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加百列的城堡

 
 
 

日志

 
 

[吞雪]荆棘丛中——更新银煌朱武  

2008-10-12 17:11:31|  分类: 霹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鸠盘神子的卧室整洁而朴素,与其他的魔族相比几乎没什么分别。银煌朱武背着双手在室内缓缓踱步,走到书柜旁边时信手从书籍中抽下一本诗集翻看,香风浮动,一片碧绿的叶片从诗集内摇曳着飘落,悄然无声地落在朱武脚畔。朱武俯身从地板上拾起,拈在指尖细细查看。这只是一片生长在枝桠顶端的嫩叶而已,也不知道鸠盘从哪里摘下来的,然后随手夹在诗集里做了书签,由于被寒气冰封的缘故,那份青翠欲滴的鲜绿永不枯萎退色,在朱武若有所思的眼眸中反射着亮晶晶的一缕微光。

[随意翻动别人的私人物品,这样做显得有失礼节啊。]凤鸣梧桐坐在靠窗的书桌边慢条斯理地摇着折扇。

[吾乃是鸠盘的生父,关心一下儿子的课外阅读种类乃是人之常情。]朱武目光未有偏移地盯着那片树叶,笑了笑,夹回诗集里去,合上书本塞回书柜,然后饶有兴趣地打量着房间内的布置和装饰物。[我时常在想,自己是不是天生就没有福气去享受天伦之乐,螣邪郎出生的时候我怀里抱着的却是黥武,赦生出世的时候我还在苦境四处游山玩水,连自己什么时候又多了一个儿子的事情一无所知。再加上九祸和我怄气刻意隐瞒这两个孩子的身世,我不但从未亲手抱过他们或者将条码呢教导成才,甚至直到黥武、赦生和螣邪郎早已战死之后才从九祸口中得知真像。没抱过的儿子,没说过话的儿子,一生一世如同未曾相逢相识。]

也难怪独自抚养他们兄弟两人的九祸愤恨地说赦生和螣邪郎都是吾一个人的孩子。原以为与九祸破镜重圆之后就能弥补这份遗憾,因此九祸再次怀孕的时候喜不自禁的朱武曾经当着九祸的面严肃地立誓要做个负责任的父亲,与九祸一起将这个孩子抚养成人,不管是男是女,他都将是朱武和九祸的心头肉。轻抚九祸隆起的小腹的时候,朱武对一家三口的未来充满了天真的憧憬,想起有个乖巧的孩子坐在膝头被爹娘把着小手学写字的场景,他就恨不得这小东西马上生出来叫爹亲。

得知自己的孩子居然是百年难见的圣魔元胎的时候,他还来不及高兴便接到了九祸难产的消息。孩子和大人,不论是哪个出了事情都等同于在朱武的心口剜了一块肉。在九祸虚弱地揪着他的袖子要求保住孩子的时候,他狠狠心,下命令保大人不保小孩,但是守在房门外听到室内一阵惊慌失措的慌乱,他撞开房门冲进去,却发现母子两个都没了性命。

他不信,明明听到孩子出生之时的哭声了,但是抱在怀里一看,却已经是毫无生机的死婴。而九祸一动不动地躺在血床之上,被汗水粘湿的发梢衬托出一张青白色的面孔。他扔下孩子扑过去抱住九祸拼命摇晃,难以置信的悲痛几乎令他发了疯。

如今九祸依旧沉浸在血池之中长眠,而借助鸠盘神子回归的灵魂而复苏的圣魔元胎在情感上终究无法将朱武看做自己的亲生父亲。而银煌朱武也是一样,当他注视着鸠盘神子偶有迷惘的眼神时,他内心浮现的便是孤傲沉郁的师尊,以及被吞佛童子手刃的剑雪无名宛若幽灵一般模模糊糊的忧郁背影。

自然,还有那个被吞佛童子抱在怀里躲避追杀的小男孩,皱着眉头脸色严肃,揪着吞佛童子的衣襟很是警惕地瞪着大眼睛观察周遭杀手的举动。每当回想起这个场景的时候,银煌朱武便觉得刹那间的失落与心酸。如果他与九祸的孩子能够活下来,大概也是这样的聪慧与勇敢。

