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加百列的城堡

 
 
 

日志

 
 

[霹雳同人]荆棘丛中(吞雪)  

2008-07-13 13:37:58|  分类: 霹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本打算调侃赦生笼络一下感情,但是,当吞佛无意识之中说出了[记得当初汝也是一名小朋友]的时候,一阵猝不及防的异样感情突然宣泄而出,由内而外,把整个身体占据的满满的,那种决堤暴胀的感觉几乎把吞佛童子挤得呻吟出来。

在那一瞬间,一剑封禅青色的脸愤恨而悲痛地睁开眼睛,无济于事地做了最后的垂死挣扎,吞佛童子心神一敛,轻而易举地将他强压回意识的深渊下面去,沉寂的黑色水面上,只留下一串模糊不清的记忆的气泡,从一剑封禅下沉的深渊里摇曳着浮动上升,然后在吞佛童子心里一个接一个地幻灭。

吞佛童子恶心地等着那阵恍惚失真的感觉过去,皱着眉头,觉得挺心烦的。

好在赦生并没有注意到他刚才的异样,依旧垂着头闭着眼,一脸[我与你没什么好说的,识相的快走]的表情。他的冷淡,一向与谈话对象不知好歹的热情成正比,在吞佛童子记忆中,因为那个把全部的智商全都浪费在恶趣味上面的螣邪郎的存在,赦生童子这辈子都被迫无极限地接近虚无忘我的冷淡境界。

但是自从打开赦生道,解开魔界封印之后,久别重逢的赦生童子看到吞佛童子,那表情就如同看到了他哥螣邪郎,甚至更疏远。

吞佛童子一边品味着赦生的冷淡,一边试图从中分析出时光蹉跎之外的因素。

[一剑封禅只是一个过程,一个骗局。]

吞佛童子本着洗脱污秽的念头如此注解的时候,赦生手中狼烟戟一挥,劈头盖脸地在吞佛脚下砸出几个大字:[自欺欺人最可悲!]

吞佛童子突然被这么一针见血地刺了一下,立马觉得这小鬼越来越不可爱了。

小时候的赦生童子在无视他哥不停地挑衅撩拨的同时,坚定不移地把吞佛童子这个同样沉默寡言的战神当作目标,觉得自己应该赶快变强,早点把战神的头衔从吞佛童子头上扒下来才行。因此吞佛童子觉得那个跟在自己身后,一脸严肃地装成小大人的赦生挺有意思的,螣邪郎越是警告他不要同他的小弟走得太近,吞佛童子便越是喜欢同赦生切磋武艺,慢慢培养纯洁的战友情谊。

然后不动声色地看着暴跳如雷满口[污点、污点]地骂个不停的螣邪郎,吞佛童子的心情就会轻飘飘地好上一整天。

看着粗暴地把小弟拖走表示要亲自传授武艺的螣邪郎以及用沉默不语非暴力不合作的赦生,加上那条护主心切一口啃在螣邪郎腿上做千斤坠运动的雷狼,吞佛童子就会觉得自己很有成就感。

不过,吞佛童子自己也搞不清楚当初究竟是哪里博得赦生的好感,他好像从来没有表现过多么平易近人或者做过什么,但是赦生就是喜欢粘着他,如今吞佛童子莫名其妙地就被赦生疏远排斥起来,他也找不到令人茅塞顿开的理由。

他怀疑是螣邪郎趁他不在异度魔界的期间成功笼络了赦生,然后搞一个[和我玩就不要和吞佛玩]的小孩子气的立场划分。可惜吞佛童子回到异度魔界的时候,螣邪郎依旧蹲在石头土堆里闭关修炼做他的叫花鸡,吞佛没办法从他那里印证自己的猜测。

心情烦闷之际,正巧看到元祸天荒拿了两瓶酒站在别见狂华面前,垂着头,不知道正在心里酝酿着什么。

别见狂华见他老长时间的说不出话来,无奈地一扭脸,面具里面露出来的那只眼睛就这么瞄在了吞佛童子身上。

顺手从大熊手里拿过一瓶酒,甩手扔给吞佛。等三人在石桌边坐定了,别见狂华摘下了面具,一边往酒杯里斟酒一边问吞佛:

[伤还没好么?]

她指的是莲讞在吞佛童子柔软的小腹上捅开的那道口子,也不知道破戒僧打造的那把宝剑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功效(比如一莲托生的那把杀诫就搞了点小把戏阴了吞佛一把),那道伤口到现在还没有愈合。但是吞佛童子走起路来仍然挺胸昂头桀骜冷漠,风采依旧,也不知道别见狂华是怎么看出来他重伤未愈的。

[皮肉之伤,小事。]

吞佛童子的口气就好像在谈论[今天的天气还是那么令人厌烦]的漠然。别见狂华见他的态度还是那幅魔界第一劳动模范的臭德性,便懒得再问下去,扭头和元祸天荒开始讨论被封印的玄宗以及苦境的最新动态。

但是元祸天荒不是个理想的谈话对象,他一向惜墨如金惯了,又不擅长接话题,再加上谈话对象是令他时不时犯点小腼腆小紧张的意中人,因此除了[嗯、是的、对]之外,他嘴巴里再也说不出来其它像样一点的词。

因此聊着聊着,就变成了别见狂华和吞佛童子两个人的谈话,谈来谈去,等吞佛童子发现别见狂华的话题径直拐向一剑封禅和剑雪无名之时,他已经来不及把话题岔开了。

[我父亲认识鸠盘神子。]别见狂华抿了一小口酒,拿一双漆黑如墨的眼睛盯着吞佛童子的脸,好像那上面藏着什么东西似的。

她父亲还活着的时候曾经做过鸠盘神子的部下,但是自称并不是忠心耿耿的那种,那个时候魔界的风气同现在大不相同,身为魔者是不能有感情的,对上级产生了誓死效忠的心思,或者对志趣相投的人抱有好感对于魔界来说都是十分危险的倾向,什么[朋友之谊手足之情]之类的,也只有苦境那群虚伪的呆子才去信奉,对于魔者来说,保存自己的性命只为魔界生存才是唯一的正道。

在那种风气习俗的熏陶下,人人待人处事都和吞佛童子一样,别见狂华的父亲谈起鸠盘神子的口气也是 [今天的天气还是一如既往地令人厌烦]的德性。

  评论这张
 
阅读(3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