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加百列的城堡

 
 
 

日志

 
 

【霹雳十二国杂记】珍珠国秘史  

2009-08-24 21:37:53|  分类: 霹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盛夏三伏,暑气蒸人,宜宅在家里做个见光死的懒汉,而不是顶着毒辣的日头走在热浪滚滚的土路上被晒得有气无力蔫头蔫脑。

附近的山谷里原本有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溪,剑子觉得被炙热的太阳一路追杀流窜到小溪边,然后一鼓作气地跳进冰凉的溪水里吐着气泡下沉是件让人十分憧憬的冒险计划。但是计划比不上变化,等浑身滚烫的剑子仙迹带着雀跃的心情来到曾经的溪流岸边时,小溪消失了,呈现在他面前的只有一条裸露着黑色淤泥的河床。

于是乎剑子吐着气泡沉到清凉水底的梦想在干涸的河床上碎成了渣,他步履沉重地回到太阳的淫威下,带着愈加沮丧的心情与双倍流失的水份。

热辣辣的阳光就像一锅滚烫的炒面倾倒在他的背脊上,粘糊糊的闷热。剑子的嗓子渴得冒烟,白炽的阳光与流进眼睛里的汗水让他的视线一片模糊,他的脸颊被晒得滚烫,耳边的鬓毛都快烧起来了。

水啊!水在哪里啊!

嗖地吹一阵芬芳的山风,斗大的茶字招牌迎风舒展。

剑子揉了揉眼睛。

浓密的榆树林边,一幢粗木搭建的小茶馆躲在树荫里妩媚地向他招手——客官往里走啊,绝对不是海市蜃楼!

天无绝人之路啊!

绝处逢生的剑子抖了抖袖子上的灰,飘飘荡荡地被茶香勾引过去了。

粗糙的小茶馆内摆着四条粗糙的桌子,长相粗糙的店小二捧着一个蓝边白瓷的粗瓷碗,正用豁了口的破茶壶冲泡着粗糙的花茶。

靠窗的位子上,一位与店内廉价的粗糙感完全不搭调的紫衣贵公子正支着头百无聊赖地打量窗外的炼狱世界,珠钗斜飞发簪吐光、细若蛛丝的金银线在价值千金的锦缎上悄悄盛开着世外桃源才有的奇花异草,手中宝扇轻轻一摇,浑身上下的珠光宝气晃得店家的小心肝一边哆嗦一边颤。

店小二屏气息声地用核桃木的茶托献上泡好的茶水时,这位华丽无双的贵公子正在用黄鹤楼上看沉船的态度懒洋洋地瞥着窗外那群被太阳晒得半死不活的路人。

摇扇子的频率突然慢了一拍。

贵公子盯着窗外某个地方,嘴角含着笑,口里悠悠地赞了一声:“好俊的一匹白马。”

店小二扭头窥探,光天化日的哪来的白马?就连骡子都没半只,倒是有一位剑客在明晃晃的日光里奔茶馆走了过来,白发白衣浑身反光,银灿灿的就像是飘在地面上的一朵云。

听到茶馆里没头没脑的赞美,剑客猛地停下脚步,闻声望去。

剑子一抬眼,正迎上窗内贵公子的视线,这么一对视线,剑子呼吸一滞,浑身的血都凝结了。

融金双眸,猫一样的橄榄型瞳孔,异常寒冷的妖魔气息席卷着铺天盖地的压迫感,让剑子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这是什么玩意儿啊!

剑子的心脏跳得就像擂鼓。

把他所见过的所有妖魔糅合在一起变异出一只终极猛兽,也远远不及眼前这位散发的煞气的十分之一。

饕餮?

不对,这种感觉不像是在黑暗的洞穴里孤身一人面对饕餮,而是已经站在饕餮的舌头上慢慢滑向喉管。

难怪找遍了附近也没发现旱魃的影子,估计早就被这位吓跑了吧。

剑子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他太大意了,一门心思地盯着茶馆幻想着解渴的香茶,居然走到这只妖魔的魔气范围内才猛然警醒。

现在掉头离开便是示弱。

剑子暗中咬牙,放着这么大一只怪物在我的地盘上乱跑可不行。于是硬着头皮,挑开门帘往里走。拜托了,一山不容二虎,强龙不压地头蛇,您还是识趣点走人吧。

于是麒麟之气迎难而上。

贵公子摇扇子的频率变快了。他脸上带着点兴趣盎然的味道,注视着剑子仙迹散发出咄咄逼人的敌意,就像一把锐利的刀子逆流劈开汹涌的暗流,直冲源头。

好蛮横的逐客令。

剑子仙迹面不改色走到斜对面的桌子前坐下,向店小二点了一杯茶,然后十分镇定地和这位贵公子大眼对小眼。

诡异的气氛让店里的伙计缓缓地往柜台后面躲。

然而等剑子看清贵公子浑身上下的行头时,剑子脑内的小剧场突然鲜花怒放。

有钱人啊!不对,是个有钱的妖魔啊!把他扒光的话,能够让一个小镇的百姓吃上一年!

剑子悄悄地咽着口水,开始展开激烈的思想斗争:

要是能够把这个妖魔留在国内并且加以束缚的话,就算找不到君王,也没有其他的妖魔胆敢靠近国疆了,而且,如果这个妖魔与貔貅有类似的聚财特性,那么就可以免除百姓的赋税,让他们拿个口袋排队等着妖魔吐钱给他们,这样一来,珍珠国马上就可以脱贫致富人人奔小康了!

不过,唯一的不确定因素,就是以剑子之力恐怕打不过它。

怎么办?怎么办?

被剑子的目光盯得十分不舒服的贵公子丢下一块雪花银,瞥了剑子一眼,背着双手扭头离开茶馆。

剑子盯着那块闪亮亮的雪花银,再想想赤着双脚在农田里刨土的百姓,贪从心头起、勇从胆边生。

干他一票!

一心游山玩水陶冶情操的疏楼龙宿原本不想惊动各个国家的麒麟与君王,但是没想到这荒山野岭的居然和珍珠国的麒麟撞上了,龙宿生性喜爱幽静,见那只麒麟嗅到他身上的妖魔之气便如临大敌的样子,觉得自己大人有大量,不应该留在这里继续耗费白毛麒麟过敏的神经,还是挥一挥衣袖,飘然而去为好。

没想到都快走到国境线上了,那只白毛麒麟依旧尾随在后不依不饶。

难道要亲眼看着自己远离珍珠国的国土才会安心么?

龙宿有点黑线,然而还没等他把这把黑线挂到额头上,嗖地一声宝剑出鞘,直直地插在他面前的土地上,白毛麒麟斗志昂扬地拦在他面前,一股剪径打劫的气势。

双指并拢拟剑,剑子一本正经地下了宣战书:

“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

这好像是麒麟折服使令的术法……

于是龙宿无法遏制地囧了。

  评论这张
 
阅读(1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