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加百列的城堡

 
 
 

日志

 
 

[霹雳龙剑]叹笑无声6  

2008-09-02 21:36:23|  分类: 霹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卖身契还未生效,所以麻溜着发新章)

不过,由于剑子仙迹沾染的这朵烂桃花实在是过于不堪回首,平日里与剑子唇枪舌战斗嘴的慕少艾都不忍心拿这段往事去挤兑他,剑子闻言哼了两声,说吾就知道药师你是个厚道的好人不像某些人闲着没事就揭别人的伤疤。慕少艾呼呼地笑,说金子陵使用的是刺激疗法,久居芝兰之室而不觉香,久入鲍鱼之肆而不觉臭,闲着没事多刺激刺激你时间久了你就习惯了。假如你自己不再把这件事当成一根木刺,那么旁人也就不会拿它去蛰你了。

剑子挥挥袖子,说金子陵这是典型的站着说话不腰疼。

辞别了慕少艾,路过食神殿的时候看见杜一苇和青嫂站在窗口冲着他招手,从他们那里顺了两包上好的茶叶,拱手道谢之后便驾云回到了乾坤阁。

乾坤阁内还是老样子,东一只西一只地懒散地躺在灵山上晒太阳,就连掐架的几对都掐的无精打采。不过其中一对的情况已经悄然发生了改变,剑子看见那条寒冰属性的小青龙蜷起身体很是安逸地睡在灵山上的瀑布边,一条身上闪烁着金色花纹的白龙守护在他身边,很是细心地召来云雾笼罩在小青龙的身上。烈焰腾腾的红龙盘踞在对面的灵山上,很是纠结气闷地瞪视着那条多管闲事的白龙,赤金色的眸子转来转去满脑子算计的表情。

剑子看了便很是安心,因为那条白龙守护欲的强烈程度在整个乾坤阁都算是比较出名的,而且打架斗殴的本事也不在红龙之下,见它开始插手介入此事,那也就意味着红龙在一段时间之内不会再去招惹小青龙的麻烦了。

回到御龙阁,剑子仙迹跨过依旧熟睡不醒的紫龙来到阳台上,端着一杯香气缥缈的好茶穷极无聊地打量着漫山遍野的幼龙。想一想,这些小家伙也真是够可怜的,金子陵曾经说过,这群神龙现在的体质介于需体和实体之间,他们没有很紧迫的饥饿感,而且就算打架打得头破血流也不会感到疼痛难忍,只有长大成人后前往下界转生成人,获得完整的肉体之后才能明白天冷了要穿棉袄天热了要穿单衣的基本道理。

一不小心摸到蜡烛知道了什么是烫手,走路摔了一交跌出个青紫色的大包半个月的时间才能消肿,肚子饿了需要吃饭,而吃饭的粮食需要你冒着严寒酷暑在土地里一镐一镐地种出来,有了收获之后还要脱壳磨成面粉并且砍柴烧水做饭,摆到桌面上之后才能吃到嘴里,只有当他们彻底体验过身为凡人的诸多辛劳与磨难之后,才能明白自己身上的担子究竟有多重,不然的话,你光和他们讲一切人间疾苦的大空话,他们左耳朵进了右耳朵出,根本就无法理解自己的存在对世间苍生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

因此,这些没有神经末梢去感知饥寒冷暖的幼龙也就不算是真正地活着的,他们和人类的鬼魂差不多,脑中只剩下对那个碌碌红尘世界的爱恨交织。

过了三天,金龙一页书已经长大成人,幼龙们聚集在一起,注视着他昂首飞升,高高地越过难以逾越的天地门,金光璀璨鳞甲鲜亮,远远地化成一位身着橙黄色衣袍的青年,对着大门这边一侧的幼龙们拱手辞别,然后翻卷云海,携带着令人不敢直视的金光飞往下界去了。

小龙们不言不语地凝视着云海上最后一丝波澜转为平静,脸上的神色不知道究竟是喜还是悲,然后慢慢转身散去了。

身后室内的石桌上传来器皿碰动的响声,剑子回头一看,见一位身着黑紫色衣衫的少年仔正眯着眼睛端坐在桌边动手给自己斟了一杯茶水,转眼再看时,发现阳台上已经没有人了,原地只剩下一条异样洁净的空白条痕。

相处这么多天了,这不但是剑子第一次看到这条紫龙睡醒,而且还是第一次看到它的人形。细细打量之下,怎么觉得这小子还是和没睡醒一样睡眼朦胧的感觉,那双眼睛好像天生就不会拿正眼看人似的。

[一页书主宰帝气,天生个性强悍无敌,而且责任心超强一心复兴盛世,他落到凡间,心里还是非常期盼的。]苍不紧不慢地说。

剑子一甩拂尘坐在苍的对面,问,那么你呢?你就一点也不想下凡?睡了那么多也不觉得腻烦?

