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加百列的城堡

 
 
 

日志

 
 

【霹雳十二国杂记】珍珠国秘史28——不动听的故事,下(黑暗,慎入)  

2009-11-13 22:48:30|  分类: 霹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他问经天子,记不记得某一年的盛夏,他曾经因为中暑而昏倒院内,宫人将他抬到台甫的寝宫留宿两日,那个时候,父亲也在宫中。

经天子当然记得。母亲还熬了去火的汤药,但却被悦兰芳打翻了。

那个时候,君王强欺宫女的事情逐渐在宫中传开,与此同时,悦兰芳听闻台甫身体不适,便急匆匆地赶到台甫的寝宫拜访。

虽然早就对父亲的淫乱做了心理准备,但是悦兰芳依旧被自己亲眼所看到的震惊不已,他转身想退出房门,未想到房门已经被侍奉在外的宫人反锁了。他有点想不通这些宫人为何要将他锁入房中,他不想再看床上的景象,于是背过身去愤恨地叫人开门。

他听到床铺在吱吱作响,他听见父亲的喘息声和台甫的呻吟,以及父亲口中的无耻言辞。这是要做什么?明明知道悦兰芳在场,他们还要继续下去吗?不对!不对!望着门缝外光泽冰冷的门锁,他突然反应过来,这一切都是父亲刻意安排的。

他抓着门板上的刻花,压抑怒气问道:“是父皇强迫你……对吗?”

没有回答,床铺响动,男人的脚步声逐渐向悦兰芳靠近。[悦兰芳!]他听见台甫在喊,[快跑!快跑啊!]

猛然转身,一()丝不()挂的父亲搂住了他的腰,将他推到门板上,他能闻到父亲身上浓烈的气味,粗重的呼吸以及起伏不定的胸膛,沉醉在余韵中的君王锁紧双臂,去亲他的耳廓:[你长得像你的母亲,多么漂亮的红发啊,和你母亲生前一模一样。]

现在他明白为何要将他锁在房中了。

挣开父亲的禁锢,悦兰芳推开窗子跳了下去。

他是仙人之躯,从十丈高的地方跳下去居然也没有摔死,只是浑身骨节移位,一时之间瘫在那里无法动弹。

他摔下去的地方正是御花园,皇后和两个侍女正坐在树荫下梳理白猫的皮毛。她们全都看到了太子从台甫的窗子里跳出来,而赤()裸着上身的国君站在窗户后面,大声命令她们找几个人将太子抬回来。

“我向你母亲求救,但是她抱着小猫逃走了。”悦兰芳笑了笑,“我向那些宫人求救,但是她们惊恐地躲远了。”琴声依旧婉约,悦兰芳的眼里却有了锐利的笑意,“最终,就像你听闻的那样,我中暑了,昏倒在花园里,被几个忠心耿耿的宫人抬回台甫的寝宫,和台甫一起,躺在同一张床上享受了整整两天。”

“可笑吗?赤色双壁,国之佩兰,那些锁住房门的,那些遵从圣旨去把我抬回去的宫人,他们之中哪个不曾受过我的恩惠?我为了他们,在朝堂之上驳斥贪官污吏,为了他们,我花费重金从赌场赎出他们的家产,为了他们,我把剑而起与恶徒相争——但是他们回报了什么?给我扣上国之佩兰的美誉,然后躲在我身后心安理得地享受恩惠,但是当悦兰芳转过身来急需他们的帮助之时,他们一下子全都逃走了。我不需要他们为我赴汤蹈火,我需要的事情很简单,大声地喊一嗓子,惊动宫中大臣,或者找几个可靠兵卒将我带回自己的府宅就可解围了,但是结果呢?悦兰芳的请求,就真的难如登天,以至于连一个愿意现身的都没出现?”

“我回到自己的府宅之后,发现忘千岁不见了。原来他们遵从圣旨,告诉忘千岁我突发疾病留在宫中——难道偷偷说句真话很难吗?他们用马车载着忘千岁径直去了父亲的寝宫,有那么多的机会可以避免忘千岁受辱,但是他们谁也没有出手帮忙。”

“悦兰芳的人缘很差吗?台甫的人缘也很差吗?难道那些赞美着赤色双壁的人愿意锁上房门,愿意默许这些事情的发生,让佩兰蒙尘,美玉污损?”

“不,不是。赞美悦兰芳,赞美台甫,是为了将我们推出去做遮风挡雨的招牌,而虚伪的赞美并不需要付出什么代价,他们想要的,是推出别人为他们顶住重负,好让他们安享平庸而已。他们越是不想亲自去承担重负,便越是要极力赞美双壁的甘于奉献,一直夸到一切成为定式为止,如果不想继续付出了,他们就要开骂了,只要你不肯继续承担重负,就是他们难以容忍的罪无可恕。”

“以前的悦兰芳什么都不懂,是你的母亲教会我如何坚守懦弱逃避救助亲人的责任,是那些宫人教会我明哲保身莫管他人闲事的处世原则。这世上只有台甫一人会心甘情愿地付出一切,并且甘之如饴,但是当麒麟身患失道之症的时候,他心心念念的百姓却能漠视他的苦痛,那些赞美麒麟的,将他奉为偶像的百姓可以远远地站在一旁袖手旁观,他们可以哀叹,他们可以惋惜,但是他们绝对不会伸出援手让自己涉险。十二国之中,多少麒麟亡于病痛,多少麒麟被起义百姓亲手斩杀,那么对于这个国家来说,麒麟只是一件满足他们懦弱私欲的工具而已,所有的赞美与所有的责任都让台甫一人承担,他为国家选择明君是他的责任,明君失道也是他的过错,他为这个国家出生,也必须为了这个国家而无怨无悔地去死。”

“这是天道!这是十二国所信奉的懦弱的私欲!”

