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加百列的城堡

 
 
 

日志

 
 

[霹雳龙剑]叹笑无声14  

2008-09-21 18:00:10|  分类: 霹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295941&chapterid=17


由于御龙阁塌成了一摞渣滓没法过夜的缘故,剑子仙迹只能回豁然居,临走之前很是潇洒地用拂尘耍了一个环,然后步履轻盈地飘走了,显得心情特别高兴。苍闷闷不乐地盯着他消失在天地门外的背影,突然觉得自己身上的担子加倍地沉重起来,交友不慎误上贼船,就好像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经被人家卖了正站在秤盘上过秤。

龙宿将文曲星君的锦书揣在袖子里,然后无精打采地摇着宫扇端详星光稀微的夜空,想一想剑子仙迹那身折射月光的白衣在微凉的夜风里袂袖翻飞,突然有一种人生真是寂寞如雪的感慨。

他有一种预感,倘若真的爱上了剑子,那么自己就不再是那个潇潇洒洒无牵无挂的疏楼龙宿了。就像书上所写的凡间夫妻连吃个鸡蛋都要互相谦让老半天,若是赶上烽火连三月,做妻子的一边泪眼汪汪地给丈夫补秋装一边对月思人盼着他平安归来,做丈夫的驻守边关千里荒漠浩瀚如雪,大半夜的想家想老婆想孩子蹲在没人注意的草窝里哭。虽说是浪漫感人,但是这种被栓在一起洗脑的感觉还真是有点恐怖的。

而且,就像苍所说的,不论他爱还是不爱,他和剑子之间的感情都会在将来一刀两断天人永隔,那么,既然注定要分手,那么究竟是该轰轰烈烈地爱一场不让自己带着遗憾堕入凡尘,还是应该趁着感情破土而出之前就把它扼杀在萌芽状态,从而杜绝将来离别之时的满腹无奈与伤心?

慕少艾卸任之后来乾坤阁的次数也不少了,但是那两条红龙和白龙都没有再去纠缠不休,恐怕已经看清将来,决定放弃这段不可能有什么结果的感情了吧。相逢时难别亦难,处在这种爱也不是忘也不是的两难处境,莫非只能退一步海阔天空?

嗯,剪不断理还乱,这还真是个难题。

闷头睡觉的苍突然竖起了身子望望天空凝神倾听,等龙宿察觉到空中气息流动,便站起身来离开三角亭,等着门下的跟班轻盈地落在面前,化成一名红衣的俊秀少年,对着龙宿优雅地行了拜礼。苍扫了他一眼,见不是自己的属下,因此把下巴收回地面上继续安睡。

[龙首,你要的人已经查出来了。]红衣少年的脸上并没有完成任务的胜利之色,而是隐隐透着萧杀之气。
龙宿嗯了一声,等着他接着往下说。听了半晌,龙宿的脸色也跟着沉下来了。扭头走进凉亭里去找苍,捅捅苍的脑门,说代理御龙星君,你有活干了。

待到天明,龙宿揣着文曲星君的委任状离开天地门去寻剑子仙迹,算算时间,估计剑子此时此刻应该不在豁然居,而是呆在天帝的清圣宫里头开会。扭头直奔清圣宫,刚到门口就看见漫天华光溢彩祥云涌动,诸位刚刚散了早朝的仙君正在三三两两地往外走,一时间仙童纷纷呼唤神兽坐骑前来迎接上司,搞得仙鹤啼鸣梅花鹿乱窜毛驴神牛狮子遍地走。

一片嘈杂之中,一身月牙白的剑子仙迹不慌不忙地飘出人群上了虹桥,龙宿刚要迎上去,就看见剑子身边还有五六位仙君随行,北斗七君子汇聚在一起,围着将要下凡的慕少艾和卧江子有说有笑。

七君子都到齐的话,那么那位游手好闲不干正事,四处坑蒙拐骗挖墙脚的正统御龙星君天英星金子陵肯定也在了。

呃,怕汝作甚?还是正事要紧。

径直飞了过去,大老远地七个人的目光齐刷刷地迎了过来。

[啊,只是下凡出差而已,居然有贴心的幼龙代表过来欢送,看来吾这个半吊子的御龙星君总算没有白当,此心甚慰,此心甚慰啊。]慕少艾精神抖擞地盯着龙宿两眼冒光,[虽然没有鲜花,也没有横幅,但是吾有此等美人相送已然知足了。]

