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加百列的城堡

 
 
 

日志

 
 

[霹雳同人]荆棘丛中14  

2008-07-24 14:22:18|  分类: 霹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就和剑雪预料的一样,小镇上的剑客见了吞佛童子,先是惊悚地一抖,接着胆子小的便语无伦次地尖叫着逃走,胆子大的脸色发青目不斜视,十分镇定地假装不认识吞佛童子一脸我什么也没看见什么也没听见的表情。

那吞佛童子鹤立鸡群龙行虎步,觑得众生如无物,似乎很是享受自己所到之处芸芸众生鸡飞狗跳地做鸟兽散的景象。往好了说,吞佛童子走的这一遭就如同麒麟现世满山禽兽尽低头,往坏了说,就像鬼子进村吓得大爷大妈们都哆嗦着钻地道。

走在吞佛前面的剑雪很是荣幸地用另一种处境验证了狐假虎威这个成语,想向街边摊的大爷讨杯茶水喝,笑容满面和蔼慈祥的老大爷一眼看见剑雪身后的火山头,立刻晴转雷阵雨,吓得打翻了摊子头也不回地跑了。

剑雪愤怒地扭头瞪吞佛童子,说:[你能不能离我远点?]

吞佛童子回答的很干脆:[不能!]

剑雪知道和这个人没法讲理,就只能忍气吞声地继续往前走。就这样走一路吓一路地到了中午,他们连顿饭都没吃上,因为还没等走到饭馆前门,眼疾手快的伙计们就怦怦作响地关上了门窗,挂上一块打烊的牌子在风中晃荡。吞佛童子心中不快,走到小镇最大的酒楼门前一甩衣袖把门震开,然后无视来不及逃出去只能躲在桌子底下避难的客人以及举着救苦救难观音菩萨的坐像对吞佛童子神神叨叨地念咒的店小二,气定神闲地挑了一个靠窗的好位子,然后一踢桌子腿,叫底下藏着的客人滚蛋。

剑雪看着这个饭霸,脸上的表情是[别看我啊,我不认识他],转身就想走,结果后脖领子一紧,就被吞佛童子拎到桌子边坐下。

这顿饭吃得剑雪满脸黑线,别扭至极。先别提那个一直拿着观世音菩萨雕像冲着吞佛童子念咒驱魔的店小二,店里的伙计上菜的时候也在脑门子上贴了乱七八糟的护身符,小风一吹,黄纸满天飞,而心理扭曲的掌柜的也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那么多的大蒜和糯米,绕着屋子一边跑一边天女散花地洒。

看看吞佛童子的表情,居然没有肝火上升的迹象,估计是觉得这穷乡僻壤的地方也算蠢得别开生面,笨的别出心裁。

饭吃到尾声,一群和尚道士得到消息,本着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的慷慨赴死精神跑来增援了。一群人堵在门口畏畏缩缩地看见吞佛童子,谁也不敢先上,等吞佛童子他们吃完了,把银子扔在桌上,然后带着小剑雪离开的时候,这群人便闪开一条通道,夹道相送地目送他俩离开。

但是这群人当中总算有那么几个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热血小青年,眼看着吞佛童子就要走远了,终于按捺不住,拔剑杀了上来。吞佛童子连正眼都不看一眼,魔气一冲,就把对手掀了个跟头。其他的正道人士见这场厮杀终究有人开了个头,也便不好意思袖手旁观下去,便一哄而上,围炉群殴。

吞佛童子的好性子终于用完了。朱厌一挥,一记蚀心魔火下去,闲杂人等非死即伤。

然后一皱眉,发现小剑雪不见了。

这次的围炉也没打多久,就算这小鬼头趁乱溜了,也不可能跑多远啊。

吞佛童子静下心仔细感受附近的气息,嘴角不由得浮出一丝微笑,然后用朱厌的枪柄戳戳街道旁边的柳条筐,什么也没说。剑雪把柳条筐掀开站起了来,很是沮丧的样子。吞佛童子打个手势,示意剑雪跟在他身后,离开此等是非之地。

从那之后,剑雪的小花招都用完了也不起效果,实在想不出什么新鲜的法子可以逃跑了,便跟着吞佛童子老实地呆了一阵子。

离开小镇后,两人再次进入人烟稀少的山区。临近傍晚,站在山路上往下看,只见平地里大片大片的农田都荒芜了,只因战乱迭起,农民之前耕种的青苗都被乱军践踏,就连耕地的牛马都被抢走了,大人小孩畏惧那些对苦境的百姓无差别攻击的东瀛人马,又听闻异度魔界又要再次倾巢而出,便觉得这农活干了也是白干,因此纷纷逃到更为偏远的地方去了。

