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加百列的城堡

 
 
 

日志

 
 

[霹雳龙剑]叹笑无声4  

2008-08-26 13:02:23|  分类: 霹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认错人?怎么可能会认错人?紫龙的表情就好像听到了什么奇耻大辱一样的愤慨,吾和那只紫色的考拉变种完完全全是两个世界的族群好不好!它那落满尘埃的鳞甲哪比得上吾的流光溢彩珠光宝气?它那灰不溜秋的鬃毛哪里比得上吾的银紫色细腻柔滑如梦如幻?最最重要的一点,吾如此华丽无双魅惑动人的鎏金色瞳孔普天之下仅此一家,如此鲜明独特的标志怎么可能还有人会把吾和那只眯眯眼松鼠混为一谈?

剑子咳嗽两声,说这个嘛,我的确不知道你们两个的眼睛颜色有什么分别,用手一指眯眯眼松鼠,剑子很是委屈地辩解,说自从我来到乾坤阁之后还从没看见这孩子睁开眼过。心里想起来慕少艾曾经交代过这两只紫龙一只喜欢睡不醒另外一只喜欢摆阔的旧话,剑子心想眼前这位小祖宗肯定就是喜欢摆阔的那一只,于是马上恭维两句,说看阁下的华丽无双气宇非凡国色天香,想必就是名满乾坤阁的疏楼龙宿了?哎呀呀,果然闻名不如见面,没想到阁下不仅在相貌上令人惊为天人,而且性格上也是如此的直率大方,真是才貌双全的性情中人啊!失敬失敬!

一顿糖果抹蜂蜜的赞美之词成功地把小祖宗的火气降下一半,疏楼龙宿桀骜优雅地甩了甩尾巴居高临下地瞟了一眼剑子,哼了一声,说你这个新来的倒是满识趣的嘛,放心,吾不会自贬身价同你们这种平民一般见识的,下次莫要再做出如粗鄙鲁莽的行径便是了。临走之前围着剑子盘旋着转了三圈,口里很是不满地抱怨了一句——金子陵怎么挑了一个长相如此普通的粗人来做御龙仙君,他的品味真是下滑得太厉害了。

剑子也不生气,拱手哈哈一笑,说在下皮糙肉厚,让乾坤阁第一美人见笑了,试问天下间又有几人能长得和姑娘一般貌美如花使人相形见绌?相貌这东西还是要靠千载难逢的运气和机缘嘛。

唰地一尾巴扫过来,抽在剑子脑袋上了。

坐在药王阁里等着慕少艾给他涂药水消肿的时候,剑子还是一脸莫名其妙的表情,说我哪句话得罪它了啊?

慕少艾幸灾乐祸地用个棉球压着他额角上的大包,说抽你是轻的,你称呼他为[姑娘],他没拿雷球劈死你就已经够仁义的了。

剑子仔细琢磨其中真意,然后面目严肃地一指慕少艾,说药师你害人不浅罄竹难书!你一天到晚神神叨叨地[美人]、[绝色]、[艳压群芳]地给我洗脑,害得我一直以为这位乾坤阁第一花魁是条母的!

哎呦喂,剑子你又不是第一天才认识我,药师我眼里超越性别界限的伟大审美观又不是第一次了,你又不是没听过我称呼文曲星卧江子为卧美人称呼金子陵为帅美人称呼风之痕为冷美人就连忆秋年那样的老美人都没能幸免于难?

没错,所以你这种荼毒别人正常的性别区分观念的祸害要早一点改邪归正以免贻害无穷牵连无辜啊,药师!

你这种习惯性把眼拙的恶果推卸到别人头上的家伙也要早一点学会察言观色识别男女好恶啊,剑子大仙!

