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加百列的城堡

 
 
 

日志

 
 

[霹雳龙剑]叹笑无声——7  

2008-09-07 16:59:53|  分类: 霹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剑子仙迹阁楼里的偏房原本是慕少艾拿来做药材贮藏室的,因此不管怎么清理,里面还是一股阴冷的草药味道。龙宿刚把脑袋探进去就打了一个喷嚏,缩回来,扭头看着剑子表情很是悲愤地说我对药草味过敏。剑子抱怨一句你怎么那么娇贵啊,然后就听见阳台上趴着的苍眼睛都不抬地解释,说慕少艾曾经抓了很多奇怪的生物拿来泡酒,他的贮藏室里都是悬浮在透明液体里的蜈蚣、蜥蜴、毒蛇以及蝎子甲虫之类的,在乾坤阁内,它的名声绝对等同于鬼屋。

剑子想起来慕少艾那套[久入鲍鱼之肆而不觉臭]的理论,就拿这句话去忽悠龙宿,说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你就趁机磨练一下嘛,草药味闻久了就闻不出来了,而且这屋子还能锻炼胆量别人想借来卧薪尝胆我都不舍得给呢。

龙宿再往里看看,还是不肯进去,说屋角那边的墙上有个大窟窿。

哎呀,就是为了怕这件屋子窗子不够用空气不流通啊,免费给你开个洞,随时都能呼吸新鲜空气享受美妙人生,你再仔细看看这个洞开的位置,乾坤阁的日出之时第一缕光线正好能从这个洞里穿进来,然后你再看看对面墙上那些脱落的墙皮和裂缝,排列组合起来这么一看,正好是个刻度表,阳光从洞里射到最上面那块破掉的枫叶形墙皮上,就意味着日出,到了中间那块裂缝上,就是晌午,也就是现在,不过唯一可惜的是没有日落,因为日落在西方这个窟窿照不到,不过幸好你还有一扇紫杉木的窗子啊,要欣赏日出,推开窗子往西方一望就行了。这么为人着想的十全十美窟窿,我都怀疑是不是慕少艾特地在墙上凿出来的。

看看龙宿的表情,剑子决定再给他鼓鼓劲,便拿自己第一次看到御龙阁的表现说给他听做个榜样。慕少艾领着他来到御龙阁牌匾脱落的大门口时,剑子仙迹和现在的疏楼龙宿一样,都窝在门口迈不动脚不肯往里走,但是修仙之人要懂得随性自然,屋子和山地一样皆是死物,而主人却是心胸豁达的生灵,不是说了么,山不在高,有仙则灵,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咱们御龙阁如今两项齐全,这屋子再怎么破旧不堪,也算是一处灵秀的风水宝地了,住在这里修身养性心无旁骛,那可是事半功倍的好去处。

龙宿依旧有点抵触,但是说出来恐怕剑子仙迹又是滔滔不绝的一大堆歪理,于是眼睛转转,便很是和蔼的态度对着剑子笑笑,说这么好的房间自然应该让给仙君才对,吾岂敢横刀夺爱?

哪里哪里,贵客造访,自然不能怠慢,吾独自一人贪图福地有违待客之道啊。

两人在哪里不冷不热地打太极推来推去,嘟囔了半天,龙宿决定大出血做个让价,说你现在的房间让给吾,作为补偿,吾来负责御龙阁的卫生环境如何?

剑子不语。

龙宿咬牙,再加上一句,包括汝的一日三餐如何?

剑子仙迹心里想着早就等着你这句话呢,但是面皮上还是一副受了委屈的样子,摇摇头,叹气一声说吾就当吃亏是福吧。不过看看龙宿的表情,好像就要一尾巴扫过来了。

于是耗费半天功夫交换房间搬家,其实剑子也没多少东西,除了床单被褥之外也就两柜子书卷值得不离不弃,放在新房间的墙角安置好之后,龙宿就围着书柜转来转去,很是新奇地打量着书架上的书名,说没想到汝这寒酸小气的家伙品味还是满高雅的么。

剑子正在铺床单,闻言问了一句,说汝也读过书?

