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加百列的城堡

 
 
 

日志

 
 

[霹雳]我不是发飚的人,我发飚起来不是人。  

2008-07-02 11:49:58|  分类: 霹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要问佛门特产,百分之九十的霹雳fans都会毫不犹豫地回答——暴力美人和尚!

没错,比起道教那群批量生产的老奸巨猾的帅哥,佛门的外贸协会成员确实稀有,但是却保质保量,不小心拉出来一个往台面上一站,就能倾国倾城——不管是暴力得倾国倾城还是漂亮上的倾国倾城。

梵天一页书就不必多说了,这位老大的口头禅可以用两句台词概括:

[你来做什么?]

答曰[来做掉你!]

能把黑社会火拼的套话讲的如此纯熟,而且用起来如此信手拈来毫不做作的,不得不说堪称佛门第一人,而且,但凡和一页书交手的BOSS,都在他秒杀王出手时短短几分钟就可以发配到仙山卖豆干去,如此节省时间和体力的打法,开创了霹雳历史上令人叹为观止的收人效率最高的纪录。

至于三教流氓的佛剑分说,大家可别忘了这位仁兄刚出场的目标是为了收掉中磷毒的一页书,连佛祖都不计较他的杀生罪,佛碟在手,佛剑对付起邪门歪道来还真的是不由分说砍你没商量,那个往生咒音乐一响,白发飘散的佛剑修罗眼神一凛,嗜血者莫不肝胆俱裂抱头鼠窜阿。

比起上面两位前辈,不温不火的一步莲华配上他那张悲天悯人的脸蛋,给人的第一印象是绝对和[暴力]这词沾不上边的,但是从他刚出场时一巴掌重伤九祸,并且用七佛灭罪精神上SM吞佛童子的手段上来看,一步莲华也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盏省油的灯。想想看,倘若吞佛童子落到师九如手里后会得到怎样的待遇?无非就是爱的教育,但是一步莲华没那个时间和耐心,快刀斩乱麻,直接就用洗脑格式化往吞佛身上招呼,并且死后还不老实升天,本着死也不放过袭灭天来的精神,成功地把人家拖下水一起去仙山报道。这是什么精神啊,这就是最完美的[别当我是HELLO KITY]精神。

善法天子就更不用说了,他的脾气都清清楚楚地写在脸上了,能怒火冲天地冲着一步莲华劈头盖脸地一顿教训,佛门上下,仅此一人。

一旦发飚就不按常理出牌并且玩出人命的,道教那边俯仰皆有,遍地都是。但是在这里我们就谈三个人。

第一个,依旧是三教流氓里的剑子仙迹,那个风趣幽默平易近人的脾气呦,甚至和卖馒头的都能交上朋友,刚出场时连宝剑都不出鞘,光靠威信去指挥小辈侠客们心甘情愿地唯剑子马首是瞻,但是头一次发飚就把人家堪称历史文物的古堡给轰杀了,后来对付夜重生,连[揍你还需要找理由吗]这种话都好意思说出口,而且一旦高兴起来,剑子连秦假仙这样的小角色也能够放下身份地位去坑一把,放眼天下,也就龙宿受得了他。

谈无欲和素还真这对师兄弟也就不再多说了,印象中,他们最擅长干的拿手好戏就是不按常理出牌,对付邪门歪道,他们两人一向表现得比黑道还黑道,比流氓更流氓。只要能玩死你,这对师兄弟连自己的人品都可以不要,在这方面素还真是个惯犯,谈无欲也试图过河拆桥对付醒恶者,只可惜没成功。

苦境的代表人物非慕少艾莫属,做卧底搞定一个以变态而出名的组织,没有点心理上的彪悍,恐怕早就被教主看出破绽拿去做虫蛹了。和魔界做交易营救傲笑红尘,慕少艾威胁魔界长老说要毁掉魔心的时候,我相信他绝对做得出来。被逼急了的慕少艾,不再是那个嘻嘻哈哈懒洋洋的药师,而是眼神如同鬼魅,心狠手辣狠毒刁钻的认萍生,他救人的本事有多高,他杀人取命的本事就有多高。

佛魔一线间,这些无视世俗条规抛开人品去施展自己的手段的正道人物,让我们明白了正与邪之间的距离有多么模糊与细微,唯一的区分,就是邪恶为了利益而杀人,而正义是为了救人而杀人,因此这江湖便有了黑白之分,云泥之别。

就如同剑子所说的,[如果以多胜少是邪道的特权,那么正道之人岂不是很吃亏?]

让我们欢呼,正是因为正道拥有如此之多不按常理出牌喜欢耍流氓的顶梁柱,才使天下有了邪不胜正的真理,而这条真理,是靠着素还真、三先天、 慕少艾、卧江子等人靠着耍心眼开动大脑吃透厚黑学,慢慢实践出来的。

  评论这张
 
阅读(4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