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加百列的城堡

 
 
 

日志

 
 

[吞雪]荆棘丛中——更新凤鸣梧桐  

2008-10-13 19:56:31|  分类: 霹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345391&chapterid=41

离开漠北神殿之后,银煌朱武与凤鸣梧桐各怀心思地一言不发,沿着石阶逐级而下,末了到底还是朱武沉不住气,开口询问凤鸣梧桐对此事的看法。刚开始的时候凤鸣梧桐声称自己投靠魔界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和龙宿对着干折辱对方没来由的傲气,因此,除却儒门那边的事务之外,凤鸣梧桐对异度魔界的内政不感兴趣,更不愿意插手银煌朱武的家事。但是古语有云,旁观者清,当局者迷,朱武觉得鸠盘神子的问题终究是像凤鸣梧桐这样的外人才能看的清明。

派鸠盘神子去杀吞佛童子的原因相当的复杂,首先,吞佛童子背叛魔界,因此绝对不能容忍他的活命,而对付吞佛童子的最佳人选莫过于令他心怀愧疚的对象。银煌朱武虽然没有预料到吞佛童子居然会生出叛骨,但是对他的脾气性格却摸得八九不离十,倘若复活的剑雪无名去捅吞佛童子,那么吞佛童子绝对不会躲开,当然,这场厮杀的前提是复活后的剑雪无名愿意去捅吞佛童子,因此银煌朱武用修改过的戒神宝典去培植鸠盘神子对吞佛的恨意,顺带观察鸠盘神子对此的反应。

银煌朱武无法信任鸠盘神子,这不但是他一个人的想法,而是整个异度魔界的共同猜忌。早在鸠盘神子依旧担任先锋战神一职的时候便是出了名的叛逆桀骜不服管理,而且越是逼压他,他便反弹得越是厉害,最终不但变成了异度魔界有史以来第一位叛徒,还在很久很久的以后影响了吞佛童子,在他心里埋下了一颗启蒙的种子。因此,某种意义上可以说异度魔界的两个污点都出自于鸠盘神子的放肆。

既然身为纯血魔族的时候便是如此危险的异端份子,如今就算强行拉回异度魔界也难以消磨他的本性,因此,一切的一切等同于返回原点从头开始,而根据鸠盘神子对银煌朱武呛声的态度上来推断,他迟早会重蹈覆辙走上叛离魔界的老路。靠一本戒神宝典绝对无法误导鸠盘神子多久,他天性好思善辩,等到发现真像的那一天的震怒可想而知,到时候就不是叛离魔界这么简单的事情了。

银煌朱武认为鸠盘神子已经从周遭人物对他的态度上发现了什么苗头,不然也不会如此阴郁冷漠。

派他去杀吞佛童子,就是为了赶在鸠盘神子发现事情真相之前了解此事,并趁机试探他对异度魔界的忠心,并根据他的反应来想出对应的下策。

银煌朱武的确没有派人去跟踪鸠盘神子,派人下去问话,得知是伏婴师安排的魔兵去监视鸠盘神子此行的动静。找来那个魔兵问个仔细,说是鸠盘神子和吞佛童子见面就开打,而且没过几个回合便结束厮杀把吞佛童子料理了,这期间吞佛童子曾经试图用一颗红色的佛珠唤起剑雪无名的记忆,那一瞬间鸠盘神子的确有些迷惘的神色,但是随后便毫不留情地杀了吞佛童子,傲雪战枪穿胸而过,看不出半点犹豫。

[你确定吞佛童子已经死了?]银煌朱武问。

[属下确定。]

[为何不带他的人头回来?]

[吞佛童子的尸体被极其阴冷的寒气所伤,轻轻一碰便碎成了霜雪冰碴,所以没办法将他的人头带回来做个见证。]魔兵恭敬地垂首答道,[不过,属下将他的战枪朱厌带回,请魔君过目。]

银煌朱武冷冷地瞥了一眼魔兵手中托举的朱厌,摆了摆手,让他将朱厌交给狼叔融了铸把新的兵器,然后一脸沉重的神色凝视着地面。

看来鸠盘神子并无可疑之处。如果有心欺骗魔界,那么他和吞佛童子之战应该打得更为激烈才是,并故意不知道有人跟踪监视,好借魔兵之口让幕后之人以为他已经竭尽全力为魔界而战。但是鸠盘神子却偏偏快刀斩乱麻地杀死对手,并在回到魔界之后提起魔兵跟踪之事与朱武呛声……难道鸠盘神子真的已经成功魔化,只问任务,不问是非了么?