因为这些幼龙很少对书本上的东西感兴趣,身为主宰万物的生灵,天地之间的道理都是自从生下来开始就记在脑子里的,只不过因为属性的不同而略有偏差,比如红龙就满脑子优胜劣汰物竟天择,而白龙则是仁者无敌上善若水,青龙认为君子之泽五世而斩因此讲究消极无为,金龙喜欢以毒攻毒以杀止杀,而黑龙下凡唯一的目的就是为了证明人之初性本恶众生为蝼蚁杀光了都不可惜。

所以说,他们一出生就已经是状元的底子闹事的苗子,思维方式基本定型,因此对书本上那些鸡零狗碎的东西根本根本就看不入眼。不过龙宿似乎是个例外,就连天帝都搞不清楚紫龙脑袋里究竟装着什么信念,绝无仅有的两条紫龙,一条把时间浪费在睡觉上,另一只却在没完没了地看书。

文曲星卧江子倒是满欣赏龙宿的好学精神的,将墨轩阁的书卷一堆堆地借给龙宿看。刚开始的时候龙宿专门研读王朝兴衰政治黑暗,大家都琢磨着这孩子会不会在日后长大成人之后同一页书那样主宰帝命,刚看出点苗头的时候,龙宿又改了口味,去读诸子百家兼爱非攻,读着读着又读到了佛经和道教经卷,大家又开始怀疑龙宿下凡之后会不会引导人心向善开导民智,结果不久之后,大家没词了,因为龙宿又开始钻研那一堆堆的风花雪月天长地久。

不得不说,凡人学子选入墨轩阁的文章,最优秀的就是情诗。

[此身今已惯,再会永无期。唯有心头恋,缠绵到死时。]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恨不生同时,日日与君好。][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龙宿读着读着,心里动容,可是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究竟什么是爱情,他依旧搞不懂。政治斗争王朝兴衰,这个很好理解,春秋交替生生不息,他也懂,诸子百家的吵群架他也明白,但是这个感情问题啊还真是把龙宿难倒了。

拿去问问文曲星卧江子,卧江子咳嗽两声,说龙宿你太小了别这么早熟,等你长大了下凡投胎,早晚有一天会懂。

收了情诗,还不忘加一句叮嘱,说圣华夫人忌讳这个,因此天界也忌讳这个,你日后小心一些不要胡乱问人这种问题。

龙宿有点扫兴,因此怏怏地飞走了。现在看到剑子仙迹的书柜里居然一本淫词艳曲也没有,心里就纳闷为什么天界的仙君品味如此严谨刻板。

剑子哈了一声,说吾敢么?那位粉红公主的诗词歌赋已经把吾赞颂得变成了一只猫差点就万劫不复了,你说我还有兴趣去看凡间无数个痴男怨女的爱恨交织么?说什么爱情能令人生不如死,没错,上一次月老牵错红线把吾和粉红公主绑在一起的确已经令吾生不如死痛不欲生了,如果谈恋爱就是这个滋味,那么世间男女也真是可怜,也难怪他们死后被直接发配阴曹地府,如果到了天界看到月老,不把他生吃活剥了才怪呢。

整理好床铺,剑子仙迹就打算动手帮忙龙宿收拾房间,但是转念一想,一条幼龙还能有什么随身物品呢?正想着呢就感觉隔壁华光大盛,转过去一看,嚯!有没有搞错!

珍珠帘子锦绣纱,水晶栏杆白玉床,鎏金烛台夜明珠,翡翠酒杯红珊瑚。

揉揉眼睛,看到一位淡紫色头发的俊美少年轻轻摇着宫扇,对着身边恭恭敬敬地垂头等待训示的几条幼龙点点头,说姑且就这样凑合着用吧。

  评论这张
 
阅读(2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