]

龙宿皱皱眉。

慕少艾走后,龙宿着实花了不少功夫才找到剑子——其实说难也不难,豁然之境已经有个粉红色的仙姬姑娘坚守此地守株待兔,有家不敢回的剑子踌躇之下,只有硬着头皮去投靠那么几个不是很忙,而且没有暗算他的习惯的亲朋好友。

于是,现在脸色苍白的剑子捧着药碗蜷缩在龙宿的床铺上,唉声叹气地对龙宿说:[好友,吾现在正处于人生之中最大的危机关头,可不可以在你这里叨扰几天?]

能把堂堂道教先天逼到如此地步的,那位仙姬姑娘绝对不是一般的世外高人,而且,听说连素还真那种能够坦然面对骨箫的柳下惠见了她都绕道走,而好色的慕少艾也退避三舍,龙宿不由得对这位情真意切的青蠢少女燃起了极大的幸灾乐祸的兴趣。

喝完药,剑子便很不客气地蒙头昏睡。身心俱疲之下也顾不得什么仪容仪表了,睡得一点也不优雅,甚至有点粗俗。龙宿点了烟管,深深地吸了一口,在一片冉冉腾飞弥散的银灰色雾气中细细端详着剑子在睡梦中也皱得紧紧的眉头,忍不住伸手去轻拂那乱糟糟的鬓角,剑子稀里糊涂地嘀咕了一声[麦闹],揉了揉脸然后继续睡得死沉沉的。

  评论这张
 
阅读(6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