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加百列的城堡

 
 
 

日志

 
 

[霹雳同人]荆棘丛中28  

2008-08-16 17:34:28|  分类: 霹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早晨起床之后,卧江子写了一副单子,让银狐按照上面的记载去买些花种草籽回来,说既然退休了,就要有个退休的样子,呆在家里摆弄花草陶冶一下情操。银狐看着卧江子没有焦距的眼睛,心想有点纳闷,但是犹豫一会儿之后便去照办了,回来的时候不但买了草籽花种,还拎了一个鸟笼子,里面一只虎皮鹦鹉窜上窜下地啾啾叫。

听到鸟雀的爪子在铁笼里扎扎的摩擦声,卧江子想起来昨天向银狐套话的时候曾经抱怨过想买个鹦鹉说说话攒点人气的事情,心中不禁莞尔,心想只是为了套话而找的几句借口而已,亏他记得这么清楚。

银狐哼了几声,说评书先生太贵,他买不起,随便挑了一只黄鸟给你凑合凑合吧。把笼子挂在窗边,回屋里拿了一把碎米,出屋喂鸟的时候就看见卧江子把花草的种子摆凉亭里的石桌上摊开,摸几粒种子一样一样地闻。虽然眼睛看不见了着实有点小麻烦,但是幸亏之前没少摆弄它们,因此味道大小之类的还是能分得清的。

这一整天要除草整地翻土,银狐一个人忙不过来,卧江子便叫他找个劳力做帮手一起干,顺便提点他吞佛童子和剑雪都住在附近,既然已经成了邻居了,就应该互相走动走动。

刚开始的时候银狐很不乐意,但是又觉得卧江子的话挑不出来反对的理由。因此磨磨蹭蹭地走了。吞佛童子和小剑雪跟着银狐来到秋山谷的住所时,卧江子隔着很远就察觉到了两股异常凛冽的魔气,又听见两大一小的脚步声,知道客人到了,便端了茶水出来迎接。

吞佛童子和剑雪入世的时候卧江子早已作古,因此他们相互之间并不认识。但是剑雪对卧江子的第一印象却出奇的好,坐在他身边,一边帮他剥毛豆准备午餐的食材一边谈天谈地。吞佛童子和银狐两个沉默寡言的家伙满不情愿地拎着锄头去整地。

卧江子种地很有意思,要求在东边九丈远的地方种艾草,西边离位种上茱萸,震位种无患子,乾位移过来两株桃树,然后那边摆上几块岩石,这边放两根槐树枝做的马桩等等。银狐和吞佛童子满脑子莫名其妙地这里挖一块地,那边除点草,东奔西跑地干着干着,慢慢看出来卧江子这里面有门道,因此便不敢怠慢地认真干了。

他们两个干的卖力,剑雪这边也不停手地剥毛豆,全部剥完的时候,他看见卧江子伸手在空空的竹篮里摸了摸,忍不住抬头看一眼卧江子的眼睛,见他两眼黯淡无光地看着前方,不由得大吃一惊,而后便觉得可惜,这么一位俊秀出众的人物居然看不见东西,老天真是太喜欢作弄世人了。

[没关系,暗不见天日的世界,吾已经习惯了。]卧江子把毛豆收在篮子里,然后慢悠悠地摇着叶扇,[倒是你啊,小小年纪就唉声叹气,心事重重的样子活像个历尽沧桑的老人家。]

剑雪从桌面上捡了一个豆荚放在指尖摆弄着玩,嘴里嘟囔一声[我经历过的事情比你多得多]

卧江子笑,说未必。

剑雪的眉头皱的紧紧的:[你又没死过。]

卧江子还是笑得不紧不慢,用叶扇一指屋后,说我的坟墓还在那摆着来不及铲平呢,要不要过去看看?

