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加百列的城堡

 
 
 

日志

 
 

[霹雳同人]荆棘丛中24  

2008-08-13 13:38:28|  分类: 霹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吞佛童子说他吹奏的那首是鹊桥仙,原本只想随便吹首曲子制造噪音不让鸠盘神子继续练下去,但是竹笛凑到唇边的时候,不知不觉之间就找到了这个旋律,连他自己也很奇怪居然能记得这个曲子。说完之后,吞佛童子便一言不发地盯着鸠盘神子的脸,仿佛在冥冥之中等待着什么。

鸠盘神子看着他的目光,很想告诉他自己对这首曲子有些模模糊糊的印象,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话到了嘴边就咽下去了,决定继续装傻充愣。

第二天继续赶路的时候,鸠盘神子修炼诞登锉骨之术的后遗症还没有缓过劲来,他两条腿一挨着地面就发软,动不动就抽筋疼得坐在地上用手扳着脚趾一动不动,吞佛童子说你这个样子没法走路,于是免去了征得同意的麻烦,直接把人抱起来就走。鸠盘伏在吞佛童子的胸口,知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于是埋头郁闷地计算着身体复原的时间。

修炼诞登锉骨之术的鸠盘神子个头长高了一截,也沉了一点,吞佛童子的胳膊紧了紧,感觉怀中处于成长期的男孩紧密纤细的骨骼硌着他的胸口,嗯,就是有点太瘦。感觉到了吞佛手臂上的肌肉发力把人往怀里挤的鸠盘神子很是不满地昂头瞪了他一眼,目光中都是[我晓得你又在胡思乱想]的警告意味。

看到那双碧绿色的眸子,明明历尽沧桑却依然清澈笃定,吞佛童子不禁想起了那位清冷瘦长的故人,等鸠盘神子长大成人,恐怕和剑雪无名的风采相差无几吧。虽然到现在为止,鸠盘神子比宁静内敛的剑雪更为狂放不羁,率性而为,而且一有机会就斗志昂扬地磨练他损人呛声的本事,不过两人之间的磨合期过了,相处的时间久了就能适应彼此的脾气性格,如今吞佛童子已经不再是一剑封禅,而剑剑雪无名也回不来了,但是生活却必须继续前行,不论它有多么的不尽如人意。

走到半路,周遭的气温骤降。吞佛童子化出朱厌,面对围杀上来的魔兵一幅处惊不变的冷酷绝然。身上的铠甲赛过比基尼的华颜无道手持斧头摆出个圆规的站姿,笑得一如既往地冰冷恶劣。

居然出动了魔界四天王之一,看来异度魔界已经不耐烦了。

目光在吞佛童子身上扫来扫去,看到胸口的小娃娃,嘴角一翘,笑了。

[鸠盘神子,从第一任先锋战神沦落到眼下这幅模样,真是有够衰阿。]

鸠盘神子瞪着他,身上的杀气越涨越高:[你这辈子终于等到能够放胆子嘲笑我的机会了,真不容易啊。]

[哼哼,鸠盘神子,你现在只是一个废物,整个异度魔界上上下下,连个最低级的魔兵都能把你逼得毫无还手之力,如果没有吞佛童子护你,你还有胆子站在这里么,小娃娃?]华颜无道冷笑两声,[老老实实地丢下这幅无用的人类躯体,回异度魔界使用圣元魔胎之体复活再次成为叱咤风云的魔神之子,不比你眼下的这幅窝囊样子强多了?]

鸠盘神子的目光动了动。华颜无道再加上一句:[银鍠朱武一直没有忘记你这位太傅,说你对他恩重如山,但是弃天帝可是一直催促他亲自出马提你的人头回去呢。想想看,这异度魔界除了他之外,还有谁真心对你好?所以,鸠盘神子你忍心逼他亲自动手来了断这份师徒之情么?]

[废话说够了么?]吞佛童子冷冰冰地亮出朱厌的刀锋,[异度魔界的人要杀人取命,什么时候开始流行啰里啰唆地找这么多温情的借口?]

