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加百列的城堡

 
 
 

日志

 
 

[霹雳龙剑]叹笑无声8——剑子论游侠穷酸的必要性  

2008-09-08 22:23:53|  分类: 霹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剑子仙迹着实被龙宿的排场震撼了一下,坐在珠光宝气奢华无度的室内简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拿起茶杯看了看坐在对面眯着眼睛很是满意地欣赏剑子的反应的龙宿,剑子笑了笑,说龙宿啊,这些东西都是哪来的啊?

金子陵从财神那里玩牌时赢过来的,吾又玩牌赢了他而已。龙宿的口气很是自豪,瞥瞥剑子,说听说你是因为玩牌输了才来这儿做的御龙仙君?

谁让吾是个实诚人死活看不穿金老妖如何颠倒乾坤啊。剑子叹口气,说你下凡了之后可以考虑一下抢财神的饭碗,看看这琳琅满目价值连城的宝物,恐怕让人误以为走错了庙堂呢。龙宿也跟着笑,不过笑容却很讥讽,说财神那种庸俗的品味和粗鄙的风度谁稀罕啊,没错,吾的确喜欢身边有金银珠宝环绕,不过,那倒不是因为吾贪恋它们的价值,而是它们的华丽与光辉恰好能够衬托吾的气质而已,汝看到这满室的金银,第一反应却是仅仅看到了它们所谓的价值,却没有看到它们的美丽与灵秀,居然还拿低速的财神来与吾相提并论,真是有够穷酸白目。

过分了过分了啊,剑子心想,这房间在半天前还是吾的呢,你小子这么快就反客为主批评起我来了。咳嗽一声,说吾乃是照耀人间侠气的玉衡星君嘛,你要知道,人间的游侠一般都很穷,不喜欢汝这种咄咄逼人的风格啦,看到汝这种会移动的珠宝箱,第一念头才不是什么华丽漂亮高雅呢,肯定琢磨着借点买路费去劫富济贫。

哦?龙宿有了兴趣,问他为什么下界的游侠都那么穷酸。剑子说这个很好理解,穿的都和你一样还怎么舞刀弄枪啊,不都成了坐轿子赶考的公子哥了么?而且你这个问题就等同于问皇帝老子为什么不去做绿林好汉,天底下的财富全都入了他的库房,天底下的有钱人都是他池塘里养着的鲤鱼,腰缠万贯到了这个份上,他自己就是最应该被打劫的那个富商头子,整日里琢磨着怎样提防乱民谋反夺了他的江山还来不及呢,怎可能浪费心思去抢劫别人?一来他征收的赋税就已经是在光明正大地收保护费了,二来他抢劫谁去啊?真想做个好皇帝,少收点钱,多做掉几个贪官就行了。但是归根结底,他也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打点而已,因此就算有侠义之心,也做不了侠客。

当然,我的意思并不是说要做侠客就必须穷酸,但是至少需要他曾经穷酸过,不然他怎么会感同深受地憎恶贪官盗匪?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偶尔的良心发现无法做得长久,就好比一位骑马郊游的宰相之子,路过一个小村庄的时候看见有几个恶霸流氓欺负一个良家少女,他冲过去和人家打架,把人赶散了,送那名少女回家,然后这件事情就这么了解了算了。因为他的主要生涯是要升官发财子承父业,一时的英雄救美只是意气风发的少年气概而已,要是断了他郊游的雅兴让他天天去同恶霸打架斗殴救村妇,恐怕他早就受不了了。再者说,要是他打不过那群恶霸,随行的下人怒吼一声丞相的公子你们也敢欺负,然后那群恶霸就惶恐地一哄而散,那么对于这位公子来说,究竟是侠义战胜了邪恶,还是他爸的权利战胜了草民呢?