两人正斗嘴呢,就听见偌大的药王阁有人轻轻咳嗽了一声。扭头一看,穿一身绿衣的文曲星卧江子身后跟着女仙风采铃携带着墨香气飘进了大殿,风采铃手里捧着一堆卷轴,脸上的神色的确可以用面如死灰来形容。

文曲星主管天下文人墨客,并有钦点三甲蟾宫折桂的职责。如今到了下界赶考前夕,按照惯例,凡间希望能够金榜题名的学子都将自己的得意大作拿到夫子庙里的祭炉里焚烧,以此敬给天上的文曲星君以求能够得到青睐并被朱笔点额捞个状元探花做做,假如他们的文章写得实在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那么文曲星君就会将其的文章录入墨轩阁,同时在仙榜上留下名号他日寿终正寝之后羽化登仙,飞升天界在文曲星君门下做个逍遥神仙。

因此,每当下界开考前夕就是文曲星君最忙碌的时刻,因为有的学子本着广撒网多捞鱼的念头连八岁的时候写的打油诗都拿去烧了敬给文曲星,一时间凡间各个夫子庙前学子们抱着厚厚一堆的佳作排队等着烧纸一直排到门外去,夫子庙里的祭炉香火旺盛纸灰堆积如山打个喷嚏都能喷起来没烧干净的之乎者也。至于天上的卧江子这里就更为惨烈了,宫娥侍从们往来穿梭将文曲星君的书案堆得令人望而止步,卧江子他不眠不休地流水作业对付那些乱七八糟五花八门的各路文章到现在也没有看上哪位学子有做状元的出息。

风采铃是新来的女仙,身在凡间时曾经是位书香门第的大家闺秀博学多才名满天下,但是可惜却是女儿身不能登科入堂,她到夫子庙偷偷预览那些得意满满的才子们拿来烧给文曲的文章,但见篇篇狗屁不通空泛苍白,心中气愤,便不顾旁人的笑话将自己的诗作拿去烧了,没想到卧江子眼前一亮马上录入墨轩阁,等风采铃身死之后家里华光漫天香飘十里,天上的仙娥彩霞铺路毕恭毕敬地将她引入仙山,成为文曲星君身侧的女文官。

只是没想到刚来不久便又赶上了凡间的恩科开考,风采铃一篇一篇的把文章看过去,心酸手抖真想一场大雨降下去把夫子庙里的祭炉连同排队等候的学子们都浇灭了算了。再看一眼沉静无波地把一份份书稿撕碎了扔到一边的文曲星君,心中不由得大为感叹钦佩,心想这活真不是平常人能够忍受的。

见到这位大忙人,剑子仙迹和慕少艾都觉得稀客难得,连忙请到上座奉上香薰好茶,两个人一脸八卦的表情围住卧江子忙着打听本届恩科的学子质量如何。卧江子不紧不慢地摇着叶扇,一如往常地优雅从容地说道:

[我觉得他们自己跳进祭炉里一把火烧了,这世界上的文章质量就提上档次了。]

两人听了,就从文曲星君外表上的儒雅温润听出来他那根怒其不争的神经已经隐忍到一定的界限上了。虽然文曲星卧江子一向以刀子嘴豆腐心而闻名于天界,但是这种给人下死咒的情况还是第一次遇到啊。

看样子,离文曲星君下凡的日子不远矣。

卧江子点头证实了剑子他们的猜测,说下凡的申请已经递交给天帝了,现在下界文学界的形式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他必须带上身边的仙君走一遭,以各种化身教书育人醍醐灌顶地培养下一代,不然再这样把大头大头下雨不愁的诗稿烧给他,他按捺不住自己的一时激愤保不准就用天雷劈人了。

四人聊了一会儿, 卧江子临走之前将一份诗稿塞给了慕少艾,说这是下界一位姓南宫的书生烧上来的,但是向执法星君傲笑红尘查阅过此人的生平录,发现这位所谓的书生在人类的造册上根本就没有记录。所以不论他这首情诗写得如何打动人心也不能录入墨轩阁。顿了一下,卧江子补充道,天帝有旨,此等孽畜交由你亲自处置。

慕少艾一听南宫的姓名脸色就有点不悦,将诗稿拿过来看也不看一把火烧了, 然后冲着大家打哈哈:[哎呀呀,我这到底是哪里招惹来的烂桃花,怎么连地上的妖精都掺和一脚啊。]

  评论这张
 
阅读(2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