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加百列的城堡

 
 
 

日志

 
 

[霹雳同人]荆棘丛中25(大悲,剑子仙迹)  

2008-08-13 20:10:28|  分类: 霹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剑子仙迹这边的动静大的惊人,黑红色的魔气和白色的道家仙气宛如纠缠厮杀的巨龙恶蟒,从地表直冲天空,搅得苍穹中的云层都跟着旋转翻滚,仿佛是龙卷风过境一般。银狐被强悍的气劲挡在外面,冲了两次都没能冲进去,最终阴阳失衡道消魔张的一刹那,仿佛有个遮天蔽日的气球在鼻子下爆炸一般,气劲散开横扫原野,银狐一横红狐刀迎着呼啸的大风冲了进去,斗篷被风口撕得啪啦作响。

可惜来迟一步,他们赶到的时候,战斗已经结束了。

稍后赶到的吞佛童子看了一眼弥漫在空气中迟迟不肯散尽的魔气,心里一冷,知道剑子仙迹此番的对手是银煌朱武,另外一股魔气却很陌生,隐隐透着黑紫色,但是刚劲凶狠的程度并不在朱武之下。

银狐收了红狐刀,站在剑子仙迹面前,颇有些有手足无措的样子。剑子仙迹手持古尘撑着地面,微微垂着头站在那里,脚下一片不断扩大的血泊,在皲裂的土地上不停地狰狞着蔓延。银狐伸手点了好几次止血的穴位,但是根本就不起作用,他看了剑子仙迹一眼,又扭头在四周寻求一番,面色阴郁得可怕。

听到脚步声,道教先天睁开了眼睛,玉色的睫毛下目光涣散,几次聚焦寻找,终于在平安无事的鸠盘神子身上定格。

[谢天谢地,总算没有让魔界如愿以偿……看来老天爷还是在帮我的……]剑子仙迹松了一口气,试图抽回古尘,但是身形晃动不稳,只得再次撑住地面稳住重心。他垂下头,口吐朱红,拄着宝剑的手臂微微颤抖,默默注视着脚下不住扩散的血泊,轻轻叹了一声,[这个样子怎么回宫灯炜去呢……]

他这次是以探望好友佛剑分说的名义跑出来的,现在搞得如此狼狈,怕是无法圆谎瞒过去了。想起那双总是盯着自己不放的金眸,那位不管表现得有多么暴跳如雷,但是只要一搂手臂就会美得心情舒畅的龙宿,剑子的眼前,逐渐降下一片灰暗。

紫金箫,白玉琴,宫灯夜明昙华正盛,共饮逍遥一世悠然。

朱唇微启,慵懒地躺在软榻上吐出云霞的龙宿,还在等着他探访佛剑之后就回宫灯炜去。十里宫灯照亮归途,细雨清风,盏盏霓虹,却在剑子的世界里逐个熄灭消逝不见了。

[吾送你回去!]银狐伸手去扶剑子仙迹,将人抗在肩上,然后瞄准了儒门天下的方位发足狂奔。道教先天的头靠在银狐肩上,温热的液体顺着他的裘皮大衣不停地往下流,[喂,你不是很能干很先天么,]他听不见剑子的呼吸声,急得一边猛跑一边狂吼,[别这么没出息,说话阿!]

一只手突然抓住了银狐的衣襟,剑子仙迹用尽最后的力量,留给银狐一句话:

[在路边随便找个地方……把我埋了……这件事情……永远别告诉龙宿……]

你开玩笑阿!银狐真想破口大骂,这种事情关我屁事,吾才懒得替你善后!

但是话却无法说出口,道教先天的手,软软地垂下去了。

银狐的脚步无法停下来,他不可遏止地跑出去很远很远,边跑边骂,直到声音哽咽起来。

忧愁的细雨轻轻敲打着门窗,疏楼龙宿让仙凤煮了驱寒的姜茶,推开门廊和卧室的房门,然后坐在门口一边遥望着寂静无人的小路一边愤恨地弹琴。就知道剑子仙迹是闲不住的人,说什么拜访这个拜访那个,谁谁结婚了非要让我去座席,以前的故友儿子满月,这应酬推不掉啊,难办,苍要整顿玄宗,让我给一群新生演讲提提风气,你看这不是没事找事么——算了吧,剑子仙迹你骗谁呢?其实还不是跑去干那个行侠仗义的老本行?