剑雪看着他,眼睛瞪得大大的,跳起来跑到屋后一看,被翻开的坟墓上果然立着一块墓碑,上面写着[秋山临枫卧江子之墓]几个字,坐回卧江子对面的时候,剑雪的脸色还没恢复过来,只是呆呆地盯着卧江子看。

现在他知道眼前这位容貌俊秀出众的年轻隐者是谁了。

[现在,我们两个就拥有共同语言了。]卧江子笑道。

[你是怎么复活的?]剑雪焦急起来,[剑子仙迹……是不是也能?]

卧江子摇了摇头说不知道,至于银狐究竟用了什么方法把他从棺材里挖出来弄活,卧江子也想知道,但是银狐很反感卧江子打听这个,而且一问就发脾气走人,卧江子没办法,只能把疑问藏下来日后再提。

剑雪听了,一脸心灰意冷的模样。

剑子仙迹的死对他打击挺大的。原本以为只要避开乱世就能平平稳稳地度过一生,但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异度魔界不肯放过他,连带着与剑雪毫无瓜葛的剑子仙迹都惨遭不幸。做为道教先天,剑子仙迹为了中原苦境曾经数次血染征袍,原本可以功成身退,但却偏偏为了救一个小孩而再次跋涉红尘,并为此付出了自己的性命。剑子仙迹不肯安心退隐的原因,让一心离开江湖的鸠盘神子无法理解。

[不是不肯安心退隐,]卧江子叹了一口气,[恐怕是无法安心退隐吧。]

匈奴不灭,何以为家?乱世不定,何以兴国?

素还真何曾不想退隐,但是生了又死,死了又生,乱世迭起烽火连绵,竟然圆不了一个苦苦寻索的平安梦。这神州大地冤魂四起,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何时是个尽头?唯有杀尽天下乱世之贼,仁人志士薪火相承前仆后继,一介愚公尚有移山之志,倘若有识之士尽皆如此,何愁天下不定?

倘若所有的正道人士贪图安逸私情先后退隐避世,那么就算有十个素还真也累死了。再者说,倾巢之下岂有完卵,万一异度魔界摧毁神州支柱灭掉红尘人世,众人又能躲到哪里去呢?

剑雪听了,若有所思。

到了晚上,花草种子都种下去了。卧江子出去巡视一圈,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片刻过后已经是鲜花怒放草长莺飞。剑雪他们都跑出去看,满目繁花似锦碧草如丝,真是漂亮得生机勃勃。

花种草籽还剩下一半。到了第二天,卧江子和银狐到剑雪他们的住所,依照秋山谷的样子也种了下去,只不过所有的花色和地点全是反的。

不过几日,魔兵就摸过来了。卧江子习惯于晚上睡得很浅,听到响动,就示意银狐来到院内御敌。手持七星剑,卧江子脚踏两仪催动阵法,任凭那魔兵千军万马,在院外铺天盖地地绕来绕去,就是无法靠近小院半步。

过了一日,魔兵的人数减少了,只来了三个人,两男一女,魔气冲天,试图用蛮力往里硬闯,院里院外彼此之间都能看见容貌,但是近在咫尺,同时又远在天涯,三位魔者在阵法里冲撞了半天仍未能前进一步,恼怒之中暂时驻守在外试图参透阵法。

[没问题么?]银狐握紧了刀柄。

卧江子收了七星剑,坐回凉亭里一边摇着叶扇一边喝茶:[只凭他们三个,不行。]

象棋中有一招叫做连环马,两匹马互相踩着对方的日字头首尾呼应,即使是最厉害的车也不敢血拼。卧江子又加进入迷踪阵和水镜术,把剑雪他们和自己的住所连在一起,异度魔界的人马攻击剑雪的小屋时候,其实已经踏入了卧江子的院子,不论他们怎么绕来绕去,就是绕不开卧江子的小屋找到剑雪住所的入口,但是倘若专心对付卧江子,却只能在围墙之外的地方不断徘徊,因为这个地方是两所住宅的交接处,实际距离远得很,走上半天才前进一小步而已。

总之,空间扭曲时光迷离,简直复杂得离谱。

  评论这张
 
阅读(2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