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加百列的城堡

 
 
 

日志

 
 

[霹雳同人]荆棘丛中26  

2008-08-14 23:04:28|  分类: 霹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卧江子的记忆依旧停留在玄空岛的那场鸿门宴上,他错信了九幽,误饮毒酒,当看到叶口月人眼眸里寒冷的笑意时,他心里顿时一冷,知道自己此行在劫难逃。几番苦战厮杀之后,功亏一篑的卧江子身中九幽毙命一掌,黄涩的天空伴随着冷风匆匆从视野里流淌掠过,在逐渐合拢的眼眸里化成晃动模糊的一线光辉,然后,便是静寂无声的黑暗。

躺在冰冷的地面上,卧江子静静地聆听着自己的心跳声,一下……一下……然后万籁俱静,灵光消散意识沉沦,满腔报复与遗愿尽皆归为尘土。

死亡,是一种十分恍惚的空虚感觉。他不清楚自己在这种空虚中飘荡了多久,突然有这么一天,他的世界里突然有了感知,宛若铜墙铁壁一般沉闷的泥土气息压抑得他喘不过气来,那种窒息的感觉疯狂地折磨着他的大脑,似乎每一次呼吸都是一种痛苦无比的折磨。

接着,他的听力恢复了,在这可怕而沉闷的黑暗中充斥着自己虚弱而痛苦的呻吟声,一双温暖有力的手臂伸进自己的世界,将他从狭小窒息的空间里抱了出来。新鲜的地表空气宛若琼浆玉液,他拼命喘着气,赶走胸腔里沉淀的腐朽气息,宛如重新回到江河的鲤鱼。

[卧江子,卧江子!]

他的世界里有人在激动难耐地哽咽。

卧江子是谁?

他茫然地思索着这个熟悉的声音和名字,毫无知觉的身体就像一块冰,沉甸甸地坠住他的灵魂和头脑。在八月的夜风中,他恢复的第二个感觉,就是冷,冷得浑身上下筛糠一般颤抖不停。

回到这个世界的第七天,床上重了两层被子,炕下烧了热滚滚的火盆。他蜷缩在皮毛大氅下面瑟瑟发抖,浑浑噩噩之中突然划过一丝光亮,猛然想起来[卧江子]就是自己的名子。

第八天的时候,卧江子开始能喝下一点流食了。

那双手臂的主人将他扶起来喝药的时候,他摸到对方毛茸茸的衣服,第一次开口讲话:

[银狐?]

银狐的手臂一抖,半碗药汤全泼在卧江子身上了。[你想起我了!你想起我来了!?]卧江子被摇晃得头昏脑胀,然后又被死死地抱起来,勒得浑身的骨节咯咯作响。

[银狐大侠,身为一名病患,在下可否祈求您在表达喜悦之情的时候………呃,稍微优雅一些?]

脸上粘到一滴滚烫的液体。卧江子诧异之中不禁伸手在银狐的脸庞上摸索,指尖居然寻到一双湿漉漉的眼睛,顿时被吓傻了。

[你……哭了?]

双手猛然被攥住了,一阵死灰一般的沉默,银狐用力捧住了卧江子的脸颊:[你——你的眼睛怎么了?]

眉眼细长,温润如画,睛如点墨,但却沉寂无言。

卧江子永远离不开那个黑暗的世界了。

半个月后,卧江子终于能够离开病榻恢复行走的能力了。银狐片刻没看住的功夫,就看见绿衣的智者不知什么时候离开了卧室,正坐在春光明媚的树荫下摆开一幅棋局,闲着无事自己和自己对弈。银狐凑过去一看,满盘黑白交错,居然没一步错子。

陪着坐了一会儿,卧江子这盘棋运筹帷幄下得滴水不漏,千军万马行兵布阵,正是在模拟中原苦境与叶口月人的三军会战。银狐伸手盖住了棋篓,卧江子再去摸棋子的时候碰到了他的手背,于是愣住了,莫名其妙地扭头看着银狐。

[傲笑红尘解开红尘禁招,大开杀戒横扫玄空岛,叶口月人被吓破了胆,早已仓惶撤军了。]

卧江子[哦]了一声,又问:[那么,嗜血者呢?]