算了,我又不能把打断你的腿,或者像养兔子那样把你关起来,反正已经和谈无欲交待过了,量他也不敢委托你什么要命的任务,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了。而且,剑子仙迹每次回来都很心虚,总是刻意讨好龙宿,不论龙宿有什么要求都百依百顺,这么算下来,龙宿不但没吃亏,还趁机占了不少便宜。

不过阿,总是往外面跑,这人不管也不行。

正在想呢,眼前一亮,一身白衣的剑子仙迹面带微笑,很是洒脱地冒着大雨走了回来,龙宿眯起眼睛,看着他的随风飞舞的衣袖,宛若缠绵在山中飘荡的云雾。

[怎么没打伞?]龙宿撤了白玉琴,在桌上摆了姜茶,口气里有些埋怨,[你这次拖的时间也太晚了,陪着佛剑那个沉闷的和尚有什么可说的。]

剑子坐下来,理了理衣襟,端起茶杯吹了吹热气,但却不喝,只是笑眯眯地看着龙宿。龙宿被他看得莫名其妙,心想这家伙一旦刻意讨好的时候肯定没什么好事,说不定又在打什么拖人下水的主意,因此摆出一幅当家作主的表情落座,两眼望向一边端起十足的架子来了。

[有什么事,说吧。]

[什么事也没有,我就是想好好看看你。]剑子坐在那里,目光留恋地在龙宿脸上徘徊,[几日不见,如隔三秋,再见故友,恍若隔世。]

龙宿听了这几句话很是受用,转过头来别有用意地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剑子,伸手勾住道者的腰带,眯起眼睛笑得春光灿烂:[嗯,满腔相思话,尽在不言中,剑子,到内室去相濡与沫如何?]

剑子仙迹的脸色黑了又绿:[好歹你也是圣人门徒,怎么满脑子的乱七八糟。]

[圣人曰:食也,性也。]龙宿的手指轻轻玩弄着剑子的衣带,突然感觉出来有哪点不对劲。在雨地里走了这么久,剑子的衣衫居然都是干的。

[龙宿,我们再打个赌吧。]剑子的额头和龙宿相抵,话语柔柔地,轻轻抚摸着龙宿的发鬓,[我有些事情还没有办完,暂时不能回来了。但是,只要你能找到我,从此之后我什么都听你的,再也不离开你了,行不行?]

[一言为定!]龙宿眼前一亮。

剑子又看了看龙宿,目光闪烁,宛若星辰,仿佛要把这一切都印在脑海中一样。然后站了起来,口里念着[何須劍道爭鋒?千人指,萬人封;可問江湖鼎峰,三尺秋水塵不染,天下無雙],很是潇洒地迈步走进了宫灯炜外细密的雨水中。

龙宿想问他这么大的雨想去哪里,但就是说不出口,只是浑身僵硬地坐在地上,一直目送着那抹白色宛若被吹散的流云一般消散在昏暗的雨水中。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穆仙凤合了雨伞,手里捧着紫金箫走了进来,问刚才是不是先生来过了?她看见这根箫放在宫灯炜的门口,四周却没有人。

话音刚落,就吓坏了。

只见儒门龙首手里的茶杯捏得粉碎,两眼发红,鲜血不停地顺着他的指缝往下流。

…………………

银狐回来的时候只剩一人。吞佛童子看他的衣襟后背上沾染的满是鲜血,指缝里和刀鞘上都是泥土,就再也没问剑子仙迹的事情。鸠盘神子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银狐身上的血迹,肩膀颤抖起来,但是最终还是忍住了,只是早晨起来的时候眼睛肿了起来。

三人到了天外南海。一路沉默不语的银狐突然撞开柴门冲了进去,正坐在庭院里晒太阳的卧江子吓了一跳,刚想站起来的时候银狐就扑了过去,一把将人搂在怀里,但却依旧什么话也没说。

  评论这张
 
阅读(2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