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加百列的城堡

 
 
 

日志

 
 

[霹雳]龙剑同人——叹笑无声2  

2008-08-23 16:38:55|  分类: 霹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乾坤阁的大门后面完全是另外一方天地,四处祥云缭绕光辉普照,几座错落有致的灵山漂浮在浩瀚云海之上,看上去就像是汪洋大海当中的一串串孤岛和暗礁。五颜六色的幼龙们成群结队地趴在山头上晒太阳,或者三三两两地在空中盘旋遨游,偶尔有精神亢奋的几对正纠缠在一起掐架斗殴,从这个山头撞向另外一个山头,弄得飞沙走石风雷交加好不热闹,慕少艾说这崩塌的灵山山石落到下界就化成了落雨流星,看上去挺漂亮的实则凶险,因为常有块头太大的落石砸死人的例子,所以身为牧龙者就要留神一点,眼疾手快给它们收拾烂摊子别让阎君的黑眼圈加重。

两人踏着祥云径直升上乾坤阁内最高的一处山峰上。这座主峰上面建有牧龙者居住的行宫,但是慕少艾说它夏暖东凉昼长夜短,属于中看不中用的豆腐渣工程,而且由于主峰相当显眼的缘故,幼龙们打架的时候经常打着打着就打到主峰上来了,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把这幢行宫拆得破破烂烂岌岌可危。上面虽然答应了马上修缮,但是几百年过去了也没见动静,所以剑子你半夜睡觉的时候机灵点,如果听到顶梁柱咯咯作响就快点往外跑,别舍不得屋里的东西,要知道人命比什么都重要。

到了近前一看,果然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外表琉璃瓦白玉墙水晶地,但是里面断壁残垣一塌糊涂。写着[御龙阁]的牌匾半死不活地耷拉着脑袋,上面只剩下了一颗钉子。牌匾下的房门断了好几截,幸亏都用粗木板钉死了才没让它轰然倒下。再一看门里廊柱歪斜墙壁裂缝地板塌陷,剑子仙迹的两只脚就开始闹情绪死活不肯走进去。

慕少艾拍拍剑子的后背以示安慰,说别害怕,这房子暂时还塌不了,别看它柱子断了不少了,但是剩下的几根都是大浪淘沙剩下的金子,个顶个的坚固牢靠,上次有条青龙打架打输了郁闷地撞山,把主峰的悬崖都给撞塌了,天摇地动之中只有剩下的这几根柱子纹丝不动,我亲眼所见绝对不会骗你的,所以请你安啦。

带着剑子走到阳台上,慕少艾冲着满山遍野的幼龙们吹了声口哨,然后开始郑重其事地介绍剑子仙迹给他们认识,说这位剑子大仙就是新来的御龙仙君,别看他外表道貌岸然的但是骨子里其实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不但能打架能哄人,而且还会讲笑话,比我风趣幽默多了,所以请诸位小朋友好好关照他顺便不要痛惜我的离去,谢谢啊。

五颜六色的幼龙有一半抬起头往这边瞟了一眼,另外一半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该干什么就接着干什么连眼皮都不抬。

[他们就这脾气,你别见怪。]慕少艾和蔼可亲地一耸肩。

不过总有例外,冷不丁脑袋上喀嚓一声雷响,剑子揪住慕少艾的衣领往后一拖,就看见被劈坏的瓦片顺着屋檐哗啦啦地往下淌。面前随之出现两只快成年的幼龙放大了的龙头,脑袋足足有窗户那么大,一红一白,每一位的表情都是那么的凶神恶煞,龙口微长,呼出来的气息吹得慕少艾的头发和眉毛不停地飘舞飞扬。

[慕少艾!]白的那只阴郁地发问,[给我一个解释!]

