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加百列的城堡

 
 
 

日志

 
 

[霹雳同人]荆棘丛中17  

2008-07-27 12:47:18|  分类: 霹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边想着怎么应付吞佛童子,一边拎着草药篓子慢悠悠地回到了小屋。到了院子里一看,吞佛的衣服还在竹竿上晒着,但是人却不见了。没准去屋子里午睡休息了吧,剑子把草药篓子放在阴凉的地方,然后轻手轻脚地去推房门——门刚一打开,猝不及防地从里面伸出两只手,一把揪住剑子的前襟把人拽进去了,房门随之砰地一声关紧,外面有帮凶咔哒一声落了锁。

[哈哈,龙宿好友,怎么不提前打个招呼就突然登门拜访,呃,等我给你沏杯茶水——唔,麦撕我衣服!]

听到室内传来的惨呼声,吞佛童子很是解气地露出了幸灾乐祸的微笑。哈,剑子仙迹,吞佛童子睚眦必报,风水轮流转今天到你家,你现在的倒霉完全是你咎由自取地自找的阿,活该!

门板咣当地撞了几下,好像有人想往外跑。吞佛童子非常落井下石地提醒里面的人不要昂费力气,他已经把他们都反锁在里面了谁也别想出去。剑子仙迹涵养崩盘地搁着门板骂了几句[好小子你等着瞧之类]的,然后话语就被什么东西给堵上了。

吞佛童子背着双手很是悠闲地在院子里散步,一眼瞄到了放在阴凉处的草药篓子,大好心情瞬间跑了个精光。
剑雪怎么没跟着那老道一块回来?

想到最大的可能性,吞佛童子怒火攻心,转身就要去踹开房门问个清楚,但是到了近前一听室内的声音,呃,还是等一等吧,这个时候闯进去估计会被天打雷劈。

于是坐到松树凉亭里去等,结果龙宿的体力惊人,吞佛童子眼巴巴地看着天空金乌西沉斗转星移,这么一等,居然整整一个晚上就这么耗过去了。

终于熬到了日上竿头,打开门锁之后,就看见华丽无双的儒门龙首正在心满意足地坐在窗口吸水烟,气色红润有光泽,春风满面通体舒畅万寿无疆。剑子仙迹一幅半死不活的样子躺在床上睡死过去,听到脚步声微微睁开眼睛,发现来者是吞佛童子的时候,那眼神恨不得把他碎尸万断。

[哦,我们的合约只规定了不许在你的地盘上动武,又没说不许把龙首叫来。]吞佛童子嘴角一弯,没想到剑子接下来的回答差点让他掀桌子暴走。

[也对阿,我们的合约只规定了好好医治剑雪,又没说不许把他放走。]剑子仙迹故意哪壶不开提哪壶地气人,[我们两个还真是心有灵犀阿,不枉费你我二人在同一个屋檐下住了这么长时间,连裤子都省了坦然相对,何必客气呢。]

拎朱厌,握古尘,两人杀气腾腾地对视着往对方身上扔冰锥。

一旁的儒门龙宿舒舒服服地吐出一口烟雾,挪动身体坐到剑子身边,轻轻一拍后背,说麦闹了,把人还给他吧。你看我追你追得这么辛苦,何必再让相思之苦去折磨他人。

[龙宿阿,让吞佛童子和剑雪无名呆在一起,岂不是害了那个小娃娃么?]
[何出此言?]
[他又不是没害过。]
[我也曾经与你反目成仇地厮杀,如今不是破镜重圆,相濡与沫?]
[哦,那么剑子是否因此而亡于你手?]
[未曾。但是区别不大吧。]
[天差地别,龙宿。同样是宿命之战,我未死,而你也尚存于世,这段感情才能延续下去,在未来变幻出无限的可能。但是剑雪无名已死,上辈子的感情就已经在上辈子了断了,何苦再去纠缠后人?]

[剑子,]龙宿目光灼灼,伸手挽住剑子的胳膊,语重心长地说道,[吾对汝的感情,又岂是一生一世就可以了断?上穷碧落下黄泉,吾要的是你的亘古不变直到永远。]

剑子哼了两声,说龙宿好友,你胳膊肘往外拐帮着那火山头说好话,让吾的心瓦凉瓦凉的,冷啊。龙宿收了水烟袋,笑得日月无光,说剑子,让我这个贴心人帮你暖暖吧,然后便要把人往床上压。

小夫妻两个打打闹闹拉拉扯扯,被凉在一边的吞佛童子不由得鸡皮疙瘩掉满地。

到了中午,饭桌上琳琅满目地堆了不少好菜,亲自下厨的龙宿一脸宠溺的表情看着剑子吃得津津有味,吃了一半,剑子嘴角抽搐地说龙宿你别用那种眼神盯着我看好不好,我后背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龙宿用扇子一遮脸,说吾看到这松木的三角凉亭,心里高兴得紧,一时之间有些忘形,让剑子你见笑了。

麦多想啊,剑子说我是因为木料不够用了,才把它建成三角形的省事,龙宿自然不信这一套,儒门口音珠圆玉润地说剑子你还是这么喜欢严肃地欲盖弥彰阿。

吞佛童子实在受不了了,觉得这饭算是如鲠在喉怎么也吃不下去了。龙宿一瞧他的脸色,似乎刚刚才发现这里还有个大煞风景的外来人留在这个二人空间添乱,便催促着剑子赶快指点迷津,言明剑雪的去向好让这个电灯泡早点走人算了。

剑子皱眉深思,一脸有口难言的表情。

气氛正僵滞着,杀气涌现,一群异度魔界的杀手出现在四周,兵分两路,一路人马对付凉亭里的三人,另一路人马直奔小茅屋去了。

[啧啧啧,光天化日之下打家劫舍阿。]剑子唉声叹气,对着小茅屋抱怨着人心不古世风日下的废话。

龙宿的眼神里涌上了玩味的狐疑,目光在剑子和吞佛童子两人的脸上扫来扫去:[奇了,你这寒酸的道人究竟有什么宝贝值得人家光临寒舍呢?]

吞佛童子心里也在疑虑丛生,看这些人的样子,此行的主要目标应该并非是要铲除自己。剑子也在盯着他看,仿佛试图从吞佛童子的表情上揣测出什么端倪。正在三人满腹算计的时候,冲进小茅屋搜索的杀手两手空空地走了出来,众人一对眼神,便冲着凉亭内的三人围攻过来,为首的杀手用朴刀一指,厉声质问道:

[把人藏到哪里去了?]

吞佛童子一听,脑子轰地一声翻江倒海——这群人是在找剑雪!

[你猜阿。]剑子气定神闲地喝茶。

杀手们见了这个阵势,便明白这三位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废话少说,挥舞着兵器就杀过来了。剑子扭头轻轻一推龙宿的手肘,说劳烦好友了,帮我送送客人。龙宿眯着眼睛,叹气,说好久未曾并肩作战了,咱们两个联手退敌才更有趣味啊。

剑子叹气的声音比他还响:[这点虾兵蟹将还用得着两位先天联手么?更何况——]揉揉后腰,[吾腰疼,不想动弹。]

龙宿一听,二话不说,立马精神抖擞地冲出去干仗了。

吞佛童子刚要站起来迎敌,剑子伸手按住他的肩膀,把人给按回板凳上去了。

[别忘了,你答应过我,不在我的地盘上动武。]剑子提醒着,[你老老实实地歇着,这种粗活累活就交给龙宿去做吧。]

  评论这张
 
阅读(20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