苍举止成熟稳重地抿了一口茶,眯起来的眼睛不知道正在思考着些什么,慢悠悠地说因为这里很没意思,吾没有饥饿感因此不思美食佳肴,既然不能吃饭而且又不能离开乾坤阁散散步,那么无聊之中只有闭目养神修身养性,之所以选了剑子仙迹所住的御龙阁,那是因为这里最高,而且足够安静,足够他睡上十年半载也不会有人打扰。

难道就没人找你单挑?

吾身为紫龙,命中无相生相克之物,而疏楼龙宿作为唯一对手又稍显秀逗。

疏楼龙宿做你的对手?剑子来了兴趣。

没错。所有归于五行的龙族都想争个龙首的名号。只不过他们人多口杂无法争出一个确切的结果,而紫龙一族因为只有吾与龙宿二人的缘故,故此紫龙龙首之位仅在吾与龙宿之间进行。

剑子这么一想,苍之所以选择睡在御龙阁不出山,大概就是为了避开龙宿,而那天龙宿趁御龙仙君不在的时候闯进御龙阁结果被剑子认错人,其原本目的恐怕就是为了找苍的麻烦的。

两个人的龙首,剑子摇头,说居然真的有人愿意去争。

是啊,苍眯着一双渴睡的眼睛,所以说那条紫龙有些秀逗。

为什么非要睡在室外?剑子拿过茶壶给自己的茶杯斟满茶水,说御龙阁还有一间偏房,待会儿我收拾收拾,腾出来借给你住吧。

苍依旧眯着眼睛一脸天然呆的表情,好像什么也没听见,依旧捧着查茶杯一动不动地坐在原地,剑子心里想着这小子该不会就这么坐着睡着了吧,刚想伸手在苍面前摇一摇,就听见苍慢慢开口,说我不住,吾喜欢露天。

恢复龙身回到阳台上睡觉之前,又给他补上一句:

你可以请龙宿进来住,他这条龙很喜欢变成人身睡在室内,慕少艾还在这里管事的时候他就一直想讨间偏房去住,但是慕少艾说男女授受不亲,拒绝了。

剑子一听,心里顿时揪住了一个小尾巴,心想慕少艾你那超越性别的审美观果然害己害人,那条暴怒的紫龙肯定一尾巴抽过去了。但是问了苍,苍却说没有,因为金子陵前来探望慕少艾的时候曾经开玩笑叫过他慕姑娘,于是疏楼龙宿得理不饶人,说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确不大方面,为了慕姑娘的名节着想,他的确不应该提出如此莽撞的要求。

两人分别使用最优雅的言辞和最平易近人的风度互相称赞对方的美丽已经模糊了性别界限已然到达了雌雄莫辩的地步,相互扯皮斗嘴一阵子谁也没能赢得了谁,遂各自偃旗息鼓告一段落了。

而且龙宿仔细琢磨了一下乾坤阁的事态发展,也觉得自己不应该去送上门去让别人雪上加霜——慕少艾身边已经有两只小屁孩和他传绯闻了,而龙宿一向不喜欢蹚浑水每天都在醋味儿中过日子。

剑子问苍,他来了之后岂不是很方便地找你打架?

那倒不至于,苍打了个哈欠,说龙宿从来不会在别人入睡时暗中偷袭。

对啊,也难怪你睡得天昏地暗的到现在还是完好无损啊。

再想想,隔壁再多一个活人也不错,省的天天对着一条睡死过去的幼龙闲着无事数它脑袋上的鳞甲。于是费劲半天功夫将隔壁空房打扫一番,然后外出寻找那条紫龙,很是诚恳地发出了邀请函,说英俊潇洒并且很有男子汉气魄的疏楼龙宿,不知道能不能麻烦你帮我看管隔壁的那间空屋子?我怕有人偷那里的墙砖。

华光闪烁的龙宿很是狐疑地上上下下打量着剑子仙迹,凑近了仔细观摩着剑子那张很是平凡的老脸,点点头,答应了。说就冲你这个长相,吾不必担心会传出什么绯闻。

  评论这张
 
阅读(2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