[解释什么?]临危不乱的慕少艾笑眯眯地吸着烟管装傻。

[为何辞职不干?]红的那只就比较温和一点,但是眼里的光辉却比刀子还凌厉。

[我原本在药王殿任职,只是因为受金子陵所托才暂时担任御龙星君一职,现在真正的接任者到了,我自然要回药王殿去继续干我的老本行。多年以来承蒙诸位不离不弃与在下同甘共苦团结友爱,让在下顿生身在福中不知福的感叹,但是可惜天下午不散之筵席,药师我临别之际实在难分难舍,唯有勉励诸君早日在凡间建功立业,好让药师我心生慰藉,明白自己并没有把大好青春浪费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

慕少艾笑得明艳动人温柔和睦,剑子瞄一眼他那春风得意的表情,心想难怪这两小子迷上你了,你这不是纯粹在勾引他们么。日后慕少艾对此大为抗议,说我这明明是不卑不亢不冷不热,怎么到你眼里就变了味呢。剑子一扳他的脸冲着金子陵求证,说慕少艾你大方得体不卑不亢地笑一个给他看看。

金子陵端起茶杯饶有兴趣地打量着眉眼里都带着香气的慕少艾,点点头,说慕姑娘你笑起来煞是好看啊。然后慕少艾就浑身冷汗地跑去照镜子雷自己去了。

只可惜当时的慕少艾不明白就是自己这幅不远不进的距离感才让那两个小子着了迷一般深陷其中,他越是笑得真假难辨,那两位快成年的神龙就越是觉得距离产生美,越是摸不透他的心思,就越是想要把他里里外外地弄个明明白白,越是不冷不热不卑不亢,他们就越是想把这位软硬不吃的药师弄到手。

到底是白龙年轻一些沉不住气,说你要走就走,谁稀罕你!然后一甩尾巴飞走了,临走时还挂掉屋檐上的两块瓦片。红龙就比较沉稳一些,把脑袋凑近了满是自信地盯着慕少艾,说跑得了和尚票不了庙,你早晚有一天会是我的人!

红龙也走了,慕少艾扭过脸来无奈地对剑子说[想笑的话请尽情笑吧。]

剑子哈哈哈地干笑两声,说慕少艾你也有今天啊。

我的今天就是你的明天。慕少艾吓唬他。

剑子这次有了底气,说我又不是小白脸,就这副正义凛然刚正不阿的大叔相,长得和执法星君傲笑红尘似的,我能勾引谁啊?话说完楞了一下,说金子陵那老妖精该不会就是相中了这一点,才把我坑过来的吧?

慕少艾不置可否,笑得和猫似的。

送走慕少艾,关上乾坤阁的天地门,剑子仙迹冲着破败的[御龙阁]长叹一口气,开始度过自己身为御龙星君的第一个晚上。

进了屋子里,第一项事情就是打扫卫生。前任的慕少艾是个喜好钻研医药的仙人,就算当了御龙星君也没荒废自己的嗜好,弄得屋子里乱七八糟的不是骷髅骨架就是血脉解剖图和针灸穴位明细,要么就是各种各样的动物肢体模型。要不容易发现一张体态优雅的仕女图,剑子仙迹揭开一看,发现它是用来遮挡墙上一个漏风的大窟窿用的。

拂尘一扫,将这些杂物一股脑地往窗外的云雾里扔,然后撕了一块云彩抹窗台擦地板,整理到屋后的小凉台的时候,剑子脚下一绊,看见一条紫龙的尾巴横在那呢。绕过廊柱跑过来仔细一看,一条紫色的幼龙趴在玉石地板上睡得正香。

推两下,不动弹,拍拍头,也没反应。

剑子仙迹抱住它的尾巴,将这位祖宗出溜溜地拖到一边,拿云彩擦干净地板,铺上毯子,然后拽住尾巴把它出溜溜地又给拽回原地。

再看一眼,居然还是没有睡醒。

剑子彻底服了,心想这小子简直就是睡神。

  评论这张
 
阅读(4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