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加百列的城堡

 
 
 

日志

 
 

【霹雳十二国杂记】珍珠国秘史24  

2009-11-01 18:36:13|  分类: 霹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帝为何让龙宿入世成为一国君主,并且以失道的束缚来框住龙宿,个中缘由似乎成了蓬山上守口如瓶的重大机密,除了探底、西王母与龙宿本人之外,十二国之中再也没有第四人能猜出其中奥秘,就连聪慧如素还真慕少艾这样的人物也是一脸茫然。素还真曾经怀疑过,妖魔成为君王似乎象征着十二国天规的动摇,但是再往深入想,他的脑汁就被绞尽了,穷尽心力也无法做出一个合理的解答。

在四极地支柱撑起的另外一个世界,天帝的所思所为根本无法被凡人揣测。不但西王母满不改色地刻意隐瞒,就连龙宿也用那种锋芒毕露的自信将剑子挡在真相之外。这个密不透风的真相成了天帝、西王母与龙宿三人之间内部保守的小秘密,龙宿越是自信满满,让剑子不要小看了他,剑子便越是觉得这是一个十分凶险的套子。

他不傻,所以还能猜出来天帝是在针对龙宿,而西王母的态度模糊不清,表面上是在遵守天帝的旨意,但是剑子觉得她必定是个壁上观的个性,如果将来真的发生了什么要命的事情,西王母这个神说不定还可以争取一下。

就在剑子苦恼于龙宿自动入圈的行为时,龙宿已经开始华丽而张扬地修起了第二座行宫。剑子看着一群群一队队的鲛人搬着汉白玉的柱子红珊瑚的烛台在宫城废墟上忙忙碌碌,在脑子里飞快地计算起新的都城所费银亮,算了一半,剑子发现这奢侈无度的程度完全超出他的想象力了,于是摇头作罢,转身回疏楼西风去找龙宿。

在剑子眼里,疏楼西风已经够奢侈的了,但是龙宿很是苛刻地在剑子脑内摊开宏伟蓝图,说新建的皇宫比疏楼西风的规模大十倍,百官朝见的召云殿和君王休憩的寝宫要用最最最奢华的石材和最最最铺张的器物摆设,而宫门外的朱雀大街一律用汉白玉铺设,宽五十丈,长一千五百丈,街边挂满紫檀木宫灯,时值龙宿登基庆典的时候,全城摆上三十万盆牡丹,如果第一次来宫城的外乡人踏上朱雀大街的时候没有腿肚子抽筋,那就是龙宿这辈子都无法原谅的耻辱。

龙宿的宏伟蓝图,剑子耗费了很长的时间才把它消化完。

“汉白玉的大街一点也不华丽。”剑子故意讥讽他,“用水草玛瑙铺设岂不更好。”

“台甫好品味。”龙宿提着墨笔在宣纸上涂改着,“那就用水草玛瑙吧。”

“宫灯一律用纯金骨架的。”

“听你的。”

30万牡丹太小气了,”剑子发狠,“登基的时候,不如带上三十万金子沿着朱雀大街一边走一边抛洒。”

“区区三十万哪够?”龙宿高高兴兴地加上一笔,“三百万吧。”他抬头微笑,“台甫,还有更好的建议么?”

“没了。”剑子头晕,服了。侧目一看,周围的云州官吏已经倒了一片,横七竖八地瘫在地上抽筋吐白沫。只有伏龙一人依旧清醒,满脸黑线地拿笔记录着龙宿和台甫的洒钱大业。

“龙宿,”剑子认输了,“我刚才说的水草玛瑙纯金宫灯以及三十万金子都是开玩笑的,其实汉白玉紫檀木和牡丹花还不错……

“可是朕是认真的。”龙宿气不喘来手不抖,“尤其是那个洒黄金的建议,朕十分激赏,但是黄金太俗,不如该做珍珠吧。”

剑子扭头,不让伏龙注意到他脸上蔓延的黑线。

两人逗够了,官吏送上珍珠国全境的图纸,仙凤将其摊开,压上镇纸。龙宿就叼着烟管眯着眼看。

“经天子与悦兰芳已经都在路上了。”龙宿的手指沿着经天子的封地往下找,戳在一处河流标线上。

经天子前往都城,首选南北向的官道。但是这条道路上有一条河流横贯而过,河上有一座木桥,自从先王驾崩之后天下大乱,各方诸侯把它拆了修、修了拆,然后彻底荒置了。由于年久失修松动得直摇晃,行人和车马都选择渡船过河,或者去临近的兰州绕行。

