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加百列的城堡

 
 
 

日志

 
 

【霹雳十二国杂记】珍珠国秘史28——不动听的故事,上(黑暗,慎入)  

2009-11-13 22:46:30|  分类: 霹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疏楼西风的凉亭外,完好无恙的悦兰芳面带微笑参拜君主。龙宿垂眸凝视,见凉亭外的玉石地面上跪坐着一名容貌俊雅的青年,肤色白净,秀发嫣红,穿着一身得体的红色袍子,素白的双手从宽大的袖口露出来,轻轻放在膝盖上,偶尔无意识地抓拢柔软织物上的刺绣;梳理整齐的发髻饰以金冠鹭羽,身上的饰物简单精巧,佩戴在他的身上,恰好能够将他雅致而又华丽的气质衬托得恰如其分。

龙宿望向他的眼睛。那是一双深邃的褐色眼睛,目光深沉,猜不出喜怒哀乐,偶尔目光灵动,被洒在身上的阳光一照,那阴郁的深褐色居然像是一汪浅浅的溪流,在金色的阳光忽然转化为温暖而清澈的浅褐色。用这么一双带着几分愁色的眼睛望着地面上的光斑,浑身沐浴在阳光里的悦兰芳突然让人产生一种想要亲近的错觉。

就好像坐在这鸟语花香世界里的,依旧是那个被世人尊敬的【国之佩兰。】

兰者,为王者香,今乃零落与众草为伍。

这位心机深沉的前朝太子,派出替身李代桃僵,等着他弟弟得意洋洋地含着胜利的果实前往疏楼西风之后,他依旧没有动身出发,而是耐心等待龙宿露出他的杀机。果不其然,五百个失魂落魄的兵卒慌慌张张地逃回经天子的地盘散播着经天子被擒的消息,并添油加醋地描述着新君的威仪与手段有多么令人不寒而栗。于是,新君为天仙真君的消息得到证实,而经天子被人轻松制服的败果也是确切无疑,于是一时之间天子帮群龙无首,剩下的心腹首领人心惶惶各自推卸责任,每天晚上都有兵卒趁黑逃走,他们都说天子帮完了,新君登基肯定会拿天子帮下手,再跟着天子帮混下去根本就是等死。

时机成熟,天子帮的果实红通通地等着悦兰芳去采摘。派出兵马杀向天子帮,悦兰芳根本没有遇到像样的抵抗,一触即溃的天子帮一日之间就被攻破州府,经天子的黑色飞燕旗帜落下,换上了汗青编的红竹旗。

悦兰芳望着迎风招展的红色旗,自问它又能飘荡多久呢?

这种感觉很有意思,他知道龙宿想要做什么,他也知道,龙宿正在等着他去做点什么。鹬蚌相争渔翁得利,龙宿把经天子推到兰州让他们兄弟两个互相消化,悦兰芳使用李代桃僵之计躲过一劫,经天子败于疏楼西风之后,龙宿放走五百军士回天子帮地盘,催化天子帮内部崩溃,然后坐等悦兰芳杀个回马枪趁机收掉天子帮。悦兰芳心里隐约知道龙宿下一步是什么,借刀杀人之后,就该轮到兔死狐悲了。

汗青编的势力急剧膨胀,正是龙宿准备拔掉的第二个钉子。

悦兰芳和经天子,龙宿真君一个也不想放过。

该如何应对呢?起兵造反放手一搏?

与天仙真君作对,哪个兵卒不畏惧滔天洪水?与国家新君以及麒麟作对,等于公开反叛自称逆贼,哪个枭雄能获得各派势力支持并且最终留得活命?

苦思冥想,难道只能以退为进吗?

就算俯首称臣,谁能保证龙宿能饶得了他?

带领两百兵将押运粮草上路,来到云州后,悦兰芳携带重金买通人脉,希望找到可用的关系去走动走动。他想求见台甫。只要见到台甫,表明自己愿意交出一切权利侍奉新君,天生心软的麒麟必定会阻拦龙宿下一步的腥风血雨。

“豁然之境不是戏楼,想见剑子不必花钱买票。”

摊开手,白衣麒麟请悦兰芳坐在石桌旁,取来两个竹节做的杯子沏茶。悦兰芳四处打量,见昔日清静幽雅的云州府衙已经破败成家徒四壁的寒酸景象了。

“连白芷也枯萎了啊。”悦兰芳望着乱蓬蓬的荒草感叹道。

“听闻汝与前朝台甫曾是挚友,因此,今日也算是故地重游了。”