[佛剑分说拼死化为修罗,计杀邪之子,嗜血一族已被四分之三以及中原正道联手所灭,末世录破除,天下定已。]银狐沉闷地道,[卧江子,那些事情都已经过去300年了。]

卧江子的手明显颤抖了一下,慢慢从棋篓上缩回去了。化出随身携带的叶扇慢慢摇,灵秀的智者脸上依旧是云淡风清的表情:[咦,我已经死了这么长时间了?]

[没错,如今已经天下太平,这中原苦境也不缺你秋山临枫卧江子操心,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你现在可以安心地退休养老了。]

卧江子闻听此言,莞尔一笑:[谈到养老,银狐你的年龄已经比吾年长几百岁了,该不会是胡子一大把的叔伯了吧?]摇头叹息道,[还是看不到为妙阿,免得破坏我脑中那个的玉树临风的美好形象。]

银狐哼了一声,干脆拉过卧江子的手掌贴在自己脸上:[你自己证实一下。]

[嗯,摸出来了,咱们的银狐大侠还是风采不减当年。]卧江子被银狐意料之外的行径愣了一下,胡乱摸了一把就收回手去,面不改色地继续摇自己的叶扇。

生活似乎又回到了洛水无痕秋山谷最初的日子,卧江子坐在洛水边垂钓这满江碧水的人生变换世事无常,银狐偶尔外出几次,回来时拎着两壶好酒踏着竹筏顺江而下,一边讽刺着卧江子颗粒无收的渔篓一边跳上码头。卧江子听见身下的木板被他踩得咯咯响,一收钓竿,满不在乎地说当不成渔民也不要紧,改日去傲刀城拜访主公傲刀青麟,讨笔退休费回来安家度日也未尝不可。

看在他这个军师做的小有成绩的份上,傲刀青麟不至于那么小气寒酸地用两个小钱打发他走人,从而冷落了众人的臣子心。

银狐掀开了酒壶上的封口,没接话茬。

卧江子稍微侧过头,仔细聆听着银狐的反应:[我复活的消息,你不想让大家知道?]

[不想!]银狐的回答斩钉截铁。

为什么?]

猛地将酒壶扔过来,卧江子听到风声伸手去接,但是却抓了个空,身后的江水里传来扑通一声沉闷的落水声。

[这便是答案。]银狐不想去看卧江子那双没有光彩的眼睛,转身注视那个扔掉的酒壶,在江水里一沉一浮地漂走。
卧江子沉默片刻,叹了一口气:[银狐,欺负一名盲者,有负你侠义之名阿。]

[你若出山淌浑水,就不仅仅是抓不到酒壶这么简单。]银狐满脸的不悦,[卧江子,你为中原苦境已经付出的,已经足够了,但是你亏欠我的还没有偿还!]

[呃……吾可不可以说恶人先告状?吾从小抚养你,如师如父,怎么还亏欠你,让你啃老本?]

[你欠我一条命。]银狐的嗓音,阴霾而悲愤,[别忘了,在苦境历史的记载中,秋山临枫卧江子由于错信九幽而误上玄空岛,饮下毒酒后被叶口月人的几大高手围杀身亡,并被悬尸示众。至此为止,这世上已经无人再闻卧江子之名。而怒上玄空岛大开杀戒的人,是吾银狐;将你的棺材拖回天外南海安葬的人,是吾银狐;费尽千辛万苦将你复活的人,也是吾银狐!所以你欠我一条命,而我希望你这条命能够好好地活下来,平淡安稳地渡过一生。这世上的腥风血雨,由吾替你去操劳,而你的使命,就是老老实实地呆在这里钓鱼吹笛子等吾回家!]

卧江子的脸色,略微有些愁上眉梢。

[果然,孩子大了翅膀硬了,管不住了。]

伸手摸到自己的酒壶,揭开封口嗅了嗅,嗯,果然是好酒。
  评论这张
 
阅读(2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