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加百列的城堡

 
 
 

日志

 
 

[霹雳同人]荆棘丛中16  

2008-07-26 15:47:18|  分类: 霹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剑子仙迹的茅屋里叨扰了两三个月,剑雪身上的伤便痊愈了,在这期间,短暂的春天从窗外的世界悄悄离去,气温逐渐升高,夏蝉开始在白杨树上吵吵闹闹地叫,白晃晃的日光沉甸甸地压在各个角落,烫得凉亭里的松木溢出黏糊糊的松香。到了下午,剑雪刚把清洗过的碗筷收拾整齐,突然平地卷起一股凉飕飕的疾风,乌云蔽日视野昏暗,整个山谷里的树木都开始呼啸着疯狂地摇摆。

呼拉一声,乱风入室。剑雪眯起眼睛抬头一看,只见头顶上的屋顶破了一个大洞,茅草和砖头顺着那个窟窿噼里啪啦地往下掉。吞佛童子抓住剑雪的衣襟,把他拽到安全角落里,然后对坐在靠窗的床榻上闭目养神的剑子提醒一声,告诉他房顶的砖瓦茅草被大风掀坏了。

剑子揉了揉左边的肩头,不慌不忙地摆了摆手,说何必紧张呢,随遇而安吧,反正天又塌不下来。

吞佛童子见他那幅无所谓的样子,心里有点火,不过反正这房子又不是他自己的,屋主不急的时候他瞎操什么心啊,就算打个雷劈下来,一把天火把它烧的干干净净也不关他的事。

不过大雨倾盆而至的时候,这处处水帘洞别有洞天的美景着实令人眼花缭乱,再加上狂风呼啸,把雨幕吹得飘飘摇摇四处乱飞,剑雪走来走去不停地换地方坐着,就是找不到一块能避开雨水的干燥地方,看看一边悠然自得的剑子前辈,他颇有些无奈地托着下巴坐在墙角,脑子里开始无限怀念起那个破庙。

吞佛看着剑雪身上逐渐淋湿的衣衫,再看看雷打不动地打坐入定的剑子仙迹,脸色阴沉地拉开房门冒着泼瓢大雨走了出去。不一会儿的工夫,剑雪便听到屋顶上吱吱轧轧地作响,随着脚步声的移动,室内的风雨息减,最终绝迹了。

等吞佛童子抢修完屋顶返回室内的时候,浑身上下往下滴达水,淋得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似的。他关上门,鞋子里往外冒着水,啪嗒啪嗒地走到隔壁房间里想换一身干净的衣物,但是转了两三圈都没找到一片衣角。想想看,便也觉得剑子仙迹不像一个有财力预备多余的换洗衣服的人。

刚想用内功把衣服蒸干算了,就听见打坐的剑子眼都不睁地警告一句:[别忘了你的承诺阿。]

满腹黑水的剑子仙迹还没有博爱到随便从道边捡一位魔者回家做客的程度,更何况这位魔者的三位同僚还曾经砍掉了他的一条胳膊,直到现在,每逢阴天下雨都会隐隐作痛。因此,冤家路窄的两个人见了面,脑子里想的也并非[同时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的同病相怜,而是个怀鬼胎地飞速运转大脑,想着怎样才能干净利落地斩草除根。

不过,幸好剑子仙迹对吞佛童子怀里抱着的小人产生了兴趣,而吞佛童子又急着寻觅良医,两人各自揣摩对方的意图以及可利用价值之后,随即暂时达成了统一共识,一致认为他们双方可以暂时化干戈为玉帛。

就算吞佛童子能及时赶到小镇,也不见得能找到一个可靠的医生,到时候估计有一大票的热血侠客与不明杀手等着热烈欢迎他的二度造访。剑子慢悠悠地点明吞佛童子即将面临的困境之后,然后话锋一转,说在下略懂岐黄之术。

吞佛童子一言不发地盯着剑子仙迹看,怎么看怎么觉得背后隐藏着什么阴谋诡计等着他中招。剑子留神观看了吞佛的反应,一甩拂尘很是光明磊落的样子,说你不信任我,正好我也不信任你,帮你治病救人吾捞不到任何好处,万一弄不好跟圣踪一样倒打一耙,那样的话我岂不是很吃亏连哭都没地方哭去?所以,好话说到头,言尽于此,吾愿意冒着极大的风险去诊治你怀里的那个小家伙,这样送上门的便宜你不占,那么就请好走不送。

想来想去,吞佛童子干脆也挑明了说:[有什么条件么,开出来吧!]

这条件重了,吞佛童子不会接受,轻了,剑子仙迹就会感觉自己做买卖赔本,于是斟酌之下,就开出这样一个条件,那就是在医治剑雪的期间禁止在剑子的地盘上动武。

魔嘛,总算还是有几分傲骨,在信守承诺方面的信用值还是颇高的。

吞佛童子想起来之间的承诺,于是打消了速干衣服的念头,但是湿漉漉的衣服粘在身体上也不是一回事,因此硬着头皮闷在那里想办法,过了半天,剑雪听见草种帘子哗啦啦地一响,眼前一晃,就看见腰上围着床单的吞佛童子披头散发地返回这间屋子,把湿衣服挂在窗口边等着天晴时拿出去晒干。

[不愧是异度魔界的劳模典范阿,连披床单都披的这么好看,]剑子越是想捉弄人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就越是一本正经,[尤其是那两条腿叉开的角度恰到好处。]

原本面冲着他坐下的吞佛童子青筋暴露地站了起来,换个方向坐下了。

剑子哈了一声,说我这是在夸你啊,不过见吞佛童子实在是快要爆炸了,便咳嗽两声,转头和剑雪聊天,问他愿不愿意放晴的时候陪他一起出去摘蘑菇。剑雪问他不是说好了要去采草药么,剑子笑着说你有所不知,我每次出去采草药的主要目的就是摘蘑菇,那些草药都是附带的。

剑雪又问他为什么懂得医术,剑子的解释还是一样的令人无语,说现在的医生诊费太高而且什么都要管,比娶个老婆都麻烦,还不如自己学点医术有备无患。

他一边说,一边下意识地揉自己的肩膀,仿佛想起了什么故人,望着窗外的大雨出了一会神。

聊来聊去,乌云散尽雨过天晴。

吞佛童子抱着衣服到外面去晒,剑子背了古尘和药篓,带着小剑雪一边走一边开玩笑地没入深山密林中。

[我们两个的名字都是以剑开头的阿,]剑子心情大好地甩着拂尘,[所以说,你我有缘,我不救你谁救你呢?]

他止步,放下药篓子,从里面取出食物和银两,以及一封书信,对小剑雪说道:[到山下的道观里找一名叫做谈无欲的人,然后让他带你回家。]

剑雪愣愣地收着这些东西,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

[放心吧,吞佛童子正在晾衣服呢,除非他有胆量裸奔,否则不可能追的上你。]剑子伸手摸摸小剑雪的头,说,[你师傅正满世界地联系高手解救你呢,我三天前收到了谈无欲的帖子,拜托我想办法救你出来,现在大功告成,快点回家别让阿九他们担心了。]

剑雪低头不语,问吞佛童子怎么办?

剑子不着急不上火,很酷地旋身一甩剑柄上的剑穗,说他有胆子在他的地盘上造反,就要有脑子掂量一下后果如何。再说了,他和吞佛童子的和约里明文规定的内容只是让他医治剑雪,又没说不可以把人放走。

暴走就暴走吧,比他更变态的暴走发飚剑子都见识过了,还怕他一个连裤子都穿不上的吞佛童子?

  评论这张
 
阅读(2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