“物是人非事事休。”悦兰芳望着满目野花野草,寻找着记忆中的几处熟悉的角落。

那个时候,悦兰芳还是国之佩兰。他与台甫皆是红发俊才,被世人称为赤色双壁。两个人的交情也很不错,台甫精通音律,也好丹青,闲暇无事的时候,两人经常谱曲互赠。

碧绿的泽漆丛中露出几块汉白玉的条石,悦兰芳记得那边应该是花园,他喜欢兰草,但是台甫独爱白芷,醉酒晚归,台甫插一束白芷在悦兰芳的腰间送别友人,悦兰芳找不到兰草,便应允他画一幅君子兰回赠。

台甫一直把挚友送到门口,悦兰芳坐上马车,摸着腰间的白芷,耳边听到路边有家宅院里的少女低声吟唱:翩翩公子如玉如帛,其志高洁不谄不媚,玉柱栋梁撑我庙堂,秋兰白芷香我梦境。

自从他杀了父亲,杀了台甫之后,这花园中的白芷便被荒草吞噬了,偶尔露出一点白色在蒿草中摇曳,悦兰芳瞧了它一眼,心里早已没有当初观赏白芷的心情了。

他拐弯抹角地谈了许多,竭尽心力地表白自己的真诚。对于新君来说,他悦兰芳不但无害,而且还是个比较有才的臣子。新朝建立,百废待兴,正是用人之际,他愿意兢兢业业报效新君,借以弥补以前的过错。如果新君不缺人手,那么他甚至愿意放弃兰州、放弃兵权,只带一副躯壳隐姓埋名退回祖籍做个百姓。

悦兰芳说得行云流水有理有据,剑子默默地听,就是觉得别扭。片刻过后,连悦兰芳也觉得别扭了。

就在这个花园里,他曾与台甫弹琴作画,还从未如此低声下气地求过人。但是,台甫不是原来那个台甫,悦兰芳也不是原来的佩兰了。

“悦兰芳,”剑子目光复杂,“经天子设下伏兵杀死你的替身之时,你还有机会隐姓埋名。”

悦兰芳不语。

“我会尽力劝说龙宿。”最后,白色鬓发的麒麟目光低垂,“但是,我不会抗拒君主的决定。”

主君召见的那一天,紫衣华服的龙宿无动于衷地看着凉亭外的牡丹凋零,整朵花蕾摔落在玉石小径上,瞬间满地香残。悦兰芳环视凉亭,没有见到剑子台甫的身影。

“朕给经天子送过去三句话。”龙宿的笑意里有一股混合着惋惜的杀意,“第一句:【你的兄长悦兰芳今日来到云州地界了。第二句话:【替身。】你知道经天子问了什么,而朕的第三句话是什么吗?

悦兰芳猜到了——他那个恨意满满的弟弟只对他的死活感兴趣:“龙首的第三句话,是悦兰芳听了之后会伤心的话。”他露出一个苦笑,“我是真心降服,难道龙首是个不惜才的人,焚琴煮鹤,折杀辅国栋梁吗?”

“你以为全国上下,只有你一个悦兰芳才是辅国人才?”龙宿眯起了眼睛,“如果是国之佩兰,朕会求贤若渴以求俊杰,但是——””龙宿的口气变得十分和蔼,“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朕有佛公子、伏龙,还有辅国麒麟,所以国家大事就不劳你操心了。”

悦兰芳的眼眸闪过一丝倦意。

“龙首爱惜名节。”他淡然开口,嘴角依旧挂着笑意,“悦兰芳理解。新君登基,怎能留下前朝阴云。”微风吹拂头上丝鹭白羽,他缓缓垂头,握紧手中的衣物,“悦兰芳曾经身怀名节,但是那个龙首未曾出现。如今悦兰芳博得权势保身之后,龙首向悦兰芳讨要名节来了,但是现在的悦兰芳什么都有,就是没有名节。时也命也,悦兰芳服罪,任凭新君发落。”

“你错了,”龙宿去看那凋零的牡丹,“我不杀悦兰芳,也不会给悦兰芳治罪。悦兰芳早已死于经天子之手,所以,朕只是想让该死之人补上他的死期罢了。”

撤销仙籍的圣旨盖上白稚之脚。

“去陪你弟弟吧。”龙宿挥手,侍奉在角落里的兵卒走到悦兰芳面前,将人请走了。

  评论这张
 
阅读(2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