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加百列的城堡

 
 
 

日志

 
 

【霹雳十二国杂记】珍珠国秘史29  

2009-11-21 22:51:30|  分类: 霹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寻找君主的过程中,剑子的足迹遍布珍珠国每一个州郡,他结识了形形色色的百姓,并从他们口中倾听了各种各样的故事。历经战乱摧残的人心就像是冬季荒芜的土壤,冰冻三尺,寸草不生,每个人都在尽力抓紧一丝光亮徘徊在萧条之中,努力吞咽着苦痛悲伤聊以生存。

苦难就像观音土,为了生存,咽不下去也得咽。但凡能活到现在的,肚子里都是沉甸甸的心事,消化了几十年也未能消化完毕。

以剑子的见闻,经天子的故事算不上是最难消化的。饿殍遍野,易子而食,他从一些百姓口里听到的回忆能让他找个没人的角落吐半天,不过,或许听得太多,就连麒麟的慈悲心肠都变得冰冷冷的,当经天子带着恶毒的笑容描述他亲手弑母的细节时,剑子居然能够不动声色地撑下去了。

他反而有些欣慰,觉得经天子能说出口必定是好事,如果一直积压在心里发酵,说不定某一天就消化不良,一时想不开就走上极端了——虽然经天子现在的表现也是一种极端,但是倘若把心里最沉重的回忆掏出来晒一晒,那么,兴许这个人还有救,能从极端变态的高峰上走下来。

他所担心的,是那种很淡定地表示没什么可说的类型。

剑子倒是很希望悦兰芳能够开口讲点什么,但是心里又有点怕他开口。

悦兰芳被乡勇扔进河里之后,剑子暗暗觉得自己肚子里积攒的故事已经足够他消化好几年的了,他需要休养一阵子,在这段时间内,他连小孩子尿床的哭声都不想听。

于是龙宿拖着他的手,邀他一起去看歌舞,剑子看看满脸笑容的龙宿,觉得偶尔不务正业一次也不错。

几个聪明伶俐的小姑娘在盘鼓上身轻如燕地飞舞旋转,忽而足尖点鼓,亭亭玉立,挥舞水袖羞怯地回眸吟唱: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纵我不往,子宁不來?
挑兮达兮,在城阙兮。一日不見,如三月兮。

剑子听了一会儿,觉得她们跳得不错,但是仔细听了听唱词,呃,莫不是描述恋人思情的《相和歌》?下意识地扭头观察龙宿的表情,剑子发现龙宿并没有沉醉于歌舞,反而正在专注地盯着他看。

剑子一时无语,觉得龙宿这个人还真是无孔不入。

与满腹苦难故事的世人相比,倾听相和歌的龙宿根本就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人。这么一想,龙宿是真君,而且又是天仙之身,的确是从另外一个世界来的。

剑子不知道龙宿身为真君的时候过的是怎样悠闲的生活,如同王母所说的,天仙没有私欲,不被凡俗动摇,而且也很少插手十二国的事情。天生神灵之体诞生于世外玉京,披紫霞为衣,穿风云为履,饮琼瑶玉露为食,吃饱了睡睡足了吃,找几个志趣相投的仙友弹弹琴,聊聊玄机天命或者求教修炼之法,四大皆空不动如山,能够做到不为物喜,不以己悲,一天到晚淡定豁达地飘来飘去。

这是芸芸众生高山仰止的境界,但是剑子知道,天仙与【可爱】两字不沾边,因为他们没人味。他所见的两位天仙,除了沾染红尘的龙宿之外,那位高高在上的西王母永远是一副不近人情雷打不动的态度。

你看,像慕少艾这样的飞仙就要可爱的多,对内可以互损、吐槽、耍腹黑,对外可以扁人、动粗、耍流氓,就连面若寒霜的羽人真君也有他的可爱之处,可以跑腿、送信、做打手。毕竟都是从人类修成正果飞升为仙,喜怒哀乐人情世故依旧温暖于心。

所以西王母看不惯。

她无法理解墨尘音和赭杉军的痛苦,也无法认同他们的动摇。

如果选择西王母治世,那么,长治久安之下必定是令人压抑的痛苦和厌倦。以剑子来讲,如果侍奉西王母共治天下,就算知道这是一个漫长如冰川世界的盛世,他依旧高兴不起来。

那么龙宿呢?他对人世的了解,又有多少呢?

他对人心的了解,又有多少呢?

龙宿对人间疾苦所知甚少,而且没兴趣去听,他有施展才华驾驭王座的跃跃欲试,但是却没有离开高坐倾听百姓牢骚的打算。

一个对百姓的渺小无动于衷的君主,配上一个天生劳碌命的台甫,还真是让剑子感觉到莫大的压力啊。

所以,龙宿托着下巴欣赏相和歌的举动,要不要给予纠正?听听《陌生桑》和《病妇行》之类的歌舞寓教于乐,岂不是更合乎情理一些?剑子转念一想,算了,相和歌又不是什么迷乱曲子,即使奉劝龙宿更改品味也找不到合理的理由啊,还是谈正事要紧。

汗青编吞并天子帮之后,悦兰芳伏法,兰州瞬即风雨飘摇人人自危,而且,剑子了解到学海无涯也跟着凑热闹地惶恐起来了。有儒生传言,说新君先后做掉两个门派,目前,这三大势力之中只剩下一个学海无涯了,而且学海无涯的太史侯与台甫不和,新君又不会坐视学海无涯独自做大,所以,凭什么天子帮和汗青编都倒了,就剩他一个学海无涯等着龙首大发慈悲呢?

虽然剑子和太史侯有点不对味,但是他和佛公子倒是至交,单单把太史侯提出来说事,倒是让剑子觉得有点冤枉。正想去学海无涯拜访佛公子的时候,剑子所属的云州突然发生了一些事端。

太史侯突然闯入云州,声称要捉拿曲怀觞。

靖州太守曲怀觞与判司月灵犀相恋的事情被人告发,结果双双丢了官职沦为庶人。这原本不是什么大事,但是对于某些存天理灭人欲的老古董来说,却是值得大书特书的大事,拯救道德纲领的大旗十分抢眼,谁看了都要退避三舍不敢争锋。

月灵犀是曲怀觞的夫子,这是事实。

東方羿拒绝了曲怀觞的提亲,但是曲怀觞依旧瞒着长辈和人家女儿搞在一起,也是事情。

所以曲怀觞年纪轻轻前途无限,但却被免职回家,也未在学海无涯那里捞到多少同情。

不过,这关太史侯屁事?

  评论这张
 
阅读(3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