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加百列的城堡

 
 
 

日志

 
 

【霹雳十二国杂记】珍珠国秘史25  

2009-11-02 20:38:13|  分类: 霹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于悦兰芳这个人,整个珍珠国的国民都觉得很别扭。这个人身为前朝太子的时候颇有才干,从来不肯贪污受贿,也没有结党营私排斥异己,至于陷害忠良的事情就更没有了。因此,当时的国民都赠与他[国之兰芝]的美誉,称他是朝中君子,和国家的台甫并称双壁。就算他杀了昏王,臣子们也没有以此为刺,站着不腰疼地责骂他不忠不孝。但是他后来做的两件事情,却着实让大家觉得别扭。

他逼死自己的妻子,并且对母亲和皇弟的落难见死不救。如果说杀死昏王还是情有可原,属于大义灭亲,但是对待落难家人的态度却无法从道义上加以理解。在这场内乱中,悦兰芳的妻子完全是个无力自保的弱女子,虽然悦兰芳对她无情,但是她对待自己的丈夫却是十分倾慕的——当悦兰芳还是[国之兰芝]的时候,整个都城的少女都倾慕于他,就算没有听说过悦兰芳的名号,也没有没有机会见过他本人的身姿气质,但是倘若嫁与他为妇,整天对着那张俊脸,再看着名满天下的御笔为自己描绘丹青,琴剑双修才华横溢,身为皇子却洁身自好待人真诚,就算是再矜持的女子也会动心了。

辜负结发之妻,致使红颜殒命,是天下女子无法释怀的人性之恶,再加上坐视亲人落难,悦兰芳无情无义的骂名是背定了。

坐镇兰州,称霸一方,没有结党营私的本事根本做不来,他曾经将白稚之脚赠与佛公子以求拉拢学海无涯,也曾铲除异己巩固汗青编势力,到了这个时候,再叫他[国之兰芝]就显得十足讥讽,于是悦兰芳的名号变成了奸臣兰。

这种人属于前朝的不光彩阴影,对于龙宿来说,死了便死了,没什么值得怜惜的,死了一个奸臣兰,还有一个经天子等着龙宿去嘉奖呢。

“悦兰芳不是善人,”剑子提出异议,“但是经天子连悦兰芳的一半都不如。”一项一项地列出来,比如悦兰芳虚伪,但是经天子缺德,悦兰芳好歹要点名声脸面,但是他弟弟却是明目张胆地杀人越货,如果不看人品,只看才干,那么悦兰芳不论是文彩还是治理之能都是举世难得,而他弟弟只有在和兄长作对方面能激发潜力。

如果没有走上邪路,龙宿登基之后,悦兰芳足可委与大任。但是经天子,不论是兵权还是文职,都不适合让他沾染。

龙宿躺在软榻上摇着扇子,发现这是剑子第一次反驳他的意思:“台甫不满意朕的安排?”他唇角挂笑,“治国安邦又不是交朋友,有时只能不问品性,只问时局。”

“龙宿,那你为何选择借刀杀人,除去悦兰芳?”剑子不解,“悦兰芳的随行兵力并没有超出你的规定,说明他已经屈服于你,是个可以驾驭的臣子。但是,你却让溪流涨水,给了经天子杀死敌手的机会和借口。”

“因为悦兰芳所带的兵力不如经天子。既然要除掉两派势力,把牺牲人数降到最低,那么只要委屈他了。”龙宿勾勾手,“剑子。”

“嗯?”

“你应该称呼朕为[主上]。”

剑子眨了眨眼睛:“你还未登基。”

登基了就能改口了吗?龙宿想象着站在身侧的白衣台甫低眉顺眼地叫了一声[主上],或者[主上,不可以………]

呃,自己的想象力好有情趣啊。

宫殿没有造好之前,还不能登基——要不然就在疏楼西风凑合一下?不行,龙宿的登基大典一定要史无前例的隆重,而且每一个细节都要完美华丽。所以不论是三十万盆牡丹还是沿着朱雀大街边走边洒珍珠的计划都要付诸实际,而宫殿也要十全十美美轮美奂!

尤其是寝宫部分。

龙宿躺在软榻上尽情勾画自己的美好生涯——难怪君王会失道,前代昏王撑了七十多年就把正直的毅力耗尽了,从而彻底放纵自己的欲望留恋于宫闱暖帐,甚至以探病的名义把台甫抱上了床,从这点来看,龙宿自认不如他,因为他绝对忍不了七十年。

思来想去,昏昏欲睡。剑子那边椅子响动,龙宿听见轻微的脚步声在屋内响起,然后折返回来向他靠近。

龙宿假寐。感到温暖的狐裘轻轻盖在他的身上,他假装刚好被剑子惊醒,睁开眼睛,正对上剑子墨黑的眼睛。

伸手勾住剑子的脖子往怀里一带,龙宿对冒出地脉护主的使令瞪了一眼,魔龙祭天和变裔天邪便一起背过身沉下去潜水了。

“别动。”龙宿箍住怀里挣扎的身体,顺口扯谎,“你头发上有马蜂。”

剑子果然不敢动了。

对着剑子的耳鬓吹一口气:“好了,吹走了。”

“龙宿。”整张脸都被压在龙宿怀里的麒麟闷闷地说道,“你有做昏君的潜质。”

“只有像昏王那样强迫台甫,才属于荒淫无道。”龙宿搂住剑子翻个身,把剑子翻到软榻内侧,双手环腰,和他额头相抵,用说悄悄话的音量低声私语,“朕有强迫你做什么了?”

“那你现在在做很么?”剑子的身体在狭小的空间内挺成僵尸。

“一起午睡啊。”龙宿打了个哈欠,伸手拽拽狐裘,把两人围成一个茧子,“睡吧,经天子快到了,下午还要设宴嘉奖他呢。”

剑子的肩膀动了动:“太挤了。”

龙宿揽着剑子的肩膀:“这样暖和。”

两人一直睡到下午末时。龙宿醒过来的时候,剑子早就醒了,或者他根本就没睡着,只是团在狐裘下面没敢动弹,龙宿一睁眼,就看见剑子如释重负地舒了一口气。伏龙被仙凤引入疏楼西风的寝宫时,宫人拉起卷帘,正在整理龙宿的衣着。剑子坐在一边,边看边打呵欠。

伏龙突然发现剑子和龙宿的脸上都压出了同样的睡痕,一个在右,一个在左。伏龙年轻的脸庞,瞬间露出一种抽搐的表情,然后拼命将它压制下去了。

“经天子到了?”龙宿问。

“经天子随行五百人已于今日午时到达云州,按圣旨命令,已经将押运粮草一万石交予云州官吏。目前正在疏楼西风门外待命。

“独自一人么?”剑子问道。

“有三百兵甲随行。”

龙宿露出一种意味不明的笑意:“看样子,朕要是将随行护卫挡在门外,经天子也不肯入内吃酒了。”龙宿招手,“仙凤,笔墨伺候。”

紫金卷轴上,笔走龙蛇风骨凛然。

经天子,撤销仙籍。

白稚之脚盖上朱砂印记。龙宿卷起卷轴,招呼剑子一同赴宴:“台甫,看我兵不血刃,擒得天子帮罪首。”

  评论这张
 
阅读(1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