“但是我悦兰芳又不是麒麟,为什么必需活的像个麒麟一样任劳任怨?像母亲一样,像那些宫人一样,像那些千千万万畏缩而卑微的百姓一样,我可以拒绝承担责任,拒绝付出,我也可以去赞美一个英雄、一名圣贤、一位台甫,我也可以把所有的美誉与责任全都推给他们,然后躲在他们身后乘凉,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我悦兰芳何必自找苦吃做个遮风挡雨的棚屋呢?躲在屋檐下开开心心地评价他人是非,活得平庸而自由,岂不是更好?”

“我抛弃那份虚伪的荣誉,丢下骨气和矜持,难道伤害到他们了?我只是想想他们一样生活,难道有错吗?”

“我杀了无道昏君,杀了麒麟,抛弃妻子,漠视亲人落难。我不为任何人而活,我只为自己而活!”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他用一种轻蔑的目光注视着经天子:“经天子,悦兰芳所背的仇恨与骂名千千万万,你的憎恶,又能奈我如何?”

琴声戛然而止。

“愤恨偏激的琴声,”经天子侧身躺在稻草上,“简直伤人耳朵。”

听了半晌,他再次开口:“悦兰芳,你这个懦夫。”

“我没有勇气坚守信仰,我怕死,我想苟活于世。”琴声再次响起来,“悦兰芳并不具备做圣人的肚量,我曾经努力成为一名君子,但却失败了,悦兰芳只是悦兰芳而已,平庸而懦弱的小人物啊。”

三日后,伏龙带领两名乡勇来到柴房。悦兰芳看到其中一名魁梧的乡勇手上捧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着一个碧绿的玉杯。

“请公子上路吧。”乡勇半跪,献上美酒。

悦兰芳注视着酒杯,扭头看了看他的弟弟,忽然惨淡一笑:“愣着做什么?”他招手,“经天子,过来,你不是很希望亲手杀了我吗?”他从托盘上取下酒杯,缓缓走到弟弟面前,将酒杯赛到经天子手里,“喂给我喝。”他简单而冷漠地命令道,“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

杯中红酒,波光艳艳,殷红如血。

悦兰芳握住弟弟的手,柔软的唇瓣含住杯口,两眼一直盯着经天子,缓缓仰头。

悦兰芳的手非常温暖,他的眼睛,锐利的光辉逐渐黯然。

饮下美酒,他坐回原地抚琴。

高山流水,云卷云舒。

淡褐色的眼睛,沉思的眼神,苍白的面孔逐渐泌出冷汗。经天子忍不住转身望去,只见俊美的容颜愈加惨白,琴弦崩裂,鲜血呕出,唇色被染得分外鲜红。

经天子的心,瞬间痛得宛如刀绞。

悦兰芳终于躺在尘埃里了。安安静静,面容恬静。

乡勇走到悦兰芳面前,伸出手指去探脉搏,然后对伏龙点了点头。白色粗布展开,铺在地面上,裹走了经天子唯一的血亲。

透过窗子,经天子看村夫将小船划到江心,然后在布袋上扎上石块,两人一人抬手,一人抬脚,将布袋包裹的尸体抛进江水之中。

浪花喷溅,褐色的布袋迅速沉入水底,经天子眨眨眼睛,水面波涛起伏,什么也没有剩下。

经天子盯着那处江面,觉得心里的某样东西也随之沉下去了。

“夫兰当为王者香,今乃独茂, 与众草为伍,譬犹贤者不逢时, 与鄙夫为伦也。” 伏龙将黑色的仲尼琴抛进水中:“独木难支的良善,懦弱畏缩的自私,实在是伤人伤己。悦兰芳,如有来生,伏龙愿与君一同淑世,士知己者死,共撑天下兴亡,绝不退缩半步,令贤者心头蒙尘。”

躬身施礼,他闭目:“别了。”

七日之后的疏楼西风,龙宿看到剑子独自一人坐在光线昏暗的凉亭内,整个人严肃得像个石雕。他坐在剑子身边,轻轻挽住剑子的胳膊:“陪我去看歌舞吧。仙凤她们正在排练相和歌,鲛人的舞乐,绝非凡俗歌者的靡靡之音。”

“改日吧,龙宿。”剑子抽出手臂,“经天子如何?”

“快发霉了。”龙宿摇着宫扇,“听说他整个人都变得失魂落魄的。”

剑子重重叹气。

“剑子也快发霉了。”龙宿再次不依不饶地挽住他的手,“走,看看歌舞,放松一下心情吧。”

大殿之内,剑子看到一名陌生的青年人正蹲在地上咳嗽,仙凤她们围在此人身边,正忙着给他捶背端水。

乌黑的青丝夹杂几道白发,剑子往他脸上多看了几眼。眉清目秀,气质恬淡,深蓝色的眼睛清澈如水。

“这是新来的鲛人乐师,”仙凤领着年轻人拜见龙首和台甫,“他刚刚离开深水,还不大习惯陆上的气候。”

“定风愁拜见龙首。”年轻人彬彬有礼地拱手施礼,“拜见台甫。”

话音刚落,又侧过身去,掩着口鼻咳了几声。他一咳嗽,脸上便泛起淡淡的粉红,咳嗽得严重了,连眼睛里都有雾气。

剑子望着他的脸,心想,鲛人不是只有女性吗?心中转念一想,怎么连鲛人的男子都长得一副女人相?

龙宿伸手,意味深长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评论这张
 
阅读(2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