因此游侠就不应该被金钱和权势所左右,只有你彻底穷的底掉渣,和那群最容易被人欺负的老百姓生活在一起,你才能明白他们最需要什么,最痛恨什么,你把老百姓当作你的亲人而不是骑在马背上俯视他们,那么当他们受欺负的时候,你才能义愤填膺感觉就好像是你的嫂子姐妹受欺负了,那么哪怕她们长得再难看你也会为她们出气,恶霸地痞再怎么流氓强悍你也咽不下这口气,哪怕打不过也要和他们拼命,倘若再加上昏庸的贪官那就更完美了,你不再相信官府的力量能够解决这人世上的所有不平事,你才能追求真正意义上的游侠之路。无牵无挂,乾坤朗朗,爱憎分明,侠骨柔肠,因此,但凡是被吾照耀的侠气,就必须穷酸得像颗石头才算是入门。

抬眼看看龙宿,剑子加上一句,说你这样的人肯定当不了游侠,扔到凡间也就是一个富家公子的命,让你不吃不喝泥泞里摸爬滚打地追杀一个采花贼肯定比要你的命难受。

龙宿哼了一声,说剑子你也别忘了,倘若做个贤明的帝王,吾能救的百姓比你这个游侠这辈子救的百姓都多。

剑子点点头,说那是,但是几百年才出一个啊。而且你所说的贤明的帝王,大多数也是为民除害的游侠出身,绿林好汉熬出头黄袍加身而已,而且一旦当了帝王就不再是游侠了,而是忙着剿匪平叛铲除异己,而且他绝对不会再冒着生命危险去救一名村妇。再者,游侠认为人间正道是天下人的,并愿意为此牺牲自己,而皇帝正好相反,认为天下都是自己一个人的,口里念着天下苍生,但是实际上还是为了维护自己的江山统治而已。

不过嘛,你说的没错,对于老百姓来说,一个好皇帝绝对能抵的上一百个游侠,毕竟游侠越多,就意味着这个国家的皇帝没什么本事。剑子喝口茶休息一下,脑中想起来刚才呆在屋子里的那群幼龙,就问龙宿你是不是去别的龙族里挖墙角了?

几个小辈尊我为长,等着下凡后彼此之间照应一下而已。

龙宿慢悠悠地扇着宫扇,说吾既然当了龙首,自然不能只统治一只瞌睡龙给自己扫兴,那群小龙虽然非我族类,但是敬仰吾的气度与气魄,因此愿意归到吾的门下听从号令。

拿余光瞥一眼睡死在阳台上的苍,龙宿哼了一声,说吾自虽然不稀罕做两个人的龙首,但是吾宁死也不会让这条瞌睡虫爬到吾头上去。再说了,这条瞌睡虫也挖了不少墙角呢,据我所知,他手底下已经有九个跟班了。

剑子有点黑线,心里想着你们这两个小屁孩到底要做什么啊。

看看时候不早了,龙宿放下宫扇,很是不大乐意地说吾去准备晚饭。剑子估计着这孩子肯定是两指不沾阳春水,因此倒是很乐意看他的笑话。听到厨房里的一阵乒乒乓乓的乱响,半炷香的功夫之后,龙宿端着一个盘子,里面装着金灿灿的两张面饼往剑子鼻尖下一放,自信满满地说吃吧,别噎着。

剑子吃了一口,的确差点噎着,抬头看看龙宿的表情,剑子笑笑,说不愧是天资聪慧的龙宿啊,简直无师自通。

龙宿也没听出来讽刺,很是得意地在那里摇着宫扇看剑子吃东西。龙宿还是幼龙没有实体,因此也就没有饥饿感,他这辈子还没吃过东西呢,连食盐是什么味道,究竟什么是酸什么是甜都没有印象,因此看别人吃东西便觉得十分有趣,就好像看到母鸟往雏鸟嘴巴里赛虫子,而雏鸟还吃的津津有味一样十分难以理解。想到自己到了下界获得实体之后也要为一日三餐操劳,龙宿就觉得前景灰暗,不过又想到卧江子所说过的,到了下界就能谈恋爱体验一把冬雷震震夏雨雪才敢与君绝的情劫,他又觉得十分之期待。

于是,饭桌边的两个人脸色都是晦涩难定。只有苍还在那里睡的两耳不闻窗外事。

  评论这张
 
阅读(3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