而兰州,则是汗青编进京的必经之路。

龙宿提笔,在那条河流上勾了一个圈。

四天过后,兰州斥候传来消息:由于连日暴雨溪流暴涨,那座木桥被冲垮,舟小浪急,船家无能将官军送到对岸,所以无奈的经天子率兵该路,绕行兰州,谁知竟然与悦兰芳的人马狭路相逢。

冤家路窄,分外眼红。

战斗的结果,便是经天子以讨逆的名义向龙宿邀功——悦兰芳手下两百人皆被就地正法,而罪首悦兰芳本人生死不明,不知道是趁乱逃走了,还是已经在混战中尸骨无存了。

“据臣探查,经天子所带兵马实数为五百人,早已超过陛下圣旨所规定的两百人。”伏龙握紧手中卷帙握,面有愤然之色,“此人显然早有预谋,意图半路截杀悦兰芳。”

听了伏龙一番话,龙宿的脸上却毫无怒色,他从桌面上拾起密信,转手递给了身边的剑子。剑子匆匆浏览一番,目光在[生死不明]几个字上踌躇几次。

悦兰芳与其弟经天子都是前代昏王膝下皇子,但是昏王尚未登基成仙之前,他的前妻便去世了,留下了长子悦兰芳。取了第二个妻子,生下经天子之后,昏王登基,全家列入仙籍成了整个国家最为尊贵的人。

其实那个昏王干得不错,治世长达79年,他最后失道的原因在于荒淫,疏远皇后广招宫人,甚至连臣子的妻女都不放过,不仅如此,还把自己儿子的妻子抢入宫中恩宠。他儿子悦兰芳什么都能看得开,但是惟独无法容忍他父亲给他戴绿帽子折了他的面子。

于是父子阋墙,悦兰芳杀了他的亲生父亲。不过,悦兰芳和他妻子之间的感情并没有深情到让他弑父的地步,这门亲事是皇后定的,悦兰芳和妻子是在洞房里见了第一次面,然后没过几个月,就在父亲的寝宫里重逢了。没有暴走,也没有勃然大怒。悦兰芳对着父亲轻松一笑,父王,儿臣的一切都是父王赐予的,区区一个女人算什么?

陪着父亲该吃吃该喝喝。醉醺醺地回到自己的居所里,悦兰芳用冷水洗了洗滚烫的面孔,而后从墙上摘下兰印剑,率兵夜袭皇宫,把父亲从床上拖下来砍了头。他杀死父亲的时候台甫也在场,那个容貌俊美的红发麒麟浑身赤裸地躺在父亲的床上,用布满黑斑的手臂抓死死地抓住了被褥,目光呆滞,神情恍惚。

悦兰芳看着那只奄奄一息的麒麟,他觉得自己心中原本应该涌起怜悯和同情,但是出乎意料,除了厌恶之外什么都没有。于是他再补一剑,把他也杀了。

剩下的事情他撒手不管了,离开都城之后,笼络人马挑个富饶的地盘扎下脚跟,做个盘踞一方的诸侯。至于皇后如何,皇弟如何,他一点也不想关系。他很想找个理由来说服自己,比如皇后待他有如己出,或者皇弟把他当成一奶同胞的哥哥来看待——但是他发现自己没办法编造谎话来骗自己,说皇后和皇弟和他就像一家人一样。于是,他下定决心放任他们去死。

他连自己的妻子都没搭理。城破之日,他杀了父亲之后拎着滴血的宝剑悠闲地在宫廊穿梭,他的妻子在后面追他,边跑边喊你是接我回去的吗?

他头也没回,边笑边走,不肯停步。妻子边追边哭,然后不追了,翻过围栏,从高高的宫城里一跃而飞,跳了下去。

王朝倾覆,乱世生灵荼毒。皇后带着经天子在逃亡的路上被起兵的州侯抓到了,州侯很是愤恨,说昏君睡了他的老婆,他也要狠狠地报复那个昏君,不然难以平息心头之恨。

皇后去世后,经天子一听悦兰芳的名字就要歇斯底里地抓狂。

斗了几十年的兄弟两人,一旦机会在手,以经天子的脾气来推测,必定不会让他哥哥好受。

“经天子已经大大方方地向朕邀功了,朕怎敢小气?”龙宿呼出银灰色的烟雾,虚无缥缈之间,他的表情变得祥和而舒展,“加封大司徒,赏金万两。待他入京之后,朕要赐宴嘉奖。”

  评论这张
 
阅读(20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