但是小剑雪死亡之后灵魂回归,面对着个性冷漠的鸠盘神子,银煌朱武顿时明白自己那个一家三口的美梦终究可以放下不提了。

如果九祸有朝一日能够复活,曾经为了保住胎儿而不惜耗损自己的元功与生命的母亲在面对鸠盘神子这样熟悉而又陌生的青年时,哪点母亲天性恐怕会立刻化为一场愤恨的空欢喜。

让鸠盘神子称呼九祸为母亲,恐怕比让他称呼朱武为爹亲难上一百倍,从头至尾完完全全的不可能。

凤鸣梧桐冷哼一声,慢慢拉开折扇欣赏着扇面上的图案:[早知如此,你又何苦一定要让鸠盘神子回归不可?]他从扇面上抬起一双犀利的眼睛,[银煌朱武,据我判断鸠盘神子的战斗力对于魔界来说并非或不可缺,你放任赭杉军在苦境活动召集人马不管,却偏偏浪费了异度魔界的诸多人手去寻找鸠盘神子的转世,而鸠盘神子回归之后很有可能和他上上上辈子一样难以驾驭不服管教,在我看来,此等做法完全可以算作捡了芝麻丢西瓜的典型。]

[此言差异。]银煌朱武不温不火地一扫衣袖,缓缓转过身来面对凤鸣梧桐,[素还真死后中原苦境人才凋敝,吾故意放出鸠盘神子转世的消息让对方得知,并利用小剑雪将那些已经退隐的高手逐一引出,迫使苦境由暗转明并提前将隐藏的实力浮出台面,这样一来知己知彼,苦境那边还剩多少斤两,吾已尽知。]

傲笑红尘和谈无欲武功已废,阿九初涉江湖难有作为,银狐羽人洛子商白衣剑少等人不足为惧,利用剑子仙迹对小剑雪和吞佛的袒护,将他引出江湖,然后合力围杀,并利用万血邪录引诱龙宿与中原分裂反目,一旦龙宿公开与天下为敌,那么佛剑分说必定插手此事与龙宿厮杀内耗,至此三先天已经分崩离析无力再战,对异度魔界接下来的举动再也构不成威胁了。

而吞佛童子大伤初愈,由于他身为魔族个性狂傲很难融入正道,必定会游离于众人之外。如果派鸠盘神子去对付他,那么对剑雪无名心怀愧疚的吞佛童子肯定无法尽力而战对鸠盘下杀手,那么命丧鸠盘刀下便是他唯一的结局。

虽然疏楼龙宿阴了异度魔界一把夺得万血邪录,但是由于剑子仙迹的尸首在银煌朱武手里,就算儒门龙首再神通广大也不敢再有什么造次的举动了。因此到此为止,台面上剩下的人物便只有卧江子、风之痕与赭杉军三人,以及不知所踪的佛剑分说。由于卧江子复活不久功体受损,而且双目失明,而赭杉军连番受伤身体元功每况日下,那么只要抓住时机集中力量截杀二人,那么剩下区区一个佛剑分说又能如何呢?

[鸠盘神子的战斗力对于魔界来说并非重点,但是利用他回归魔界的消息而牵引正道实力变动才是吾此次谋划的主要目的。]朱武微微一笑,[除了谈情说爱之外,吾这个异度魔界之主还是有些头脑能拿得出手的。]

凤鸣梧桐合起扇子,坦然面对朱武的目光,眼角里闪烁着咄咄逼人的精明:[果然,这样的异度魔界君主才是值得合作的对象嘛。]

门口传来脚步声,两人扭头望去,见鸠盘神子提着银色长枪表情冷漠地走了进来,对恭候在室内的两人看也不看,将傲雪往墙角一插,然后径直走到床边脱下靴子躺了上去,背冲着门口,显得很是心烦的样子。

[鸠盘,怎么,任务完成的不是很顺利?]朱武问道。

[何必问我?]鸠盘冷言冷语,[你不是派了魔兵暗中跟在我身后监视么?把他招来问问不就清楚了?]

[嗯?]朱武疑惑。

[银煌朱武!]鸠盘头也不回地发问,[为何派人监视我,你欠我一个解释!最好把为何不能信任我的原因讲出来,免得日后相互猜忌闹得很不愉快。]

[就算吾担心你无法完成任务,也不会派人跟踪你。]朱武踱步走到床边,让自己的阴影落在鸠盘神子身上,[鸠盘,不知你是否记得,要想鉴别一个魔族是否死亡,不需要亲眼目睹他的尸首或者头颅。至于吞佛童子到底死了没有,吾只需要到天魔池查看他的元灵是否回归魔界,便知道你的任务完成情况了,因此何必派人跟踪你呢?]

  评论这张
 
阅读(1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