[陛下,]魔兵补充一句,[伏婴师让我给您带一句话,说一个时辰之前,天魔池内有魔族元灵回归,应该就是死去的吞佛童子无疑。]

魔兵退下之后,银煌朱武的脸色反而更加凝重。

[越是顺利,便越是让人起疑啊。]凤鸣梧桐摇着折扇。

[先生有何高见?]朱武问道。

[既然如此烦心鸠盘神子的忠心问题,那么不如把事情做得干脆一些。]凤鸣梧桐合起折扇一指朱武,[叶小钗和苍被抽取灵魂之后便任由伏婴师驱使,再也不用担心他们的忠心问题,不是么?]

银煌朱武的目光逐渐变得危险起来:[先生的意思是……]

[我只是打个比方,什么也没说啊。]凤鸣梧桐目光流转,眉梢眼角都是充满讥讽的寒意,[银煌朱武,既然你想做个优秀的异度魔界君主,就不能做个合格的父亲了。就算鸠盘神子眼下是你唯一的血亲骨肉,但是你与他并无父子之情,与其留一个祸患去动摇异度魔界的根基,还不如早日斩草除根,一劳永逸。]

[宁可错杀,不可放过?]

[没错。]凤鸣梧桐毫不畏惧,[汝刚才说过,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对于吾这个局外人来说父子人伦乃是人之常情,但是谁叫鸠盘神子不是吾的儿子呢?站在异度魔界的大局考虑,纠缠那点亲情血脉犹豫不决畏畏缩缩的做法实在不像一位君主应有的果断决然,成大器这不拘小节,华颜无道可以为了异度魔界牺牲自己的两个弟弟,您牺牲自己的儿子不也是应该的么?我相信九祸地下有知也会支持你的大义灭亲的。]

[汝之言辞,着实刺耳。]

[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凤鸣梧桐微微躬身行礼,[吾是阴险小人,眼中看到的唯有利益权衡,至于究竟怎样处置鸠盘神子全靠汝的一念之间,你的家事吾没兴趣插手,言尽于此,告辞莫送。]

一甩袖子,悠悠然地走了。

蓝光闪烁,伏婴师裹着毛边斗篷轻轻走到银煌朱武身边,从黄铜面具后面留神打量着朱武的脸色。

[你怎样看待凤鸣梧桐的建议?]朱武问道。

[吾之前仅仅把他当作书生造反三年不成的小白脸,如今看来,此人的心机胆魄皆属上乘,该做下臣的时候便是个竭尽心力的下臣,该做小人的时候便是个毫不掩饰的小人,最奇妙的地方就在于他能把君子风度小人之心完完全全地糅合在一起,再加上无所畏惧的狂傲与过人的城府,难怪他能在疏楼龙宿的眼皮底下将儒门天下折腾够呛。]伏婴师停顿了一下,绕着银煌朱武慢慢踱步,[目前鸠盘神子的确是最难确定的变数,养虎为患不如杀鸡取卵。小人的建议,非常时刻不得不用。]

朱武沉默不语。

[吾利用鸠盘神子的存在打乱苦境的实力分布,并分而灭之。至于他到底愿不愿意回归魔界,却是汝之坚持。]朱武很是不情愿地盯着伏婴师,[伏婴师,当初你坚持要杀死剑雪让鸠盘神子的灵魂回归圣魔元胎,如今又要抽取他的灵魂加以控制,不觉得是在戏弄我的感情么?圣魔元胎毕竟是吾与九祸的骨血,你如此颠三倒四的做法,至少要给我一个能够接受的解释!]

[冰之魔火之魔,证佛之魔,入魔之佛。]伏婴师依旧重复着那句谜语,[要让弃天帝重新降临人世,必须献上四样祭品。]

  评论这张
 
阅读(1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