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加百列的城堡

 
 
 

日志

 
 

[霹雳龙剑]叹笑无声12  

2008-09-19 15:29:10|  分类: 霹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乾坤阁里果然有言灵的存在,因此有些话不能乱说啊,龙宿一不小心念叨几句拉断头发的痴情人便是自己将来入世后的爱侣,结果为了他拉断头发的有缘人就随即应验了,忐忑不安地仔细瞧瞧剑子仙迹那张端正的国字脸,美好的爱情生涯刹那间飞回湮灭的疏楼龙宿真想蒙住头把御龙阁再撞塌一次。明眸善睐秋波涟涟对镜贴花黄的国色天香不由自主地换上了白色的眉毛和棱角分明的脸盘,那惊悚的效果将少年情窦初开的青春幻想瞬间变成了一场无与伦比的噩梦。

抖啊抖啊,鸡皮疙瘩掉满地。龙宿欲哭无泪无语问苍天,老天爷啊,不带这么玩人的啊,吾这样一个风流潇洒玉树临风的天之娇子配给一个穷酸的大叔,岂不是一朵鲜花插在那个啥啥上面了么?

翻滚翻滚,龙宿暗地里凄凉地啃着扇子柄,剑子把这种情况称之为什么来的?对!桃花劫!吾一世的清白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断送在中年大叔手里了!吾很凄惨!吾很怨恨!吾很抓狂啊!!

剑子瞟一眼浑身颤抖地躺在苍的身边补睡的龙宿,充满同情地说这孩子可能给吓坏了。三更半夜睡得正香的时候房子突然塌了,连吾都有些心有余悸啊。

龙宿心里暗暗发狠,房子塌了他才不怕,但是要是吾的未来只能配给你这个白毛从此嫁鸡随鸡嫁狗随狗,那才是天塌了,世界末日般的可怕啊!

剑子自然不知道龙宿心里那点天塌地陷,只当是小孩子被惊吓到了,说几句冷笑话安慰两句,然后便离开两条幼龙走到稍远一点的地方和慕少艾轻声讨论着什么。

龙宿模模糊糊地听到剑子说这件事情要暗地里查,免得逼得人家铤而走险,再者说了,也不见得就是那条红龙干的,那条红龙虽然算不上是什么正人君子,但是总算有几分头脑和傲骨,不至于这么做这么蠢的事情,而且,凭借他的个性,要是打算除掉我的话,肯定会拦在半道真刀真枪地和吾干一仗,知道自己的确不是对手之后才会另辟蹊径,哪里会这么没自信地第一次过招就用上暗地里放冷箭的伎俩?

慕少艾也赞同剑子的看法,两个人聊了一会儿,大概觉得这算不上是什么十恶不赦的重大伤亡事故,因此转移了话题,开始讨论天亮之后觐见天帝的事情。

剑子也觉得蹊跷,怎么慕少艾和卧江子下凡之后都会撞上桃花劫,然后又觉得光凭一个桃花劫就拦着两位仙君不让他们下凡实在不符合天帝凡是以大局为重的作风,不然的话,当初剑子仙迹下凡的时候怎么就没人拦着?因此想来想去就觉得这件事情不太正常,除非是忌讳桃色事件的圣华夫人插手把天界清誉看得比人间危难更重,因此拦着两位仙君不放他们走人,不然的话,就是天帝他老人家算出了两位仙君下凡之后的遭遇非常,因此隐瞒了事实真相以桃花劫为借口试图找个办法度过此次劫难。

遭遇非常?慕少艾嗤嗤笑,说难道我和卧江子会在人间入赘从此乐不思蜀?哎呀呀,那么吾倒要好好看看那位长大成人的小妖怪南宫神翳到底有多大魅力能留得住吾这颗风流倜傥的心。至于文曲星卧江子,吾实在想不出来究竟是怎样文武双全色艺双绝的美人才能踹开他的心扉,就像我实在想象不出来究竟是怎样的人物才能镇得住咱们老大金子陵,哎呀呀,真是令人期待呢。

