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加百列的城堡

 
 
 

日志

 
 

[霹雳龙剑]叹笑无声13  

2008-09-20 20:22:10|  分类: 霹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剑子仙迹返回乾坤阁的时候带回来一条好消息和一条坏消息,以及一条说不清是好还是坏的消息。好消息就是卧江子和慕少艾的下凡申请终于批下来了,拾收拾东西做好准备,明天一早便要前往人界救苦救难,坏消息就是天帝知道御龙阁倒塌的事情之后答应开个会研究一下修复事宜,至于他们什么时候才能讨论出来一个结果只有天晓得,不好不坏的消息,就是卧江子走后文曲星君的工作需要有人接任,而他指定了一位出人意料的人选。

[吾?]龙宿抬了一下眉毛,手里的扇子慢了半拍。

[没错啊,就是你。]剑子一甩拂尘搭在肩膀上,从袖子里掏出来一张锦书递给龙宿。龙宿半信半疑地接过来扯开一看,上面隽秀的笔迹清清楚楚地写着委任疏楼龙宿暂时代理文曲星君职务,下面的落款写着文曲星君卧江子的名号和朱红色的印章。

龙宿有些搞不清楚状况,虽然他对自己的文学才华很有信心,但是身为幼龙,这么小的年纪就去接任要职恐怕难以服众吧。而且文曲星君手底下恃才傲物的文人也不是少数,个个都是在墨轩阁里留过名的,再加上熟悉文曲星君的工作流程和人员配备,那么卧江子为何不在他们当中选任一名?

剑子笑,问龙宿你读过那么多的书,就没去过墨轩阁?

没有特殊情况,幼龙一般是不被允许离开乾坤阁的,但是龙宿是个特例,有卧江子的担保和前任御龙星君慕少艾的放任自由,因此能够在文曲星君的陪同下离开乾坤阁出去培养一下文学修养,然后在日落之前再被卧江子送回来。但是虽说是经常出入墨轩阁,但是龙宿只顾得看书了,很少和那里的才子们打交道。

这就对了。剑子说那群才子都被惯出了臭毛病,号称无酒不成诗,斗酒诗百篇,因此个顶个的都是懒蛋和酒鬼自由散漫无组织无纪律,个人主义倾向十分严重,有卧江子在的时候他们就收敛一些帮着批文做做样子,只要卧江子一走人,墨轩阁里肯定到处都是酒罐子和横七竖八的诗人以及闲散无聊吵着要美女助兴红袖添香的风流才子。而风采铃虽然才高八斗而且没那么多的臭毛病,但毕竟是个新上任不久的女人,虽然卧江子看重她的文采不计较性别问题,但是并不意味着那群自视甚高秉承[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理念的文人也会视作不见。因此,思来想去,卧江子就把龙宿名号写上去了,一来龙宿天资过人,二来还是神龙之身身份高贵非比寻常,而且还仪表堂堂颇有统率能力,因此绝对是代理文曲星君的最佳人选。

不过文人相轻,由于那伙才子文人都是眼睛长在头顶上的高人高人高高人,龙宿要驯服他们肯定会经历一场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的斗智斗勇,因此摊上这个职务也就说不上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不过,凭借龙宿的能力,剑子相信让他们五体投地心甘情愿地当下属也是迟早的事。

听完剑子的一通解释,龙宿心里跟吃了蜜糖一样得意洋洋,正在那高兴呢,就看见剑子掏出来另外一封锦书走到苍面前,蹲下来敲敲苍的脑门,说有个好东西送给你提提神。苍睁开眼睛昏然欲睡,瞥一眼剑子手里的东西,竖起身来化为人形,双手接过去扯开来浏览。

[做什么?]龙宿满腹疑惑地问剑子,心想莫非慕少艾的药王阁没人干了因此也扔给苍代理?

[御龙阁不是塌了嘛,]剑子无奈地看一眼身后惨不忍睹的废墟,[吾没地方住了晚上只能回玉衡星君的豁然居过夜,因此晚上的安保工作就麻烦苍来代理了。御龙仙君的职务,白天我做,晚上归他。]

满腹的得意消减一半,龙宿扭过头去拉长了脸。

御龙星君,那岂不是所有幼龙的头头?可恶,那么吾这个紫龙龙首不就被他盖过去了么!

[难当此任。]苍把锦书卷起来还给剑子,[吾生性懒惰嗜睡,实在不适合这份差事。因此我建议你去找素还真,依他的才干来说绝对不会令你失望。]

麦推辞嘛,剑子说你虽然喜欢睡觉但是到了关键时刻从来不会误事,比如昨天晚上房子塌了那次,你不但及时察觉异变而且还冲进屋内将龙宿拖出来了呢。就凭你这份反应能力和警惕性,不找你找谁啊?