视而不见。

[哈,这不是龙宿宝宝么?]一把宝蓝色的扇子唰地展开,拦住龙宿的去路,[来来来,好久不见分外想念,叫一声金子陵前辈前辈前前辈,让吾这颗被宝宝们疏远的寂寞心灵得到一丝丝安慰吧。]

[你是谁啊,我不认识!]面不改色地瞪回去。

[唔,好利的一句话,插中我的心窝,非常之痛。]一身蓝衣的大帅哥闻言捂住心口蹬蹬倒退几步,把住摇光星君师九如的肩膀长吁短叹:[孩童见面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吾这个慈父在宝宝们心中的地位居然被后妈后爸所取代,吾英俊风趣的形象自此消散无痕,真是可悲,可叹啊!]

[谁是后爸?]剑子仙迹甩了一下拂尘。

[谁是后妈?]慕少艾转转手里的烟管。

[谁是宝宝?]温文尔雅一团和气的师九如一边打量着龙宿一边笑。

老好人卧江子咳嗽一声,说你们别闹了,时间不早了,少艾咱们两个应该上路了。伸手去拖慕少艾,风流的药师依旧不依不饶地冲龙宿念叨,说宝宝代表,就算没有鲜花横幅和不依不舍的泪眼也没有关系,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就让吾带着你含情脉脉的送别诗上路吧。

[慕姑娘,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下凡之后莫要贪恋南宫神翳的美色而忘了敌对立场,误了正事。]龙宿不紧不慢地摇着宫扇,然后对着卧江子庄重拜行,[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耶,如此厚此薄彼,]慕少艾摇摇头,无奈地和金子陵排排站,[由来只有新人笑,哪里闻得旧人哭,果然是世态炎凉,人一走,茶就凉了。]两位前任御龙星君对视,不约而同地叹了一口气。

嗯,宰相肚里能撑船,吾不搭理你们。龙宿刚面向剑子打算开口,就看见剑子眼里一闪而过的阻止神色,随即闭上嘴漫无目的地摇他的宫扇。一行人沿着虹桥徐徐掠过整个天界,来到神将把守的南天门,出示了天帝下发的许可之后,北斗七君子各自收敛了玩笑的神色,拱手相送,保重保重,然后看着卧江子和慕少艾站在云端拱手回礼,然后化成一黄一绿两道流星,拖着长长的光尾劈开云海径直落到下界去,一路照亮整个苍穹。

龙宿注视着云海弥漫逐渐合拢,脑中想起来幼龙们长大成人后飞跃天地门离开天界入世为人,自此一去不复返的样子,心中略略扫过一丝不安。

回到天界内,南天门在背后轰隆作响地关闭了。星君们各自行礼散去,回归自己的守宫,剑子仙迹这才询问龙宿发生何事。

龙宿问你怎么知道我就是来找你的?

呃,莫非你真是幼龙们选出来的代表,前来为前任御龙星君饯行?剑子仙迹黑幽幽的眼睛笑意甚浓,汝真是一个念及旧情的好孩子,要不要让我把金子陵叫回来让你们俩叙叙旧?他还没走远呢。

龙宿的脸上清清楚楚地写着[你敢!]摇摇扇子,还是赶快把属下发现的异状告诉剑子:

[锯开柱子的小人吾已知晓,名叫独夜人。]看到剑子脸上瞬间停滞的神色,龙宿估计他也发现疑点在何处,便接着说下去,[几日前,他的确混杂在人群里帮吞佛童子围堵剑雪,但是据查,吞佛童子和他并无深交,也不晓得此人来历,而且诡异之处在于,叫独夜人这个名字的神龙早已在五百年前长大成人投往下界,而且在魔龙祭天祸乱人间之时被它吞噬。]

剑子二话不说,化光而去,一把揪住慢悠悠往回走的摇光星君师九如和天璇星蔺无双,说有事麻烦二位同行,然后三人急冲冲地赶往乾坤阁。

  评论这张
 
阅读(2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