两人打诨插科地斗一阵子,龙宿听着听着觉得烦了,便开始走神为自己的将来烦恼郁闷,等下了凡和这种冷笑话不断满肚子抬杠算计的穷酸游侠守一辈子那可怎么得了。

想来想去终于困倦了,半梦半醒地迷上一会儿,醒来时天已放亮,金灿灿的朝阳刺得人眼皮发痒。翻身坐起来,手脚冰凉浑身都是地气的味道,龙宿很是无精打采地拍打着身上的尘土,斜着眼睛打量对面阳光照耀下的一大片废墟。有几条幼龙半夜被响动惊醒,因此天一亮就飞过来围着倒塌的御龙阁探个究竟,见面前惊心动魄的断壁残垣纷纷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议论纷纷。

慕少艾和剑子仙迹都不在,应该是去觐见天帝去了。正当龙宿看着那堆废墟回想着昨晚两人在天摇地动中站在门口对视的一刹那所涌起的别样情愫的时候,龙宿手底下的幼龙得到御龙阁倒塌的消息后成群结队地赶了过来,见他无恙,很是有惊无险地松了一口气。龙宿想起昨天晚上听到的谈话,便颁布命令让他们暗中查探凶手究竟是谁,如果查到了结果先不要打草惊蛇,他龙首决定亲自料理此人。

敢在他头上动土,惹动了紫龙龙首的杀机啊!

扭头看看苍,看到那九条小龙也是刚刚领了命令走人,于是龙宿很是不服输地给手下再加上一句,说给我赶在眯眯眼考拉之前找到元凶,要是输了,你们就全都投靠眯眯眼给他做属下算了,吾丢不起这个人。

小龙们领了命令逐个退去了。龙宿恢复龙形在空中缓缓滑了一个圈,然后飞到苍栖身的那块石坡上,把下巴贴在晒得暖洋洋的石板上发呆。苍给属下颁布密令之后便恢复了往常的德性趴在那里睡觉养膘,过了半晌,抬起眼皮看看魂不守舍的龙宿,很是警惕地往一边挪了挪。但是龙爪一按,龙宿那双渴望解惑的脑袋就凑上来了。

[苍,你觉得剑子仙迹这个人怎么样?]

[美貌如花风流倜傥。]

龙宿很想给他一拳:[你睡糊涂了吧?]

[哦?]苍瞥他一眼,[这么形容他不合适么?]

[废话!]龙宿说你看他那张老脸,还美貌如花呢!芦苇花还差不多!再加上他那个乱七八糟的个性,是该夸他自以为幽默的愚蠢还是刻板守旧里面掺杂的圆滑腹黑?

[你说的没错,他这个人就这样。]苍懒洋洋地合上了眼睛,[话问完了,我可以睡了么?]

龙宿沉默,也知道苍这是在打什么哑谜,但是他就是不死心,捅捅苍的脑门,很是专横地问:[那么你说说看,吾这样出类拔萃鹤立鸡群的天之娇子应该找个怎样的有缘人才算般配?]

苍再次睁开眼瞟了瞟龙宿,问:[你是想听真话,还是想听假话?]

龙宿脑门上迸出一根青筋,你不用开口吾也知道你什么意思了。嗯,从不趁人睡觉的时候下手偷袭这个规矩应该改改,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龙宿啊,]苍破天荒地显露出严肃的样子,扬起前半身和龙宿对视,[你究竟在烦躁些什么?别忘了,仙君都是断绝情欲的,而你我皆是没有实体的幼龙,有朝一日长大成人落下凡间投胎入世,自此与天上的仙君便是天人永隔再也没有相见之日。而且经过十月胎狱,再次为人的时候便把天上发生的种种遗忘殆尽,因此,就算你如何如何喜欢仙君,到时候也是一场过眼云烟的前尘旧梦,除非剑子仙迹再次触犯天条被贬下凡间,同你一样成为碌碌世人,否则的话,你和剑子仙迹那点巧合便永远只是一点惹人发笑的巧合而已,为了这点虚无缥缈的巧合,你何必杞人忧天地自寻苦恼?]

末了又加上一句,说更何况你根本不喜欢剑子吧。

龙宿听了,心里稍微想开一点,但是同时又觉得分外压抑。

抬头望望天地门外浩浩荡荡的云海,脑中想着一去不复返的一页书、一步莲华、善法天子等人,龙宿觉得幸好他一点也不喜欢剑子仙迹,因此离开天界时肯定不会像一连托生那样徘徊不去难以离别。

但是,万一他一不小心喜欢上剑子仙迹了,那该怎么办?

  评论这张
 
阅读(2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