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加百列的城堡

 
 
 

日志

 
 

[霹雳同人]荆棘丛中10  

2008-07-21 11:45:18|  分类: 霹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跑什么?]吞佛童子揪住剑雪的衣领,把小娃娃轻飘飘地拎回来,嘴巴里还不忘加上一句,[你跑得了么?]

拼尽全力跑出了几十米就被抓回来的剑雪气喘吁吁,两眼瞪着吞佛童子,脸上满满的不信任不甘心的表情:[你要做什么?]

这句话换做我来问你才对吧?

[你觉得我会做什么?]吞佛童子有点生气地反问道。

剑雪抿了抿嘴巴,目光飘移,见这荒山野岭的连个能求救的人都没有,便撤回目光狠狠地盯着吞佛童子:[放我下来!]

吞佛童子毫不犹豫地撒手放人,剑雪一落地就立刻验证那句[静若处子动如脱兔]的老话,就跟被老鹰追杀的兔子似的,头也不回地往树林里跑。吞佛童子很有耐心地拄着朱厌远目眺望,非常有爱心地给逃犯加油鼓劲:

[不错嘛,这次让你跑出两里地,我再来抓你,如何?]对方不回话,吞佛童子一路目送着被拨动的灌木丛逐次向远方摇曳,音量提高了,送过去两句及时的叮嘱:[当心脚底下,别摔跟头阿。]

估计着时间差不多了,便身形移动,瞬间拦截在剑雪前方。来不及刹车的剑雪一头撞在吞佛童子腿上,被反作用推得差点仰面摔倒,吞佛童子一伸手,很是麻利地把人拽住了。

[要不要继续?]吞佛童子非常大度地侧身闪开,让出通路,[这次,我会留给你足够的时间跑出十里地的范围,如何?]

小剑雪被累够呛,两手撑着膝盖弯下腰忙着喘气,脸上的汗水顺着鼻尖一颗颗地落在地上,发稍都被粘湿了,一缕缕地贴在脑门上。吞佛童子觉得他这个狼狈的样子十分的好笑,便让他留在原地等着,自己去附近给他找点水喝。

当然,小剑雪是不会浪费这个绝妙的机会走人的,吞佛童子用灌木叶子卷成一个筒,装了点泉水,然后不慌不忙地堵在已经跑出很远的小剑雪面前,手里的水一点也没有洒出来。

剑雪终于挫败地认栽了,明白他那两条孩童的小短腿就算跑断了也不是吞佛童子轻功的对手。他赌气地坐在一边的草地上,一边擦汗一边恼怒地无视吞佛童子递上来的灌木叶水杯。

吞佛童子悠闲地站在他身边迈着四方步,问:[跑够了没有?]

剑雪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反问道:[玩够了没有?]他站起来,昂着头毫无惧色地迎视着吞佛童子的目光,道:[师傅又不在附近,你也用不着继续挟持人质了吧。]

原来是因为这个问题。

虽说吞佛童子旧伤初愈,唯恐不是傲笑红尘的对手,所以情急之下抓了个小孩做[傲笑退散]的护身符,意思意思一下,等傲笑知难而退了,也就放人罢了。但是吞佛童子抓剑雪的原因,不见得就是因为当时只有剑雪离他最近那么单纯。

他只是不想就这么放手而已。

[谁能保证日后不会再遇到像傲笑红尘那样一根筋的人物呢?]吞佛童子伸手去摸剑雪脑瓜顶上乱糟糟的海草头,[有个筹码在手里,那些正道人士就不会死心眼地非要置人于死地不可了。]

剑雪把他的爪子甩开,在话里埋了根刺去刺他:[哦,原来异度魔界的先锋战神不过如此阿,居然要靠一个小孩来保命,你原来打的那么多的胜仗都是浪得虚名么?]

[人有旦夕祸福,生死难测,留一手有备无患。]吞佛童子心里很是恶劣地挑破了那层窗户纸,[你还不知道吧,你的那个师傅就是大名鼎鼎的中原首席剑客傲笑红尘,现在功体全废,已经沦落到给人做家奴混口饭吃的地步上了。看他如此落魄的模样,你能想象得出原来的傲笑红尘御剑而行,单挑整个玄空岛把叶口月人吓得屁滚尿流地撤军逃走的样子么?]

剑雪被惊的目瞪口呆。

果然,他的江湖见闻都是从书上看来的,而傲笑红尘退隐江湖之后发生的事情还没有哪位高手能拿到第一手资料出版发行。再加上他那个面目全非的中年大叔形象,以及用破布包得密不透风,从来不肯拿出来用的十三名剑,别说剑雪了,换做一个经常在江湖上行走的人物,见了眼下这个拖家带口的傲笑红尘也绝对不敢做什么诋毁中原首席剑客形象的联想。

[原来如此……]剑雪小眉头一皱,一幅小大人的模样在那里苦苦思索,[阿九,再加上一个傲笑红尘,苦境的人果然事无遗漏。]

吞佛童子听他这句话说得十分的奇怪,疑惑之间,就看见小剑雪垂头丧气地站起来走了。回想起剑雪原来的种种神态举止,吞佛童子心里突然涌起一股冲动。

[剑雪无名!]他猛然恼怒地喊了一声。

小剑雪闻声停下了,扭过头看着他,两个人的眼睛在山呼海啸一般汹涌澎湃的松涛声中远远地对视。

半晌过后,小剑雪淡淡地回答[你认错人了],然后头也不回地继续前行。

[站住!]吞佛童子命令道,但是小剑雪仿佛没听见一般不理不睬地继续往前走,他心里一怒,划动朱厌,在剑雪面前猛然暴涨起一堵火墙。剑雪被那灼人的温度逼得向后闪了一下,心里也有些恼怒,便背着双手转过身直面吞佛童子的过分激动。

[我说过了,我并非剑雪无名。]剑雪坦然直言,[我和任何人都不相像,因为这世界上只有一个我!至于你的生死纠缠,那是你自己的事情,与我无关,而且我一点也不感兴趣,所以请不要抓着你的遗憾强迫我扮演过家家的游戏,好么?]

[那么,我也告诉你,]吞佛童子冲着剑雪的方向伸出右手,摊开手掌,然后用力握紧,[我想抓紧的东西,绝对不会再放手!]

他们两个各自坚持自己的理念死杠,剑雪的脸色缓了缓,口气淡然:

[黑莲凋零,魔胎已死,这世界昼夜交替时光流转,为何吞佛童子你还是停留在过去的遗憾中止步不前呢?]他转过身,绕开火墙向另一个方向继续迈步前行,[吞佛童子,在这场轮回转世的你追我赶的游戏里,你注定是个输家,因为剑雪无名不可能靠轻功追回来,自从赦道开启,这世上从此便再也没有剑雪无名这个人了。]

吞佛童子收起朱厌,保持着一段距离跟在剑雪后面,心想:[没错,用轻功追赶不上的人,除非使他回头止步,就可以追上了。]

  评论这张
 
阅读(2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