苍说我虽然能够凭借本能反应逃离灾难,但却没能发现究竟是什么人什么时候锯开的柱子,所以,这种马后炮的个性实在不适合压阵啊。

剑子保持蹲坐的姿势仔细盯着苍那双眯眯眼,哄小孩一样赔着笑,伸出手轻轻拽了拽苍的衣袖:[拜托,帮个忙啦。]

软绵绵的声音让龙宿从耳朵酥软到脚底板,有没有听错,这是玉衡星君剑子仙迹的声音么?

苍一脸被冰镇过的表情,瞧瞧剑子再看看龙宿,不动声色地把袖子抽回来,然后举手投降了。

剑子又高又直地站起来,一甩拂尘,依旧是那个仙风道骨天下无双的玉衡星君,拍拍苍的脑袋,很是慈祥地说了一声:[乖。]

龙宿和苍对视了一眼,脸色都有些发黑。

到了晌午,天帝派来夸娥氏父子(就是愚公移山里抗走山峰的大力神)在御龙阁废墟旁边修了一幢三角凉亭,说是给御龙仙君上班上岗用的,至于御龙阁什么时候才能修好,上边还在开会研究,所以请仙君切勿着急。

剑子说我都习惯你们研究研究的速度了,因此一点也不着急。再者说了,反正吾晚上回豁然居过夜,虽然每日里往返穿梭有点不方便吧,但是没办法,这点小亏吾还是能咽得下去的。

送走了夸娥氏父子,三人围看新修好的凉亭,因为木料和涂漆的味道很是刺鼻,所以呆久了稍微有些头晕。剑子跑出去借了崭新的茶具和上好的茶叶,沏了三杯热茶,然后百无聊赖地坐等光阴蹉跎。

慢慢的,乾坤阁里墨云翻滚遮天蔽日,冷风吹过卷起阵阵沙土。龙宿嗅到空气里潮湿的水汽,稍等片刻,果然下起了淅淅沥沥的细雨。整个乾坤阁一片混沌苍茫,灵山云海尽皆飘摇在风雨之中,宛如被晕染开的丹青画卷。

无意中扭头望向剑子,发现白衣的仙君正眺望远山雨景,满脸茫然的表情。此情此境,刹那间龙宿心有所感,仿佛是被触动了什么,仿佛整个天地间只剩下这幢三角凉亭隔开的烟雨世界,他和一身白衣仙气浩然的剑子坐在温暖的厅内,品着香茶美酒,共赏世外的风雨迷蒙。

这种感觉如此奇异,不知为何,龙宿仿佛心有灵犀一般和剑子的感官融合在一起,因此知道剑子也在为这种似曾相识的场景而困惑不已。

彭地一声,剑子放下茶杯站了起来,背上古尘的剑穗随之摇曳生姿。

[肯定又是那两只小娃娃在打架!]剑子自言自语地冲进了外面的风雨中,白色的身影化成一道流星瞬间百丈之外。

龙宿的思维牵扯一下子断开了。[打架?]他有些思想短路地看看苍,未等回答便明白过来这是怎么回事——乾坤阁从来不会自然而然地下雨,除非是两条冰火属性的龙正在掐架。

苍也很奇怪,这要是放在平常,剑子早就冲出去了,怎么刚才发呆发了那么久。两个人一边喝茶一边观察着外面的天气情况,过了一炷香的时间,云散日明,金灿灿的阳光照的树木上的水珠闪闪发亮。剑子仙迹浑身湿淋淋地驾云回来了,走进三角亭之前甩动拂尘蒸干自己,然后坐回原位端起早已变凉的茶杯。

又是小青龙剑雪和红龙吞佛童子,只不过这一次居然是剑雪主动去掐吞佛童子。问了原委,原来剑雪怀疑御龙阁倒塌的事情是吞佛童子背后做了手脚,因此怒极攻心跑去质问对方。吞佛童子自然不会老老实实地承认,也不会干脆地否认,而是围着剑雪说一些不着边际的情话,说什么汝说一句[吞佛童子是我的天]吾就告诉你。因此两个人一如既往难以避免地掐上了。

忙着劝架的剑子也是破天荒地第一次为吞佛童子说好话。

[吾觉得这种小偷小摸的行为不符合吞佛童子的性格啊,]剑子叹口气,说:[但愿这孩子不会令吾看走眼。]

  评论这张
 
阅读(2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