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加百列的城堡

 
 
 

日志

 
 

[霹雳同人]荆棘丛中15  

2008-07-25 21:50:18|  分类: 霹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把剩下的杀手一举消灭之后,吞佛童子隐隐约约地有些后悔,觉得那种痛快的死法太便宜他们了。收起朱厌冲到草丛里,在黑暗的灌木丛中巡视环顾,就看见一片片被折断倒伏的地棠尽头蜷缩着一个小人的躯体。吞佛童子心里空落落地走过去,却看见剑雪随之睁开了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他一步一步地走近。吞佛童子看着那双明亮的眼睛,心里顿时涌起了希望,觉得事情也许并不像自己胡思乱想的那般糟糕。

剑雪紧紧地搂着自己的双臂,双腿蜷缩在胸口,脸色白得和窗纸一般,呼吸声也显得沉重。吞佛看不清楚他究竟伤在哪里,于是口里问着[你哪里疼],同时伸手搀扶着剑雪站起来,想检查一下伤势。但是剑雪哼了一声,身子弓起来,抱着双臂两脚发软地往地上蹲。

吞佛童子见他总是护着自己的胸口,心里一沉,怕是肋骨断了,把剑雪的胳膊扯开后,贴着外衣摸到右侧第三根肋骨的时候,剑雪一把抓住吞佛的手,吃痛地弯下腰呻吟起来。

微微俯下身,吞佛童子将小剑雪打横抱起来,然后转身回到山路上,确定了刚才那个小镇的方向后便飞速前行。小剑雪紧紧地咬着嘴唇不说话,躺在吞佛童子的臂弯里仰视着那张被清冷的夜空所包围的脸,目光飘移,觉得看哪里都不合适,于是索性把眼睛闭上了。

但是吞佛童子却误认为他昏过去了,或者是不行了,脚步一滞,剑雪便心有所感地睁开了眼睛,一眼看见那张凑近了俯视着自己的面孔,便立刻重新把眼睛闭死了。

吞佛童子似乎发现了什么很好玩的事情,鼻音很重地笑了一声,然后抱着剑雪接着往小镇里跑。剑雪耳边重新响起了呼啸的风声,正当他感觉有点冷的时候,吞佛童子解开了胸口的衣扣,把剑雪的双腿兜进去了,然后用宽大的袍袖蒙住了剑雪的头。

在一片温暖的黑暗之中,小剑雪合上了眼睛,朦朦胧胧地陷入了梦境。

在梦里,他小得不能再小,只有那么一丁点大,就像一颗佛珠那样被层层叠叠的花瓣包裹着。躺在清香而宁静的黑暗中沉沉地安睡,他没有手脚,也没有躯体,却依旧喜欢下意识地蜷缩成安全的一团,做着一个只有豆丁那么大小的梦。

在花瓣之外的那个巨大而陌生的世界,冉冉佛香在空气中飘散为淡淡的一抹,笃定的僧人一下又一下地敲着木鱼,膝头的佛经又翻过一页,在静默的空气里发出一声几不可闻的纸张翻动的声音。

他没有耳朵,却能在混沌的睡梦中懒懒地听。他没有眼睛,却能够在黑色的莲花中朦朦胧胧地看。

不在此岸,不在彼岸,不在中流,问君身在何处?
无过去心,无将来心,无现在心,还汝本来面目!

但是他却没有了心,因此只是看着,只是听着,然后把它当作轻轻拂过黑莲的一股微风,在没有形状的梦境中转瞬消逝无踪。

剑雪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天光大亮的晌午了。

他躺在垫了稻草的床板上,光秃秃的椽子拼凑而成的屋顶垂下来一个稀透的白纱帐,身上盖着的被子轻飘飘的,用手一摸,针脚里露出来丝丝缕缕的白毛毛,好像是柳絮。屋外传来很是动听的洞箫音律,仿佛是隔着很远很远的时空,从青黛色的山谷里随风飘来的。

一股山风吹起,撩动了轻柔的纱帐。剑雪的目光迷离了然后复又清醒,用胳膊撑着自己的身体费力地坐了起来。胸口还是有点疼,而且后背仿佛被针线缝起来一样,紧巴巴的很是累人。他掀开被子,移动双腿准备下床走走,却看见左脚的脚踝肿得和馒头似的,上面还缠了一圈圈的绷带。

正在迷怔中,突然听见隔壁有什么东西吱吱尖叫着响了起来,洞箫的声音止住了,一个很是醒耳朵的沉稳声音在屋外大声喊着:[吞仔,想什么呢,药都烧糊了!]

隔壁房间噼里啪啦地响了一阵子,吱吱叫的声音消失了,咕嘟嘟的水流声随之响起,隔了一段时间,吞佛童子脸色很是难看地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药,掀开植物种子串成的帘子,从隔壁房间走了进来。

那独特的帘子哗啦啦地摇晃着碰撞着,过了半天才安生下来。

剑雪一边吹着水汽一边小口小口地喝药,侧耳倾听,发现洞箫声重新响了起来。

喝完了药,剑雪想去屋外亲自拜谢恩人,吞佛童子正要俯身把人抱出去,剑雪却推开他的手拒绝了。吞佛童子的心情显然正处于低气压期,所以无视剑雪的本人意愿,一把将人抱起来就走。

到了屋外,剑雪被明亮的阳光刺得眯起了眼睛,循着箫声的来源望去,但见空山幽谷之中一幢松木搭建的三角凉亭内白衣翻飞,一位宛若即将乘风归去的翩翩仙人正在吹箫自乐。

忘尘人,千峦披,山色一任飘渺间。

从江湖中失踪已久音信全无的剑子大仙在这个偏远的小地方抬头望望凉亭的屋顶,面色肃然,道:

[在这里搭窝可以,但是在家门口随地大小便,我可是要罚款的。]

剑雪黑线,看见泥窝里露出两只忙忙碌碌的燕子,里里外外地穿梭往来。

据吞佛童子讲,他是在半路遇见剑子的。当时这位先天正在凝气成剑,趁着天黑的工夫快刀斩乱麻地割草砍柴(白天怕被人撞见,暴露行踪),两人一见面,都被对方此时此刻所作的事情震惊的不行。

据剑子回忆,当时光线太暗,他模模糊糊地看见吞佛童子凸起的肚子里露出一个小人的形状,再搭配上神色紧张的吞佛,活脱脱像对袋鼠母子。

吞佛童子听了,脑门上迸起一根青筋,目露凶光表情狰狞异常,心里骂着[被恶霸地主逼婚所以不得不逃进深山的白毛女,你还有资格说我么],但是余光瞟到一旁的小剑雪,便觉得这句话多多少少有些少儿不宜,因此忍住了,非礼勿视非礼勿听,但是毕竟是个有仇不报非君子的个性,脑子一转想到了那位把寻人启事贴的满天下的龙首,心里嘿嘿一阵冷笑,转而平静下来了。

这江湖是个人都明白,剑子仙迹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而且狐朋狗友遍天下,万一没能杀人灭口,那么日后就算不会被剑子计较,也保不准那报复心极强的龙宿找上门来或者走在半路突然听到往生咒的音乐从天而降。

但是阿,内部矛盾内部解决,吞佛童子有的是耐心等到借刀杀人的那一天。

  评论这张
 
阅读(26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