华颜无道瞟了一眼鸠盘神子,哼了一声:[无论如何等待你的只有死路一条,不如听从我的劝告乖乖引颈待戮,还能死的有尊严一点。]

鸠盘神子冷静下来了,一指华颜无道:[吾当初不该划伤你的脸,而是应当割掉你的舌头。]

华颜无道大怒,挥动恶露天斧冲了上来,同朱厌砸在一起,魔气暴涨火花飞窜,周遭的林木齐刷刷地折断了。他们惊心动魄地一直厮杀到黄昏,打得整片山地寸草不生,大地像是被犁过一遍支离破碎。

打着打着,吞佛童子撑不住了。他使用的朱厌属于长形兵器,需要两手交握才能在更大的空间发挥威力,但是由于腾出来一只手保护鸠盘神子,朱厌的杀伤力就打了个不小的折扣,而且观察他的神色,鸠盘怀疑阿九种下的那条蛊又开始发作了。

伸手按住吞佛童子胸口的位置,冰冷的魔气送出,冻住了蠢蠢欲动的虫子。吞佛童子的脸色稍微缓和一些,低头看了一眼鸠盘然后聚精会神地去对付华颜无道那板大斧子。其余的魔兵就像鬣狗一样围绕着吞佛童子盘旋,逮到交手的空隙便扑上来偷袭,咬一口便迅速退下去换其他人上。

摆出这种狼群战术,看来异度魔界的目的是要打持久战消耗对手的体力了。

鸠盘神子的小手揪着吞佛童子的衣襟,看着他的汗水不停地从脸颊淌下来,攥紧了复又松开。这样下去,他们两人必死无疑。如果不是因为鸠盘神子的拖累,吞佛童子独自一人肯定能逃脱出去。

察觉到怀里的晃动,吞佛童子的手臂立刻加紧:[别胡思乱想!]

但是终究是累了,华颜无道的恶露天斧泰山压顶一般狠狠地将朱厌砸进土里,兵刃卡在一起,居然抽不出来,与此同时,伺机而动的魔兵瞄准这个空隙杀到近前,瞄准吞佛童子怀里的鸠盘神子就砍了下来。

鲜血喷到了鸠盘脸上,刀刃距离他的眼睛只剩一寸——吞佛童子情急之中,居然松开朱厌空手攥紧了魔兵的刀刃。华颜无道脸上露出狠辣的笑容,就当他挥舞天斧拦腰斩向吞佛童子的一刹那,鸠盘神子伸手抓住朱厌的枪身,一把从土地中拔起来刺向华颜无道。

但是小孩子的力气太小了,华颜无道一伸腿,一把将朱厌的刀面踩到了脚底下,鸠盘用力拽了两次,死活拽不出来,突然眉头一皱,魔气转换金光浮现,战刀模样的朱厌瞬时改变了形状。

华颜无道脚下一空,再看时,鸠盘神子手里拿着一把朱红色的邪剑,猝不及防地捅向她的小腹,险险躲过的刹那间,朱厌逼开华颜无道峰回路转回转刀锋,一把削掉吞佛童子攥紧的刀刃主人的手臂,华颜无道再次扑上来的时候,吞佛童子受伤的手掌覆盖在鸠盘神子手上,魔气增长,瞬间变换形状的朱厌一把挑掉了华颜无道的面具。

看到面具下面的那张脸,吞佛童子暗中吃了一惊。

墨绿色的长发飘洒而下,明艳不可方物脸蛋上一幅冰冷傲然的神情。只可惜左边的脸颊上有一道细细的伤疤。

暴怒的华颜无道摸了一下自己的脸蛋,想到刚才差点又要破相,一幅怒不可遏的样子就要扑上来吃人,但是突然一股强横的剑气破空而来,瞬间解决了几名魔兵,华颜无道见对方来了武功不弱的帮手,很是不甘心地挥手撤退了。

白色的皮草大衣晃动,冷漠的银狐一挽红狐刀,犀利的眼神一扫退去的魔兵,冷哼一声,然后瞟了两眼吞佛童子和鸠盘,一甩斗篷转向北方,焦急地冲过去了。

吞佛童子想起来一直在背后保护他们的剑子仙迹不见了踪影,如今华颜无道能够率领魔兵追上来,恐怕那位道者凶多吉少。

  评论这张
 
阅读(1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