如果赶在平安盛事,在这春忙的季节里,不但燕子归来耕牛遍地走,还能看见脑袋上扣着斗笠的牧童坐在牛背上吹竹笛,倘若恰巧碰上赶考的学子,兴许还能诗兴大发地写上两句[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之类的——不过,现在这种战火不休生灵涂炭的乱世,估计儒门天下的学子都在一边感慨着[乾坤含疮痍,忧虞何时毕]一边磨刀霍霍地备战。

想起来那些剑客传播的儒门龙首和剑子仙迹的八卦新闻,吞佛童子的内心深处倒是十分感慨。那位倾国倾城名满天下的龙首与道教先天剪不断理还乱的生死纠缠,估计都能写上满满一屋子的江湖轶事儿女情长。什么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到坑蒙拐骗误交损友,或者爱你爱到杀死你然后转变为相逢一笑泯千仇,先天高人谈恋爱的境界,就是这么匪夷所思让你料不着。

至于剑子先生究竟出于何种理由才躲着龙首做鸵鸟,不小心怀叵测的江湖人士都在脑海里想象着这样一个画面:恶霸地主模样的疏楼龙宿叼着一根水烟枪坐在貂皮宝座上阴阳怪气地说[还不起债,就拿你的XX抵债。]而寒酸小气的佃户打扮的剑子仙迹则五雷轰顶地捧心后退,颤抖地指着恶霸地主道:[吾、吾的一世清白岂能拱手予人?]

当然,现实中的场景肯定不会这么恶俗,而龙宿肯定会用更高雅更咄咄逼人的方式巧取豪夺,而腹黑小气的剑子照样会把太极精髓发挥的淋漓尽致。

这两位越是这么闹腾,江湖上的人便越是觉得他们两个有夫妻相,所以,清官难断家务事,龙宿和剑子的那点撒泼赌气还是少管为妙。

吞佛童子的感慨就在这里——龙宿和剑子撕破脸搞得差点一死一伤,但是他们彼此退了一步,终于跨过了那道门槛,恍若隔世地再见一面,便仍旧是执子之手生死两忘的知心好友。但是吞佛童子和剑雪无名呢?他们两个缺是真的相隔一个生死轮回,恩义不再,前仇尽忘。

正在注视着剑雪的背影若有所思,吞佛童子眼神猛然一凛,朱厌吐火破空而去,藏在暗处的杀手随之暴露身形,手持利刃扑了上来:[异度魔界的败类,你果然未死!]

第二名杀手潜伏在阴影里,宛若贴着地面滑行的蛇一般悄悄游向吞佛童子,吞佛童子格开前一名杀手,然后朱厌插地,一把将地下的杀手挑了起来,扔到半空一剑爆体。弥散的血雾在这昏暗的夕阳中血染黄沙,吞佛童子的眼神狠绝无情。

第三名和第四名杀手将吞佛童子围在核心,迅速地交替进攻,第五名和第六名则站在外围,伺机而动。吞佛童子面露冷笑,交手不到三四个回合,便探得对方的真功夫,虽然的确都是异度魔界的精英杀手,但是对上先锋战神,也只能怪他们的上级不珍惜他们的性命。

不消片刻,已有三人当场毙命。剩下的三个心有余悸,但是不慌不乱,死战不退,颇为刚勇。第四名杀手趁着吞佛童子背冲着自己的那一刻猛然改变节奏,杀了过去,故意卖了破绽的吞佛童子意欲转身结果掉他的那一刹那,陡然生变。

胸口原本已经康复的刀伤,天崩地裂一般迸发出一股剧痛,吞佛童子两眼发黑,冷汗直流,动作停顿的那一刹那,杀手的刀锋到了。

[当心!]

躲在一边的剑雪拾起一块石子,用力打了过去——他这一下打得如此之准,竟然正中杀手的右眼。另外一名杀手与剑雪对视了一眼,剑雪一看他的脸色,立刻掉头就跑。

吞佛童子一刀结果那名从背后偷袭的杀手,然后不理会其他的杀手,径直冲过去直取那名追杀剑雪的魔者。朱厌利如薄纸,从身后一刀削下魔者的头颅,但是其他的杀手看出来剑雪的存在会使吞佛分心,于是运掌吐气,一掌打向回头寻找吞佛童子的剑雪。

吞佛童子浑身一滞,看到小剑雪的身体飞了出去,撞在一棵榆树上,然后滚落草丛。

  评论这张
 
阅读(2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